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这一翅就开了好长的时间,主任孔晓杰做了全面的发言讲话,给大家介绍说:“下一步市里准备一个考察小组来我们开发区检查工作,我们开发区全体干部要本着。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季子强听到了主任孔晓杰把调查组说成是考察组,就笑了笑,这一字之差,意义就全变了,不过人家是开发区的主任,自己也不能喧宾夺主,他想怎么讲那是他的事情,一会自己准备讲就是自己的事情了,且不去管他。

    等最后轮到季子强总结的时候,季子强就平平淡淡的把考察组变成了调查组了,也说了主要是针对航空仪表厂套鳃家补足款的事情,季子强一讲,主任孔晓杰的脸色就变得异常难看,但他也只能听着,无法也不敢对季子强的讲话提出异议和反驳。

    讲到最后快结束的时候,季子强就突发奇想,既然自己想要对开发区的事情有更多的了解,那么就干脆从举报人这里找到契机,现在的问题是举报人肯定也知道上面有人罩着孔主任,他这不过是一种试探,假如采取某个方法把举报人引出来,或能诱导他继续举报就好办了,季子强脑筋一转,决定趁机把信号发出去,就突然高声问:“张正义同志来了没有?”

    季子强瞥见副主任刘兴洋飞快地望了自己一眼,****似乎怔了怔,场上的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云,季子强忙解释:“我要找的人或许是在下面上班的职工,请你们帮我访一访。”

    孔主任莫名其妙的点点头说:“奥,行吧。我下去帮你问问。”

    季子强在会上突然来这一手,是因为他已经在刚才的会议中想通了一个问题,估计那个举报人十有**就坐在会场上,只是那个人也在观察着,等待更好的时机,而自己这样一问,如果他在会场上,他就应该知道自己的意图,相信要不了多久,自己手上就会得到他更详实的举报材料。

    开完了会,也到了吃饭的时间,按孔主任和刘副主任的意思,是要请季子强好好的喝点酒的,但季子强拒绝了,说上次在开发区吃的那家牛肉面还不错,就过去吃。

    孔主任又相劝了几句,看季子强态度坚定,就让司机开着自己的车,自己亲自陪着季子强到里面去吃,刘副主任想要跟上,但孔主任说让他吃完饭继续组织大家学习早上的会议精神,就剥夺了刘副主任在季子强面前表现自己的一个机会了。

    几分钟的时间,季子强和孔主任就坐在了牛肉面馆,还是上次的那对夫妻在,小店里也是和上次一样的生意清淡,加上司机,季子强和孔主任就要了三碗面,吃了起来。

    牛肉面是西北的一个特色食,调味比较重,麻辣,由牛肉,香叶,大料,花椒,桂皮,山楂,蜂蜜等等搭配,先将牛肉放入清水中浸泡一会,泡去血水后,冲洗干净,再倒入滚水中烫去血水,捞起再次泡洗干净,将焯好的牛肉移入炖锅,放入除盐以外的所有调料,烧开后转叙炖煮两小时,最后加入盐调味即可。另烧锅清水,放入需要焯烫的青菜,稍烫即可捞出;面条入开水锅煮熟,捞起放入碗中,摆入牛肉,淋上汤,放进青菜,撒上辣椒片和洋葱洞可。

    这个面条醉的的特点就是麻辣,大冬天都能吃的你头上冒汗,嘴里吸溜不断,何况今天的天气很好,太阳暖暖的,一吃完,季子强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连说:“畅快,畅快啊。孔主任,这饭也吃了,我就准备回去了,你们在好好的研究一下,准备迎接调查组的到来。”

    孔主任一脸的笑容,说:“行,行,请季市长放心好了。”

    两人说着就出了小饭店,这个时候,孔主任就又说:“要不季市长我们喝点茶再走吧,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你回去也是没事,听说后山聚春庵刚来了一些好茶,味道在新屏市只怕是少有了,季市长不想尝尝。”

    你还别说,季子强就喜欢一个茶叶,在一个刚吃了麻辣的牛肉面,心中想着赶快回去,实际上也是想好好的喝点茶的,一听还有全新屏市最好的茶叶,心里就是一动。

    孔主任察言观色也甚是了得,一看季子强表情微微有点变化,不等季子强表态,就对司机说:“你先把车开回去,我陪季市长到后山转转,下来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司机就很快的把车开走了,季子强想要反悔,也是来不及,就也很洒脱的说:“那好吧,不过时间不能太长,下午我还要开个会。”

    孔主任连声说:“不耽误,不耽误,喝完就走。”

    季子强就当是饭后的锻炼散步了,一路就上了后山的石梯小道,城里很多植物都已经开始飘叶调令了,但这后山的树木不是是因为具有旺盛的生命力,还是这里树木的种特殊,远远看去,依然是清脆茂盛,各种季子强也交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则铺满大地。

    走不多时,季子强和孔主任的身上就开始出汗了,等他们两人来到妙风、悦得二尼的庵门前时,季子强早已是汗流浃背大汗淋漓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子,却从门内走出来,抬起忽闪的大眼睛,看着季子强和孔主任,嗓音甜甜糯糯地说:“请问,你们是开发区的吧?”

    孔主任点点头:“是啊,妙风、悦得二尼在庵里吗,喝茶的来了?”

    小女孩就看了季子强一眼,轻轻一笑:“你很热吧?”

    季子强擦擦额头上的汗,也笑了:“是啊,这一路走上来,汗如雨下!”

    她却说:“流汗有利于健康。”

    季子强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开发区的?是妙风、悦得二位师傅告诉你的吧?”

    她点点头:“是师傅让我在这里迎接你们的,师傅知道你们今天要来的。”

    季子强心中就诧异了:“妙风、悦得两位师傅知道我们今天要来?我们并没有提前通知她啊?”

    孔主任脸色一紧,刚想说点什么,这女孩却先说了:“这个,我也不晓得,你还是问师傅吧。”

    她说着,引着季子强和孔主任往庵门前的树林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对季子强说,“现在,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span css="url"></span>。”

    “哦,什么地方啊?”季子强脱口而出说道。

    她哧地一声笑了:“去了你就知道了,师傅在那边等你呢!”

    于是,她在前面走着,季子强两人在她身旁跟着,往密林深处走去,阳光依旧炎炎,林中却一点没有寒冷之意,看来这个地方很避风。季子强见这个忻娘并没有剃度,也就是说,并没有剃去头发,而是依然满头乌发,好看地盘成发髻,用一只白色的头巾扎在头顶。也没有穿庵服,一套白色的短袖长裙,白色的小布鞋,显得合身、清爽、大方、而又不失娟秀可爱,洁净脱俗。

    季子强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啊?”

    她回答说:“我叫阿可。”

    “哦,阿可?有什么喻义吗?”

    “师傅说,人生的许多事,可有,也可无,可为,也可不为。”她小小年纪,却出口成章呢。

    季子强点点头:“不错,很有道理,不过,还有一点。”

    “什么?”她回头看了季子强一眼。

    “可爱。”季子强笑着说道。 她嘻嘻一笑,真的很可爱,忻娘毕竟是忻娘啊。

    快要出林子了,忽然前面显出一个山洞来,洞口不大,约就一扇门那么大,圆圆的,很光滑,阿可径直领季子强向洞里走去。

    季子强很奇怪,难道在这洞里?也许是吧,现在这天气,不冷的地方,除了暖气房,恐怕就只有这山洞里了。

    季子强和孔主任跟着阿可走进山洞,这洞口初起看着窄汹暗,真的走进去之后,却豁然开阔,足有几百个平方吧,在洞的侧方,是两个窗口一般大小的出口,透进光亮和凉风来,使洞内立显亮堂。果然,季子强一走进去之后,就觉得如同走进空调房间里一般,顿觉一股暖气意扑面而来,全身为之一阵的舒服。

    只见洞里佳木茏葱,奇花熌灼,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

    季子强就见到了上次见到的那个妙风女尼、她果然端坐在“窗”前等着自己和孔主任。

    或许是由于光线的原因,此刻的妙风女尼集神秘与妖艳于一身,她美艳外形使人充满遐想,手握佛珠表情安静之余愈加妩媚。

    其实季子强是知道的,尼姑一词,也是中国人的俗称,并不合乎佛制的要求,本来,印度以尼音,代表女性,有尊贵的意思,不限佛教的出家女性所专用。佛教的出家女性,小的叫沙弥尼,大的叫比丘尼,意思是女沙弥及女比丘。到了中国,每以未嫁的處女称为姑,故将佛教的沙弥尼及比丘尼称为尼姑,并没有侮辱的意思,所以在传灯录中,佛门大德尝以师姑称尼姑;但到明朝,以尼姑列为三姑六婆之一,那就有轻贱的意思了,因此,晚近以来,尼众姊妹们很不愿意人家当面称她们为尼姑。

    季子强就见妙风的面前放着一面石案,案上照例是一壶茶,几只杯,见阿可领着季子强和孔主任走进来,妙风站起身,施了一礼,然后微笑道:“人算不如天算,人意不如天意,你们果真来了。”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