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看着华悦莲,没有回答,现在华悦莲看起来更加漂亮,而且显然她已经简单收拾过下,酒气也已褪去,整个如花似玉的一大美女

    看到季子强用如此灼热的目光注视自己,华悦莲有点羞涩的笑笑说:“你干嘛呀是不是觉得我比西施还漂亮”

    季子强叹了口气,说:“你怎么这么臭美呀,其实我是发现你眼睛里有两砣眼屎”

    华悦莲轻轻的捶了一下季子强的胸膛说:“去你的”

    季子强起来到卫生间洗漱一下,就见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稀饭,煮鸡蛋,还有几个小菜,他夸张的说:“你还会做饭”

    华悦莲说:“不要寒碜我好吧,这就是最简单的早餐了,这都不会做,那我以后怎么混。”

    季子强明知故问的说:“以后什么以后以后怎么了。”

    华悦莲拽了他一眼说:“老大,你赶快吃吧,不要贫了,一会迟到了不要说我没提醒。”

    季子强瘪瘪嘴说:“又没人给我打考勤,慌什么。”

    两人就说说笑笑的坐了下来,这样的早饭再普通不过,这样的早饭季子强在机关的食堂也吃过无数次,但是今天他却觉得特别香。

    不错,是特别香,那种让人一生难忘的香,莫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心情”,吃龙虾需要心情,喝稀饭也同样需要心情,心情好了,稀饭也能喝出燕窝味嘿嘿,当然这只是说笑罢了,其实最重要的不是看吃什么,而是看和谁一起吃。

    从昨晚到今天,从最初的异念到现在的好感,季子强不得不承认,和华悦莲呆的时间越长,自己越喜欢她。恩,是啊,是喜欢,朦朦胧胧,丝丝点点的喜欢,不强烈不清晰,却如涓涓细流,让自己周身舒爽。

    吃完了早餐,季子强先离开了华悦莲的住所,他没有明说自己单独离开的理由,华悦莲也没有问,也没有挽留,他们都心照不宣的知道,两个人在这个大清早敏感的时候一同出门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虽然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但对于好事者而言,是不需要事实就可以完成想象和臆测。

    还好,这一路倒也没有遇见什么熟人,季子强迈着轻快的步伐踱入了县政府大门。门卫是个上年纪的干瘦老头儿,常常在铁门外甩胳膊、甩腿。

    老卫头的眼睛很小,眯缝成一条线,他要是环抱双臂端正坐在值班室,大家一定会误认为他在打瞌睡。可是,你要是不经意之回头一望,就会发现从他的眯缝眼里射出一道犀利的光:目光如剑。这老头不简单。

    “季县长来了。”老头客气的招呼了一声。

    “是啊”。按照惯例,彼此招呼一声有时,只笑一笑。季子强挂着若无其事的轻快笑容,活动活动双肩,迈开大步向办公楼走去。

    季子强回到了政府的办公室,对于昨天的欢乐,他依然欣喜着,来到这寒气重重的官场,他已经很久没有过那样放松过,无所顾忌,无所遮掩,无所防范的时光对他们这群特定的人物而言,是弥显稀少的。

    在这美好的回味中,季子强就想到了昨天那个乔所长了,他就像突然的吞下看一个苍蝇,很有点不舒服的感觉,这固然是一次偶然的事情,但见小识大,从他们昨天那恶劣的行为看,可以想象平常会是个什么样子。

    季子强考虑了一下,拿起电话,给公安局的郭局长挂了过去:“老郭,我季子强啊,今天有时间就过来一趟吧,想和你了解点事情,嗯,是关于你们局的,对,来了说。”

    放下电话,季子强的秘书就走了进来,问季子强吃早餐了没有,季子强说:“我在外面吃过了,今天早上的事情先推后一点,一会郭局长要过来,我们谈点事情。”

    小张恭敬的点头说:“好的,今天也没什么太重要的事情,都可以推一下。”

    说完小张就开始了整理书桌,搽洗茶杯,拖地抹沙发的清理工作。

    季子强拿起了一份参考消息,坐在一边看了起来。

    对于有几份报子,比如参考消息,人民日报,柳林日报等等,这都市每天必读,绝不忽略的首要任务,很多上级精神,高层动向,在这写报子中都会隐隐约约的体现出来。

    不过能不能看得懂那就是个人的造化了,所谓的政治嗅觉是要靠不断的历练和本身的天赋来形成,一个看不懂新华日报,内参和参考消息的人,应该算是一个不合格的仕途中人。

    有很多时候,一个隐隐约约的报道,可以让你明白其中很多深层的问题,也可以让你感受到政治风向的变换,抓住一次,也许就可以让你平地腾飞。

    这就是东方人的委婉,有什么话都不愿意明说,分明是要上涨物价,它却先发表一些个人收入的增长报道,马上要房改,它就先说说中国土地的紧缺,特别是官场,下级第一要务,就是要赶快学会揣摩上级,高层那往往只有支言片语的背后含义,理解的程度和准确性,也决定于你,在仕途之路能走多远。

    等小张把卫生打扫完毕,也到了上班的时候,郭局长也赶了过来,季子强招呼他坐下,让小张给泡上一杯茶以后说:“老郭啊,我今天是想给你说说局里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你不要多心,也许我是主观臆断。”

    郭局长见季子强如此客气,心里就多了几份担忧,越是上级说的客气,事情也就越可能比较严重,他忙说:“季县长不用如此顾忌,有什么你就说,我是你的下级,说错了也没关系,何况季县长也不会说离谱的。”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笑说:“先谈点闲事,城关所的乔所长这人怎么样,你对他了解吗”

    郭局长犹豫了一下,似乎有点什么预感的说:“这人表现一直不好,交结的也大都是些地痞流氓,在局里算是一个刺头的人物。”

    季子强就迷起了眼睛说:“那我就搞不清楚了,这样的人你还让他在那个位置上,是不是局里离了他就转不开了。”

    郭局长想了想,却又不无担心的说:“季县长的意思是把他拿下来。”

    季子强也反问了一句:“郭局认为他当所长合适吗”

    郭局长摇了下头说:“肯定不合适,局里谁都知道他不合适,问题是他有个好姐夫叫齐阳良啊,你说我能怎么办”

    季子强这才有点吃惊了,原来这姓乔的小子是县委齐副书记的小舅子,难怪如此嚣张,连郭局都不敢轻掳虎须,季子强眉头紧了紧,几个指头就在茶几上咚咚的敲了起来。

    郭局长也是一副忧虑的神情在看着他,知道现在季子强犯难了,以季子强的性格,他绝不会容忍这样的人在那素尸餐位,但他想要动乔小武,势必就会和副书记齐阳良结下梁子,这代价也有点太大了,不要看齐副书记每天唯唯诺诺的样子,他才是咬人不叫的类型。

    可是就这样让季子强放手,只怕也难,这季子强今天既然专程叫自己过来,没有个结果,他自己面子上也下不来啊,他也怕自己笑话他,这就叫进退为难了。

    同时,郭局长也为季子强有点担心,现在到处都在疯传季子强收贿的调查,他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今天怎么还有兴致来管这种事情,要是为这事情得罪了齐副书记,形势对他只怕更为严峻。

    郭局长就试探着给季子强一个台阶下:“季县长,要不这样吧,我们在观察一段时间,等局面稳定下来在拿他也不迟。”

    季子强停住了正在茶几上微微敲动的手指,看了一眼郭局长,他很快就明白郭局长在担心什么,他轻蔑的说:“管他是谁的小舅子,只要不合格,你就给我换,有什么问题推过来就是了,我来顶。”

    郭局长一愣,看他如此坚定,只好说:“只要你有决心,其他的事我来办。”

    季子强满意的看着他说:“好,那今天就这样定下来。”

    郭局长凝重的点点头。

    季子强就又把昨天自己看到的情况给郭局长说了一遍,最后说:“对我们公安系统存在的这种问题,我还是想请郭局能够重视一下,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该调整就调整,该脱警服的就给他脱了,不要顾虑太多。”

    郭局长苦笑一下说:“季县长,我没有顾虑那是假的,但今天既然说到这了,我会下大力气抓一抓这件事情的,怕只怕最后我一个人顶不住。”

    季子强哈哈的笑了说:“怕我先跑了,你放心吧,我不跑,还要在洋河折腾几年呢。”

    郭局长一下就睁大了双眼,瞪着季子强,脸上也有了欣喜之色,说:“那,那你的事情不要紧吧”

    季子强嘿嘿的笑笑说:“我什么事情你说受贿嘿嘿,我倒想多受一点,可惜给的人太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