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一看,这有点不对啊,庄峰这人毛病是不少,但一般还是很少开玩笑的,也很少给人许空愿,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想要讨好自己,为什么呢?

    不过这件事情太过敏感,季子强也不好深说,就嘴里应付了几句,心里感觉很奇怪。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一会车就到了广电局的大楼,季子强和庄峰都没下车,就开着窗户和江可蕊告别了一声,在广电局很多正前来上班的人的惊讶的目光中,小车掉头返回政府。

    在车将要到政府的时候,庄峰对季子强说:“季市长啊,这两天你闲一点了,抽个时间我们一起坐坐吧,我给你引荐一个外地的老板,专门做路桥工程的,他对我们高速路工程是很感兴趣的。”

    季子强其实早就听到了一点传言,说庄峰和一个外地的老板最近走的很近,因为现在的季子强手下还是有一点人的,一般的情况多多少少能听到一些。

    季子强说:“行吧,只是最近抽时间真的有点难,你也知道,每天这忙的。”

    庄峰也点头笑着说:“也是,最近谁都忙啊,不过缓一缓也行,对方人还是不错的。”

    季子强笑笑就没有说话了,庄峰在车停住的时候却又说了一句:“季市长,你们江可蕊的事情你放心,我今天说了这个话,到时候该怎么处理我会处理,上会的时候你可不要在像今天在推迟了。”

    季子强这才一下明白了,原来庄峰真的准备提拔江可蕊,当然了,代价就是要季子强接纳他介绍的那个老板来做高速路项目了,季子强心中升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茫然的对庄峰点了点头,下车了。

    走进了办公室,秘小赵已经帮季子强把水都泡好了,但季子强心里一点都不畅快,庄峰的话还在耳边不断的回响着,对这样一个肮脏的交易,季子强就像早餐中吃到了一支苍蝇,感到恶心。

    秘小赵不知道季子强为什么有点闷闷不乐的,还以为是自己今天没有及时的安排车过去接季子强,让他生气了,特别是最后季子强没有坐自己的车,坐进了庄峰的车,这一直让秘小赵有点坎坷不安的。

    他就有点嗫嚅的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今天我有错误。”

    季子强正在想庄峰刚才的交易,猛然的听到小赵这样一说,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问:“你有什么错误?”

    小赵畏畏缩缩的说:“我应该提前看天气预报的,今天差点让市长冒雪走路过来。”

    季子强这一下就听清了,呵呵一笑说:“这是什么错啊,你能想到下雪安排车赶过来已经很不错了,对了,小赵,本来我是不需要的,不过现在情况有点特殊,以后啊,要是遇到这种大雪或者大风的天气,你给司机说说,早上接一下。”

    小赵有点奇怪的点点头,过去一直季子强都不让接,现在怎么他主动提起这事,小赵当然是不理解的,季子强是担心江可蕊,外人是看不太出来,但季子强是知道的,江可蕊脱掉外衣之后,其实肚子已经看着很明显了,万一在外面受凉感冒了,吃药打针那麻烦就大了。

    本来江可蕊自己是有一辆车的,季子强最近担心江可蕊工作太辛苦,经常加班熬点的,怕劳累中开车出点什么问题,一直都没有叫她自己开车,局里因为江可蕊一直有自己的私车,也就没有安排专车接送,现在季子强不得不提出这个问题来。

    小赵点着头离开了办公室,他刚过去一会,又过来到季子强面前说:“季市长,刚接到了宣传部的一个电话,说省城报社一个记者等会要过来采访你。”

    季子强不很喜欢这样的采访,从很多报子,媒体上,季子强已经得出了结论,那玩意就是乱写,要捧你了,把你写的一朵花一样,要贬你了,你狗屁都不是,一点都没有实事求是,一分为二的原则,昨天的劳模,英雄,明天就可以是罪犯坏人。

    季子强皱了下眉头,问小赵:“今天不是安排的工作很多吗?推掉吧?”

    小赵有点为难的说:“听宣传部的张干事说,这是尉迟副记指名叫过来采访的你,说广惩高速路是采访的重点,恐怕不好推吧?”

    听说是尉迟副记安排了,季子强就不好说什么了,自己和尉迟副记这种松散的联盟关系,是需要彼此的谅解和配合的,在说了,尉迟副记也一定是想送自己这个人情的,因为绝大多数的干部都盼望着能经常上上电视,报纸,所以这个人情自己不能不接。

    季子强抬腕看看手表,有点不耐烦的“嗯”了一声,说:“那行吧,你催一下,要来就快点,我可是没时间老等他们。”

    小赵赶忙点头,回自己办公室打电话了。

    这个时候,不断的有电话打进来,季子强等了一会心中就有点烦躁起来,要不是因为这是尉迟副记安排的,季子强恐怕早就要放人家鸽子了,但这样老等着也不是个事情啊,季子强就准备先到政府大院里面的一个局去办点事情,刚动念头,他就走不掉了。

    因为门外来了一个美的让季子强不忍离开的人,这是一个在大冬天依然让人感到火熱的人,一个绝色飘艳的女人,或者可以说女孩。

    她身上有妩媚娇蛮的美,还有一股都市最稳重的白领气质,一条修长的**,灵俏动人,弯弯的柳眉,淡淡的容妆,那嫣紅的樱唇,更带着欲说还语的娇羞,一双精亮的明眸,几乎包容了天地间最柔蜜的情怀,光是这不经意间的目光相碰,就给季子强带来了惊艳的气息。

    这个女人真的很美,而且还是季子强认识的,她就是苏历羽,那个二公子所谓的女朋友,那个季子强的大对头,苏副省长家里的公主。

    “季市长,我应该这样叫你吧?我是北江省报的记者‘溪流’。”苏历羽望着季子强嘻嘻的笑着。

    季子强一下就记起了上次和二公子一起接苏历羽到金花会所去的时候,好像隐隐约约的听二公子说过她是个记者,当时季子强也没有太注意,以为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娱记而已,就她那秀模样,那看着自己和别人打架还很暴力的让自己继续打的情况,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还是一个省报的记者<span css="url"></span>。

    在季子强诧异惊讶中,苏历羽款款的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桌边,直直的看着季子强,季子强像是恍然醒悟一般,忙说:“怎么会是你啊,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会是我?”苏历羽转头看了一眼秘,嘻嘻一笑,说:“感到很惊讶是吗,季市长,不过记得当时我说过,我会来新屏市采访的,你还答应一定要安排我吃好,酌,你不会都忘记了吧?”

    季子强赶忙摆手,说:“没有,没有,都记着呢,问题是你怎么就会在省报,那样的工作一定很乏味,我真有点想不通。”

    在季子强的影响里,省报作为北江省的政治导向,是很严谨,很正规的一家报社,季子强去过那里,报社不管是布局,还是装修,还是里面的记者们,都给人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那个地方按说是不适合这位大秀的。

    秘小赵本来还想给彼此介绍一下,现在一看这两人认识,他给苏历羽倒上水,就自己离开了。

    见秘离开了,苏历羽说:“你是感觉我不像一个好记者吧,呵呵呵。”

    季子强摇摇头,实事求是的说,他真的当时没有把这个官二代秀当成一个能好好工作的人,记得当时她鼓动自己带上那个跳脫衣舞的女孩出去開房呢?这样的人怎么会写出什***恼吕础br>

    季子强当然不能说出来心里的想法了,他说:“我实在也没有什么值得采访的,要不我带你去见市长,你采访他吧?”

    苏历羽调侃的说:“怎么了,季市长是羞于见人,还是有所顾忌。”

    季子强不能不回击了,他不怕美女,从来都不怕:“你很嚣张。”

    他也用上了她那种揶揄的口吻。

    这个苏历羽有了更多的笑意,她没有想到在北江使有人这样说自己,她从来听到的大多是赞美,惊叹和阿谀奉承。

    看到的也大多是对自己美貌惊吓,对自己背景惧怕的呆滞的眼神,但今天这个小小的副市长,却没有一种是自己预计里的反应。

    苏历羽不能不对他另眼相看,对于自己的容貌,对于自己的家庭,她素来自负,从小到大,各种溢赞美之辞就不绝于耳,这样的话,对她早就失去了冲击的力量,但今天她听到了一种从来没有听过的的开场白。

    对了,还有他的坏坏的神情,让她有种隐隐的意外和微妙的震动,她脸上就那么一霎那的惊慌,但很快,她的表情又镇定自若,她没有停止这种充满讥笑的的语气,轻轻地对他点头,说:“你感觉到了我的嚣张,我有多嚣张呢?”

    “给你一个城管,你能收服钓鱼岛。”季子强就想起了阿基米德的一句话来。

    苏历羽惊诧住了,这是她经常也喜欢说的一句话,她似乎找到了两个人的共同点一样,她笑了起来。

    季子强的霸气让她深深地迷醉,她喜欢这样的男人,季子强男人的气概也吸引了苏历羽,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象大海一样深不可测,又像是一杯耐的茶,浓烈的酒,誘惑着她探索的慾望。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