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就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季子强,眉毛上点缀着晶莹的水珠,清秀晶亮的眸子如同一汪水一样,透出她深邃的心思br>

    看到季子强衬衣的扣子松开了,华悦莲上前给他整理了一下,季子强明显感觉到华悦莲的冰凉小手触及到自己的脖子,季子强也感觉到她紧张急促的呼吸,甚至明显感觉到她的胸脯在冬装内起伏不已。

    她慢慢地给季子强扣好了扣子,她停下手,脸红红的,局促地搓着手,想转身走开,又似乎舍不得;想说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时,季子强有一种冲动想攥住她的手,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渴望,此时,季子强没有渴望,只有心痛和愧疚,他只是想要为了给她一点点回报,也许,这是季子强现在唯一能够安慰她的方式。

    季子强慢慢地伸出手,伸出手……华悦莲轻轻的摇了摇头。

    季子强下意识地缩回手,他羞愧的表情和思绪满怀的样子,华悦莲捕捉到了,她说:“你还在自责自己,对吗?”

    季子强赶紧让脸上表情平淡起来,尽量用平淡的语气说:“没有的,只是很久没有见到你了,有点激动。”

    季子强平淡的语气以及平淡的表情,却未必让华悦莲相信他说的话。

    华悦莲用疑惑的目光望着季子强,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的神情显得无望和迷茫,季子强听见她喃喃地低语:“为我激动?不值得,可是,此时,我的心总是抑制不住的想哭,为什么啊?”

    眼前的华悦莲,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天真无邪的华悦莲了,她饱受了太多生活的磨砺,季子强感到了,她的思考深度与视野已不能同日而语了,季子强无法再去劝慰她,也想不出什么话能让她心静如水,他们一时都沉默不语。

    窗外的天空繁星依旧闪烁,不知道星空下还有谁像季子强和华悦莲这样的状况,她看到季子强在仰望窗外的星空,就问:“子强,你说,天上的星星,哪一颗属于你?”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我这么普通,哪会有星星归属我?”

    她执拗地说:“不,一定要指出来!”

    “为什么?”季子强迷惑。

    “当我们分手之后的每个夜晚来临时,我站在庭院,望着属于你那颗星星,我就会感觉到你离我很近很近,我能望得见你。你也能感受到我的目光在仰望着你,虽然,虽然那颗星星离我那么遥远。”华悦莲似乎在轻轻的啜泣,轻如微风从季子强耳边拂过。

    她的话,她的轻轻啜泣让季子强万分的心痛,季子强越来越不知怎样安慰劝解她了。

    季子强能指出哪颗星星属于自己吗?恐怕不能,他觉得自己不过是一粒尘埃,哪敢与星星相提并论?他内心痛苦而矛盾着,这时,他又听见她说:“你指出哪颗属于你,行吗?我会把那颗星星当成你而不让它有另外的意义。”世上哪有把人看成是天上的星星?

    季子强不忍心她受这样折磨,就说:“你看,那颗,就在最远的上空,黯淡无光的那颗。”

    华悦莲顺着季子强指的方向,看到一颗孤独的星星悬在天的远处,虽然光线黯淡但依稀可见。

    没想到她说:“这颗星挺切合实际的,即遥远而又勉强可见。得了,不难为你了。”

    华悦莲坐了下来,自己也很无奈的摇摇头,说:“你会耻笑我吗?”

    季子强给她到了一杯热水,说:“怎么会呢?你是一个心地善良、追求美好的女人,这都是我欣赏你的地方。”

    华悦莲听到了季子强的这句话,脸就红了,默默的端起了水杯,抱在怀里。

    后来他们都一起沉默了许久,许久,还是季子强打破了这个寂静,说:“谢谢你来看我。”

    摇着头,华悦莲说:“这有什么好感谢的。”

    季子强固执的说:“嗯,当然应该感谢,你让我想起了很多过去美好的东西,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华悦莲摇着头说:“你是在赶我走吗?”

    “不是,不是这样意思,我担心你出来的时间太长,会给你带来麻烦?”

    华悦莲就笑了,笑的有点凄凉,说:“会有什么麻烦呢,他根本都不在乎我的,我敢打赌,今天我在你这待一个晚上,他绝对不会给我来电话。”

    季子强心中一跳,但很快暗自给自己说:“不行,这怎么可以?”季子强就没有说话。

    华悦莲在看着季子强的表情,她站起来,走进了卫生间,季子强就听到了里面传来脱~衣服的声音,接着就是淋浴器的流水声,季子强愣住了,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华悦莲。

    华悦莲出来了,她只裹了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没有吹干的头发散落在肩头,粉嫩的皮肤充满了誘惑,她并不看季子强一眼,就那样走到了床边,一霎那,季子强就想到了白居易的长恨歌: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

    季子强完全丧失了语言的能力,他就那样呆呆的看着华悦莲,看着她上了床,听着她喃喃的细语说:“我就在这住一晚,就一晚,你不会瞧不起我吧。”

    季子强木木的摇摇头,说不出话来。

    华悦莲说:“你说话算数吗?”

    季子强深吸了一口气说:“你指的是什么?”

    “指的你不会笑话和轻视我。”

    季子强说:“当然不会。”

    “那好吧,我睡实成了,你再走睡。”

    季子强说:“好的。”

    华悦莲就不再说话了,她闭上了眼睛,满眼都是幸福的表情,季子强愣了一会,他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后来就信手翻开桌上的基本材料,茫然的翻看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季子强坐的有点难受,他换一个坐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

    这时,季子强看见她换成仰躺的睡姿,眼睛望着天棚出神,季子强猜测,她现在肯定也睡不着。

    季子强就说:“你睡吧。”

    “嗯。”她说着,又侧身面向季子强:“你累了,就躺一会儿。”

    季子强说:“不累。”

    “我也想马上睡着,可没有睡意!”说完,她翻了一下身体,她一点也不回避季子强,季子强的目光掠过她的身体,——臀部结实而圆润,细软的腰肢曲线轻盈优美,当她挺起胸膛时,乳防豐满堅挺的形状凸显无遗,季子强的心禁不住动了一下。

    季子强把头放低,去专心看广场庆典的流程安排,他就这样艰难地挨着时光,期间,季子强抽了两根烟,自己估计大概有一小时了,季子强估计她应该睡了,便拿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书,看她睡着没有。

    季子强一看,此时,她正面向他,眼睛不仅没闭,而且还满含得意望着他,嘴角还抿着一丝微笑。

    “唉,你怎么还没睡。”季子强看看表,已近夜晚十二点了。

    “我睡不着,我可以说说为什么睡不着吗?”

    季子强说:“可以啊。”

    她略沉默了一下,说:“看见你抽烟的样子,听见你被烟呛的都不能大声的咳嗽,我想,这个深夜,你就在我的床边,这么真实的一切,让我幸福得不知道怎么好了。我怎么能睡着?我就想睁开眼睛,享受这真实的一切。”

    季子强真得很无奈,低下头,想沉默一会儿,让她平静平静,坐在这儿也挺长时间了,真得很累,于是回头看一看床上,想拿出一个枕头掂掂腰,但季子强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夜晚,这个小屋,与一个女人在一起,这算是怎么回事?

    季子强犹犹豫豫的样子,华悦莲看的一清二楚,她从季子强的动作中看出季子强的想法,她掀开被子站起来,几步跨到季子强的面前,伸手拽出一个枕头,又拿出一条毛毯,将毛毯铺好,枕头放好,站在季子强的面前,说:“你躺下休息一会儿吧。”

    她给季子强铺被时,季子强尽力不去看她,因为碍事,要左闪右闪,目光掠过她的身体,此时,她又站在季子强的面前。

    季子强是坐着,看不见她的脸,但她胸脯以下都在季子强视线里,一个女人的朣体是这样真实地呈现在季子强的面前,落寞的生活并没有抑制她的成熟,她丝丝缕缕的体香撩动季子强的心扉;她那匀称、优美的形体,在季子强面前勾勒出一个女人誘人的曲线;她的肌肤润泽而透出红润,似乎能攥出一汪水。

    季子强死劲地低下头:说:“悦莲,我躺下,你赶快回被窝吧,别冻着。”说完,季子强站起来,合身躺再来床上。

    她见季子强躺下了,满意地朝季子强一笑,才回到自己的被窝。她躺下后说:“你早这样,我早就睡着了。”

    季子强还是说:“我催你催得太急了,越催你越睡不着。我再不说你早点睡了。”

    “也不怨你,怨我胡思乱想。好了,你躺下我就可以放心睡了。”华悦莲转过身去,似乎想睡了,她真的想感受一下一个男人睡在身边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已经好久都没有来过了。

    但怎么可能睡的着呢?在华悦莲的心中有太多的苦难,生活给予她了太多的伤痛,她哭了起来,虽然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响,但季子强还是发觉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