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也在这个夜晚找到了自己的感觉,但季子强还是清楚的明白,这不是自己的快乐,自己应该只是借用了别人的一种美丽和热情,这个情是不能据为己有的br>

    所以在跳了几曲之后,季子强还是带着苏历羽离开了舞厅,一路上,苏历羽有了改变,变得沉默和温柔起来,反倒是季子强的话多了许多,他给苏历羽讲起了自己第一次和二公子喝酒的场景,讲起了自己明明知道二公子的底细,可是就专门不说,最后让二公子难受了一个晚上。

    苏历羽有点心情怅然,她一点都不愚蠢,她知道季子强为什么要刻意的在自己面前不断的提起二公子来,季子强只是在约束他自己的感情,他不想和自己有什么太多的纠葛。

    苏历羽也是可以理解季子强的,一个已婚的男人,确实首先应该想到的是家庭,但苏历羽还是很难就这样忘记这个美好的夜晚,她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真正的快乐,虽然她也同样的知道,这个快乐其实并不属于自己。

    在竹林宾馆的门口,他们还是分手了,季子强的微笑在夜色中更为优雅,他告诉她:“如果明天我不忙的话,我会联系你的,二公子不在新屏市,我就是你的朋友。”

    苏历羽看着季子强,闪动着自己美丽的睫毛,说:“好的,我们是朋友。”

    季子强走了,带着苏历羽的温情离开了。

    但是第二天当季子强在给苏历羽打电话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新屏市,应该说她走的很匆忙,似乎想要离开一个随时都会给自己带来危险的野兽。

    这几天里,季子强本来打算是自己到北京去一趟,一个是到交通部去审批一下新屏市高速路的项目,一个是顺便看看自己的岳丈乐世祥,但最近实在是事情太多,季子强根本都走不开,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在商议之后,这个立项报告就派刘副市长去北京专程办理了。

    这样也好,这次到北京去办理,新屏市是准备了一些特殊的手段的,对这个问题季子强也不想沾的太多,他知道,不用这样的方式肯定是不行,但用了之后,万一有一天,说不上就出点什么问题,这事情就成了麻烦,在中国,很多事情都是似是而非,模模糊糊的,说正常也正常,说不对也不对,就看对手们怎么利用了。

    现在在季子强手上最大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广场的完工大典筹备,这也是他为什么不能到北京去的一个主要原因,新屏市的广场花园,作为新屏市一个大项目,按进度在元旦前就要完工,所以对这个项目,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庄峰,都希望这个庆典是盛大的,空前的。

    并且他们也各自给省政府和省委的一些主要领导发出了邀请,希望他们能在这一天光临新屏市的这个庆典,以目前有可能答应前来的重量级人物是苏副省长和季副书记,苏副省长是庄峰邀请的,季副书记是冀良青邀请的,但谁都不敢掉以轻心,特别是作为季子强来说,他并不看好这样的局面。

    以季子强对领导心态的洞悉,他感觉这样的情况其实是比较麻烦的,不管是季副书记还是苏副省长,要是他们单独一个人前来,那是很有可能,但要是让他们两人一同前往,恐怕就有问题了,最麻烦的是万一两人都一起来了,那么新屏市让谁当来主宾,谁是陪客呢?

    所以啊,以季副书记和苏副省长两人的性格,最后只怕谁都不来。

    于是在今天讨论广场完工庆典的筹备会上,季子强就提出了自己的这个看法,希望大家一起商议一下,主宾不能确定下来,这对一个重大的庆典是有致命的影响的,因为很多庆典流程都是要根据主宾来安排,包括他的爱好,他的习惯,他的忌讳。

    季子强把自己的担忧一说,冀良青就皱起了眉头,不错,自己当初没有提前商议这件事情,看来真的会出麻烦,倒不是一定要自己邀请的季副书记前来,关键是万一他们两人听说对方前来,最后都不来了,那就要冷场了,这其中还有一个政治影响的问题。

    庄峰也一样的感到有点麻烦了。

    冀良青阴沉着脸,坐在会议桌的端头,用僵硬的指关节轻轻的敲击着桌面,想了好一会才说:“子强同志提出的这个问题确实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所以我说啊,这个庆典活动真是没有小事,稍微一个疏忽,就有可能形成错误,大家都想想,看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无话可说,本来也是,你现在怎么说,总不能告诉其中的哪位省上领导说:你就不要来了,我们已经请了别人。

    庄峰有点埋怨的说:“这事情我早在几个月前都给苏副省长打过招呼了。”他的言下之意很明确,那就是你冀良青就不应该在给季副书记发出邀请了。

    冀良青当然不愿意了,瞪着眼说:“大家都不要埋怨,就事论事,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做什么?对了,子强啊,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季子强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但说真的,这样的问题还真不好解决,要是这两个省上的领导,其中的一个有口风说恐怕来不了,那就好办,问题是这两人现在都有过来的意向,这一下麻烦真的大了,就算两人不知道,最后一起来了,新屏市该对谁更恭敬一点,不管怎么安排,两人中肯定有一个人会心里不舒服的。

    这个庆典的筹办又是让自己主抓,最后搞不好出点什么问题,这个错误又会押到自己头上了。

    季子强叹口气说:“我也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啊,现在只有做好三手准备,其一,就是两位领导都来了,其二,就是来了一位,其三吗?那就是谁都不来,这三种准备都要搞,这一下就给我们筹办活动增加了巨大的工程啊,但不管怎么说,目前只能如此准备了。”

    冀良青摇摇头说:“子强啊,这件事期我最希望的是第二种,第一和第三都会出问题,我看我们还是在商议一下。”

    所有常委和市长们,又一起扣着脑袋想了起来,想也是白想,这事情本来就是个死结,只能到跟前撞大运了,反正只要这个问题不解决,新屏市的这次盛大的庆典就会蒙上一层阴霾,过去一直指望这个庆典能让新屏市大出风头,让自己好好表现一下的心态,完全被破坏了。

    会议一直开到了半夜点,其他的一些问题都基本能解决,就是独独的剩下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刚才说的到底哪个领导来的问题,还有一个问题也比较复杂,那就是在庆典的当天晚上计划组织一个演唱会,这个活动张老板是表过态的,他拿出了万元专门赞助这个演出。

    现在的问题就是能不能请到最近当红的一个叫‘嫣子’的女明星前来助阵,这个女明星已经在多部电视上担当了女一号,在国内的名气正是如日当空,人漂亮那就不用说了,关键是身价巨高,前些天筹备组也和她的经纪人有过接触,但人家条件提的很高,还说要来新屏市提前考察一下,看看值不值得人家出席这样的庆典。

    所以这个问题一样的需要有个准备,万一最后谈不下来了,临时换人,再找谁来堵上这个位置呢?

    在会议中,大家也是争论不休,最后实在搅得冀良青头疼,就直接拍板说:“今天就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先等人家考察了在说,大不了就是加钱吧,一个破演员,条件还不少,还要考察一下,真麻烦,我们先回到刚才的问题吧,谈谈怎么解决两位省领导一同前来的问题。”

    冀良青这话一说,下面又是鸦雀无声了,刚才讨论女明星的那股子热火劲,在瞬间就熄灭了,一个个都垂垂头丧气的不说话了。

    这时候,季子强却突然的冒出了一个想法来,但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季子强就又把它否定了,他感觉想法有点不大现实。

    可是除了这个方法,还能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吗?显然是没有什么还办法了,所以季子强在斟酌了一会之后,就清了一下嗓子。

    在这样的会议中,清嗓子通常就表示着这个人要发言,他们不可能像小学生那样,每次发言还要举手,于是季子强这一咳嗽,在安静到心跳都能听的清清楚楚的会议室里,不亚于一个炸雷,所有的人都一下抬起了头,看着季子强了。

    连冀良青也睁大了双眼,望着季子强,期待季子强能有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来。季子强不得不说话了,管他奶奶的,那就说吧,总比大家都在这耗着强,季子强就说:“方法倒是有一个,就不知道能不能用上。”

    冀良青和庄峰现在都已经是進入了死胡同,都想赶快解决这个难题,他们异口同声的说:“没关系,你说。”

    这话一讲出来,冀良青和庄峰都很不满的看了对方一眼,一起不说话了,季子强看着他们的表情感觉有点搞笑,他憋住不让自己笑出来,说:“其实这个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我们再好好的邀请一下省委的王书记,假如他答应过来,不仅给我们新屏市的项目添了重彩,而且刚才的这个问题也就不成为问题了,有王书记的亲自到来,想必季副书记和苏副省长也都会跟着前来,让王书记做这次的主宾,他们两人也自然没有异议。”

    冀良青和庄峰都是眼中放光,哎呀,不错啊,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但很快的他们又都发起了愁,问题是怎么才能请到王书记到新屏市来呢?这次邀请也是给王书记表示过,但王书记并没有给出一个有点希望的回答,按过去的惯例,省委一号人物是很难前来参见这样的活动的。<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