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郭局长也就爽朗的笑出了声,他从季子强笃定的笑容中,看出了季子强的轻松,知道他不会有什么事情了,本来他刚才答应是答应了,但还是打算回去把这事情拖一拖,等季子强最终的结论出来以后在办,自己实在不是齐副书记的对手,现在就完全不必了,有季子强在后面托着,自己在公安局内部做个调正,量你齐阳良也不好说什么。品 书 网

    下午就传出了关于调查季子强的消息了,一下子满城都开始了议论,老百姓是交口称赞,原来这季县长还真是不错嘛这样的领导现在太少了,就有人说:“我就知道季县长是个好官。”

    还有人说:“你看看人家到洋河县来以后,做的那几件事情,都是为老百姓的,不像有的领导,就知道捞油水。”

    这纷纷扬扬的议论很快的就把季子强定性为一个好干部了,季子强在洋河县的威信和声誉在这件事情之后有了一个超呼想象的提高,这是季子强自己都不曾想到的一个结局。

    然而,事情总是有它的两面性,在政府和县委,对季子强不为金钱所诱,去改善学生的行为他们大都不愿意谈论,也都很不以为然,季子强这样的人让一部分干部感到惭愧,也感到可怕,他们不希望提倡,更不希望抬高季子强的威望,他的存在对大家都是一个比较和威胁。

    就连市委的华书记在听到了刘永东的汇报后,也很为惊讶,这个季子强太过深沉,看起来不是简单的三招两式就能对付,一个在金钱面前都不为所动的人,他的志向,他的理想一定是远大和宏伟的,如果在加上季子强天生固有的睿智和狡诈,假以时日,他或者真的就会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

    华书记把季子强的名字就再一次的反复念叨了几遍,在柳林市很少有那个下级干部,特别是职位和他错的如此之大的干部,让华书记伤脑筋,可是季子强做到了,他在遥远的洋河县,就给华书记带来了难以摆脱的压力。

    季子强听得到这些理论,也看懂了不同群体对自己的心态,他没有过多的注重加在自己身上的光环,或者是看向自己的生分,隔阂的目光,他依然我行我素的忙着自己的工作,在这个时候,他就想起了那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格言,是的,随便你们怎么看待吧,我就是我。

    这是他,还有一个人就没有他这样的幸运了,方菲,方菲成了不管是老百姓,还是几大院干部嘲笑和蔑视的对象,她的名字已经和“背叛者”,“告密者”联在了一起,老百姓骂她是陷害忠良,差不多快把他和秦桧连在一起了。

    而所有的干部都开始了对她的提防,生怕有一天自己有什么把柄落在了方菲的手上,自己可没有季子强这样清白,坦然。

    方菲也是苦闷伤心,她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的演变会出现如此的结局,她有她的苦衷,她只是一个政治浪潮中的小人物,为了生存,为了自保,自己出卖了季子强。

    她以为季子强会因为此事调走,也幻想着不会有人知道是自己的出卖,可是自己显然也被出卖了,华书记出卖了自己,吴书记出卖了自己,他们让自己的行为公置天下,让自己的名字永远刻上了“告密者”这几个大字。

    她不敢在办公楼道里多停留,怕看到别人轻蔑的目光,她更不敢在季子强存在的地方出现,她怕看到季子强那微笑的目光。

    不错,季子强还是在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遇见了方菲,季子强真的是在微笑,一如往昔的微笑,甚至于季子强还有想要和方菲打个招呼的举动。

    方菲逃掉了,她快速的从季子强的身边走过,她低着头,眼中充满了委屈的泪花。

    季子强倾听着方菲匆忙的脚步声,他叹息一声,他可以理解此刻方菲的心情,真的说,季子强没有想要羞辱和责怪方菲的意思,他可以想象方菲有她太多的无奈,和难以选择的局面,他不计较这些,他洞悉官场所有的内涵,他知道在这里本来就是如此,一切行为都在形势不断变换中调整,朋友可以成对手,对手也可能变为同盟。

    他就想,或者自己应该找个时间好好的和方菲谈一谈,没有必要因为这一件事情让方菲背上沉重的包袱,她还年轻,她的心态会影响到她未来几十年。

    但季子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这个机会,他只能默默的希望,希望方菲可以摆脱这种心理的压力。

    不说他们两人为此事在伤神,还有一个人也闷闷不乐,那就是县委的副书记齐阳良,快下班的时候,他的小舅子乔小武给他来了一个电话,说局里已经和他谈话了,准备把他调到局里刑警队去,看起来城关所的所长是保不住了。

    齐阳良有点纳闷的问:“怎么这么突然,没听你们局里说过这事情,是不是准备调你当刑警大队长。”

    乔小武委屈的说:“那是啊,前几天我在酒吧遇见季县长了,说话重了一点,把他得罪了,我就知道要糟,没想到这就来了。”

    齐阳良一听这事情涉及到了季子强,也就明白为什么郭局长没给自己汇报,敢于直接对乔小武动手了,人家是有季子强在背后撑腰啊,但你老郭就不给我一点面子吗好歹我的排名还在季子强的前面。

    齐阳良阴沉下脸,说:“让你低调一点,总是不听,现在连副县长都敢得罪了,你的事情我管不了,公安局是季县长分管的,我不好插手。”

    说完,也不管那面乔小武有没有说完话,他直接酒吧电话挂断了。

    放下电话,齐阳良就冷冷的坐了下来,心里很不舒服,季子强和自己过去到是没有什么过节,两人也是相交平淡,不过再怎么说,乔小武是自己的小舅子,你季子强要动他也应该给自己留点面子,是不是感觉自己平常不够强势,你们都满不在乎

    他就拿起了电话,准备给郭局长打过去,敲打敲打他。

    拿起电话,齐阳良又犹豫了,现在不是郭局长一个人的问题,还有个季子强夹在中间,而且这局里内部的调整自己反应过度也有失自己的身份,看来这事情还的从长计较。

    齐阳良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很阴沉,他的深藏不露和呲目必报在洋河县人所共知,在很多时候,人们如果必须在吴书记和他之间做出一个选择,那么也实在没人敢于选择得罪他的,得罪了吴书记,受罪的难免的,但未必就彻底完蛋,得罪了齐阳良,他一定会找机会一棒子把你打翻,让你永远难以翻身。

    齐阳良一点都不会鲁莽,他在对付任何人以前,都会细思慢想,考虑清楚的,现在季子强虽然没有他的排名靠前,但季子强身后有叶眉隐隐约约的身影,这是齐阳良很有顾忌的地方,所以他只能先忍了这口气,没有绝杀的招数,他是不会轻易露出牙齿的。

    何况季子强最近几天很是风光,几乎都成了洋河县的正义清廉的化身了,这个时候自己是不能和他为难的,好吧,那不急,我们就等等,看看到底最后谁在洋河县更厉害。

    下班以后,齐阳良副书记怀着郁闷的心情,回到了家。老婆倒是很亲热的端茶递水,准备好晚饭,招呼他坐下来吃。

    齐阳良心中暗暗的称奇,今天难道小舅子就没来找他大姐,这不可能啊,按他往常的惯例,遇到屁大个事情,他都要来给他大姐诉苦求告的。

    但要是找了,老婆怎么只字未提,齐阳良他是有点想不通了。

    两人闲谈着吃完了饭,看看电视,时间不早就洗洗上了床。

    在床上齐阳良的老婆见他心情不是太好,也不敢乱说话,就自己在床上,不声不响的脱光了衣裳,靠在了齐阳良的身上,这时候,他老婆才说:“阳良,你这个县委书记怎么当的,你小舅子让人家把所长个撸了,你也不管。”

    齐阳良叹口气,心想,原来她是在这等着自己呢就说吗,那小子怎么可能不过来找。

    齐阳良有点怨愤的说:“这事情有点麻烦,你给小武说说,让他不要整天的乱惹事情,他所长的问题,我以后给他想办法,叫他再忍耐一段时间。”

    他老婆就有点责怪的说:“又不是局长,县长什么的大官,一个破所长你也为难,你给他们局里打个招呼不就得了。”

    齐阳良瞪了老婆一眼说:“你知道你那宝贝弟弟这次得罪的是谁是季副县长,是专门分管他们的领导,你说我好去打招呼吗,让他先忍忍,以后有机会了再说。”

    他老婆一听,事情不像是弟弟给自己说的那么简单了,也不敢多嘴了,知道男人肯定是有所顾虑,一时半会的不好插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