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但他不是随便施压就会拐弯的人,愈挫愈奋,有点儿不信邪,也顾不得权衡自身利害得失,硬着头皮顶风查下去,他和调查人员一道虚心向一些财务专家请教,认真分析研究和疏理财务账目。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过去王稼祥可是一个见了枯燥的阿拉伯数字就头痛的人,一门心思地一头扎进去钻研,虽然是临时抱佛脚,居然也对数字敏感起来,这些不会说话的数字开始在他眼前灵动起来,向他透露它们的隐密。

    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下午,家属们摸进了纪委的雙规地点,一伙自称孔晓杰和厂长亲属的人,冲进了宾馆的大厅里,在雙规房间外面大叫大嚷要纪委放人。

    王稼祥遭到了围攻,家属们不停地吵闹着找他要人。

    王稼祥一边作着解释,心里却越来越焦急。

    这些人喊叫道:“这个世道还有王法没有?有人權没有?纪委动不动就把人弄走,有什么权力剥夺人的自由?我们家的人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们纪委要给我们说法!要抓人得拿出证据来!”

    消息就传到了季子强那里,季子强一个电话,找到了公安局的韩局长,让他马上派人过去维持秩序,不许家属们冲进来。

    韩局长是尉迟副记的人,已经得到了尉迟副记的授意,所以也二话没说,安排人过去了。

    季子强也坐车干到了现场,就见警察已经在外面设立了警戒线,但这些人在外头大吵大闹,严重干扰了办案工作。有几个人在外面大声叫骂调查组哪里是在办案,醉翁之意不在酒,还不是在借机整人+报私仇,找借口报复,纯粹在办私案。

    听到这种叫喊,季子强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他知道有人故意想把水搅浑,让调查无法正常的进行下去了,但此刻的季子强已经没有了退路,办不下这个案子,自己不要说颜面无存,就是在以后的工作中,自己也会举步维艰!外界无形的压力让季子强喘不过气来,他苦苦地思索查案的良策,情急之下突然来了灵感,他想现在只能从孔晓杰这里来打开缺口了,他觉得把孔晓杰作为突破口或许更合适些。

    与建筑工程队工人出身的那个厂长有很大不同的是,孔晓杰毕竟在心理素质上要弱一点,他作为一个官场中人,这些年的养尊处优让他消耗掉了太多的锐气和坚韧,那就从他开刀。

    但怎么开刀呢?季子强又仔细的想了一会,就叫来了王稼祥,让他如此这般的去帮自己调查一些事情,王稼祥一面听季子强说,一面连连的点头。

    过了一天,季子强单独的到了关押孔晓杰的房间,这是一间酒店的双人间,里面电视,卫生间都有,24小时都有一个人在这里陪同着孔晓杰,

    季子强进去的时候,孔晓杰正在**上躺着休息,看到季子强进来了,他翻了翻眼皮,也没搭理季子强,又闭上了眼睛。

    季子强就对看管他的那个干部示意了一下,让他先离开,自己就在孔晓杰**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点上了一支香烟,慢慢的抽了起来,两个人现在都不说话,都在想着心思。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好几分钟,孔晓杰到底有点忍不住了,睁开了眼说:“季市长,你有什么话说吧,要是没有话就请出去吧,你这样看着我,我怎么休息呢?”

    季子强哈哈的笑了两声,说:“孔主任,就算我不看你,难道你也能安心睡觉吗?我看未必,只怕你会更加烦躁的,我不过是来陪陪你,看望一下你。”

    孔晓杰呼的一下就从**上坐了起来,看着季子强说:“你来陪我?是准备看笑话,还是想要落井下石啊,告诉你季子强,你休想,我什么问题都没有,要说有点错误,那也是工作上的失误,谈不上犯罪。”

    “是啊,是啊,我们都没有说你犯罪啊,大家不过是想让你谈谈错误,这里是监狱吗?显然不是的。”季子强弹掉了烟灰,揶揄着说。

    孔晓杰反唇相讥:“难道季市长一定要把我送进监狱才满意吗?你说下,我孔晓杰到底怎么得罪你了,是对你不恭敬,还是背后撂黑砖了,你怎么就不放过我。”

    季子强一下就严肃起来,眼中也射出了冷冽的光,他直视着孔晓杰说:“你没有得罪我,这一点我可以坦白的说,但你做出了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事情,我就必须制止,这一点你一定要搞清楚。”

    孔晓杰也笑了,他很不屑的看着季子强说:“你就这样笃定?你就这样自信?你以为你是正义的化身?现在才刚开始,或许最后你会后悔的。”

    在孔晓杰的心中,他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太多的惊恐,因为他想,新屏市还是冀良青说了算,新屏市只要有冀良青在,自己迟早还会出去的,就你一个季子强,就算你厉害,但你终究还是一个外来户,等熬过了这七天的时间,那时候冀良青自然就会出啊面帮自己说话了,等着瞧吧。

    孔晓杰起初的打算是用美色来收买季子强,因为季子强不要钱,他只的让聚春庵离得妙风去引誘季子强了,当然了,做通妙风的思想工作,孔晓杰也是很费了一把子力气的,不过还好,最后妙风总算是同意了,这其实也由不的妙风不同意,在那个小小的尼姑庵中,如果没有自己不断的接济,尼姑庵早就垮了。

    而当自己在第一次扑上妙风的身体之后,她也没有了其他的选择,这能依靠自己了,现在自己有难,妙风怎么能撒手不管呢。

    不过遗憾的是,季子强竟然抵御住了妙风那多情,妩媚的誘惑,这让孔晓杰很是不解,像妙风这样的女子,谁见了能不喜欢,除了她本身罕见的美丽之外,还有一种常人固有的,对她们的神秘感觉,都会难以抵御心中的渴望。

    不管是妙风,还是悦得,这两个尼姑的相貌各有千秋:悦得美丽逼人,属于那种看一眼就被牢牢捆住的类型。而妙风面容清秀,属于那种越越有味道的类型,用通俗的语言就是耐看,她体态窈窕,丰满均称,凸凹有致,线条优美,给人预留了偌大的想象空间,给人不是平铺直叙而是曲径通幽的想象。

    而且妙风不但下面肥鼓,还是天生白虎,当然是“馒头绝”,两腿夹着一个履白嫩的小肉包,也是个令人想起就心痒的“馒头型”,还有……。

    但这些还是没用啊,季子强走出了山洞,连头都没有回一次。

    在这种状况下,孔晓杰只能去求助于冀良青了,他到了冀良青的家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的述说,还真的感动了冀良青,最后冀良青只能答应孔晓杰他了,说一定帮他一下,不过还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了半天,说他愚昧,说他辜负了自己对他的期望<span css="url"></span>。

    想到这里,孔晓杰还是在暗叫侥幸的,只要冀良青没有抛弃自己,翻盘的机会依然存在。

    而这个机会却还是需要自己来争取,那就是死扛,问什么都说不记得,说什么都不说清楚,抗过这最后的几天,雙规解除,就能给冀良青争取到一个合理干预的切入点了。

    当然了,这样的心态季子强也是一样明白的,雙规不能无限制的雙规,而很多经济问题,也不是在雙规的几天就能查出来的,所以季子强必须在这个时间内打破孔晓杰的幻想,让他心理奔溃。

    所以季子强就说:“孔主任,知道我为什么有这样的自信吗?”

    孔晓杰摇摇头,有点不屑的说:“我不知道,我也很奇怪。”

    季子强就摁息了烟蒂,站了起来,走到了房间的窗口,看着外面的天空,冷冷的说:“因为你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新屏市已经有了变化,不错,冀记是想帮你,当然了,他是处于对干部的保护,不忍看到你现在这样的一个结果,可是这次他帮不了你,因为新屏市的政治格局已经有了变换。”

    季子强说的斩钉截铁,让孔晓杰心中一怔,他也是大概的知道一点常委会的情况,但不是很详细,还没有搞清楚常委会的详细内容,他就被请来喝茶了,所以季子强说的这个话题,作为一个官场上的人,他还是很渴望听听。

    季子强就走到了他的面前,很认真的对他说:“想知道现在的状况吗,我和尉迟副记统一了思想,而庄峰肯定你不会指望吧,剩下一个冀记,他还能帮的了你吗?你一定在幻想着扛过这几天,你就可以咸鱼翻生,是不是?哈哈哈,最好早点打消这个念头。”

    孔晓杰真的有点吃惊了,季子强敢于如此直白的吧这些话都说出来,情况可能真的已经像他说的那样了,不然万一自己出去,给冀良青把这话一说,他季子强岂不是要倒霉?

    难道季子强真的和尉迟副记联手了,那么再加上庄峰,冀良青肯定是无法以一第三的面对他们三方压力,舍卒保帅将会是必然的结果。

    孔晓杰表情就没有了刚才那么镇定了,他也是宦海中人,对其中权利的变化也早就了若指掌,权利是什么,这玩意很抽象的,有权没力,有力没权,都是很正常的,而且权利也是在不断的转换和变化之中,没有永远的权利,就算贵为天子,也会在某一阶段,权利受到制约,甚至被完全的剥夺。

    但即使是如此,孔晓杰依然不会让季子强三言两句就击垮的,因为人总是会有一些真真假假的期望的,这已经来喝茶好几天了,只要在抗抗,说不定就混过去了,早就听人说过一句话,叫着什么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自己在抗抗吧,孔晓杰就说:“好吧,好吧,季市长,就算是这样,但我没有什么问题啊,你总不能让我乱说吧,那样不仅害了我自己,可能还会冤枉别人。”

    “唉,看来我说服不了你啊,那就只能这样了,等你在里面慢慢的交代吧,反正有的是时间。”季子强叹口气说。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