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今天季子强确实有点忍不住了,江可蕊也像是问过别人,现在已经怀上了3个月,应该是可以放縱一下,所以现在江可蕊整个人显得非常的敏感,两人都没有说话,一下子就****拥吻着。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过了好长时间后,两人才从****的拥吻中脱离出来,看着江可蕊那完全迷失的样子,季子强的慾火也完全激发了出来,互相看看,江可蕊那抱拙子强的双手更紧。

    江可蕊这时也只知道紧紧的抱拙子强,那娇羞的样子,心中更是情动,季子强也不管这里就是客厅,快速解除着江可蕊的衣服。这房间的封闭性很好,空调早已开着,虽然外面很冷,屋里却是暖意逼人,江可蕊的衣服很快就被解除。

    看着怀中这个身材并没有被怀着孩子改变的女人,季子强也快速去解除着自己的衣服。

    “卧室去啊。”江可蕊娇羞地说了一声。

    季子强那早已充满的情感顿时高涨起来,也没有多言,就在这客厅那厚厚的地毯上倒了下去。这客厅铺着的地毯很柔軟,两人在这地毯上很快就****起来,大大的客厅内,两人在这地毯上不断翻滚,柔軟的身体在纏绵,强劲的冲击把两人的慾火完全引爆,喘息声很快弥漫在这房间之中。

    这一次江可蕊迷醉了,被季子强点燃,火熱的岩浆在翻滚着,泛起阵阵浓烈的热浪汹涌全身,灼烧着她们紧密相连的身体,江可蕊已忍不住呐喊,她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她此刻的快乐,亲爱的,这份爱意已在她生命里烙下了最深刻的忧,无法磨灭。空气已然火熱,两具交纏的身体淋漓湿滑,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體液,分不清是季子强的还是江可蕊的,似要把她们粘合在一起,似要冲走所有不属于她们的污浊纷扰。

    她们疯狂的互相亲吻着,疯狂的互相索取着,慾望在极速腾飞,每一根神经都绷紧,體內的火山散发出无穷的热量,如蛇行般在身体四处游窜,似要找一个释放的出口,思绪乱了,呼吸乱了,一切都乱了,血液在沸腾,身体在燃烧,江可蕊愿意在这一刻与季子强一起燃烧,一起化为灰烬。

    季子强在江可蕊耳边狠狠吐出:“亲爱的,让我们一起到天堂去吧”,

    江可蕊明白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送上极乐的峰巅,一次又一次的让自己飘浮到空中找寻着天堂。如果天堂里如此美妙,天堂里还有两人在激荡。

    风停雨收,房间里只有那弥漫着的一种曖昧的气息,江可蕊整个的身子朝着季子强的怀里一挤,说道:“子强,你好厉害!”

    今天两人都完全放开做事,到也算是最近这几个月来第一次那么激烈,江可蕊显得很是娇弱的样子,季子强说道:“别凉着了,出了一身的汗”。

    江可蕊那脸上还有着欲情后的红晕,目光中透着媚意,抛了一个媚眼给季子强道:“还不是你整的。”

    季子强哈哈一笑道:“知道我厉害了吧?”

    江可蕊说:“我一直都知道你厉害,你是全世界最棒的男人。”

    季子强也笑了,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季子强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个男人,最喜欢听到的其实也就是这一句简简单单的话。

    第二天季子强一早就来到了政府,政府大院里,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早到的人,进去大院,一排十米多高的松北树在大院的东墙边,纵向排列,树周是半米的围墙,几盆仙人掌在寒风中傲然的挺立着。

    只有一株株月季花,在初冬里依然绽放着,让满园的绿色,都成了它的陪衬,季子强在花前伫立了一会,他在想,为什么别的花都已经全部凋零,唯独只有月季花还在含苞待放,后来季子强才想明白,因为月季花具有顽强的适应性,它不挑剔,不娇柔,这就是它的原因。

    季子强在上班后的第一时间里到冀良青的办公室去做了汇报,冀良青现在已经告诉秘了,只要是季子强前来拜访,只要自己有时间,就不用请示,直接带让他过来。

    这应该是一道特殊和少有的指示,听在秘小魏的耳朵里,那当然就不比寻常,小魏明白,自己还要保持足够的耐心,不要轻撸季子强的虎须,这个人正在和冀良青走向蜜月。

    实际上这或许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想法,季子强从来都没有认为自己需要攀上冀良青这根高枝,在季子强的想法中,就这样不即不离,正正常常的相处,才是彼此最为安全的方式。

    所以当季子强走进冀良青办公室的时候,他就抱着这个想法来的。

    冀良青见到季子强,显的很愉快的说:“子强回来了,怎么样?省城之行还不错吧?”

    季子强谦逊的笑笑,说:“还算运气不错,在交通厅见到了牛厅长,他答应尽快的让立项审批下来。”

    冀良青‘嗯’了一声,走过来,给季子强发了一支烟,季子强赶忙站起来,帮他点上,自己也点上,任何两人又都坐了下来,冀良青说:“这就好啊,下一步你还要做好到北京去的准备,不过看情况,估计年前是不行了,那些老爷部门,办事拖拉的很,说尽快,我想也要翻过年的。”

    季子强也陪着笑,说:“是啊,我也这样想,但这个事情也不能急,毕竟我们是求人家办事。”

    “是的,是的,后面还有很多麻烦的,这个项目就全靠你了,你想下,好在下一步省财政厅有你那个老关系方菲在,到时候又要免不得麻烦人家了。”

    季子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就是,最后省上这关不知道能不能过,交通厅批了但省长不点头,钱还是下不来的。”

    冀良青也深有感触的说:“项目大啊,这么一大笔资金,确实要费点神,不过你放心,这个项目你需要什么支援,要我帮你协调哪些事情的话,你就直接说,不要客气,虽然项目是你在跑,但最后收益的是全新屏市。”

    季子强也唯唯诺诺的客气了几句。

    冀良青摁熄了香烟,话题就是一转,说:“这次去省城你就没有见见其他的领导?”

    季子强一怔,该不会是自己到季副记那里去的事情传到了冀良青的耳朵里了吧,想想应该不可能,司机知道,但那个司机跟了自己快一年了,应该不会是冀良青的耳目,其他人也不知道啊。

    但季子强还是很小心的说:“时间紧张,有些领导想见人家也没有时间。”

    季子强这个话就是可进可退了,他吃不准冀良青到底有没有知道自己去季副记那里,所以也给自己留了后路,这个话在必要的时候,是可以补充和变化的。

    冀良青就笑了笑,说:“季记对你还是蛮欣赏的。”

    这句话一出来,季子强心中就咯噔的一下,他绝没有想到,季副记和冀良青之间现在的关系已经发展到了如此地步,从冀良青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中,季子强明白,自己拜访季副记的事情,是季副记自己给冀良青说的。

    季子强笑笑,掩饰着自己的疑惑和惊慌,说:“嗯,季记还是很念旧的。”

    冀良青心中略微的对季子强有点不满,季子强到冀良青那里去了,却在自己面前压根就不提一句,如果自己不是听季副记说,可能还蒙在鼓里,季子强为什么会这样?只能说明他对自己还是保有戒心的。

    但心中的不满归不满,现在冀良青自认为已经是和季子强站在一条战线上的人了,从省委王记到达北江市之后,季副记就刻意的找过一次冀良青,对这个新屏市的元老伸出了友谊之手,要是以冀良青过去一直以来的习惯,他从来都是做逍遥派的,对上层建筑领域,他不想过多的介入,因为他一直都没有看清北江市政坛的走向。

    这一点不能怪他,这几年来,北江市政坛确实变幻太快,从乐世祥和李云中的合作,乐世祥实力的昌盛,又到双方产生的分歧,再到乐世祥的黯然离开,跟着李云中派系的快速抬头,等等的这些变化,都在23年之间完成,让很多人都眼花缭乱,无所适从。

    但现在的形势到了冀良青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时候了,庄峰在苏副省长等人的支持下,意外的崛起,这就给冀良青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新屏市再也不是自己随心所欲的地方,冀良青也从庄峰的行为中看出了他对自己置于死地的企图。

    自己再也不能想过去那样做中间派,自己也需要一个依靠和支撑。

    在这种大形势的压迫下,冀良青就如一个心情矛盾的少女一样,在季副记的誘惑中,羞答答的,半推半就的,从了季副记。

    季副记当然也是需要冀良青这样的手握实权的人加盟自己的队伍,虽然新屏市在北江市排不上什么名号,但多一块阵地总比少一块要好的多,所以两人也就一拍即合,心领神会的成了联盟者。

    这些情况季子强当然是毫不知情的,而现在冀良青准确,快捷的知道了自己去过季副记家里,也就完全让季子强明白了,自己已经间接的和冀良青坐上了一部战车。

    季子强没有因为自己和新屏市的一个成为同盟而高兴多少,相反,这种状况在过去一直都是季子强在刻意的回避的,但有时候,事情并不会按照自己的想象来实现,现在季子强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了。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