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心中冷哼了一声,看来这个孔主任还是在给自己玩虚的,你想玩那就玩吧,我可以陪你,只是最后你不要后悔。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季子强就吊下了脸,默不作声的走进了政府大楼。

    两人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之后,秘小赵给他们泡好了茶水,季子强问:“孔主任对这件事情是怎么想的,你在开发区时间也不短了,要是我没看错的话,这个航空仪表厂是在你手上招来的,那么对于群众反应的几个问题,你应该很清楚吧?”

    季子强的问题是直接而干脆的,一下就让孔主任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因为事已至此,季子强也不想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只有表明自己对事情的关注,以及自己对可能隐蔽在事情表面之下的真像的了解,才能让孔主任感到压力。

    孔主任也从季子强的话中听出了季子强对自己的不满,作为一个开发区的主任,要想推说自己并不知道这个企业的情况,那几乎是不大可能说的通的,而且在有的问题上,开发区还为这个企业出具够一些相应的证明,以帮助他们套鳃家的补足。

    所以孔主任很难回答,他讪讪的笑了笑,掏出了香烟,一面给季子强点上,一面闪动着眼珠想这任何应付季子强这个尖锐的问题。

    而季子强在点上香烟之后,也没有在说什么其他的话了,他不想用其他的问题来冲淡自己的主题,他就那样抽着烟,看着孔主任。

    孔主任的额头已经有了一点汗水渗出,他只有硬着头皮说:“其实对于航空仪表厂的问题我也多少听到过一点,但怎么说呢,毕竟一个企业是需要我们政府管理部门来扶持的,当然了,我们在管理也肯定是有漏洞有疏忽的,不过具体的问题我真的没有太多了了解,季市长也是知道的,开发区的事情很多,我的精力也不能单单放在一家企业上。”

    季子强心中暗自哼了一声,狡辩,完全是狡辩,企业扶持是应该的,但为什么别的企业没有扶持,而且所有的扶持也都是有规定的,对航空仪表厂这样几年都不开工的企业,需要那样的扶持吗?

    还有什么具体的工作你不了解,这是小事情吗?每年几十万,以及还有500多万的土地金都没给,这你也不了解,那你一个主任应该了解什么?

    季子强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强压住自己心中的不满和不快,冷冷的说:“既然孔主任现在也不是很了解,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政府马上会成立一个调查组,对这件事期做一个详细的调查,如果你们开发区有一个详细的汇报材料更好,没有的话也没什么关系的,反正最后一切都会很清楚的<span css="url"></span>。”

    孔主任心头突突的乱跳了几下,他没有想到季子强竟然真的对此事如此的认真,调查组一但进驻开发区,带来的后果就会很严重了,这不仅仅是一个航空仪表厂的问题,可能还会拔出萝卜带出泥,让其他许多的问题曝光,这是孔主任最为担心的事情。

    他快速的思考着,本来这事情他已经很认真的想过,但一直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突破点,今天就是想来探探季子强的口风,听听他对此事的真是态度,现在看来这个季子强是一点面子都不准备给自己留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和冀良青的关系?

    季子强看着孔主任脸上变换不定的表情,已经毫无疑问的可以断定了,航空仪表厂的问题和孔主任绝对是有很大关系的,而且说不上这个孔主任还有很多其他的问题。

    两人都一时沉默了,孔主任除了暗自心惊之外,更多的实在思考着,他最后决定冒险一试了,季子强也是人,自己就赌他这个漏洞。

    孔主任说:“季市长这次对我们工作也敲响了一个警钟,我回去一定要把季市长的指示传给到开发区每一个干部,另外我们也会做好迎接市里检查的准备,借助这个东风,让开发区的工作更上一层楼。”

    季子强听到这里,实际上真的有点想笑了,这样的假大空的话,一般都是上级给下级讲的,没想到今天自己还能从孔主任的嘴里听到,季子强就笑了笑说:“好吧,要是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我看今天的谈话就先到这里里,改天我会亲自带队到开发区拜访孔主任的。”

    孔主任连连的点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的说:“要不这样季市长你看行不行,我现在回去就召开一个会议,请季市长专门在也能参加一下,这样让开发区的同志们知道市里重视程度,以便下一步很好的配合工作组的调查。”

    季子强就愣了一下,孔主任的转变让他有点奇怪,他怎么对工作组的检查如此坦然,他到底想玩什么花招,不过说到开会,季子强实际上也还是有一种担心的,到现在为止,季子强并不详细的了解整个事情的细节,那个举报材料也是说的比较含糊的,如果不是庄峰刻意的在上面批了字,责成季子强处理,像这样无名无姓,事实不清的举报信,更多的结果就是束之高阁,无人问津。

    这就在季子强的心里有了另外的一个担忧,万一孔主任回去之后安排和统一了开发区关键人的口径,最后达到一种攻守同盟,消除了证据,等调查组去了之后,会不会一无所获,铩羽而归呢?

    季子强就想,或者自己亲自到一趟开发区,让大家明白一下自己的心意以及政府的决心,这样对瓦解孔主任的阵营还是有点好处的,这样一想,季子强就淡淡的说:“我去不大好吧,我还是改天和工作证一起过去吧?”

    说是这样的说,不过语气中已经有了几分松动的口风。

    孔主任是绝不放过这样的机会的,就说:“季市长,我知道你忙啊,但这个件事情既然政府这样重视,你要是能亲自到我们检查预备会上出个面,肯定会让下一步的检查工作事半功倍的。”

    季子强也就不再推辞了,说:“那行吧,我就帮孔主任去压个阵,不过有没有效果,我可是不能保证啊。”

    孔主任连说:“有效果,有效果,肯定有效果。”

    季子强就电话叫来了秘小赵,准备让他一起到开发区去,小赵一进来,季子强却见他正拿着一份广场张老板的部分工程检验报告,季子强就问:“怎么?张老板有事?”

    小赵说:“地下工程按要求浇灌混凝土的时候我们这面要派人过去检查的,张老板他们今天刚上的混凝土,我准备帮着协调一下,请规划局,城建局,还是有设计院的几位技术员过去看看。”

    季子强接过了报告看了一眼,上面都是水泥,沙滩,钢筋等等的数据,季子强也看不太懂,就在上面签上字,批示给下面的部门认真检查,监督。

    季子强把报告递给了小赵,说:“那算了,你就去落实这个问题吧,一定要这几家的技术员亲自到场,最后检查完毕要让他们在上面签字画押的,以后出了问题我们要追究。”

    小赵就赶忙去,协调检查了,季子强想了想,对孔主任说:“那我就不带车了,坐你的车到开发区。”

    孔主任自然是连声说好。

    两人下楼,就往开发区而去了。

    一路上,孔主任给季子强不断的拍着马屁,说季子强是新屏市多年未遇见的好领导啊,说季子强怎么怎么在群众中的威信高啊,不过听在季子强耳朵里,全都是扯淡的话,季子强可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几句阿谀奉承就能放倒的人,他对自己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不过好听的话听起来到底还是比较舒服的,季子强就似睡非睡的听着,好像很是满足的样子。

    但这仅仅是一个表象,实际上季子强也在认真的思考着,上次那份举报材料季子强是详细的看过,在字里行间除了对这个航空仪表厂的举报之外,似乎还有另外的一些味道,这种味道不很清晰,但季子强还是能够敏锐的感觉到一些言外之意的,由此判断,这个举报信未必就是单单冲着航空仪表厂来的,说不定还有试探和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可能。

    但要想下一步更多的了解到浪开发区的详细情况,单单靠调查组也未必就成,很多事情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没有人指点,没有人详细的揭发,你要从那堆积如山的材料和数据中挖掘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找到问题之所在,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现在季子强就在思考着,这个举报材料会是谁写的,他上面是有一个名字的,不过那个名字一看,就知道不过是个假名,张正义,呵呵,显而易见的,就是一个声张正义的意思,肯定没有谁会取这样老土的名字。

    这样想着,车很快也就到了开发区。

    今天开发区大部分的领导都在,季子强和孔主任的到来,还是让很多人感到奇怪,特别是他们还坐的一辆车,这就更人人猜疑了,连刘兴洋副主任都很紧张的看了好几眼季子强的脸色,想从季子强的情绪上判断出季子强的心意。

    主任孔晓杰就给开发区办公室做出了安排,让他们马上通知能够回来的所有开发区干部回到开发区来,参加季市长亲自坐镇的会议。

    季子强他们也没有等太长的时间,那面的办公室主任就过来汇报,会场已经就绪了,请季子强等人过去参加会议,季子强就在主任孔晓杰和副主任刘兴洋的陪同下,進入了会场。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