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她不喜欢玩世不恭,像二公子那样的男人,虽然他们两人在别人眼里好像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但她一直都只是把他当成哥们,从来没有把二公子当成**,同时,苏历羽也不喜欢满脸正经,满口讨好的男人,因为她自己的深度已经让她跨越了所有的假象,也看透了本来不该她这个年龄看透的表象。

    她渴望去理解和了解更够深度和内涵的人,也许面前这个小小的副市长,就是这样的人。

    季子强也笑了,他邀请她坐下,苏历羽也像是渴了,一口就喝掉了半杯水,季子强就很有绅士分度的站起来,亲自为她到了一杯水。

    季子强顺口问道:“你准备采访什么?”

    “当然是你的政绩了,我帮你摇旗呐喊啊”。她依然在开着玩笑,来掩饰自己有点波澜的心情。

    她准备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杯。

    但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倏然一惊:“你叫什么?溪流?”

    “溪流”这个名字让季子强不能不惊讶,因为这个笔名季子强是早有耳闻的,‘溪流’,不错就是这个名字,一个在北江市派得上名号的记者,她已经写翻了几个比自己职位高的多的领导,她的文笔也像是一支支堅硬的刺一样,总是在对准了人们的灵魂。

    季子强对国内和省内的各大报子,都很留意,虽然他算不上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但在他踏入政途的那一刻起,叶眉就告诉过他:“子强,以后你要学着看懂报纸,一个看不懂报纸的人,就像是一只在大海航行的渔船,看不到灯塔,只有看懂了它,你才能研判高层的大政方针,解读未来的政治走向。”

    季子强牢牢的记住了这句话。

    在这几年里,他一直在关注报纸,从每一次不同的风向中锻炼自己的判断,求证自己的理解能力,所以现在他记起了这个名字,他有了一点慌乱,手里的水杯也椅起来,水溢出了杯沿,洒到了苏历羽的腿上。

    她有了一声轻微的叫声,季子强悚然反应了过来,连忙放下水杯,拿起办公桌上的手纸,就要给人家擦,好在只是洒出了一点,而且苏历羽穿的也不薄,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伤害,倒是季子强这个动作让她一下就脸红了,带着羞涩说:“干什么啊,想占便宜。”

    季子强赶忙住手,也脸红了,他讪讪的笑笑说:“原来你就是那个杀手啊。”

    她制住了娇羞,不解的问:“我是什么杀手?”

    “你是官场杀手,我要是记得不错,你应该在最近几年,把两个厅级,两个处级干部写死了。”

    很快的,季子强也恢复了平常的镇定自若。

    苏历羽到没有想到,他竟然可以记得这样清楚,真是个怪人:“听到我名字就吓坏了,你自己交代,干了多少亏心事了<span css="url"></span>。”

    说完这话,她就一下为自己的话吃惊了,什么见到季子强,自己总有怎么多的调侃,又为什么没有了过去采访那样严肃的工作状态。

    这都怪他,是他感染了自己,可为什么他能感染自己呢?

    季子强就耍起了无赖的样子:“苏秀,你不要这样吓我好吧,我可不想当第三个厅级干部,要不,你等我到厅级了,在杀我好吗?”

    苏历羽又调侃起来了:“你在骂谁呢?谁是秀?”她又不由自主的开起了玩笑,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感觉很高兴,很兴奋。

    两人就相视了一会,一起呵呵的笑了起来。

    再后来,季子强就给她讲起了自己新屏市发展的一些构想,以及自己在广场项目和高速路项目上的一些感触。

    而苏历羽也就把采访变成了两个人的讨论和争辩,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样在他们的谈话中消耗掉了,他们一个是思维敏捷,理论深邃,一个是博学多才,思想超前,在这样的谈话之后,如果说她对他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那很正常。

    季子强当然也是无法回避的对她有了一些仰慕,这源于她的惊人才学,她的高贵气质,以及她的耀眼的美丽,直到最后,季子强依然觉得苏历羽是个迷一样的女人,她和上次自己见到的那个大秀成为迥然不同的两个人了。

    苏历羽后来自己也笑了,她笑起来更像是高雅的兰花:“好像我们过去不是这样采访的。”

    季子强自己也笑了,说:“当然了,你似乎一点都不像一个采访的记者,倒像是一个和老师较劲的学生。”

    “什么?什么?你是说你是我的老师吗?凭什么这样说?”苏历羽不满的叫喊起来。

    季子强狡默的强辩:“我难道就不能呢个做你老师吗?你没听过古人云:三人行则必有吾师也,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苏历羽也发现了,自己根本就辩不过季子强,这个人具有敏捷的反应和犀利的语言。

    季子强问苏历羽安排住的地方没有,苏历羽说她已经在竹林宾馆住下了,季子强就看了看时间,说:“那中午一起吃个饭吧,你难得来一趟新屏市,我一定要尽地主之谊。”

    苏历羽没有反对,她喜欢和季子强在一起的这种感觉,她说:“那行吧,我就陪你吃个饭,对了,还有啊,吃完饭你能陪我在新屏市转转吗?”

    这让季子强有点为难了,从心里说,这个苏历羽还蛮讨人喜欢的,陪她转转未尝不可,但今天季子强已经浪费了一个上午了,安排的工作还很多,季子强抱歉的说:“我最近太忙了,这样,下午我安排人陪你转转,新屏市还是有些地方可以看一看的。”

    苏历羽有点失望:“你不陪我啊?”

    季子强愧疚的说:“我真的忙,年底了,事情很多。”

    苏历羽也只能点头答应了。

    季子强就在打了个电话:“凤主任啊,麻烦你给安排了个包间,一会我有个局,招待一个记者朋友,嗯,搞好点,但人不多,你没什么事情的话一起过去吧。”

    凤梦涵在电话那头问请谁,季子强说一个记者,凤梦涵也就没有多问了,今天采访季子强她也是知道的。季子强和苏历羽在办公室又坐了一会,等那面一切都安排好了以后,凤梦涵过来招呼季子强一起过去,季子强就给凤梦涵和苏历羽两人介绍一下,带上了秘小赵,四个人吃饭去了。

    今天来的这个饭店不错,也算新屏市数一数二的高消费场所,生意很好,很多政府官员和单位都在里面消费,最大的好处就是老板家大业大的,不怕欠账,这让政府部门的人最为喜欢。

    先吃再说,年底慢慢还钱,说不定年底付钱的时候还可以在要点回扣什么的。

    季子强他们几个人在门迎小妹妹的带领下,就径直的到了包间,推门进去,这一路走来,凤梦涵心中还是多少有点不太自然的,因为当她第一眼看到苏历羽的时候,就感到了一种压力,不是苏历羽不够和蔼,也不是苏历羽对她冷淡,而是苏历羽的美丽,年轻,让凤梦涵在赞赏之余,多了一份对季子强的担忧,怕他经受不住这样的誘惑。

    苏历羽的容色绝美,欣长苗条,优美的嬌躯玉体,散射熠熠光辉,又像是在她的身上弥漫着仙气,淡然自若,清逸脱俗。

    其实凤梦涵的这种心理很正常的,这不过是女人之间的一种比较和猜测而已,实事求是的说,季子强并没有凤梦涵想象的那样会喜欢上苏历羽,固然,这个女孩不错,但现在的季子强已经不是当年在洋河县那个时候的年轻张狂,多情浪蕩了,何况这个苏历羽还是自己潜在的对手苏副省长的女儿,还是自己的朋友二公子的**,季子强怎么会有非分之想呢,充其量也不过是对她大有好感。

    季子强等几个人坐了下来,苏历羽问:“季市长,你能不能讲讲你的过去和经历?”

    季子强摇摇头说:“几乎没有什么好讲的东西,我和所有普通人一样,上学的时候好好学习,工作之后努力向上。”

    苏历羽就捉狭的说:“谁让你谈这些啊,我问的是你过去的感情经历。”

    季子强很仔细的想了想,最后还是很遗憾的说:“感情真的还不好说,因为过去喜欢我的女孩太多了,所以现在回忆,真的有点难为我了。”

    大家就一起笑了,苏历羽更是笑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她一边搽着笑出的眼泪,一边就说:“看把你美的,好像是人见人爱一样。”

    凤梦涵倒是因为季子强这个玩笑话脸上也是一红,笑归笑,不过她的心里却也有点惆怅,是啊,季子强就是人见人爱,至少自己现在已经有点无力自拔了。

    其他人到没有注意到凤梦涵脸上那微妙的变化,大家又说说笑笑的,一会就酒菜上齐,菜是新屏市最好的特色菜,酒也是几百元一瓶的红酒,季子强算是很给苏历羽撑了面子,苏历羽的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几个人一阵的海聊,从文学谈到了哲学,又从哲学谈到了社会,季子强除了说话,还要不断的劝菜,劝酒,这在新屏市的一年时间里纯属少有的事情,过去吃饭都是别人不断的招呼自己,今天季子强算是做了一次实习。

    吃完了饭,季子强就让凤梦涵陪着苏历羽到处去转转,凤梦涵也通过这顿饭,感觉到季子强对苏历羽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心中轻松了不少,就带着苏历羽,要了一辆车,到新屏市周边的景点游玩去了。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