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她的身上不时飘散出一股股沐浴露的香气,而从其身上传递出来的魅力更让这光着身子洗澡的人无法抵挡。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她很温柔地对庄峰说:“先生,请您躺下来好吗?”

    庄峰看到这个小妹,眼睛里闪过一道光,早把小芬对他的告诫忘的干干净净了,但听了小妹的话,他有点愕然,说道:“就这么让我躺下?”

    这小妹一听,心中暗喜,叫你躺在**上,还需要什么方法吗?莫非他不懂那个过程的?是第一次来?小妹心中窃喜,那今天自己就容易蒙混过关了,可惜,小妹马上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庄峰没好气地说:“你不帮我****服,我怎么躺下来?你又怎么给我做****?”

    小妹没想到,这还是个老手啊,但给人****,还要兼带给他宽衣解带吗?他又不是孝,自己不会脱吗?但她是不敢顶嘴。

    庄峰张开双臂,小妹帮他脱下那件浴袍,此时,庄峰身上只剩下那条红色內褲了。小妹陪着笑着说:“先生,现在可以躺下了吧?”

    庄峰叹了口气,嘟囔道:“怎么搞的嘛?怎么叫来个新手,什么都不懂的c娘啊,要不是你人长得靓,我早就向你们经理投诉了!”

    庄峰自己动手,从电视柜下拿出一条毛巾被,铺在了**上,然后他躺在了毛巾被上,雙腿一曲,当着小妹的面,居然把那条红內褲褪了下来!小妹当然清清楚楚地看见庄峰的某个部位。

    姑娘也不好奇,很随意的在庄峰身上****起来,说是****,其实还是那样,用她的双手,在他身上游离和撫摸,过了一会儿,****小妹感觉庄峰皮肤有点发热了,就在他的身上,涂上那种黑糊糊的药膏,用手掌把药膏匀开。

    几分钟后,****小妹也有点投入了,仔细地在他身上****,或者在姑娘的心里,升腾起一种职业成就感,庄峰说:“你叫什么名字?看样子你挺傻的,不过傻得很可爱!”

    秀笑道:“我叫阿静,如果我做得不对,做得不好,请你告诉我,我会很感激你。”

    庄峰嘿嘿笑道:“那我实话实说了,你的****水平,真的不过关!你不知道现在****,流行全真教吗?”

    所谓的全真教就是踩背的时候让一条短裙不要遮住******郎的万种风情,让躺在**上的男人,可以窥探到**服务员的下身;一般******郎進入工作场所,不戴內衣的,****的时候,还要故意弯腰,使男人欣赏到无限峰光,让他们眼馋,才能勾住他们的心。

    庄峰见这姑娘有点懵懵的样子,就笑道:“我是这儿的常客,我来****时,恐怕你还在山旮旯里呢,现在比过去更开放了,比这刺激的还有呢,你师傅没对你讲清楚吗?”

    秀说:“我没有师傅,不知道有这个规矩,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通融一下?”

    庄峰说:“我说嘛,怎么一窍不通的,原来是新手啊!全真空为客人服务,这是新兴的,提高服务的透明度和真诚度,我就是冲着这来的,不过,你不用担心,****是****,特服是特服,我不会违反游戏规则的。”

    ****小妹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脱就脱!谁怕谁呀?就让你看个够,我就不信你能把我怎么样!”

    ****小妹把上装脱下来,又把短裙褪到脚背上,自顾自地解着白色的內衣,当把自己脱得片衣不剩时,****小妹反倒感到一阵轻松,一种解脱,她还故意挺了挺胸,骄傲地说:“看吧,有什么了不起!”

    庄峰发出一迭声的赞叹:“啧啧,小妹,你真漂亮啊r直是完美无暇!”

    ****小妹听了很受用,笑着说:“是吗?谢谢您的夸奖。”

    他接着说:“有的**人,是穿了衣服好看,你呢,是不穿衣服更漂亮!美的东西,就要让大家欣赏的,那个汤加丽你知道吧,不是拍了********照,引起轰动了吗?你这么好的身材,藏着掖着,不是太埋没人才了吗?小妹,你过来。”

    ****小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并不畏惧,还是靠了过去,庄峰盯着她看了一会,忽然伸手在她胸脯摸了一把,正在她惊愕时,他又在****小妹的屁股拧了一下。

    ****小妹有点疼,瞪了他一眼:“你怎么动手动脚的?现在请您躺着别动,听话!”

    庄峰居然没有胡搅蛮缠,很听话地不动了。

    第二天,季子强却接到了冀良青的秘小魏的电话,电话说冀记请季子强现在就过去一趟。

    季子强不知道冀良青找自己是什么事情,虽然在开发区的问题上自己和冀良青有了一点分歧,准确的说是给冀良青展示了一次自己的肌肉。但官场上的人都有自己的处事原则,他们总是在分分合合中去寻求一种平衡的,只要不是无法挽回的仇恨,大家也会在面子上让彼此都能过的去。

    所以在季子强走进了冀良青的办公室的时候,季子强脸上还挂着笑容,很亲切的给冀良青请安问好,并殷勤的快步上前,拿出自己刻意装上的中华烟,给冀良青点上一支。

    冀良青也就笑了,说:“子强啊,我可是记得你老抽芙蓉王的,怎么今天换牌子了。”

    季子强就从兜里又掏出了一包烟来,的确是芙蓉王,笑着对冀良青说:“那是专门带上会客用的,我还是喜欢抽这个牌子。”

    冀良青摇了一下头,说:“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装两种烟的厅级领导啊,哈哈哈,坐坐,小魏啊,给季市长把茶泡上,泡我喝的,这季市长可是懂茶的人,不好蒙啊。”

    小魏就答应着,把应该放进茶杯里的招待茶到了出来,专门换上了冀良青每天喝的好茶,很快给季子强端了过来。季子强接过了秘递来的茶水,因为冀良青这里泡茶都是搪瓷缸子,不是一次性那种杯子,所以季子强也就没有把杯子放下,他抱在了手中,一面暖着手,一面说:“冀记今天一定有什么指示吧,请拒的吩咐。”

    冀良青笑笑,说:“没有什么指示,就算有指示,你季子强还能听吗?呵呵呵。”看似冀良青在开玩笑,实际上冀良青的话已经是很尖锐了。

    季子强淡然的一笑,说:“当然听,永远听。”

    “奥,真的吗?”冀良青表示怀疑的说。

    季子强郑重其事的说:“真的,当然了,可能我们会在某些小的地方有一定的认识上的不同,但记应该是了解我的,在大原则,大问题上,我还是会约束好自己,服从领导的。”

    冀良青接过了秘小魏从办公桌上端来的自己的茶杯,很认真的看着季子强说:“是啊,是啊,这我也可以理解,就不说职务关系,单单是我们两人的这个岁数,也一定会有不少看法上,理解上的不同,这可以理解,不过子强啊,我还是想请你明白一个事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压制和打击你。”

    冀良青的话中之话也很清楚,那就是你季子强应该认清形势,你的大敌是庄峰,而不是我冀良青。

    从表面来看,冀良青这样做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季子强在开发区的事情上坑了我一下,我依然没有记气,这应该算是虚怀若谷了。

    但实际上的情况却是冀良青不得不如此,新屏市的格局他看的比谁都清楚,季子强的崛起已经成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单凭自己想要压制拙子强,不是不能,但太费精力,也太艰难,就算自己不惜一战,两败俱伤的打垮季子强,哪又有什么好处呢?反而让庄峰坐山观虎斗,最后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

    与其这样,还不如暂时维持这个三足鼎立的局面,用季子强去制衡庄峰,当然了,现在的季子强可能会是一把双刃的剑,用他也会伤到自己,可是形势如此,不这样也没有办法。

    在冀良青心中,还有一个重大的问题要考虑,那就是季子强在季副记那个派系中的地位问题,这就要延伸一下,想到过去的乐世祥和季副记,和叶眉,和谢部长等人的关系了,在没有探明他们和季子强到底有多深关系之前,这个季子强自己是不能轻易压制,打击的,一切都要从大局考虑。

    季子强也在思考着怎么回答冀良青的这句话,在沉默了一会之后,季子强说:“冀记,我很明白在新屏市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只是在有的事情上,我太过认真了,或许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这个人太年轻,太冲动,这种情绪可能是多了一点。”

    冀良青停住了思索,等季子强说完话,点点头说:“不错,就拿开发区这件事情来说吧,其实从你的角度讲,肯定是对的,但从我的角度来看,却是另外的一番景象,但现在啊,不管怎么说吧,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就要丢掉包袱,一切向前看。”

    冀良青没有隐晦和回避开发区的分歧,这让季子强还有点不好意思了,不错,这件事情自己也许做的有点过了,但这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天生就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学不会官场中很多人掌握的那种难得糊涂的观念。

    季子强用带点遗憾的语气说:“我当时可能考虑冀记这一块少了一点,唉,改不了啊,有时候真的我自己都发现自己钻了牛角尖,这或许是修为不够。”

    冀良青很满意季子强今天的回答,事情已经出了,季子强能表示出一点悔意,多多少少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点安慰吧,哪怕他季子强是假装的,也没有办法,冀良青就说:“这我就不得不说你几句了,季子强啊,如果你这个脾气不是这样,恐怕你现在早就不是今天的样子了,但话又说回来了,你这种闯劲和认死理的态度,我也要学习。”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