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饭菜送了上来,是四菜一汤,米饭,馒头都有,季子强殷勤的帮王书记盛上了米饭,三人就吃起了饭,吃饭的时候,王书记就不说话了,只是低头很认真的吃着,他不说话,季子强和张秘书自然也不敢说话了,和刚才随和亲切的场景来比,现在让季子强紧张了许多,生怕自己吃饭的声音过大,击碎了这房间的静怡br>

    吃完饭,季子强告辞离开了王书记,回到了自己的车上,也顾不得说话,先开出去给秘书和司机找了一个吃饭的地点,让这两人饱餐了一顿。

    这时候的天空已经全黑了下来,季子强本来是指望当天赶回去的,但现在看来时间上已经是不可能了,这一路抹黑的回去,自己不要紧,但司机太辛苦了,季子强等他们吃完了饭,就带着他们两人到了省政府的招待所,开了两间房子,打算住下来,明天在走。

    季子强一个人住了一个单间,秘书要给他开套间,季子强认为就住一个晚上,多花几百元没意思,开了一个单间自己住下,事情虽然今天办的不是太顺利的,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不能去勉强人家省委書記吧。

    所以这事情也没有影响到季子强的情绪,相反的,今天能和省委書記单独的吃了个饭,这在北江省更为难得,不知道多少干部在昼思夜想着能有这样的一次机会呢,而且王书记还答应将来在高速路项目上给予支持,这一趟其实还是收获不小的。

    这样想想的,季子强就有点兴奋起来,本打算休息的,但现在一兴奋,就没多少瞌睡了,再一看表,还不到8点,睡觉也有点早了,季子强就拿出了手机,想了想,准备给叶眉,或者方菲他们哪一个人挂上一个电话,一起坐坐。

    季子强的电话就先打给了叶眉,可惜,叶眉没在北江市,季子强的一个电话飘到了上海,叶眉正在上海的东方明珠塔的转盘餐厅里陪着几个外商吃饭呢。

    两人就简单的聊了几句,叶眉说:“子强,听说你最近在新屏市名声大噪啊,办了个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

    季子强嘻嘻的笑着说:“这点小事都传到你们省城来了,这还让不让人活啊,什么都瞒不住领导。”

    “少耍贫嘴啊,不过子强,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不要太锋芒毕露,现在新屏市还是很复杂的,你有时候啊,就是改不了爱冲动的毛病。”

    叶眉一直很关心着季子强,所以在新屏市所有发生的事情,只要是涉及到季子强,叶眉都会关注,都会注意的,她承认季子强有能力,有热情,也有良知和正义,但现在的官场情况太过复杂了,季子强再也经不起波折,有时候叶眉就在想,什么时候季子强要是变得圆滑,变得老道,变得装聋作哑了,说不上那个时候季子强就算熬出头了。

    但还有的时候,叶眉又矛盾的想,假如季子强真的变成了自己想要他变的那个模样,他还是季子强吗?自己还会这样牵挂他吗?也许正是因为季子强身上有着这样的一股子冲动和草根的良知,自己才无法把他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官员来对待。

    季子强是理解叶眉的担忧,自己也确实没有让叶眉省心过,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连自己有时候想一想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会有点后怕的感觉,季子强就对叶眉说:“谢谢叶书记,我以后会注意的。”

    “唉,算了,我也说不上你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了,反正你自己多保重,有什么问题及时的和我沟通啊。”

    “嗯,嗯,一定的,那我就不耽误你吃饭了。”

    挂上电话之后,季子强对叶眉又充满感情的回忆了一会,才拿起了电话,给方菲挂了过去,遗憾的是,方菲也在陪外省前来调研的领导在吃饭,一会好像还要陪人家一起娱乐,所以两人也客气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季子强连续的两个人都没有约上,就有点气闷了,傻傻的坐了一会,翻动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突然之间,一个号码就出现在了手机的电话本上,季子强就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这个号码,好长时间无法移动开自己的眼睛,这就是华悦莲的电话,那个让自己心痛过,伤感过,渴望过也幸福过的女人。

    季子强一下就想起了在洋河县和华悦莲在一起的那点点滴滴的往事,记起了自己第一次和华悦莲约会在那个荷塘月色中的情景,那时候的华悦莲多么娇羞,多么清纯,她笑的多么可爱啊。

    在那个时候的两人世界里,曾经有甜蜜、有感伤,有陶醉、有无奈,有幸福,有痛苦,自己曾深情的对华悦莲说,“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华悦莲也对自己说过,“拟把狂疏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她说,愿陪自己天涯海角。

    自己说,愿陪你到地老天荒。

    终究,岁月流逝冬去春来,岁月在红尘中,留下了斑驳的记忆,走过了心灵,只留下一颗对她永远刺裸的心,季子强回首往事,总有一些跌宕起伏的经历,总有一些陶醉在旧时光里的幸福,难以忘怀,留在内心深深的记忆里,有喜悦,有苦涩,有欢笑,有泪水,有感动,有温暖,季子强希望让这些情感的精华,常驻心头,成为心灵深处红尘记忆里甜甜的守候!

    季子强忽然想起陆游与唐婉的钗头凤,在这个冬夜里,在寂寥中,季子强轻声的吟起了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在这段惊世骇俗的千古爱情的悲剧面前,季子强的心头掠过难言的苦涩,心在沉沉欲坠!一种切肤之痛弥漫全身。

    季子强不由的拨通了这个号码,他的情绪有点忧伤,听着电话里那漫长的振铃声,季子强屏住了呼吸,电话通了,季子强说:“你还好吗?最近怎么样?”

    或许是这样电话已经让华悦莲等待了许久,所以在接通电话的那一刹那,和季子强一起说出的也是一句:“你还好吗?”

    “我很好,休息了吗?”

    “没有,今天怎么想到了给我来电话,我天天等待着你这个号码打进来,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这个号码<span css="url"></span>。”华悦莲喃喃的细语着,像是对季子强倾诉她的情感。

    季子强心里一下就充满了一种哀伤,不是他忘记了这个号码,在新屏市的很多时候,他都想过打一个电话给华悦莲,可是给她说什么呢?自己还能对她说什么呢?说快乐吗?说伤心吗?不管说什么季子强都感到不恰当,好多次,他调出了这个号码,在犹豫之后,又放弃了拨打。

    “悦莲,我没有忘记你的电话,也没有忘记你,只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太忙,所以。”

    “子强,你不用解释,我只是这样说说,这样说说我就能好受一点,我没有怪你,我能理解你的想法。”

    “谢谢你,悦莲,我亏欠你太多。”

    “不要这样说,是我们没有经营好我们的梦,对了,你是不是在省城来了。”

    季子强说:“是的,今天刚到。”

    沉默了一下,华悦莲说:“嗯,那好吧,我们就不要在电话里谈了吧,你在什么地方,我去看看你,或者我们一起出去坐坐。”

    季子强稍微的也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告诉了华悦莲自己的住址,他感到心中是有一种想要见华悦莲的渴望的,这种渴望并不是慾望,是一种埋藏在季子强心底的愧疚,他想要安慰华悦莲,想要让她过的快乐,过的轻松起来,自从上次听到了华悦莲说过她老公的情况后,季子强尘封了太久的对华悦莲的悔意又不断的冒了出来,如果不是自己当初的荒唐,如果不是自己轻易的放弃,现在的华悦莲应该是过的很好的。

    可以说就是因为自己,华悦莲才有今天的痛苦,是的,全怪自己,虽然当初是因为误会,虽然当初是华悦莲极力的拒绝,但这因果之间,和自己又是绝对无法分开的。

    季子强就这样想着,等着,一直到华悦莲敲响了他的房门。

    在昏黄的灯光下,华悦莲的身影轮廓轻盈精致、玲珑优美,这是季子强熟悉的身影,这个身影只能是华悦莲了,她一步步的走了进来,恍惚之中,季子强感到华悦莲身上散发的竟是一种苍凉寂寥,她的脸上仿佛抹了一层忧伤,使得季子强鼻子一酸,竟有了流泪的感觉。

    但同时,华悦莲的身段曲线苗条优美,雅致的气息从她的身上洋溢出来,她是典型的北方美女,没有任何修饰,一切都显出自然、纯朴的女性美,季子强又会有莫名奇妙地“砰砰”心直跳,把手按着胸口上,但心仍然抑制不住的狂跳不止。

    季子强仅仅打量了她两秒,这两秒钟她给季子强的视觉冲击一生难忘,成为抹不去的印记而铭刻在骨子里。

    他说:“你来了。”

    她回答:“我来了。”

    他说:“坐吧。”

    她回答:“好。”

    季子强看到,在她进屋脱外衣时,两只手背后拽下衣服的那一刻,她饱满的胸脯撑起她的衣衫,但季子强没有丝毫的邪念,在他的眼里,她的乳防如同她的脸颊,她小巧的鼻子,她清澈的双眸一样,只是她身体一部分而已。

    季子强看到的,只有华悦莲那种纯真羞涩的表情,只有她的眼神中流露出的妩媚和灵动,她眼神中流露出落寞与忧伤。<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