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孔晓杰听到了季子强说的‘里面’二字,感到不解,他看着季子强想要离开的身形,说:“季市长,不会你们想要永远让我在这住吧?这好像不符合规定。 ”

    季子强就站住了身体,回过头来,看着孔晓杰,说:“不会,绝对不会的,但七天之后肯定要给你换个地方。”

    “换地方,换哪里,监狱吗?哈哈哈,你开玩笑吧,凭什么啊?”孔晓杰有点好笑起来,我不是三岁大的孝,你季子强吓唬不了我的。季子强却没有开玩笑的样子,他说:“本来你是不必要这样的,我就想为新屏市的财政收回你们****的钱,但你一定要和我较劲,我只能在雙规之后请你进另一个地方,你一定想问,凭什么?那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妙风,悦得两个女尼假如出来作证,说你强迫过她们,伤害过她们,那么你想下,你会不会进去。”

    季子强在昨天已经的到了王稼祥的汇报,知道了那个尼姑庵一直都是孔晓杰在资助,而且王稼祥还从开发区其他人那里听到了许多关于孔晓杰和庵中的两位尼姑不清不楚的传闻,所以季子强就决定从这里开刀了,刚才那些关于冀良青的话,不过是一个开头,真正给孔晓杰的压力是现在。

    孔晓杰在季子强说出了两位尼姑名字之后,一下就紧张起来了,不错,当初自己是强迫她们就范的,但这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强迫吧,最多也就是个半推半就,但不管怎么说,这种关系一但说出来,却极有可能会变成了另外的一个结果,谁都会在关键时候推卸责任和乱咬的,尼姑也不列外。

    最后自己为了这事在进去了,那就没有办法翻身了,这有个道德底线问题,在新屏市里,从来老百姓对道士,和尚,尼姑都是感觉很神圣的,自己却冒犯了她们。

    季子强没有放松自己的打击,继续说:“昨天我带人又上了一趟尼姑庵,已经说服了妙风,如果你依然不愿意交代你的问题,她就会在你雙规到期的时候提出对你的指证,然后你会以**罪被关押的。”

    孔晓杰一下脸色发白了,他有点惶恐的看着季子强,半天才说:“季市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季子强脸上挂满了肃穆,冷冷的说:“为了让你们把侵吞的钱吐出来,为了打破冀记在新屏市一手遮天的格局,所以我只能这样做,这里面有我的政治要求,也有我的道德良心。”

    孔晓杰嘴唇抖动了几下,半天说出不出话里,季子强给他的这两个理由确实够充分,够直接了。

    季子强就转身离开了,走到门前的时候又站住,头也没回的说:“你在这里交代了,我可以从此不提尼姑庵的事情,你仅仅是一个工作问题,如果到期你还是没说,那就只好委屈妙风出面来指证你了,你应该相信,我有办法让她出来指证你。”

    季子强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他要让孔晓杰自己去慢慢的想,有的时候啊,压力会是自己想出来的,就像做面包,本来一点点的东西,最后会膨胀起来,也像男人的那个啥,受到刺激之后,会越来越大<span css="url"></span>。

    同时在出来之后的季子强也给专案小组做了指示,在剩下的几天里,不要在对孔晓杰做任何的逼问了,每天谁都不要理他,不要问他,直到最后一天。

    看来季子强是把上次自己坐小楼里得经验也用上了,寂寞会让孔晓杰自己奔溃。

    季子强回到政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给江可蕊打了个电话,但江可蕊还在加班,季子强就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破局长,还是个副的,整天比我一个市长都忙。”

    江可蕊好像从电话中听到了季子强这句话,就追问:“你说什么,季子强,什么破局长?”

    季子强赶忙说:“没有啊,没有啊,我说你是个婆婆局长,管的太细,太认真了。”

    江可蕊反问:“工作认真一点不好吗?”

    季子强赶忙说:“好好,我错了,你这样很好的,值得新屏市全体干部学习,可以了吧,不和你扯了,我搞点饭吃,你自己也要记得吃饭啊。”

    挂上电话季子强就到了后面的食堂,不错,伙食上的师傅还在打扫厨房的卫生,见季子强来了,肯定是还没吃饭,大师傅就招呼着季子强坐下,说:“季市长是没吃饭吧,想来点什么,我给你现做。”

    季子强笑着说:“我这是不是有点不合规矩,你们都下班了,我还来要饭吃。”

    “呵呵,季市长说哪里话啊,你现在都没吃饭,还不是为了老百姓在工作,给你忙一下,应该的。”

    呦喝,这大师傅的觉悟很高啊。

    季子强就说:“那就来点简单的吧,炒个鸡蛋米饭。”

    大师傅一声:“好嘞。”转身就给季子强忙去了。

    功夫不大,一个香喷喷的扬州炒饭就端了上来,另外还给季子强高了一个素菜汤,季子强也是饿了,就客气两句,大口吃了。

    吃完了饭,季子强想到还有几个文件没有看完,反正回家也是没事干,就上楼到自己办公室坐下,自己给自己泡上一壶茶,慢慢的看起了文件。

    也不知道看了多长的时间,一个电话就打倒了手机上,季子强一看,是何小紫的,她说她就在市政府大院门口。

    季子强不相信,说:“你又开什么玩笑?这都几点了?”

    何小紫却说:“几点又怎么样?多晚多夜你还在办公室呢!我现在却是站在大街上,我在等你,你过来接我,你不要不信,你不信的话,我要站岗的武警带我去你办公室找你。”

    季子强怎么办,能不去见她吗?虽然,他很担心何小紫会做出什么他预料不到的事,但是,他不能不去见她。这个何小紫,真不知我季子强什么时候欠了她的,现在要一样样地还。

    季子强没在市政府大院门口见何小紫,那里二十四小时都有武警站岗值班,让人家看到这么晚了,还有个女孩子在等一个男人,什么样的想法没有?虽然,他们会守口如瓶,但是,季子强总还是觉得心虚,他要何小紫离开那个门口。

    他说:“在门口左边有一条路,你在那里等我,我这就来接你。”

    那是一条僻静的路,有一点向上走的坡度,路两旁种着梧桐树,枝叶婆娑,光线暗得像能听见有什么虫儿在叫,何小紫来到路口,还是犹豫了一下,就站在路口那里等,别看她像是一个什么都不怕的人,有时候,也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怕黑。

    后来隐约看到有个人走得近了,感觉到是季子强走路的姿势了,这才迎了上去。何小紫问:“是你吗?”

    季子强说:“是我。”

    何小紫问:“这路怎么这么黑,路灯也没有。”

    季子强收了一下脚步,又继续往下走。他觉得,不能带何小紫去办公室,这女孩子什么事做不出来?如果,像他上次去她家那样,她要耍蛮,真喊“耍**”,他可就跳进河里也洗不清了。

    季子强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跑来呢?”

    何小紫说:“那你说,我又为什么不能来?”

    季子强说:“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何小紫却说:“我觉得有这个必要。你现在忙完了,一个人呆在这边,我来陪你不是正好吗?在这个时候,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随时都会来陪你,不管我在什么地方,都会赶来陪你。别人未必做得到。你老婆做得到吗?她做不到,我却能做到!”

    他们走到了一起,面对面站着。光线虽然很暗,彼此却都能看见对方,何小紫仰视着他,双眼闪着光亮,季子强躲开了她的目光。

    季子强说:“这样没用的。你知道,一直以来,我都在躲避你。你是个好女孩,但是,我不能喜欢你,也没有权利喜欢你。”

    何小紫说:“我知道。知道你不喜欢我,知道你现在还不会喜欢我。但是,只要你觉得我是个好女孩,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的。”

    季子强说:“不会的。我老婆已经怀孩子了,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你的。”

    季子强以为何小紫又会跳起来,又会大吵大闹,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他想,应该把话说明白了,不能再让她存有一丝儿希望。哪怕就是有一丝儿希望,何小紫都会滋生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幻想,她能这么晚打的过来,明天又会做出什么举动呢?他不能再让她做出什么非常规的举动了,他不想她给他添麻烦,更不想市大院的人知道这个事。

    何小紫似乎也有心理准备了,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不对他发脾气了,她笑了笑,说:“你们干什么都不关我的事,在你没喜欢我之前,你和别的女人干什么我都不介意,也没权介意,现在想和她过一辈子。但是,这并不等于你永远都喜欢她,永远都想和她在一起。说不定,哪一天,你会发现我比她更好,比她更适合你,你慢慢就会喜欢我了,就会改变现在的决定,不想和她在一起了,更不想和她过一辈子了。”

    季子强真不明白,话说到这程度了,她怎么还这么执迷不悟?还有这么一番大道理?真拿她没办法!

    何小紫笑了一下,问:“我们到哪去坐坐吧?”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