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这天,刘兴洋专门邀请检查组以及几个工作部门开座谈会听趣作意见和建议,中午特地设宴款待联络感情,他还邀了市里几个工作较多的部门领导作陪,季子强和王稼祥都被邀来,场面显得轻松自然,更象是一桌工作座谈会餐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刘兴洋先给庄峰打去电话:“庄市长!我们开发区感谢市政府为我们拨除了一个毒瘤,下一步我们要在市委和政府领导下,以这起案件为反面教材,大力整肃风纪,树立开发区风清气正的新风气。为表示对领导的感谢,希望庄市长能于百忙之中莅临指导。”

    季子强知道刘兴洋处于关键时候,他极需要庄峰的支持,才能顺利地接任管委会主任,这个时候他自然要在庄峰面前表现一番了。

    或许是庄峰在这个事情之后的情绪很好,庄峰破例也来赴宴了,季子强本来外面有应酬要借故离开的,听说庄峰要出席宴请,感觉自己走了就有点不太正常,会引起下面一些人的猜测,当下便坐着不走了。

    季子强和庄峰,管委会的新主任刘兴洋以及纪委其他领导们坐一桌,王稼祥带着一帮下面的干部坐一桌,在宴席中,大家都祝贺季子强办案子有一套,居然把新屏市这头号狂妄分子给拿下来了。

    庄峰是说个更为露骨:“听说开发区的干部欢呼雀跃,奔走相告,就差没上街****了!这真是大快了党心政心和民心。这次季市长是反腐功臣了!你把这样的人灭了,就是为民除害了。”

    季子强听的有点难受,但也只能谦虚地说:“不是我有什么本事,而是这体现了一句古话,那是我老妈常说的:‘人在做,天在看。做了亏心事,迟早要翻船。在一个,工作其实都是大家做的,我不过挂了个组长,真正的事情到没干过几样。’”

    庄峰却端起了酒杯,摇摇头说:“不对吧,据我所知,是季市长你在单独和孔晓杰谈话之后,他在主动交代的,我倒是很好奇,季市长你对他讲了什么,让他改变了强硬的想法?”

    季子强当然是不能说了,就略微的思考了一下:“我给他都讲的是大道理,告诉他,执法机关没有动真的,如果你有案在身,党和政府也就是政权机关下狠心要突破你,把你真正当回事来处理,没有搞不定的,一般是逃脱不了的。政府的力量是排海倒山的,任何个体都是渺小的。作为个人,他在面对的是一架强大的国家机器。告诉他必须面对现实,老老实实地把问题讲清楚,早日得到解脱。”

    刘兴洋在旁边听的一愣一愣的,小心地询问道:“照你这样讲,出了事,就不能侥幸过关啰”

    季子强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你如果要****受贿,那就要处理好外部环境和人际关系,没有人搞你,你不就万事大吉了?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为人处事最好留有余地,事情做过头了,必定会遭到报应和惩罚。上半夜想自己下半夜也要想想别人。”

    刘兴洋忙把手一摊说:“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升官发财轮不上我,更没有人上门给我送钱,想犯法也没有路。”

    大家见他如此紧张的样子,都一起笑了。

    便宴虽说在开发区食堂举行,菜肴却别有风味。几大桌的人济济一堂,显得颇有氛围。

    庄峰高举酒杯站了起来:“我提议,为了感谢大家的辛苦工作,大家干了这一杯!”

    众人喝一声彩,把杯中的酒都一仰脖干了,按惯例,接下来的节目是干部们或独个儿或结成伙恭恭敬敬地给市领导敬酒,气氛越来越浓烈。

    季子强今天心情舒畅,酒就没有少喝,在酒宴上,他和庄峰也是有说有笑的,给人的感觉似乎他们两人配合很好,关系不错,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绝对不可能成为好搭档的,假如条件许可,他们都会给对方致命一击的。

    从目前的状况看,庄峰还是很满意的,虽然在某些时候他也惊讶的发现了季子强和尉迟副记的联手迹象,但不管怎么说,季子强已经和冀良青有了明显的分歧,他们什么时候开始互相倾轧那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彼此在对方的心中都埋下了恨意,这就够了,足够了。

    自己的压力也就骤然的降低了,冀良青至少会分出一半的精力来对付季子强和尉迟副记,在两线作战中的冀良青,战斗力定然会大大的降低。

    给自己一点时间吧,只要坐稳了这个政府一哥的位置,只要条件许可,自己不管是对付冀良青,还是对付季子强,都会轻松不少。

    冀良青在随后的几天里也是很犹豫的,这次局面的失控,给了冀良青一个少有的震撼,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必须和别人来分享新屏市的权利,但现在他不得不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了。

    从眼前的局面来看,季子强和尉迟副记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庄峰那就更不用说了,他更是处心积虑的想要自己垮台,好让他更上一层楼,在面对新屏市这种突发的局面时,冀良青要做的就只能是权衡,找到自己最为顾忌和担心的对手来,哪怕这个对手是潜在的,自己也不能放松警惕。

    季子强固然对自己也有威胁,但冀良青还是决定把他放一放,其一他们本来就是一个大团队的人,这个问题不管你季子强自己认不认,都是毫无意义的,你季子强可以违背我冀良青的话,你敢违背季副记吗?你敢违背叶眉吗?

    再一个,季子强目前的位置离自己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在三足鼎立的新格局下,自己不能一下就把季子强推到庄峰那面,若即若离,忽近忽远,应该是对付季子强最好的一种方式了。

    至于说的庄峰,那自己还是不能轻易示好,因为他对自己会成为最大的威胁,而且他和季子强之间也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换句话说,他们是无法联盟的仇恨,那么自己就有机会破除他们短暂的联手。

    这样想了之后,冀良青就换上了另一幅姿态,他大张旗鼓的表示,新屏市应该看到开发区的这个教训,要每一个干部都引以为鉴。

    所以他倡议决定借这次查办开发区案件的东风,大力整肃政府部门积习已久的各种顽症,在全市展开机关作风整顿,这一点就是庄峰和季子强没有想到的,他们原以为冀良青会消沉,低迷一段时间,会冷冷的注视这件事情,找到突破口,一举反击。

    没有想到人家冀良青用了另一种反击的手段,干净利索,壮士断腕般的和孔晓杰做了决然的切割,一下就跳出了整个事件对他形成的影响中。

    季子强不得不暗自称赞,高,绝对的高。

    整肃政府大会在市政府礼堂隆重召开,冀良青亲自参加,在他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的走进了大礼堂之时,全彻是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市长庄峰主持今天的会议,会议快要开始时,他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了整个会场,看见几个干部仍在会场门外抽烟闲谈,便高声喝道:“大厅门口的人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赶快坐到位置上去!稀稀拉拉的,成什么样子”由于声音很大,震得话筒嗡嗡响,站在门口的那几个人慌忙扔掉烟头,猫着腰溜到自己的坐位上,会场里霎时静寂下来。

    庄峰现在今非昔比了,常常在这种诚大声训斥干部,显示了一个市长的威仪,他似乎乐意在干部中形成自己的这种形象。

    会上,庄峰首先传达市里作风效能建设年会议的主要精神并总结市里去年的工作情况。

    他拿起稿子开始大声念诵文件,庄峰的文化水平是无法与冀良青相比的,一个是香门第大学生出身,一个是基层摸爬滚打上来的,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不过,庄峰在今天的讲话中,居然文诌诌的用起了生僻的成语,这次庄峰咬字准确,很少的读错字,念错音。

    庄峰针对机关里存在的干部作风问题猛烈抨击道:“机关干部作风问题不能等闲视之,事关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一些官老爷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衙门作风,群众多有怨言反映强烈。同志们呀,我们是人民政府,干部都是人民的公仆,而在某些干部身上,主人与仆人的关系如此颠倒,岂非咄咄怪事?长此以往,必将败坏社会风气,失去民心,最终将导致人亡政息。机关干部里的极少数害群之马利欲熏心,。”

    季子强一下子就惊讶起庄峰的口才有了突飞猛进的长进,突然间从一个白字先生变成了文采飞扬的才子,莫非请了名师指点,其文化知识得到了恶补?不可同日而语了在季子强的记忆里,以前,庄峰拿着稿子常常念错别字,引得台下一片哗然,按他念字念半边的习惯,这回稿子里的岂非咄咄怪事里的咄字极可能念成出字音,但今天他居然口吐莲花,文气十足,不光吐字清晰,而且精准无误!甚至连那个很多人都读不准的冷僻的壑字都没有念错。

    庄峰的长进之快堪称神速,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下面听的人都很惊奇,原来庄市长并非不通文墨,人家文采菲然且朗朗上口,肚子里有不少墨水呢!

    季子强很是狐疑地问起坐在前排的王稼祥,王稼祥俯低了身子,用手遮着嘴唇悄声说:“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呀,否则我要挨骂的。前段时间,政府办的秘们觉得新屏市的行政长官念白字出洋相有损形象,凑一起想了个办法,只要是庄峰用的发言稿,事先在一些估计他可能不认识的字体后面注上同音字,即把那些简单可认的同音字标注在生僻字体的下面,这样,他念稿时只要对着下面标好的字音照着念就行了。现在看来这个办法效果很好,听报告的人哪里晓得这里面的名堂。”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