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go-->

    "" ="(" ="">

    冀良青和庄峰又都有点忧心忡忡起来,冀良青叹口气对季子强说:“子强同志这个建议确实不错,但实施起来只怕很难的,王记和大家都不是很熟悉,我们有的话也不好说的太勉强了,感觉请他来的希望不是很大啊。() ”

    庄峰也点点头,很认同冀良青的看法,说:“是啊,除非谁亲自当面去好好磨磨王记,但谁去啊?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庄峰这个时候心中也有了一点想法,其实这到是一个机会,平常见省委書記那很不容易的,没有一个适当的借口,你随随便便就惊动省委書記,真不想混了,但这次就不一样了,借着这个机会,不管是能不能邀请过来他,那都是次要的,至少可以在记面前混个脸熟。

    冀良青是何等之人,他一眼就看出了庄峰的意图,知道这小子又在算计起小账了,冀良青略一思索,没等庄峰下面的话出口,就果断的说:“这样吧,我提议让季子强同志到省委跑一趟,拿上我们的请柬,邀请一下王记。”

    冀良青其实自己也想去的,但考虑到庄峰的想法,他就只能提出季子强了。

    季子强一听,忙说:“我不行啊,我分量不够,还是请冀记你亲自去吧。”

    庄峰一看这冀良青老小子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心中本来有点气,现在一听季子强又建议冀良青去,他有点急了,忙说:“对对,我感觉季子强同志去最合适的,第一这个广场项目本来就是他一手抓的,在一个,他去了还能给新屏市留点退路,他请不来,我们还可以继续让冀记去邀请啊,总不能冀记请不来,在派一个副职去吧?”

    庄峰说的也是合情合理,冀良青看看其他开会的人脸上都满是疲惫的表情,也想结束会议了,对这帮老头子来说,凌晨12点,还能睁着眼坐在这里,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冀良青就扫了一圈大家说:“那就派季子强同志到省上跑一趟吧,大家有什么意见啊。”

    这谁有意见?他们只盼着早点结束会议呢,反正不管怎么说,也是轮不到他们起表现的,所有人都一起点头,这事情就定了。

    季子强再想推辞,已经推不掉了,冀良青一见他准备说话,就提前说了声:“散会。”

    所有人都一起稀里哗啦的站了起来,收拾桌上香烟,打火机的,收拾本子,笔的,谁也不想多呆一分钟,唯独留下季子强傻傻的坐在那里,半天没有缓过劲来。

    他实际上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就是想提一个建议,让大家赶快散会回家,这谁知道最后烂苕就压到了自己头上了,自己和王记也仅仅是一面之交,而且自己在新屏市的地位也不高,想请王记前来,估计是很悬了。

    但悬归悬啊,元旦马上就要来临,庆典也很快就要开始,季子强只能硬着头皮准备到省城去了,这天他准备好了一切东西,什么大红的请柬啊,还有广场庆典的宣传广告传单,资料啊,庆典的流程和活动安排啊等等吧。

    把这些都准备好了,季子强就带上了秘小赵,起了个大早,天还没有亮,摸黑就从新屏市出发了,为的是能在下午上班前赶到省城,最好还能当天见到王记,这面市里最近事情太多了,季子强不敢在外面耽误太久<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这一路也没有多少耽误,本来就是起来的早,上车没椅多长时间,也就晕晕欲睡了,他一个人靠在后面的靠垫上,眯起了眼睛,秘就拿出带在路上专用的一条毛毯,轻轻的搭在了季子强的身上,季子强‘嗯’了一声,就睡着了。

    路上的车也不是太多,所以跑起来也很快,到了中午的时候,季子强他们就进了省城的城区,几个人先是找地方好好的吃了一顿,看看时间,刚好是下午上班的时候,季子强上次是专门记下了省委書記王封蕴的秘张亚明的电话,现在季子强就一面赶往省委大院,一面给张秘挂了一个电话。

    “张秘,你好啊,我新屏市的季子强,呵呵呵,你还记得啊,对,对,我想今天见一下王记,你看能不能安排一下啊。”

    那面王秘有犹豫了一下说:“今天还真不好说,王记的工作安排的挺满的,这样吧,你再等等,我找机会给王记提一下,要是王记有时间的话,我给你通知吧。”

    季子强就说了好几句感谢的话,也不敢再乱跑了,把车开进了省委,登记过后,找了个地方停下车,几个人也不出去,就在车上等着。

    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了,但时间再长也要等啊,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季子强接到了张秘的电话:“季市长,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季子强忙说:“我就在省委大院里,请问张秘。”

    “嗯,我给王记说了你想见见的意思,记让你20分钟之后见面,不过我多说一句话啊,季市长,今天王记的安排本来很紧凑的,所以你来这已经是外加的时间了,请季市长把握住重点,不要谈的太长。”

    季子强一面打着电话,一面就看了看手表,确实还有几分钟就下班了,看来王记为了自己要加班的,心里也是很感动,说:“放心吧,张秘,我的事情不复杂,几句话,不会耽误记太长时间。”

    “嗯,嗯,那就好,你现在过来吧。”

    这季子强挂断了电话,想了想,又把电话直接关机了,在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带来的资料,感觉准备的无误,这才一个人下车到了后面的记办公楼。

    到了省委書記的办公下楼,季子强在张秘办公室坐了一会,他就被带进了王记的办公室。

    王记显然是今天有点疲惫了,季子强进去的时候,他正用手指掐着自己的太阳穴,看到季子强来了,王记很随意的点点头,对季子强说:“过来坐吧,不要坐那么远,我现在不想动了。”

    季子强陪着笑就坐在了王记办公桌对面一张椅子上,客气的给王记问了好。

    王记的记性不错,也或许是季子强在他心中留下的印象很深刻,所以他毫不迟疑的就叫上了季子强的名字:“季子强同志,今天是什么事情啊,我可是给你破例了,说吧。”

    季子强本来身上是装了一包好烟的,但见这个样子,也不敢在多浪费时间,忙把手里的请柬递了过去,嘴里说:“王记,我们新屏市准备在元旦为新修的广炽一个庆典活动,届时想请王记能亲临指导,所以我就受市委,市政府的委托,专程过来请记你的。”

    王记就信手接过请柬,随意的翻开了请柬扫了一眼,一看季子强又拿出了一大堆了材料,忙抬手制止拙子强,说:“不要搞的这么复杂,一句话就说清的事情,何必还要准备什么材料,我不看,我不看。”

    季子强有点尴尬的收回了材料,说:“那记你看,到时候你能不能亲自去一趟。”

    王记用手里的请柬轻轻的拍打着办公桌面,一时没有回答,季子强紧张的看着王记,生怕从他嘴里蹦出“没时间”这三个字来。

    这不过都是几秒的功夫,季子强却像是等了漫长的一段时间,他不敢多等了,万一王记真的说出了那句话,自己这六七个小时的车就算白坐了,他就加了一句:“王记还没有到过我们新屏市吧,我们都盼望着王记能去一次。”

    王记就收回了思索的表情,看了看季子强急切的样子,笑了笑说:“子强同志,我肯定会到新屏市去的,但这个时间吗。”

    季子强抢了一句:“这个时间刚好啊,一举两得。”

    王记就眯了一下眼,瞅着季子强:“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感觉你有点太紧张了。”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也才发觉了自己的一个问题,作为一名下属,在领导的话还没有说完之前,自己怎么就抢着说,这太不应该,看来自己的心态真的有了点问题,过于迫切的想完成这次任务,有点不够淡定了。

    季子强脸一红,说:“就是我们都希望你能参加庆典。”说这话的时候,季子强就有点底气不足了。

    王记沉吟着说:“你这次来还准备邀请谁去啊?”

    季子强一愣,没想到王记思维如此的敏捷,自己不过抢了一句话,他就感觉到问题了,季子强只好说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话:“我就是专程来邀请记你一个人去的。”

    “就邀请我一个?别人不邀请?”王记静静的问。

    季子强也知道自己这话已经没有退路了,在这样装会出****烦的,会给王记留下一个很坏的印象了,他就只好老老实实的说:“起初还邀请过季副记和苏副省长,大家一直担心你工作太忙,就不敢轻易的打扰,后来我们开会商议,一致认为还是最好邀请记你能参加。”

    这一次是王记打断了季子强的话:“他们两人都决定去了吗?”

    季子强有点不好回答,迟疑着说:“基本都答应了。”

    王记就突然的笑了起来,‘哈哈哈’ “有意思啊,搞了半天我是个消防队的。”作为在官场行走多年的王记,已经大概明白了新屏市目前所处的尴尬状况,所以忍不住笑了起来。

    季子强的脸就更红了,人也不好意思起来,这事情搞的,没想到一个回合人家就看透了自己的打算,敢让省委書記当消防队员的,恐怕整个北江省也只有自己这个傻帽了。

    笑过之后的王记,眉头又皱了起来,自己去还是不去呢?

    从实际出发,一个像新屏市这样的项目自己是不值的一去的,本来年底事情太多,多少重大项目的庆典,奠基和开工自己都没参加,单单的参加新屏市这个不大不小的,很普通的项目,于情于理说不过去,到显得自己厚此薄彼和轻重不分了。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