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还有一个问题,小小的新屏市广场庆典,省委的前几位大佬都去参加,这也有点太隆重了,对将来的工作很不利,自己的言行举止看起来平平淡淡,但在善于探究和把握风向的官场中人来说,那会起到一个潜移默化的效果,以后这样的仪式会不会让其他领导过分的重视,养成了一个坏的风气呢。

    所以不去才是最好的决定。

    但今天看来这个季子强是满怀希望而来的,自己断然的拒绝,也有点太伤别人的自尊心了,而且这个季子强还是自己一盘大棋中的关键人物,本应该多多少少给点面子的。

    王记转头对自己的秘说:“张秘,你看看元旦那天我都有什么安排。”

    张秘走上前来,翻开了笔记本,一条条的说了起来,什么参加军民共建啊,慰问离休老干部啊,到社区看望五保户啊等等很多安排,说完之后,张秘又说:“因为还有好几天时间才是元旦,这都是一个常列的安排,到时候肯定还有一些其他的工作,具体的要等过几天才能确定。”

    王记就默默的点点头,对季子强说:“子强同志啊,你看看我这事情多的,恐怕到时候去不了啊,实在抱歉,让你白跑了一趟。”

    这也是王记唯一的选择,其实这些工作并不是他不能去新屏市的真实原因,但他只能用这些工作做个推口,他不可能说小小的新屏市,一个庆典去省上三个重量级的领导不大合适,那样会打击下面同志的工作热情。

    季子强在张秘开始通报工作流程的时候,已经感觉到这次没有希望了,这样的手法他也经常是用的,实际上只要想去,怎么也能抽出时间的,就像是现在王记见自己,都下班了,不是一样能破例吗。

    季子强有点遗憾的笑笑,这面前坐的不是常人,季子强是不敢在多去勉强的,人家能不厌其烦的听自己讲完,还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打发自己,已经是很难得,很珍贵的一件事情了,所以季子强就准备告辞了。

    王记也带着一点歉意的笑笑说:“这个事情我真的帮不上忙了,对了,子强同志啊,你还没吃饭吧,走走,我们一起到伙食上吃一点。”

    季子强推辞说:“我吃的晚,现在不饿,耽误记你的吃饭了,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就告辞了。”

    王记却很认真的说:“你这小同志,不就是吃个饭吗,一起去吧,大酒店我请不起你,这伙食上的饭还能请你吃一顿。”

    季子强不能老拒绝的,什么都有个适可而止,过份的客气那就是虚伪了,他试探着说:“要不我请记上外面吃点什么。”

    王记就站立起来说:“我没时间陪你上外面吃,走吧。”说完,王记就带头走了出去。

    季子强也站立起来,在王记的身后一步远的距离跟着一起到了楼下。

    张秘一面走,一面给后勤管理厨房的干部就打了个电话,说王记要过来吃饭,让他们准备一下。

    从记的小楼到前面的餐厅要走几分钟的时间,一路上王记也没有和身后的季子强说话,季子强也不敢去多说什么,大家都在回避着一种相互心知肚明的情况发生,那就是在目前的关系下,两人在外面都不能表现出丝毫的亲密样子,这里是省委机关,任何一点点的疏忽都会给彼此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假如王记在路上和季子强说几句话,在假如季子强因为要说话靠近王记,这都会带给其他人一种猜测和想象,说不上三天之内,季子强的名字就会传遍了北江市的整个官场。

    对这样的情况,不管是王记,还是季子强,都不愿意发生。

    一路上偶尔的也会碰到一两个下班比较迟的干部,老远的都会和王记点头致意,王记也满含笑容,点头回礼,季子强在后面和秘一起走着,脸上始终笑着,认识不认识的都要笑。

    一直到进了餐厅的包间季子强才算放松了一下,王记平常吃饭的地方是一个能摆两张桌子的中等大小的包间,里面装修不能说豪华吧,不过也挺不错的,在房间的一面墙上,还挂着一个液晶电视,张秘进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了电视,不用调,出来的画面直接就是一台的新闻。

    这也难怪的,作为这里吃饭的人,肯定是不会去看那种很幼稚的对对碰啊,来相亲啊,唱的好啊等等无聊的节目了。

    坐下之后,王记才和季子强说了一句话:“对了,子强同志啊,我听说你在新屏市最近又翻出了一个蛀虫。”

    季子强心中暗自惊讶,开发区管委会那小小的一个事情竟然都传到了王记的耳朵里了,这实在是让季子强不得不小心:“嗯,是的,案件还整审理中,不过确实有很多违法违纪的事实存在。”

    王记意味深长的说:“这件事情一定是压力不小吧?”

    季子强让自己放松一点,说:“还行,所有**分子都会顽抗的。”

    王记不动神色的说:“我看没有那么简单吧?听说他过去在一直在新屏市很有人脉的。”

    季子强已经理解了王记的话意,他在暗指冀良青的庇护吧,真不可思议,一个省委書記,会对事情了解的如此透彻,但现在的季子强是绝对不能乘机给冀良青点炮放水的,这不管是季子强的性格,还是目前新屏市的政治格局,都不允许季子强那样做。

    季子强就故作轻松的讲:“额,我其实混的也不错,人脉也好的很,下次记到新屏市去了,我陪你转转。”

    王记就呵呵的一笑,这个季子强,不简单啊,他没有在背后诋毁他的对手们,这很不容易的,最近自己是见了太多太多的那些相互攻击,相互捅刀子的干部,从这点来比,季子强就要大气很多。

    王记就放开了这个话题,说:“这里的饭菜比较简单,比不得你们每天大鱼大肉,山珍海味的。”

    季子强呲了一下牙,说:“记这话让我有点紧张,像是批评我们一样,实际上扒,我们平常也吃的简单,牛肉面就是我的最爱。”

    王记呵呵的一笑了一下,也开了句玩笑说:“牛肉面本来就很不错的,你还想吃龙肉面啊,对了,子强同志,我没能给你们解围,你心里一定不舒服吧。”

    季子强有点惶恐的说:“不敢,不敢,记工作确实忙,这次我们新屏市要不是因为这个状况,谁也不敢打扰记的。”

    王记点下头,想了想,就又一次的开了句玩笑,说:“这样吧,有句话叫贼不走空,呵呵呵,既然你来了,说说别的还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吗?”

    坐在季子强旁边的张秘心中一愣,王记怎么了?自己可是从来没有见他有过如此轻松的状态,来到北江时间也不短了,自己还很少见他在一个级别相差如此悬殊的下级面前,连续的开几个玩笑的情况,这一点自己必须要重视起来,这个季子强自己也一定要多加关注了,王记显然是很欣赏他。

    季子强一听这话,也是眼睛一亮,赶忙搜肠刮肚的想着,看有没有什么事情让记帮忙解决的,使劲的想了一下,却发觉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值得让王记给予解决的事情,他倒是想给王记说,能不能让他当新屏市的市委记,但哪敢啊,吓死他小子也不敢说。

    他就摇了一下头,刚要说没有的话,却一下想到了高速路的事情,忙对王记说:“对了,王记,你一提醒我倒真的想起了一件事情,到时候恐怕要你支持一下。”

    王记“奥”了一声,说:“还真有事情啊,你也太哪个啥了吧,就不能客气推辞一下。”

    季子强一看王记今天情绪不错,也呵呵的笑着说:“这我可是不想轻易的放过,机会难得,千载难逢啊。”

    “那行吧,说出来听听,但先说好,不能违背原则。”

    “当然,当然,是这样的,我们下一步还有一个高速路的项目,到时候恐怕会有点事情要请王记支持的。”

    王记嗯了一声:“我知道,昨天还听交通部秦部长来电话说起那事情呢,听说你们新屏市派人去了好几天了,守在那里等批复。”

    季子强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我们刘副市长亲自带人过去的。”

    “嗯,昨天部里问我,我还帮你们说了几句好话呢,可能这事情开春就能批下来了。”

    “谢谢王记啊。”

    “客气什么,新屏市的工作也是北江省的啊,你是不是想说资金的问题啊。”

    季子强这个时候,却很狡猾的说:“不满王记你说,现在我还没有想好到时候请你支持什么,不过先预定一下,等有困难了,在找你。”

    “预定?哈哈哈哈,还有和省委書記提前预约支持的人,你厉害,好好,那就吃饭,吃饭,不过到时候我要是忘了,你别怪我,今天我是给你了机会的。”

    王记很少会有今天这样的情绪,作为一个掌控着几千万百姓衣食住行的领导,作为一个管理着成千上万社会精英的老大,繁重的工作,突发的事件,以及复杂的关系早就让他没有了值得高兴的事情了,今天他却感到很愉快,和这个年轻的季子强在一起聊天,让自己也一下变得年轻起来了。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