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标题下ad开始 -->

    "" ="(" ="">

    季子强就在附近又转悠了一会,对厂区的环境和情况有在心里分析了一会,才慢悠悠的转了回来,想了想,对小赵说:“行了,先看个大概的情况,现在我们回去,回去之后,你记住,帮我到科协和财政局去调一下资料,看这个企业每年市里补贴多少,还有补贴到哪一年了?”

    小赵就说:“补贴到今年,今年的已经领了,每年50多万,这个厂当时的土地很便宜,但还有500万的土地款没有交纳够。()”

    季子强就很奇怪的问:“你已经了解清楚了?”

    小赵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在我拿到这个材料的时候,我已经查阅了这些数据了。”

    季子强连连的点头,说:“好好,有进步啊。”

    本来看到小赵现在办事能力得到提高季子强是应该高兴的,但听到小赵说的这些数据,季子强的高兴不起来,这个厂已经毫无疑问的存在很多问题了,而且问题还很荒诞,偌大个新屏市,没有人发现这个问题吗?这绝对不可能,只是大家都在回避。

    季子强的脸色就沉了下来,说:“先回去吧。”

    刚说到这里,就见远处开来了两部小车,看样子是直接对着季子强他们来的。

    小赵等车在近了一点,就对季子强说:“是开发区管委会的车,看来他们得到你来的消息了。”

    季子强邹下眉,说:“他们怎么知道?”

    小赵笑笑说:“就我们这车牌在开发区一出现,要不了多久,他们肯定知道,这是我疏忽了,早知道我们换一辆其他的小车。”

    季子强倒也没有责怪小赵,现在的人,都精的猴一样,防不胜防的,既然来了,那也好,反正迟早都是要面对的。

    车很快的到了季子强的面前停下了,从里面就走出了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和副主任刘兴洋,季子强淡淡的看着他们,并没有说话。

    孔晓杰主任就笑着招呼季子强说:“季市长啊,你来了也不提前通知一下我们,今天要是错过你了,还让你饿着肚子就离开了,让我情何以堪啊。”

    季子强还没有说话,那个副主任刘兴洋就快步的过来,连连的说:“季市长,季市长,唉,我们工作做得不好,让你辛苦了,该批评,该批评。”

    季子强脸上没有多少笑容,他还在想着这个厂子的问题,说句良心话,上次季子强来,见着这个主任孔晓杰,当时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认为此人仪表堂堂,儒雅大方。

    但或许是因为有了今天这个厂子的问题,所以此刻的季子强看着孔晓杰,就有另外的一种感觉了,感觉到了孔晓杰的虚伪和做作,这应该是心理因素造成的。

    季子强也笑不出来,就平平淡淡的说:“我就是随便进来转转,也不想惊动你们的大驾,没想到还是让你们发现了。”

    孔晓杰也是能够察言观色的角色,他从季子强不腥不素的话中,意识到了一些问题,他就忙说:“最近工作安排多,开发区招商任务大,所以这园区环境就比上次差了很多,季市长谅解一下,明天我就安排人好好的收拾<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不置可否的转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航空仪表厂,说:“这个厂有多久没有生产了?”

    季子强问的是轻言和语,但孔晓杰心中就咯噔的一下,从季子强今天对自己的态度,以及他突然的到访开发区等等迹象表明,似乎有点来者不善的味道,他就愣了一下,没有及时回答。

    但副主任刘兴洋眼中闪过了一丝亮光,很快他又如无其事的说:“你说这个厂啊,彻底停产已经三年了,怎么?季市长对这个厂还有兴趣?”

    “三年?”季子强重复了一句,看着孔晓杰和副主任刘兴洋说:“你们应该对这个厂很熟悉吧?我想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

    孔晓杰已经知道,季子强今天就是冲着这个事情来的了,看来是有人又去举报了,不过知道了季子强的想法,孔晓杰也不是太过紧张,不就是这点事情吗?估计季子强还不太了解新屏市的势力派别,要是他知道自己和冀良青的多年铁杆关系,估计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所以到现在为止,孔晓杰并没有什么紧张的。

    孔晓杰呵呵的一笑,说:“季市长啊,要说起这个场子,话就长了,这样吧,这外面也冷,我们到管委会坐坐,我给季市长做个详细的汇报。”

    季子强眉头一杨,说:“管委会我今天就不去了,就是想来看看这个厂,实话实说吧,有人检举这个厂有套空返利的嫌疑,另外好像说这个厂还欠政府几百万的土地款,我先来了解一下,详情我想等你们管委会给我一个详细的面汇报,怎么样?”

    季子强决定还是开诚布公的把自己的意图说出来,有的工作不能遮遮掩掩的,那样还反倒会让别人抱有幻想,自己就明说,看看他们有什么反应。

    季子强这话一出口,孔晓杰和副主任刘兴洋两人露出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表情,孔晓杰明显脸就沉了下来,眉头也皱起来了。

    副主任刘兴洋却闪动着一点幸灾乐祸的表情,大有看热闹不怕事情大的样子。

    孔晓杰犹豫了一下,想要给季子强一个解释和回应,但不好说,也不知道怎么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事实存在的,一口否认断然不可,但承认下来,也不理智。

    他想了想,说:“季市长,我看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这件事情随后我们给你详细的汇报。”

    他第二次提出了吃饭,却还是回避了厂子的情况,季子强从这简简单单的对话中,已经大概知道这事情和孔晓杰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至于副主任刘兴洋,季子强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估计是没有参与进来,所以你看他忍不住的有了喜形于色之态。

    季子强说:“现在吃饭还早,我就先回去了,你们在考虑一下,记得尽快给我一个面的报告,我希望事情在我面前能够明明白白。”

    说完,季子强也不招呼谁,就转身上了自己的小车,扬长而去。

    这里就留下了孔晓杰和副主任刘兴洋,孔晓杰看着绝尘而去的小车,心情有点复杂起来,季子强这人,自己虽然是接触不多,但从他来新屏市这段时间,手里经过的这几件事情来看,也不是个软茬,更重要的是,恐怕他未必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冀良青的关系,因为就算他不知道,至少他的秘,他的司机是知道自己在新屏市的根基的<span css="url"></span>。

    嗯,或许有这样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没有人对他提起这个厂子和自己有什么瓜葛,所以他想来个拨乱反正,不错,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

    孔晓杰这样想着,但心中还是不能释怀,假如自己不挑明这件事情,最后季子强真的查起来,事情闹大了,自己一样是有麻烦的,冀记当然会保自己,但要记住一点,人情就和金钱是一样的,用一次少一次,不到关键时候,最好不要使用。

    但对季子强这样一个软硬不吃的人,用什么手段对付呢?这到真的难住了孔晓杰,钱呢?季子强是肯定不会要的,上次那30万元的事情,已经充分的验证了季子强并不贪钱,那么还有什么办法能对付他?

    孔晓杰就认真的思索起来,在坐上车回到开发区的管委会之后,他还是在想着这个问题,不过孔晓杰坚信,这个世界没有开不开的锁,正如一句流行的名言一样:男人无所谓忠诚,只是背叛的砝码太低,女人无所谓忠诚,只是誘惑不够。

    自己是一定能够找到办法的。

    季子强回到了政府,在思考过后,就到了庄峰的办公室,以季子强现在的地位,他要是到庄峰这里来是不需要通报的,他随时都可以自己过来,但季子强不想轻易的使用这种特权,所以还是和庄峰提前过。

    庄峰现在对季子强是很矛盾的,他内心憎恨季子强,总想让他倒霉,但庄峰同时也憎恨冀良青,他最担心的一点就是冀良青和季子强的联手,并且这个的趋势已经初具绉型,怎么破这个局?庄峰一直在思考。

    后来他还是想到了一个方式,那就是把季子强作为炮,去为自己冲锋陷阵,就拿对付冀良青来说吧,庄峰就希望季子强对冀良青的权威发起挑战,这个开发区航空仪表厂的事情,也是庄峰在慎重考虑之后扔给季子强的一发炮弹,他想看到季子强和冀良青的做对厮杀。

    只要冀良青和季子强产生了矛盾,自己的压力就会骤降,那个时候,自己完全可以各个击破,对付起季子强也是游刃有余。

    所以在季子强给他汇报开发区这个问题的时候,庄峰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和热情:“你已经亲自过去看了,嗯,辛苦你了,那么你看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

    季子强坐在庄峰的对面,手里拿着那个举报材料,说:“我决定组织一个调查小组,以政府办牵头,由王稼祥任组长,对开发区这个企业做正式的调查,如果真如这份材料上说的一样,那么我提请对该企业做出行政处罚的。”

    庄峰站起来,走了一圈,在季子强的面前站定说:“季市长啊,我同意你的这个想法,但有一点我看有点不妥。”

    “奥,庄市长请讲。”季子强客气的说。

    庄峰就扶着沙发靠背,回到了自己做的沙发前,没有坐下,面对季子强说:“你想一下,让王稼祥做调查组的组长,我看力度不够啊,孔主任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为加强调查组的威慑力度,你任组长,王稼祥为副组长,这样从行政级别上就提高了调查组的地位,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调查的顺利进行。”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