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呵呵,他倒是看清楚了,他一下字张开还是说完话的嘴,半天合不拢去,呆呆的望着季子强,直接傻了,他刚才那弯腰,偏头,很帅的造型也一下子就给定格了。

    他不知道是应该招呼季县长,还是应该赶快退回去,立马消失。

    季子强依然不紧不慢的抽着烟,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对谝着脑袋,离自己很近的脸看都不看,也不说话,这乔所长就像个木偶一样,保持着弯腰,偏头,张开嘴的姿态,足足有几十秒钟,才一下反应过来,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喝多了一点,出丑了。”

    季子强看都懒得看他,怎么可能和他说话,这乔所长见季子强脸上漠然,面无表情,他又呆了一下,也不敢在多说什么,赶忙退出去,从自己兜里掏出了几百元钱,对收银小姐说:“我买单,我买单。”

    放下钱,在所有人的错愕中惶惶离开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想看明白那龟背竹后面到底藏了个什么妖怪,一个个伸头张望,可惜那光线暗淡,看不清楚里面是何方神圣。

    华悦莲也吐了下舌头说:“领导,你刚才的表情有点吓人。”

    季子强见乔所长离开了,也就恢复了笑意说:“这种人,你就不能给他个好脸色,属驴的,要拿脚踢他才听话。”

    华悦莲就笑了起来,说:“你怎么这么粗俗啊,没一点领导的样子。”

    他们就不再提这事情了,又开始喝了起来,过了很长时间,季子强已经记不清楚到底喝了多少酒,只知道酒让自己很兴奋,让自己体内的荷尔蒙如同火山一样爆发,喷得满世界都是。

    后来他们离开酒吧走在大街上,这时候已经很晚了,街道上只有昏黄的灯光在守候着夜色,行人早已经没有,整条大街就剩下他们两人,两人在酒精的刺激下很亢奋,他们时而手拉手,时而相互追逐,时而大声地对天大笑。

    华悦莲今天很兴奋,她为自己,更为季子强不会出事而高兴,她不想就此回家,就说:“你最早的时候说过,不管输赢,你都要请我吃夜宵的。”

    季子强想想说:“ok。我说话算话,不就是请你吃一顿吗,说,想吃点什么。”

    华悦莲说:“那我想吃龙虾。”

    季子强带着醉意说:“龙虾就龙虾。我请你吃爆炒龙虾。要最辣的。”

    他知道洋河有几处夜市专门做这个,而且价格也不是很高。

    华悦莲说:“好,那我们看谁先跑到。”

    说完她就先跑起来了,季子强也放开了脚步,追了过去。

    这个景象也就是现在可以,要是在白天,有人看着季县长撩开脚丫子追一个姑娘,就像是当年日本人进了城一样,那就成全县的新闻了。

    坐在夜摊上,香喷喷的爆炒龙虾端上来了,好家伙,满满一大盘,一半的辣椒一半的龙虾,那个香呀,让人想把盘子都吞下去。

    季子强就说:“美女,还要不要再来点酒光有佳肴没有美酒,那可没意思”

    华悦莲也晃悠着美丽的脑袋说:“酒什么东西呀水嘛,随便喝奉陪到底”

    两个人又要了几瓶啤酒,就着龙虾喝了起来,他们是如此的快乐,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性别,就像是两个哥们,勾肩搭背,嬉笑怒骂着,什么烦恼,什么前途,什么伤心,都在这欢快中荡然无存了。

    当他们离开夜摊的时候,已经半夜2点多了,他们摇晃着来到了县政府门口,却发现大门早就关闭,季子强似醉非醉,对华悦莲说:“这麻烦了,还得叫大门,不知道看门老头睡了没有。”

    华悦莲大着舌头说:“你傻啊,人家现在还不睡,等你回来。算了到我那凑合一晚上吧。”

    季子强还想推辞,那华悦莲就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带着醉意说:“走,谁不走是小狗。”

    拉上季子强就走了。

    季子强现在也是晕晕乎乎的,来那个人有点踉跄的从政府门口走了过去,到了人家华悦莲的房间,季子强也是有点清醒了过来,人也难为情起来,他无所适从的四处看了看,感到眼前一亮,房子里面挺好整洁,房子的户型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客厅里面放着一组沙发。

    在这个时候,季子强莫名其妙的想起了一句老话:引狼入室。

    这想法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是狼吗

    自己会不会把华悦莲当成今夜的猎物,他抬眼看看华悦莲,季子强的心就咚咚的跳了起来。

    华悦莲很敏锐的感觉到了季子强异样的骚动,她也有了一种慌乱的神色,她压抑住自己的慌张,再看看季子强慌乱的神色,轻声的说:“我洗洗去,你自己看会电视,不过声音小点。”

    季子强点点头,找到了电视遥控器,准备打开电视,他就见华悦莲进了里间卧室,从一个衣柜里面取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季子强装着没有看见的样子,不一会儿,卫生间里便传来哗哗哗的流水声。

    季子强打开电视,漫不经心的看着,可是他哪里看得进去,他的脑海中全是华悦莲那美轮美奂的身体。

    季子强一边的想入非非,一边的细细的大量这房间的摆设,却一眼就发现了一个让他心跳加速的东西,在里间的床上,显眼的放着一件黑色的,带花边的胸罩。季子强就傻傻的看着那胸罩,它静静地躺在床上,犹如一个美妙的女子。

    季子强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把内衣从被子上拿了起来。

    漂亮又性感的内衣让季子强陡然的生出了许多,而那两个杯罩更为季子强平添了无限的想象空间,不由自主的,季子强竟然把两只手捧起这两朵桃花,放到了鼻子底下嗅了嗅。乳罩上那淡淡的汗味中,混合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女性特有的体香,让人意乱神迷。

    这时候,只浴室的水停了,季子强赶紧将手中的内衣按原来的样子放回在原处,走了出去,坐在了沙发上,又过了一会儿,浴室门的插销响了一声,随后,就听着华悦莲穿着凉拖鞋,由远及近走了过来。

    季子强像是这才发现华悦莲一样,说:“你这有茶吗我们喝点,正好解酒”

    华悦莲坐到沙发上,她现在已经镇定了许多,眯着眼笑道:“还需要解酒吗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喝醉”

    季子强连忙说:“虽说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可你看我像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吗”

    华悦莲说:“这可难说,男人是披着羊皮的狼。”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看,又一棍子打倒一大片了不是我得提醒你,天底下还有很多好男人,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华悦莲站起来,说:“那行,我问你,好男人,今晚你睡哪里我睡那里”

    季子强看了看卧室,说:“你睡里面呀,那么大一张床,还不够你睡呀。”

    华悦莲说:“那你呢”

    季子强四处的看看,最后拍拍沙发说:“我就睡这里了。”

    华悦莲就带着醉意,很使劲的看着季子强,或者她更希望在今天这个夜晚,季子强可以不睡沙发,但她是绝对无法说出口来。

    他们都不说话,气氛便变得沉闷,而沉闷中又好像带点暧昧,季子强闻到了近在咫尺的华悦莲身上的气息,那种气息带着一点酒气,又不全是酒气,他知道,那是女孩身上特有的味道。

    他的心跳忽然就加速了。

    季子强眼睛的余光看到华悦莲的举止也不太自然,呼吸也没有先前那么顺畅。

    这样僵持了一会,正当季子强情难自禁准备以语言或行动的方式表现出自己的想法时候,华悦莲忽然站了起来,说:“我还是睡客厅吧。”

    季子强有点失意的笑了一下,说道:“还是我睡客厅吧。”

    华悦莲看看他,就没说什么了,她蹒跚着走进了卧室。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且还喝了不少酒,其势猛于,怎轻易可以抵抗诱惑

    但或许在他们心里都还有一个堡垒,所以最终没有越过雷池。

    躺在沙发上的季子强虽然是心如猫抓,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他不时地侧起耳朵,倾听卧室里的声响,他希望华悦莲也像他一样睡不着觉,他甚至还希望,华悦莲会忽然打开卧室门,对自己说:“帅哥,沙发上不好睡,你还是到床上来吧。”但到他沉沉睡去的时候,他也没有听到这句话。

    煎熬难耐的夜晚终于还是过去了,天色亮了起来,清晨的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悄悄的溜到梦乡中旅人的脸上,想用一种最温柔的方式将他们从梦境中拉回到现实中来,他又回忆起昨夜的快乐,想到了华悦莲,他就睡意全消。

    季子强睁开眼,他就看到了一双明媚无邪的美目,透过窗帘外微弱的光线,他看见了她的大眼睛正在充满爱怜的凝视自己,他赶忙从沙发上爬起来,华悦莲笑语嫣然的说:“正要叫你起来,昨晚睡的好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