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其他人也是真的喜庆啊:花的是公家的钱,结的是私人的缘,既饱了肚子又敬了领导,如此美事,岂不快哉!****吃喝,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白吃谁不吃?民以食为天。 hp:

    虽然说上面三令五申地严禁大吃大喝,但是禁得了谁呀?高档酒楼星级宾馆不还是有增无减吗?你不要再提什么上公布的某某省市一年的剩菜剩饭就有上亿吨,那至少这也是扩大内需吧?不然这么多粮食放那不也是霉烂变质了,说不定让某个生产厂家放到机器上那么一滚还是来到你的餐桌上或者摇身变成高档营养那也不一定,岂不是害人更深?吃就吃了吧!粮食那有的是,这不,只要你化肥农药产量年年成倍增长,那粮食的丰收一准是必须的。

    查帐?傻呀!谁能在帐上反映出是自己吃进肚里的呢?

    这不,多家单位的财务会计都在积极建议,直接把会计的二级科目——招待费变更为“招待上级支出”,说这样做起帐来顺手也省得在摘要里写上一大堆说明。

    招待上级支出,你还去查,找抽啊!

    “来,季市长,我敬您一杯!祝您生日快乐!”

    “季市长,我敬您一杯!祝您身体健康!”

    “弟妹,来,我敬您一杯,祝您越活越年轻!”

    “嫂子,来,我敬您一杯,祝您越长越漂亮!”

    从王稼祥和凤梦涵开始,大家鱼贯起身,祝酒献辞,争先恐后,除了有限的几个人是在真心实意的祝福之外,其他人可谓是搅尽脑汁,挖空心思,苦思冥想,搜肠刮肚的在表演。

    这哪里是喝酒吃饭,分明就是金鸾殿上举子献诗,学士面前考生答题,原本简单轻松的生日宴会,竟成了斗酒献艺,展示学问的竞技场,这可苦了排在后边的小科长们,他们一个个是面红耳赤,战战兢兢,好词好句全给前面的人说完了。

    在领导面前步人后尘,韩郸学步,莺鹉学舌,那不仅是没有学问,简直就是没有创新精神,在工作中如何能独挡一面,有所建树!幸亏季子强及其夫人他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些,端起杯来,只说些土生土长的“少喝点,尽力而为”之类的俗话土语,他们甚至没等对方说完就自顾地仰起脖子喝下去了,让那些才子佳丽们缺少了些表演的空间,也就欠缺了许多胜王败寇的意趣。

    季子强就说大家以吃为主,都不要拘礼了,这些人才心中谢天谢地,如果不是这样,他们真的要去电脑上找百度问搜狗了。读者朋友你不要提什么康熙大辞典,那东西谁还用啊?再说又大又厚的携带也不放便啊,就是方便,现在还有几个人会用呢?

    江可蕊是不敢喝酒的,虽然她不能明说自己有了身孕,但她说不喝,别人也是不好硬劝的,那就吃菜吧!凤梦涵发挥其地理位置优势,每道菜上来,她都会替代了服务生的工作,第一时间把菜转到季子强和江可蕊面前,并极力鼓动他们挥筷动箸,直到他们尝过后发出惊叹起码是赞许的表情。

    看看大家俨然是脑满肠肥,服务员还是精力充沛地来回穿梭着,娇媚巧笑地播报着名不符实的菜名,季子强夫妻俩对望了一眼,季子强立即传出话来:“菜不要上了,这些已经很多了。”

    “哎呀,不能停不能停,下面还有五个呢,最后一个是压轴大菜。市长,您看江局长难得来一次,我们不能这么小气,是吧?”上次那个季子强在玻璃窗上偷看到的学猫叫的女人撒娇似的说着。

    “那就吃完了再上吧。如果菜还没做好,就通知他们不要做了。”季子强坚持着说。

    “服务员,等等再上吧”凤梦涵传谕。

    “我们菜已经全部做好了好,等等再上可以。”服务员随口就回了一句,当然他们这是服务用语,大家也是知道的,说不定他们点的龙虾还有卢鱼现在还在河海里游着呢。

    这就不去管他了,人家也是做生意的,公家的钱不赚白不赚!当然就是私人的,照样是赚了还要赚!

    龙虾终于隆重登场了,兄弟姐妹十几个,都是篮球运动员级别的,体长个大,普通的盘子是负担不起的,服务员用的是篮子,这次搞的是人均分配,一人一个,直接快递到客人门上。

    季子强真的有点担心起来,暗暗摸了摸自己的钱袋,感觉那一沓子硬硬的还在,便放了心,他庆幸自己把今天身上还装上了钱,不然真是吃起来心虚。

    隔壁包间里传来阵阵猜拳行令声,服务员依然在来来往往的忙碌着,偶尔闲着的,便谈论着各自的工资奖金,高兴的怒骂的都有。

    “这家酒店的龙虾烧得不行!”上次配合那个学猫叫的女人搞事情的副主任放下活,拿起餐巾纸优雅地擦拭着被高级剃须刀刮得很干净的下巴,说道。

    “可能是因为个太大,不易入味吧。”凤梦涵说道。

    “什么呀?还是他们手艺不精,想当年我吃过的比这大多了,味口还比这好呢。”这副主任坚持自己的观点。

    既然副主任说味口不好,大家你看我,我看看你的,都想放下手中的活;再坚持吃,显得自己好没味似的。

    季子强没有停下:这都是自己花钱买来的,干嘛不吃?何况他们吃不出来有什么不好的。

    大家也是稍微的停了一下,看季子强吃的香,既然主要领导都坚持吃,你不吃?烧的你!不想上班了?!小样!一阵噼哩啪啦,龙虾体无完肤,粉身碎骨。

    酒歇菜罢,饱嗝声声。

    季子强就暗自里摸出了钱包,向江可蕊发出下楼结帐的信号,江可蕊嘲笑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小声说:“谁还用现钱啊,我带的有卡”。

    季子强就点头笑笑,江可蕊站起来说:“我到卫生间洗个手。”

    凤梦涵也要跟着去,当然凤梦涵不知道她是去付帐的,江可蕊拒绝了,坚持自己一个人去,放后面便没有再坚持。

    季子强看大家也吃好了,就站了起来,说:“行了吧,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大家都嘻嘻的笑着,一起站起来。

    大家让季子强第一个先出门,其余的也按级别大小,地位尊卑相继鱼贯而出,下楼,酒足饭饱的人们习惯于手持一根牙签,即使不用,也是一种心情,表示自己吃得放松,吃得自得。当然一般情况下,这都是用****消费的心情,自己掏钱也有拿牙签的,但那纯粹是一种需要。

    “今天我们这桌饭多少钱呀?”凤梦涵在大厅的吧台问,一面就准备掏钱。

    “哦,一共是一千九百九十八元。钱已经付了。”吧台秀很高兴,第一次高利润快回报,一般这种桌子那全是欠账的,那要帐难啦!

    “什么?谁结的帐?”凤梦涵有点来汗了。

    “就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士结的!”

    凤梦涵就明白了,一定是江可蕊刚才出来结的帐,她也没有时间和收银员废话了,飞快地冲出去,幸好季子强,江可蕊还在和众人道别。

    “哎>市长你不能走。”凤梦涵过来说。

    季子强就转身看着凤梦涵说:“还有什么事情吗?”

    凤梦涵当着大家的面说:“季市长,今天是我们办公室请你的,怎么能让嫂子去结账呢,这绝不行。”

    王稼祥一听,也是吃了一惊,忙说:“江局长你怎么能结账啊,那今天不成了我们敲竹杆了吗?不行,不行,对了,凤主任,总共多钱。”

    “差几元就2千。”

    王稼祥说:“季市长,这事情今天没有商量的余地了,钱就是我们办公室自己出,也不是办公费,招待费,这你放心。”

    季子强想要拒绝已经来不及了,凤梦涵把两千元钱一下塞到了江可蕊的包里,不过季子强也知道,办公室每月都要到下面自己募捐一些福利的,这个和财政拨款不一样,主要是解决单位奖金什么的,自己也为办公室募集过几笔的,在一个为两千元钱,自己和他们在酒店门口拉拉扯扯的,也不雅观,季子强就点头对江可蕊说:“算了,算了,既然是大家的一片心意,那就感谢了,不过先说好啊,等月底你们发福利不够了,可不要说怪话。”

    王稼祥他们都笑了,说:“谁敢啊。”

    大家又扯了一会,才各自分手,各回各家。

    在路上,江可蕊才取出了给季子强准备的生日礼,那是一条很贵重的方格领带,江可蕊说:“本来我准备等你下班和你单独出去吃饭的,没想到还没下班就让他们抓住了。”

    季子强心里暖暖的,他拉着江可蕊手,宛如牵着气球,紧紧勒住唯恐溜走。他牵着江可蕊,就像牵着自己的灵魂,他看到江可蕊,就能够看到自己。

    走了几步,季子强心中的欢喜再也把持不住,松开江可蕊,倒退疾行,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纷纷红尘,碌碌浮生,唯有爱恨焉能随风,江可蕊娉婷而行,一面笑看他癫,而两束眸光焦距在季子强身上,一刻不曾飘移。

    入得家门,季子强即把江可蕊逼在墙上,江可蕊柔軟的嘴唇印上来,季子强还以疾风骤雨般的湿吻,唇齿相依,其贪婪之态,大家见过蟹吃食吧,就是如此。

    季子强如火烧火燎,血脉贲张,胸腔里慾火难耐,象是即将爆发一般。

    “呼赤呼赤的。”他嘴张着象拉风箱般的喘粗气。

    欢愉过后,季子强迅速穿起裤头,和脱时一样迅速,近乎是条件反射,以示自己什么都没干过,眨眼又变成知达礼的斯文人,犯罪现场一片凌乱,被侵犯了的江可蕊蛇一般盘在**上,软软的说道,“洗个澡,老公和我一起洗。”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