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心中就有了一些憎恶的感觉,你连工程都没有做过,就想来拿下项目,最后你是把钱挣了,工程的自量谁负责。

    但季子强没有把心中的不满挂在脸上,他依然在笑着,面对很多双一直都关注着自己的眼神,季子强表现的很淡定,不会让他们轻易的看出自己的心态,情绪来。

    这一场酒宴,就这样开始了,姑娘不停地上菜,撤菜。椭圆的瓷盘上,究竟放出些什么玩意儿,大家都不太在意了,那大盘大盘的菜,吃一半就撤了,桌上酒店的人,开始了一个个给季子强敬酒,对这样的车轮战术,季子强自然不愿接受,那就是李白再世,也会醉翻在地。

    所以季子强在与大家谈笑风生的时候,也适度拿捏起一点领导的架子,不管谁敬酒,都要大家一起干杯,今天季子强是真真的主宾,连庄峰也要顺他一顺,其他人就更是不敢过分放肆了,所以大家也不推辞,同市长一起饮酒,他们都认为是人生的光荣,也是与人炫耀的资本,不能不喝个痛快,几轮下去,那梁老板手下的几个人就不行了,等闲的人,那是喝不过季子强的。

    可是那个小芬今天表现很是让人莫测高深,她今天没有少喝,但一点醉意都没有显露出来,季子强很好奇,能和自己拼着喝到现在的人本来就不多,季子强借着喝酒的空隙,偷偷地审阅了一下小芬,单间那一张脸很有神彩,无暇如雪的皮肤,在喝了一阵酒以后变得一片桃红,那纤眉和大眼,在加上典型的瓜子脸,很有东方美人的神韵,这都不算什么,关键她一点都没有喝多的表现,这有点怕人的。

    对于季子强的窥视,小芬也是可以感应的到,她就更好的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和笑容,像一副精妙的水彩画一样,展现给季子强来观赏,她才不怕谁来看自己呢,要是这个年轻的市长真的喜欢自己,那岂不是更好的一件事情吗?

    自己陪陪他,就算给庄峰戴顶绿帽子,那又有何妨,小芬是一直在看着季子强,对眼前这个男人,她是有点喜欢的,他的神态,恰到好处的彰显出一种华贵的气质,他的皮肤当然是白晰的,但是他的脸部棱角却分明得犹若刀削斧刻,两条又粗又重,明明带着一种天真的透彻,可是却又矛盾的飘起几缕顿悟世事,对这样一个男子,她是愿意接近和亲热的。

    她开始话多了,她开始热情了,时间不长,桌上的人都進入了快乐和和諧的氛围里。

    见大家喝的也差不多了,庄峰就发话了:“今天我和季市长来,也是对你们到新屏市来投资表示感谢啊,同时,子强啊,这梁老板也是我的朋友,所以我还是希望你们以后多亲近一点,到时候帮衬帮衬他。”

    季子强就应付着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庄峰也并不指望季子强马上答应自己什么,这个季子强本来也不好对付,不过事在人为,自己在筹备组放上了两个自己的人,这对季子强不管怎么说都会形成压力的,在一个,自己也给季子强抛出了一个诱饵,都是官场中人,提升江可蕊做正局长,这应该能让季子强心动一下吧,要是连这他都不在乎,那自己也就只有来硬的,到时候让刘副市长和路秘长给他发难了,当然,最好不要走到了那一步,自己是求财,不是斗气。

    季子强抬腕看看时间,就想撤退了,他端起了一杯酒说:“今天难得和几位在一起,我是很高兴的,我认识你们就很荣幸,来,梁老板,我敬你们一杯,大家扫了门前酒,也该休息了。”

    梁老板一下就握住了季子强给他敬酒的手说:“你可不要叫我什么老板,以后就叫我老梁就可以了,今天酒不要喝多了,晚上一起活动下,去桑拿一下怎么样。”

    季子强摇摇头,他怎么可能和这些乌合之众一起去娱乐呢?他说:“晚上不行的,我有个朋友从省城来了,我还要去看一看,改天吧,我们来日方长。”

    梁老板还要在劝季子强,刚好季子强的手机响了,季子强就示意一下对不起,接通了电话,电话是苏历羽打来的,她说她已经回到了竹林酒店,刚才和凤梦涵一起吃了饭,现在很无聊,想让季子强带他到新屏市的夜市,酒吧等地方转转。

    季子强想了一下,这个苏历羽不管怎么说吧,都是二公子的朋友,在一个自己现在也要摆脱这面的一堆人,所以他就在电话中答应了,说很快自己这面就结束了,自己就到宾馆去找她。

    包间里大家一看季子强的确是有事情,庄峰也就点头说:“梁老板,那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改天吧,不要耽误了季市长的正事。”

    有了庄峰的发话,别人也都不敢在挽留了,季子强站起来,一口喝掉了自己门前的酒,先告辞离开了。

    外面大厅里庄峰的秘和司机都在,见季子强下来了,赶忙殷勤的站起来,秘问:“季市长要到哪去,我送你吧?”

    季子强自己今天是没有带车的,那就让他们送一下吧,他说了地点,上车到了竹林酒店,车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季子强就让车停下了,他不想让庄峰的秘知道自己前来见谁,所以在打发走了小车之后,季子强没有进去,就在外面给苏历羽挂了个电话:“苏秀,我在酒店的门口等你。”

    “你怎么不进来坐坐呢,对了,记得不要叫我秀,听着怪怪的。”苏历羽在那面就嘻嘻的笑着开玩笑说。

    季子强说:“那好吧,苏历羽同志,我就不进去了,里面熟人太多,难得给他们打招呼,我就在门口等你。”

    “呀,真有你的,外面多冷啊,好了,好了,不多说了,我马上出来。”

    季子强点上了一支烟,在门口拉起衣服的领子,一面抽着烟,一面来回的踱着步子,思绪就回到了刚才的宴会上,对庄峰今天的表现,季子强很有点不齿,这人以为用一个小小的诱饵就能上自己上钩,他太小看我的。

    没有等多长时间,苏历羽就出来了,两人见面招呼几句,季子强不断是说着抱歉的话,说自己今天太忙,连晚饭都没有陪着一起吃,请苏历羽谅解。

    苏历羽就说:“知道你忙啊,年底了,这个时候我间的多了,连我老爹最近也是很少休息,每天忙的晕头转向的,你们政府的工作我还是了解的。”

    “对对,就怕年底啊,一年到头做的好不好,全靠年底这一阵表现了。”季子强呵呵的说着,想一想也真的是这样的,你干得再好,也不如总结的好。

    苏历羽就说:“你陪我去跳舞吧。”

    “跳舞?你怎么想到跳舞了,我带你到酒吧去喝点什么吧?红酒?咖啡都可以?”季子强是不大想跳舞的,她已经很久没开展那个活动了。

    “不行啊,我就想跳舞,你就陪陪我吧。”苏历羽耍起了孝的撒娇,抓拙子强的胳膊乱晃,季子强可是有点心虚了,这个地方,万一谁看到了,一个姑娘和自己拉拉扯扯的,那是要出大问题的。

    他就赶忙的答应了,说:“去去去,我们就跳舞。”

    苏历羽丝丝的笑着,和季子强去了附近的一个舞厅,季子强想,今天也是不得已,去了稍微的混混,尽到了心,找个机会一会就走。

    舞厅里光线很暗,季子强一走进去,就很快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了,他几乎是丧失了视觉上的享受,不过事物总是辩证的,看不清的时候呢,自然就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一种触觉的快感,苏历羽一进来就靠在了季子强的身上,挽着他的手臂,在音乐响起的时候,她就拥着季子强,抹黑把他带进了舞池。

    季子强也只能圈着苏历羽的腰,让她像一支葫芦一样的吊在自己的脖子上,伴随着音乐的节奏,他们缓慢的移动,在几秒钟的触觉之后,是身心的所有感觉都开始工作,他接触她的温暖柔軟的正面,却似乎一样能够感觉到她背部曲线的美好,腰的柔軟与滑膩,**的圆翘与弹性,甚至还有大腿的有力。

    但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是无法正常的交流了,音乐声震耳欲聋,每当苏历羽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她都会更加靠近季子强,倾身过来,紧身衣里c杯胸脯在光怪陆离的华彩下凸显的更加丰满、怡人。

    季子强顺着苏历羽眼含深意的笑,低身附耳过去,闻着苏历羽身上飘出的幽香,一瞬间,他听到了人生以来最有哲理性的風**语句,一刹那,他闻到了春天乡下农场里动物交纏的味道。

    季子强赶忙让自己静下心来,不敢在放任自己的幻想,拉开彼此的距离,认真的跳了起来,季子强的舞姿是中规中矩,动作规范到位,苏历羽的身体在他手中渐渐柔韧起来:抖腰扭**,双肩纹丝不动,水蛇腰具有强大的爆发力;滑步干净利落,好像地面划过一道轻纱,一个精灵在上面飘逸……苏历羽也开始享受起这样难得的机会,她放开了,融入****,沉醉在快三舞曲《维也纳森林》:伸臂,踢腿,扭头,侧身……她旋转的像一朵云,眼神大胆自信,季子强有力的双臂承接着苏历羽每一个热情的舞姿。

    苏历羽得到了极大的享受,她舞步狐疑,目光低垂,她总是在音乐和季子强的感召下完成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动作,她喜欢起在季子强怀中的感觉了,虽然她含蓄内敛,掩饰着内心持久、奔腾不息的渴望,寻找一个感情支点。她后仰,侧脸,身体微微发颤……季子强的手一接触她,都会有一种过电的感觉,马上被牢牢吸引,苏历羽合上眼,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此刻的她希望永远旋转下去。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