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span css="url"></span>!-- 标题下ad开始 -->

    "" ="(" ="">

    季子强笑着说道:“也只有你妙风师傅能既知天意又知人意。()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妙风道:“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啊?那我岂不成了那什么大仙啦?”

    一句话,说得季子强和孔主任,还有阿可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季子强就说:“刚才阿可跟我说的嘛,你早就知道我们今天要来的,而我们也是临时想起的,并没有提前通知你啊?”

    妙风说:“这只不过是一种巧合而已,这个世界有许多巧合,但是巧合又并非说就全是偶然,也是有必然性的嘛,所谓天时地利人和,种种因素集聚结合到一起,事情就会发生必然的变化了。”

    “还是唯物主义嘛。”季子强说。

    妙凤说:“是的,我从不宣扬命中注定之类,不过,人力也有不可为之事,毕竟,就目前来说,个人的力量还是有限的。”

    “我同意,”季子强说道,“但我还是有些不解,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要来呢?”

    这时阿可给季子强和孔主任的杯子里斟上了茶,端给了他们,季子强他们也就在那日然的洞口处坐的石墩上坐了下来。

    季子强本来也是渴了,就喝了一大口,入口之后,感觉茶味道极苦,然后又是极香,然后又有些甜味出来了。季子强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很惊讶的问:“****茶?”

    妙凤点点头:“是的。”

    季子强有点惊喜,这种茶已经很少见了,只是季子强听别人说起过味道,真实的****茶季子强今天才是第一次喝到,季子强又喝了一口,细细的味了一阵,自言自语的说:“可是又不太像啊。”

    妙风问:“怎么不像了?”

    季子强说:“怎么又有了一丝甜味儿了,你加了什么了吧?”

    妙风说:“什么也没加啊。”

    季子强说:“那怎么会有甜味儿呢?”

    妙风轻轻一笑:“一直都是有甜味儿的啊,因为我们用的是这山里的山泉水泡的茶,而一般世人都用的是自来水嘛。”

    季子强也恍然大悟:“是了是了,这里的山泉水即便什么不放,也是有甜味儿的。”

    季子强感到自己今天来的很值,尝到了传说中的****茶,真不容易,他也不再客气,一面和这个妙风论着道,一面细细的。

    一会的功夫,却发现孔主任和那个女孩阿可已经不见了,季子强就问妙风:“孔主任呢?”

    妙风说:“刚出去了,估计是方便去了吧,我们不管他。”

    季子强又问:“对了,记得上次来,你还有一个师妹在啊<span css="url"></span>。”

    “她啊,现在在庵里念经呢。怎么?难道我一个人陪季市长还不够吗?”妙风妖艳如花的眼睛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就觉得心神一荡,人有点迷茫起来,赶快收拢了心神,小声说:“我就是随便问问。”

    妙风看着季子强,说道:“我知道,也许,这只是一种缘分,今天,我也正心烦意乱的,而你,果然也就来了,这是天意,还是人意呢?”

    季子强就越来越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了,嘴里随口说:“既有天意,也有人意吧。”

    妙风却岔开了话题,站起来,走到了季子强的旁边,在石凳子上坐下来,一身的幽香就穿入了季子强的鼻中,她一边问季子强:“季市长喜欢这里的环境吗?”

    季子强感到自己的心突突的跳的快了不少,忙说:“喜欢啊,这里很优雅,很安静。”

    妙凤轻轻一笑道:“是吗?”身体又往季子强的身上靠了靠。

    “是真的。”季子强说着,稍微的移动了一下。

    妙风道:“果真如此,我也很开心,能够让季市长喜欢,善莫大焉。”她自己先笑起来了。笑声在洞里回荡着,一种奇特的神秘感从四面八方传来,一下下的敲击着季子强的心灵。

    季子强忽然发现,妙风笑的时候,人似乎有点变化,作为这类人,一直以来在季子强的心里,都是似乎只可远观而不可亲近的,她们是不属于这个世俗的世界的,她们始终站在这青山之巅、立在这清风翠谷,衣袂飘飘、淡然却又明晰地看着这个世界,看着芸芸众生的纷纷争争蝇营狗苟。

    季子强应该说是打心眼儿里敬重她的。但是今天,但是此刻,妙风的笑容,却让季子强有了一种奇异的激动,那笑声犹如镊魂的伸吟,让季子强心跳,脸红,有了冲动。

    季子强自己也很快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突然的也大笑起来,季子强的笑声就压住了妙风的笑声,充满了正气,充满了阳刚,充满了气势,在这小小的山洞中不断的回响起来。

    妙风一下就停住了她的笑声,呆呆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你为什么发笑?”

    季子强也停住了笑,说:“你应该知道。”

    妙风还在盯着季子强,她从季子强的眼中看出了一种少有的决然和冷峻,她黯然的叹口气说:“你是在拒绝我?”

    季子强也很凌然的说:“是的,我不是一个那么没有原则的人,我喜欢自由,也喜欢浪漫和奔放,但更喜欢心安理得。”

    妙风悠悠的说:“人生从来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心安与自由,忙碌劳累之时,会觉得要是能歇下来好好安闲一番,多好,可是,真的整日无所事事了,又觉得慵懒无助,生活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和动力了,就像我现在一样。”

    季子强点点头:“是这样的。”

    妙风又道:“其实很多人所整天呼吁的自由,其本质上只是为了能够不受任何管束和限制,而随欲而为,也就是说,是为了想怎么胡来就可以怎么胡来,与真正的闲云野鹤无欲无求的自由,是完全截然不同的两码事了。”

    “我不是这样。”季子强说。

    “但你为什么要抗拒呢?难道我一点都没有获得你的你好感,一点都没有吸引你的地方吗?”妙风有点不解的问。

    “有,但我不喜欢这样的安排,你应该知道我说的安排是什么意思吧?”

    妙风一下就垂下了头,不错,自己是受到孔主任的安排来的,但这个季子强却看穿了自己,也拒绝了自己,而且还是在他喝了****茶之后,其实那个茶里自己是添加了一点让人迷乱的香料的,但还是没有捕获住这个年轻的市长。

    季子强知道自己已经击中了妙风,就接着说:“俗世中的人,能做得到闲云野鹤、无欲无求的很少,本来我以为你已经做到了,但现在看来你还没有修炼到家了,在人类的历史,或者说人类的发展史,说白了,其实又何尝不是一部人类慾望的争夺史,一部人类慾望的膨胀史,为了满足人类自己的慾望索求,天地万物,都可以被人类拿来所用,都成为了人类满足自身慾望的工具和目标了,你作为佛门中人,怎么也变得如此世俗,真让我惊讶。”

    妙风听了季子强这一番话,没说什么,但脸上显现出了无尽的悔意和羞涩,她端起面前石案上的杯子,轻轻呷了一口茶,眼睛却始终盯着“窗”外的青山翠谷以及远处高楼林立红尘弥漫的城市。

    在这样一个年轻的市长面前,妙风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型无耻,她什么都不能说了,脸也慢慢的红了起来。

    季子强也不在说什么了,他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再也没有回头,离开了那个山洞,出了山洞的季子强,才发现自己有点头晕,他有点后怕的想到了妙风的美貌和神秘,假如不是自己多年以来,一直对她们这类人有着深深的,难以克服的敬畏,今天自己恐怕已经落入孔主任的圈套了。

    假如今天自己真的没有抑制住心中的杂念,将会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后果啊,季子强发现自己的后背有了许多冷汗。季子强没有再去找孔主任,他在还没下山的路上,便打电话让自己的小车赶到了山下等自己了,季子强一下山,上了接自己的车,也没有再去开发区管委会,一路回到了市区政府的办公室。

    且不说季子强心中对孔主任的鄙视又多了一层,却说昨天季子强在开发区会上突然的说出了举报人在举报信中的假名之后,果然有戏,就在第二天下午,季子强收到了一封专门寄给自己的信件,打开一看,里面正是署名张正义的举报信。

    季子强如获至宝,连忙叫来了王稼祥,王稼祥也刚好要给季子强汇报调查组的事情,现在看到了这封信,使劲一拍巴掌说:“好!这就好了,对我们调查的帮助会很大的。”

    季子强也很满意,因为这封信比上一封信在很多问题上写的更为详细了,一看就知道,只有开发区内部的人才能如此清楚这些事情,要是没有这些线索,调查起来会很困难的。

    这封举报信简直象藏宝图一样神奇,季子强在听取了王稼祥的汇报后,责成王稼祥按举报信的指引,今天就到开发区去缜密细致的调查。

    下午王稼祥就带上了调查组的人员,前往开发区调查了,几乎没有费太多功夫,王稼祥他们就掌握了开发区在航空仪表厂吃空额,骗补足的事情,还有几起开发区地价土地的问题,而且很多线索的矛头显然就指向了开发区管委会孔主任,同时还查到了开发区管委会私设叙库并擅自分钱的违纪事实。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