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拿到了开发区违法乱纪的把柄后,季子强把查处情况向庄峰作了汇报,庄峰很快主持会议进行专门研究,正式提出上交市纪检委立案调查的建议。

    不过事情没有季子强和庄峰想象的那么简单,纪委驳回了这个提议,明确表达这件事情是需要在慎重研究的,因为关系到开发区的整体建设问题。

    而在同一天,季子强也接到了冀良青的电话,说让他过去一趟。

    季子强自然是知道冀良青让自己过去会说什么,不过知道了他还是必须过去,这件事情想要绕过冀良青来办,看来是有点困难的,毕竟纪检委并不会只听庄峰的话。

    季子强就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冀良青今天显然情绪并不太好,他看到季子强走进来的时候,重重的把手中的杯子一下就顿在了办公桌的桌面上,杯中的水也溢出了不少,他冷冷的看着季子强说:“你现在长本事了,可以直接调动纪检委了,你季子强还有没有组织性。”

    季子强是第一次看到冀良青发这样大的火,心里也是有点虚虚的,但季子强也不会就这样被冀良青的气势压住,他就笑着说:“冀记指的是开发区的事情吧?这可是有点冤枉我了。”

    冀良青也没有离开自己的座椅,远远的看着季子强说:“冤枉,什么是冤枉?难道不是你对开发区管委会自作主张安排的调查吗?难道不是你要求纪检委上手的吗?我怎么冤枉你了?你说说。”

    季子强还是满面挂着笑,说:“调查开发区的事情是我安排的,但那是因为收到了举报信,而且是庄市长亲自签字责成我来处理的,我不可能不处理,至于提请纪检委接手,这是我们政府市长碰头会做出的决定,并不是我个人的想法。”

    冀良青哼了一声,说:“就算是庄峰让你调查,但你难道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吗?”

    “我只想调查看看,清者自清,没什么问题最好,但结果却差强人意,竟然真的查出了很多问题来。”季子强不亢不卑的说。

    冀良青心中已经有一些不满了,这个季子强到底心里在想什么,上次自己已经明确的暗示过他,自己和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体系,但他还是这样摆出一副独孤大侠的模样,想要荡平人间的不平,这确实让人生气。

    冀良青就毫不遮掩的说:“季子强,我明确的告诉你,这件事情就此打住,昨天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到我这里来过一趟,也自己反省了自己的错误,实事求是的来说,在有些问题上他是有这样那样的错误,但谁能没有错误,谁能拍着胸膛说自己从来不犯错误呢?一个干部培养起来不是一容易的事情,我们要慎重,慎重,在慎重。”

    季子强心想,这个孔晓杰主任反应到是不慢啊,看来他见自己软硬不吃,没有让他在尼姑庵拉下水,就找到了冀良青寻求保护了。

    季子强思考着说:“冀记,我理解你对干部的关心,也明白你说的这些道理,但这样的事情如果不纠正,于情于理都不好说啊,那个航空仪表厂不仅拖了我们政府这些土地款,还每年从政府骗去这么多的补足。”

    季子强的意思是想把问题扯到具体的事情上,让冀良青无法在事实清楚的情况下维护孔主任,因为开发区那样做明显是错的。

    但冀良青是什么人,他在季子强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打断了季子强的话,他才不会让季子强牵着鼻子走:“季子强,你不要给我扯这些东西,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一定要继续下去。”

    冀良青拿出了自己的蛮不讲理的权威,在这个问题上,他是绝对不会让步的,季子强显然已经让冀良青感到气愤了,自己在很多问题上都帮过他,退一步上吧,就算没有帮上什么,但自己至少没有收拾过他吧,而且自己已经表明了自己和他同属一个阵营了,他还是这样冥顽不化的样子,到底他那脑袋在想什么?冀良青有了极度的失望。

    季子强其实对冀良青这种做法早就很反感的,冀良青在很多时候给人的感觉还是不错的,但在另外的一些事情上,特别是对自己派系中人,他经常没有原则的庇护,看似事情并不严重,但这样产生的后果却影响极大,新屏市很多**和问题,都毫无疑问的有这一方面的影响。

    还有一个问题也是季子强无法容忍的,在工作中,季子强是不希望掺杂过多的个人感情,而冀良青总是要把季子强的工作和思维都圈定在一个派系,一个阵营中,要让季子强去维护一个阵营的利益,季子强是不愿意的。

    所谓的党派由来已久,只要是有政治的地方,都会有党派之争,在季子强的心中,他也希望有一个派系来支撑自己,也希望有一个依靠的后盾,但如果让他为了这个后盾而违背自己的良心,去做一些错误的事情,季子强是难以接受的,如果一定要季子强做出选择的话,季子强宁肯不要这个靠山。

    现在的季子强就是这样想的,他在沉默了一会之后,抬起头,直视着冀良青的眼睛说:“这件事情不管别人保有什么企图,但我还是认为,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是有很多问题的。”

    冀良青一下子就收缩起了自己的瞳孔,眼中射出了比刀光还要锋利的目光来,他轻声的,一字一顿的说:“我的话你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季子强摇了摇头,说:“不是没听进去,而是必须这样做。”

    冀良青就一下子收回了自己咄咄逼人的目光,有点惋惜的说:“好吧,那就在常委会上讨论这个问题吧。”

    季子强理解冀良青的意思,毋庸置疑的说,如果此事进入了常委会的议程,恐怕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在常委会中,冀良青依然保有绝对的权威和实力,单凭自己和庄峰,只能以失败告终。

    季子强就默默无语的站了起来,自己和冀良青的隔阂也开始形成了,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但这已经不能回避,自己也不可能每次都那样游刃有余的让每一件事情都既完成了自己的设想,又不去让冀良青生气,是的,自己做不到,有些事情啊,只能是直接面对了<span css="url"></span>。

    晚上的常委会开的异常沉闷,冀良青先从政府本年度的工作入手,对政府的很多工作大加指责,先声夺人,给庄峰和季子强施加了极大的压力。

    季子强一直都默默无闻的坐在那里,冀良青的话对他实际上影响不大,他不会轻易的被冀良青激怒,更不会让冀良青把思维引到其他的地方去,这一点,季子强还是有把握的。

    但庄峰就不一样了,当然,庄峰和季子强在政府的地位也各不相同,很多时候,庄峰是把自己当成了政府的代表人物,所以冀良青的横加指责,让庄峰的脸一会红,一会青,他最后还是忍不住了,在冀良青喝水的那一个节点上,他说话了:“冀记的批评我们接受,但我也想说几句话,为什么新屏市的工作这样难以开展,其实我们大家仔细的想想,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有责任的,包括我们对下面一些领导的管理,也很不到位。”

    庄峰不愿意在政府的工作上来回纠缠,那肯定是说不过冀良青的,他冀良青又不干具体的工作,你怎么和他说,所以庄峰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对干部的管理上,这一点他自认为应该是冀良青的软肋。

    冀良青就皱了一下眉头,想要驳斥,但庄峰没让他插话,继续说:“就拿开发区的事情来说吧,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就犯了很多错误,这一点我们也有责任,但我奇怪的是,为什么明明这个同志有问题,而我们的纪检委却不敢去调查,这就让人费解了。”

    会议室一下就静悄悄的,没有了声音,谁都看的出来,庄峰的矛头已经直接指向了冀良青了,大家都是官场上的好手,棋局都看得很明白,这次所谓调查开发区,其实上就是冀良青和庄峰之间的政治博弈。

    终于还是把问题提出来了,当然,这个会议也本来就是要讨论这个问题的,这在会议的议题中是列出来的,冀良青刚才不过是要先压压庄峰和季子强,给这个会议定一个基调,现在庄峰既然提出来了,冀良青也没有回避的必要。

    冀良青没有急于的发言,他要让会场冷一冷,这同样是有助于对庄峰,季子强形成威慑的。

    但季子强却说话了:“同志们啊,开发区航空仪表厂的问题其实很清楚,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我提议,让航空仪表厂补齐土地款,退回这几年的政府补贴,否则就暂时查封。”

    季子强回避了开发区孔主任的问题,他还不想把冀良青逼的太紧,他只是希望就事论事的处理好这个问题,不能让新屏市财政受到损失,至于孔主任吗,也不一定非要置他于死地。

    但冀良青却不愿意了,他认为季子强这样说就是在支持庄峰,是在给他脸上抹黑,冀良青冷笑一声,说:“你们认为我们的政府职能是什么?难道就是查封,就是行政手段吗?就不能站在投资者的角度去想想问题,我们新屏市本来就底子薄。”

    冀良青很聪明的又把这个问题带进了宏观大理论中去了,说良心话,本来中国的语言就很复杂,一句话可以有多种理解方式,同一件事情也可以使用不同的褒义和贬义词汇,何况我们很多的大理论,那更是如行云流水,雾中看花一样,怎么解释,怎么套用,都能说的过去。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