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冀良青很巧妙的,先踏了季子强一脚,直接的踢进了他的心窝里,把季子强从来都不曾弥合的伤口又一次揭开,然后又表扬一下季子强,让他无法对自己的话提出反驳来,说完话,冀良青就含着微笑看着季子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季子强再一次沉默了,他每次一想到自己给乐世祥带来的麻烦,以及自己从一个市长,代记被贬到新屏市来,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可是季子强在最近这一年里,也曾经多次的回忆和模拟着当时和韦浚争斗的那一幕,最后季子强还是认为,就算时光可以倒转,自己也一定还是会那样做的,至于妥协,退让,装糊涂,这些绝不是自己的个性。

    他一直是这样理直气壮的认为的,可是这并不妨碍他依然会在心中有痛,冀良青的话必然让季子强沉默。

    冀良青不会让这个时间延续的过久,他就像是一个高明的厨师,知道怎么掌握火候,点到即止,恰到好处,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政治人物处理问题的方式,冀良青跳过了这个话题,转而走向了一个实质的问题,说:“我听说啊,你在高速路筹备组里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是吗,假如需要我援助的话,你拒说出来。”

    季子强暗自一惊,怎么在新屏市发生的一切冀良青都会知道呢,自己当时和刘副市长,路秘长在筹备组会议上的事情怎么快就传到了冀良青的耳朵里了,这很不正常。

    季子强抬头看着冀良青,抛开了刚才那一阵的伤痛,淡淡的说:“有一点分歧吧,但不是太要紧,既然是工作,总会有矛盾的。”

    冀良青嗯了一声,看来季子强还不想让自己插手,那就在等等吧,静观其变也不是不可以,冀良青说:“你能应付那就好,不过有一点我是要把丑话说在前面的,在下一步的施工招标问题上,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最后市委都会进入决策的,这不是一个小项目。”

    季子强眉头皱了皱,这才是冀良青要说的最重要的话,以自己和冀良青现在的关系,他肯定对自己不会再放心,一旦他发现自己没有按他的设想来招标,他很可能就会像庄峰一样,直接派人过来接管的,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无能为力了。

    对这一点,季子强有清晰的认识,市委是有权对市里任何项目进行干预的,这样的权利是现行的政策赋予的,由不得季子强抗拒,所以季子强就一下子感到了心中沉甸甸的,不管是庄峰,还是冀良青,他们都已经流露出虎视眈眈的决心了,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办呢?

    放任他们的要求,让他们都心满意足的获得他们想要的利益吗?

    这个问题让季子强费了很长时间,但依然是没有一个合适的答案。

    转眼之间快到年底了,新屏市的干部们都更忙起来,各种的会议,宴请,走访和送礼也越来越多,季子强和江可蕊更是忙的一塌糊涂,两人几乎只有晚上能够见上一面,整个白天都各自的忙绿,有时候电话都没有时间打一个<span css="url"></span>。

    而就在这忙绿之中,驶通厅关于新屏市高速路工程的项目立项也通过了审批,这更让新屏市主要的领导们愉快起来,多好的一个年度总结素材啊,无论是庄峰,还是冀良青,他们都很快的把这个项目写进了他们的报告里。

    当然了,其中更要添上的是他们为这个项目如何,如何的费心,怎么,怎么的辛勤,才换来了这个项目的审批和通过。

    季子强也逐渐的在新屏市展露出了头角,年底很多次的会议,让季子强经常的,想不想都要上去在电视上露个面,但这对季子强算不的什么,让季子强不断获得威信的是,他已经通过几件事情,稳稳的站在了新屏市这块政治舞台上了,那些过去在新屏市不很顺风顺水,郁郁不得志的人,也开始慢慢的靠近了季子强和尉迟副记的这个团队,季子强也有了自己的一些班底,建立了自己的一片阵地。

    虽然这个阵地还不算大,虽然靠近季子强的人也不算多,但转变已经是显而易见的趋势了。

    这里清早,天空就下起了雪,开始下的是雪粒,就像半空中有人抓着雪白的砂糖,一把一把地往下撒。不一会儿,雪就越下越大,雪粒变成了雪片,像鹅毛似的,轻飘飘慢悠悠地往下落,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像天女撒下的玉叶、银花。那样晶莹,那样美丽。路边那些又细又高的柳枝,不时地晃动着身躯,把身上的雪晃落到底墒,可是它刚刚抖掉一些,马上又落下许多,渐渐地,大雪给它穿上了一件洁白无暇的外衣。

    季子强起来的很早,先在家里简单的热了点牛奶,炕了几个鸡蛋,等江可蕊起**之后两人就一起吃了早点,现在江可蕊的肚子还没有显出来多少来,但季子强还是有些担心的,怕下雪路滑,所以就准备走早点,先送江可蕊到单位。

    江可蕊不愿意,说:“又不远,几步路的事情,还用你送啊,别人看到了还要笑话我。”

    季子强很固执的说:“这有什么笑话的,这表示我们夫妻恩爱啊,今天我一定要送送你。”

    “什么啊,老夫老妻的人了,还要秀恩爱啊,我可不要意思。”

    “那不行,你今天必须听老公的话。”

    两人又说了几句,江可蕊拧不过季子强,最后也只好同意了。

    冬天才是女人穿衣的最好季节,每一个女人都穿戴上自己得体,值钱的服饰来,江可蕊自然也是毫不例外了,穿上了前些天在上采购的一件大衣,来回的拉着季子强问好看不好看。

    衣服本来也是很看看的,何况就算不好看,季子强也是一定要说好看的:“好好,真不错,这一穿上你精神多了。”

    季子强不断的夸奖,他也知道,他要是不这么坚决果断的说好,后果会很严重的,江可蕊那就会接二连三的,持续不断的,问自己很多遍,直到最后自己很虔诚的,还必须让江可蕊感到可信的说好看为止。

    总算是把江可蕊打发了,在等一会,两人都收拾妥当了,一起就出了家门,外面的雪还在不断的飘着,季子强有点后悔,虽然说广电局并不是太远,但这样一路走过去,还是有点难受的,风大不说,雪花飘在身上让衣服上都湿了。

    季子强正在后悔的时候,身边一辆车就停了下来,车**一开,庄峰的脑袋就在车里露了出来:“季市长,你怎么不叫车接你一下呢?”

    季子强转头见是庄峰在招呼自己,就笑着说:“几步路,走走就过去了,庄市长今天这么早啊<span css="url"></span>。”

    庄峰说:“呵呵,也不早了,来来,上来吧,你不心疼弟媳妇,我们可不愿意。”

    说话中,庄峰的司机也就下来拉开了车门,请季子强夫妻上车。

    季子强一看雪实在是有点大,就准备上车了,这时候,远处就见自己的车也开了过来,秘小赵从车上跳了下来,跑步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季市长,实在不好意思,我起**才发现下雪了,没有及时安排司机过来接你。”

    季子强说:“这怎么怪你?是我过去不让你们接我的。”

    车上的庄峰却说话了:“你这个小赵啊,以后要多看天气预报。”

    小赵赶忙给庄峰打了个招呼,连连说自己错了。

    庄峰说:“上来吧,老在雪地里不冷啊。”

    季子强就对小赵挥挥手说:“那你也回去吧,我就麻烦一下庄市长,坐他的车了。”

    说完季子强扶着江可蕊上了庄峰的02号小车,江可蕊坐在了前面的副驾上,季子强在后面和庄峰并排坐着,庄峰对司机说:“先送江局长到广电局大楼。”

    车就在雪地里启动了,季子强也不是太冷,稍微的打开了一点窗户,对庄峰说:“市长今天一定很忙吧?”

    点着头,庄峰说:“是啊,今天要参加三个局的年终总结会啊,对了,好像你的总结报告还没有写好吧,赶紧的,我还等着抄呢?”

    季子强呵呵的一笑说:“你那秘写的一手好文章,还要抄我的。”

    “那不一样啊,写的好也要有素材对不对哦,今年你这一块的工作是全市的重头戏。”说到这里,庄峰又对江可蕊说:“对了,协啊,我今天还要到你们局去开会,你是要发言的,准备好了没有。”

    江可蕊就回过头说:“我早就准备好了,不过我来的晚,没做什么太多的工作,发言很简单。”

    庄峰就很郑重其事的说:“这可不行啊,你应该好好讲讲的,我可是听到好多人反应了,说你工作能力强,工作态度好,经常都在加班。”

    江可蕊就谦虚了两句。

    庄峰又看着季子强说:“子强,我有个初步的打算,准备在年底的调整中给协压压担子,你可不能拖她后腿啊。”

    季子强一愣,心想不会吧,你庄峰怎么可能提拔江可蕊呢,嗯,大概也是给嘴过过生日,随便说说而已,季子强说:“她哪够资格啊,现在这副职她干起来都很吃力,怎么敢想局长的事情。”

    庄峰不以为然的说:“这你季子强就教条了,工作能不能干好,那要干了才知道,我们谁也不是天生的领导,对不对,这件事情你不用管,到时候我会考虑提出来的。”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