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轻轻的在茶几上烟灰缸中蹭掉一些燃烧过的烟灰,抬头看看冀良青说:“我很长时间没有见季记了,嗯,应该从乐记离开的那天,直到前几天,我不想去给他们增添麻烦<span css="url"></span>。() ”

    冀良青不以为然的说:“但你实际上在不断的给他们增添麻烦,从你因为30万元的诬陷那件事情,一直到你成为常务副市长,你想下,他们是不是都在为你努力。”

    季子强点头:“是啊,所以我就只能见见他,但从内心讲,我还是希望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正常的。”

    冀良青皱了一下眉头,季子强说出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在暗喻着什么?难道他并不想依靠着自己?

    冀良青心中的疑惑就升起,他看着季子强说:“季记让我多帮帮你,你怎么看待这个句话?”

    季子强就一下面临着一个选择了,显然的,冀良青是在给自己摊牌,自己的回答好还,有可能就会直接反馈到季副记那里去,季子强沉吟一下说:“当然了,我很感谢领导对我工作的支持,也感谢这短时间以来,你对我工作的帮助,以后我会更好的工作,尽量不给领导带来太多的麻烦。”

    又是模棱两可的回答,这让冀良青心中很有点诧异,他越来越看不懂季子强了。

    但想到季子强和季副记等省上领导的那种关系,冀良青从大局考虑,不管怎么说,季子强是无法回避跨上这部战车的,或许他只是年轻气盛,想要证明一下自己,证明他不依靠别人也能干的很好。

    想到这里,冀良青的心中就冷哼了一声,你季子强也太妄自尊大了,想要超脱事外,有那么容易吗?除非你能像我过去那样具有绝对的权威,但这里不是你柳林市,你也不是我,所以走着瞧,你迟早还是要求到我门下,还是会归到我的麾下。

    冀良青就笑了,说:“工作吗,我当然会尽力的支持呢,谁让你是在新屏市工作呢?哈哈哈,子强啊,多的话我也不说了,有什么工作上的困难就拒来找我吧。”

    季子强点头说:“谢谢冀记,感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

    其实作为季子强,他自己现在也知道,自己处在了一个尴尬的境地,离开了季副记和冀良青等人的支持,自己恐怕就一事无成,但如果自己丧失了自我,一味的跟在他们的后面,恐怕自己真的有一天就只能成为千万个庸官中的一员,因为自己会身不由己的随着这部战车,做很多自己不想做,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季子强最先想到的事情就是高速路的项目问题,假如冀良青依然势在必得的要自己按照他的意志来办事,把项目转给他介绍的那个老板,自己该怎么做?

    一想到这个问题,季子强就闷闷不乐。

    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刚才在冀良青的办公室没有好好的喝茶,现在他就着茶,想着这些问题。

    秘小赵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材料,看着季子强若有所思的样子,就远远的站着,没有过来打扰,季子强看到他进来了,也知道他是有事情,所以叹口气,先把那烦心的事情放到一边,对小赵说:“有什么事情吗?”

    小赵点头,送上了一份材料,说:“这是一份群众的举报材料,上面庄市长已经签字了,责成季市长你负责处理。”

    季子强拿过了材料,细细的看了一下,眼中就多了一点寒意,这个材料上说,在开发区里有一个企业,停产几年了,但每年却从政府领洒种高新技术补足,而且这个企业的土地款还拖欠了很多。

    季子强真的有点奇怪了,现在的社会怎么了?什么怪事都能发生,一个停产的企业竟然还能拿到政府各项补助,那是不是死了的人还能领工资?

    是啊,季子强就记起了,确实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包括一个什么地方,那个女市长很多年没再单位上班了,工资一直没断过,今天突然还被当选了副市长,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要不是络曝光,说不上这个女市长不用上一天的班,过几年还能提升呢?

    但那是别的地方,在新屏市里,季子强是绝不能允许出现这样吃空饷的事情发生,季子强就对秘小赵说:“不要通知别人,就带上车,我们到开发区再去看看。”

    小赵却很意外的说:“上次我们不是去看过一次吗?今天还去?”

    季子强感到奇怪了,这种话是你一个秘应该说的吗?不要说那是几个月前去的,就是昨天去的,我今天还想去,你也不能说什么啊,你秘就是执行季子强突然停住了心中的不满,等等,小赵跟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季子强迟疑了一下,看着小赵问:“你知道什么?都说出来。”

    小赵一下就有点紧张起来,看着季子强坚定的目光,他也只能说了:“季市长,其实这个件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举报了,但一直都拖着,没人去管。”

    “为什么?”季子强带着疑问的眼神和语气问。

    小赵就豁出去了,说:“据传,这个企业和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都不想沾手。”

    季子强说:“都怕得罪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

    小赵嘴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季子强再问:“一个孔晓杰就这样可怕?”

    小赵小声的说:“可怕的不是他,是他身后的冀记,他是新屏市中,最得冀记赏识的干部,第一次我记得有人举报这件事情,全市长不知道,就派人查了一下,刚去几个小时,就被冀记批评了,全市长赶快把人撤了回来,这件事情庄峰市长也是知道的。”

    季子强就靠在了座椅的靠背上,小赵的话前半截很清晰,那就是这个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有冀良青的全力庇护,新屏市没人敢查。

    这后面半句话就含蓄的提示自己,这件事情庄峰是知道的,他还专门的把材料批复给自己,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想让自己去撞这个雷,事情成了,斩断了冀良青的一支手臂,事情不成,也是我季子强自己倒霉,和他绝无半点损失。

    季子强冷笑了一声,感到庄峰太小看自己了,但瞬间,季子强又皱起了眉头,这件事情就算自己看出来,读懂了庄峰的意图,哪又如何呢?难道自己也和别的干部一样,对此事回避三舍吗?

    自己作为新屏市的常务副市长,而且还分管工业,这事情于情于理也确实该自己处理,难道仅仅因为担心冀良青,自己就把这个材料束之高阁?

    季子强下意思的摇了摇头说:“小赵,你安排车,我们马上过去。”

    小赵见季子强心意已决,自然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点头答应,下去招呼司机了。

    这里季子强就又坐了一下,大喝了几口茶,也下楼去了。季子强没有通知开发区管委会的领导,就来到了开发区,这个开发区比起柳林市的开发区,那就差得不是一点两点的,季子强到了之后,一眼望去,完全就是一大片荒芜的土地,更多的地方草都长得快有人高了,不过,从荒芜的土地看,看得出来,这里以前应该都是良田。

    再看看远处,几个巨大的烟囱高高耸立,正在飘着浓烟。看到这样的一种情况,季子强就在皱眉,上次自己来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开发区得到了办公室提前通知的缘故,当时草也没有这么高,烟囱也都没有冒黑烟,但这次因为自己是不速之客,开发区显然就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了。

    季子强已经明白了,这个开发区其实也就是一个摆设,不过是为了新屏市的主要领导们在年终写总结时候,或是唱高调的时候用来遮羞的场所,不过,季子强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一个开发区搞了那么一些大烟囱,难道市里面就没有发现这危害性,污染的事情一定小不了。

    想到自己上次来看到的开发区管委会装修得非常豪华,大有一个开发区的气派时,季子强真是很不以为然。

    车子绕着这个开发区走着,再看着多处企业冷清地存在于里面,季子强的心中也是沉重,新屏市当初想必是花了很大的代价,结果却搞成了这样,几个大烟囱表明了入驻的企业也并非优质的企业,对这一片的污染也太大了!

    “过去看看那几家有大烟囱的企业。”季子强对着小赵说了一句。

    很快,车子绕了过去,季子强由于接管工业片还时间不长,就只有靠回忆,自言自语的说:“这两家有烟囱的是什么公司?嗯,应该一家是水泥厂,另一家是炼焦厂,对了,另外还有几个玻璃厂、造纸厂。”

    小赵也说: “季市长,你也知道,现在招商工作难度现在是越来越大了,好企业根本都不进来!”

    季子强点头说道:“是啊,但有这样的一些污染企业存在于园区,对其他企业的入住肯定也成障碍,主角恶性循环啊!”

    小赵看看天空道:“市长,你看这天空,以前新屏市的天空很蓝的,现在也灰蒙蒙的了!”

    季子强看看天空,就闷闷的说:“找一下那个材料上说的企业。”

    小赵见季子强心里不快乐,也不敢多说话了,给司机指点着路,就东转,西拐的跑了一会,在一个大院子外面停住了,对季子强说:“就是这家企业。”

    季子强见院子的大门是上了锁的,他走下去,靠近了大门一看,那锁子早就锈迹斑斑了,一看就是很长时间没有开过,而院子里的野草,更是茂盛,在铁大门的旁边立柱上,几个模糊不清的字写着:航空仪表厂。

    季子强在门口目测了一下,这个厂区大概也有50来亩的面积,里面的厂房是钢结构做成,至于厂房内有些什么设备,一时看不清楚。

    季子强就对小赵说:“你看看材料,确定就是这个家航空仪表厂吗?”

    小赵点头说:“没有错。”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