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就抬头看了一眼庄峰,其实心里也是懂得庄峰的用意,他不过是想让自己深陷其中,但在这样的事情中,季子强不想为个人的利益费尽心机,何况庄峰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王稼祥固然能干,但没有行政级别上的差异,开发区未必会好好配合,自己的目的就是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为了让自己置身事外。()

    季子强就点头说:“行,那就按市长你的想法来,我下去马上就安排。”

    庄峰心中一笑,嘴里却说:“好,辛苦你了。”

    季子强想了想,又说:“对了庄市长,还有个事情我要提前说明一下。”

    庄峰显得很和蔼的点头:“你说,你说。”

    季子强一笑,说:“开发区主任孔晓杰的背景你比我清楚,所以恐怕到时候会遇到一定的阻力,我希望不管过去我们两人有什么隔阂,这件事情你要支持我。”

    季子强开诚布公的话让庄峰脸一红,他一直以为季子强并不了解孔晓杰和冀良青的关系,现在季子强的话就明白无误的告诉了庄峰,他季子强什么都知道,也暗示着你庄峰的那点心机,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季子强。

    庄峰就咳嗽一声,嘴里含糊的说:“那是一定的。”

    季子强站起来,很认真的对庄峰说:“希望庄市长到时候不要扔下我不管,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也应该了解我这个人,我不会做无谓的用功。”

    季子强说完,笑笑就离开了。

    庄峰却站在那里发了一会的呆,他理解季子强的话,知道要是在这个问题上,自己想坐山观虎斗肯定不行了,季子强一定会为他自己留下活口,准备好退路的,一旦发现自己不支持,他极有可能全面撤退,绝不会和冀良青单独硬拼的,因为他已经看出了自己的企图。

    庄峰默默的坐了下来,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在这个件事情上自己能不能和季子强暂时联手,给冀良青正面的一击呢?

    季子强回到了办公室之后,让秘叫来了王稼祥,两人就面对面坐了下来,季子强说:“稼祥啊,我这里有一份群众举报的材料,你看一看吧,主要是针对开发区航空仪表厂的,我准备组织一个调查组,我任组长,你任副组长,对这件事情做出一个详细的调查和处理。”

    王稼祥结果材料,但并没有去看,因为作为一个在政府好些年的人,他不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了,这个厂也不是第一次有人举报,所以王稼祥就拿着材料,看着季子强说:“我一会回去细看,不过我要提醒一下季市长,这件事情可能比表面要复杂一点。”

    季子强点下头说:“我知道,但我还是决定查。”

    王稼祥就不再说什么了,对季子强的认识,王稼祥自认还是比较深刻,特别是上次两人在王稼祥家里吃饭的时候,两人做了很深刻,很广泛的交流<span css="url"></span>。

    王稼祥点头,问:“还有什么要求?”

    季子强若有所思的说:“你把调查组人员敲定一下,拉几个工业局的人进来,再从你们办公室抽掉几个人,**定一个调查计划。”

    “行,那我现在就过去,准备好了再给你汇报。”

    季子强点下头,看着王稼祥离开了,本来这样的事情季子强并不想让王稼祥参与,这是个得罪人的事情,但季子强后来还是决定用王稼祥了,他希望王稼祥能够得到更多的锻炼,能够逐渐的在新屏市展露才华,将来能为自己独当一面,分忧解愁,自己在新屏市本来也是势单力薄的,没有几个帮手做起事来真的很不顺手。

    今天的阳光很好,楼下那成熟的翠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耀目的光芒,季子强感到天气暖和了不少,人也显得从容惬意,步履轻盈,神清气爽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季子强准备下楼,却被办公室王稼祥等人给截住了。

    “怎么?季市长,您这就要回去啊?”王稼祥首先“发难”。

    季子强就有点奇怪的问:“怎么啦?你们一个个的,像是要吃了我似的。下班了还不想回家,老婆孩子都不要啦?还是你们大家都没晚饭吃啊?走,跟我去,没好吃的,稀饭萝卜干还是有的。”

    王稼祥笑着看着手下几个弟兄说:“好啊!我们就等你季市长这句话呢。走走走!”

    大家异口同声,步调一致。一齐向楼下走去,走出大门口,却把季子强往他家的相反方向拖拽:“走,你跟我们走。”

    季子强就很稀奇的看看大家,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把戏,只得随他们来到了一家酒楼,刚踏进三楼的“龙呤”厅,门一开,里面立马传来“happybrhayyu!happybrhayyu!happybrhayxxx!happybrhayyu!”领唱的正是办公室副主任凤梦涵。

    这还不算,季子强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包间的江可蕊,季子强着实吃了一惊:“你,你怎么来啦?你们这是搞什么呀?”,

    江可蕊有点尷尬的笑了笑,因为季子强也不止一次地对她说,让她没事不要到他单位来,她理解丈夫的心思,他也从来不让自己搞什么特殊,那种男人当队长,女人长翅膀的事情,是最令人不屑的。

    但今天的这场子,是凤梦涵带着几个人,硬到她单位找到她,苦等死缠,说她要是不来,他们就不去,再说人家凤梦涵也是一片诚心一片好意,她真的不想让她为难,也只有自己为难自己了。

    “季市长,祝您生日快乐!”凤梦涵说着带头鼓起掌来,兴奋的美人脸越发娇态怜人。

    季子强一下就想起来了,今天真的是自己的生日,但说良心话,季子强已经很多年没有好好的过过生日了,每次快到的时候,他还能大概的记住,但真真到了生日那一天,往往是工作一忙,他基本都是忘了,他就问:“你们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的?”

    “你生日也保密啊?再说了,对别人可以保密,这办公室你能保得住吗?别忘了你的履历登记全在那呢!对吧,嫂子?”王稼祥说着把目光转向凤梦涵旁边的江可蕊。

    江可蕊只得笑笑,不置可否。

    季子强记起上周办公室跟自己要******,说是编报干部报表要用的,还回来的时候是凤梦涵送给自己的<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看了一眼凤梦涵,不用说这又是她的衅,凤梦涵也用余光侧视了一下江可蕊,她知道此时季子强对她的那么简单一看,就算是肯定了她的成绩,自己这些日子的心思就算有了回馈。

    现在的凤梦涵心里其实还是没有完全的放下季子强,明明知道自己和季子强已经没有什么可能性,但她就是忘不掉,放不开,

    这一次,季子强的生日,就是她用心良苦悉心准备精心筹划的,季子强被推让到上座位置,江可蕊也被众人推坐到了他的身边,有凤梦涵作陪。

    凤梦涵现在和江可蕊也比较熟悉,她的玉手一直牵握篆可蕊的手,显得十分的亲热,凤梦涵不时地陪着江可蕊说话,同时她还负责桌上的气氛调节,目光盯着季子强。

    桌上那四十八吋新鲜水果大蛋糕是出自新屏市名家之手,上面是精雕细刻,游龙走凤,仙桃寓祥意,松鹤延寿年,五颜六色的小彩烛闪动着火苗,不绝于耳的祝福声涌向季子强。

    看到如此级别的蛋糕,季子强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个蛋糕这么大,看来今天的这桌饭菜价格肯定是不匪的。

    “请季市长许愿并吹灭蜡烛!”凤梦涵提议,众人附和,“对,请季市长许愿!”

    季子强环顾了满满的一桌人,办公室的中层以上人员都来了,王稼祥善解人意地说,“办公室嘛,就是领导的畜院,就应该在御前行走的,今天我们要好好为季市长庆祝一下。”

    实际上,凤梦涵内心并没有像外面那样的兴高采烈的,她眼睛盯着那正在燃烧的彩烛,心里别有滋味,看着那流泪的蜡烛,凤梦涵的心在流血,她的手有点发凉,便不自觉地把江可蕊的手握得更紧了。对凤梦涵来说,有时候想念一个人不只是牵挂那么简单,有时候忘记一个人不只是放手那么容易!有一种距离,当越走远后,就再也走不到一起;有一种爱,不是每天都挂在嘴边,而是埋在心底最深处,一直没人知道;有一种执着,与生俱来,就算地球毁灭也不会改变;有一种性格,明知是爱而不会表达,还要强加对方;有一种感情,不算刻骨铭心,但一生只爱一次,永远都不会改变。

    “季市长快快吹蜡烛!”

    “对,市长快快吹蜡烛!”众人提示着季子强。

    季子强勉为其难地站起身来“呼”地一声,烛炬全灭,一缕青烟悠然向上盘旋。

    “好好好!一口吹灭,大吉大利!”众人齐颂。

    一阵阴霾很快地在凤梦涵的脸上散尽,她强迫着自己,让节日般的喜庆模样重新又回到了她桃花般的粉脸上,****活力又在她青春洋溢的身上四射开来。

    宴席开始,山珍美味源源不断地从年轻美丽的服务员秀手中魔术般地呈现上来,诱发刺激着在座人的胃蕾,诱发着他们的食欲;精致漂亮的瓶口一启,美酒的醇香迫不急待地飞涌出来,沁人心脾,酒香菜香弥漫着整个包间,热气喜气充溢在所有人的脸上。

    季子强看了一眼江可蕊,见她脸上也有了柔柔的笑容,他们心里在传达着一种柔情蜜意。

    h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