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一听,这才有点惶恐起来,原来苏历羽是苏副省长的女儿啊,这让季子强脑袋有点发昏了,自己下午刚刚给季副记表白了自己的忠心,但晚上却陪着李,苏二位政敌的公子和秀在外面玩乐,这要是让刚才的季公子无意间说给了季副记,不知道他会怎么看待自己,一想到这,季子强就头大起来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苏历羽到没有注意到季子强的情绪上的变化,就给季子强倒满了一杯酒,说:“别听他瞎说,谁是他女朋友啊。对了,我还正想下一步到你们新平去跑跑新闻呢,去了你可要招待我啊,我这人吃什么到不挑剔,但住的地方一定要好。呵呵呵呵,害怕吧。”

    季子强就勉强的笑笑,说:“那是一定要招待好你的,就冲我和啸岭的这关系,也不会让你在新屏市挨饿的。”

    苏历羽就瞥了二公子一眼说:“不提他,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交情,和他没关系”。

    说着就望望季子强,很狐媚的一笑。

    季子强心里是咯噔的一下,赶忙转过脸去,看台上的表演了,他可不想让二公子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二公子果然说:“你们说什么呢,你历羽能认识季子强,这是通过我的吧,还没怎么的,你们就像过河拆桥,还当我的面情意绵绵的,当我是空气啊。”

    历羽就瞪了一眼二公子,说:“闭嘴,我和季子强有情了又怎么样?你还想干预我的自由啊,你看看你,我最近一直都不想说你。”

    二公子嘟囔着说:“我怎么了,我怎么了?”

    苏历羽就喊着季子强的名字说:“子强,你来给我们评个理。”

    季子强已经头大了,但人家叫上了自己,也只好硬着头皮转过来,嘿嘿的笑着,也不说话。

    这苏历羽就对季子强说:“前几天我们去一个会所,一进去,身穿制服的侍者立刻往前有礼的说:“李哥,欢迎光临”,走进脫衣舞场里,领班过来问到:“欢迎李哥,是不是还坐老位子?”你不知道啊,当时我就气的脸色已开始发青,他背着我是不是经常来,你说,季子强。”

    季子强就摸脑袋,实在不好接这个口,那面二公子也脸色有点尴尬的,坐着不说话。

    历羽又说:“这时,表演正好开始,脫衣舞娘扭動著腰肢随著音乐的节奏,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span css="url"></span>。娇声喊道:“这一件是谁的呢?”全场客人异口同声地说:”“是二公子的”。

    我都气昏过去了,那次我们没开车,下来坐上计乘车,我气得大骂他,人家计乘车司机听了,竟然还转头说:“李哥,你今晚找的这个妞儿很泼辣”。

    季子强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历羽就一把揪住了二公子的耳朵,说:“我有没有编,嗯,你自己说。”

    二公子一手捂着耳朵,一面说:“不是上次这事情已经处理过了吗,我们今天不说这是成不。”

    历羽看看旁边桌子上有人朝这面看,就松了手,摆出了一副端庄高雅的样子出来,对季子强说:“以后子强你帮我盯着他一点,不要让他在新屏市乱来。”

    季子强连连的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交给我了。”

    二公子很不满的说:“你们两人今天想做什么呢,都对付我啊,请你们出来还给请出麻烦了,真是背啊。”

    几个人就嬉笑了几句,认真的看起了台上的表演。

    现在台上刚才那个美丽的女孩正在台上扭動着身躯,长长的蓬松秀发随意披散在肩背上,脸蛋长园,面孔有些亚洲人的甜美,突出的雕刻版的美丽轮廓,表情很平常,淡淡的笑容。

    但这些都不没有让季子强惊讶,季子强震惊的是,就这说了一会话的功夫,这个刚才还穿戴整齐的女孩,现在已经成了上半截的裸~体,她好像在自娱自乐的扭着,细腰,长腿,没有任何多余的褶皱,很是圆润,皮肤及其细腻光滑,脸蛋也是如此。**部高翘。

    她穿着高跟鞋,身上的衣服只有短裤了,她除了扭動,还用手撫摸自己,不过都是象征性的,显露着女性美妙身体的自豪。

    季子强在吃惊之余,却看到了二公子和历羽的如无其事的样子,看来他们是经常观看这样的表演,已经见怪不怪了,季子强也赶忙镇定一下,虽然谈不上多么激动,但是毕竟还是有震撼的,即使看过那么的******,****,真人的出现还是太不一样了。

    季子强环顾四周,人挺多,多数是男人,也有女人在看,女孩就走下了舞台,慢慢的在人群中走动,客人们随意坐着,喝酒抽烟,看表演,也很安然,没什么特别的喧闹,舞曲大约5分钟变换一次,这时候,又上来好几个也很漂亮的女孩,她们依次上去表演,但是不同于一般看到的,上去的女郎要么已经脱去了全部衣服,要么虽然穿衣上去,但是也就只有一件短裙或者短上衣,跳两分钟后,在旁边脱去回来继续跳。

    二公子一面喝着酒,看到有自己喜欢的类型的女郎出瞅者跳得特别好的,就拿出一张老人头百元大钞,走到台旁,女郎看见,就会舞动到身边,伸展大腿,背对着他扭動屁股,展示自己的胸部,距离大约也就是20-50厘米,可以清楚看得见肌肉脂肪的颤动,女郎扭動的时候,真的,没有心动是不可能的,但是规矩就是如此,只能是女郎来靠近你,或者搂抱你,客人绝对不能伸手撫摸女郎。

    随后,女孩会拉开大腿旁短裤的带子,让二公子把钱放进去,季子强可以想象,当手指抚过女孩的腰肢,一定很光滑细腻柔軟。

    女孩们的类型挺多的,有高大的,娇小的,黑发,长发,短发;相同的则是都是没有任何赘肉的身材,翘翘的**部,修长笔直的大腿,服装种类倒是比较单调些,也有两个穿皮革黑色內衣或者身着护士或者空姐服装,有一个浅黑色的女孩<span css="url"></span>。

    女孩们很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有的只是淡然有些甜腻,有些职业化的表情和动作,甚至有两分的自我欣赏感觉。女孩们穿梭来往,在客人们的身边走动,看见喜欢的客人或者有人和他们打招呼,或者希望客人邀请自己喝上一杯,有的时候她们也会贴近客人,甚至在客人的身上坐下来,不过同样,客人除了象扶住女孩那样轻轻揽住女孩的腰肢或者肩膀,是不能随便在女郎身上撫摸。

    所以,整体说来气氛挺好的,色晴,然而绝没有什么下流。女孩们也和女士们在一起开玩笑,在女士的怀中扭動,甚至开玩笑的撫摸女士的胸部,比对男客还轻松些,有些******的感觉。

    再后来,女孩会引导客人去旁边的袖单独为客人跳舞,大约5分钟,二公子就对季子强说:“你要不要试试,就刚才第一个女孩吧,我给你叫过来。”

    季子强有点惶恐的摇摇头说:“我不要,我不要。”

    一旁的苏历羽看到季子强这样手足无措的样子,感到好玩,就丝丝的笑了起来,说:“试一下怕什么啊,带她们出来也不是不可以,要2000元,你要是舍不得钱,让啸岭帮你出这个钱吧?”

    季子强那敢乱来,不断的摇手,引来了苏历羽和二公子的一阵好笑。

    季子强他们很晚的时候才离开了金花会所,回去的路上,季子强心情一直没有平静,今天这一天带给他了太多的冲击,不管是季副记对自己的疑惑,还是晚上遇到的苏历羽,季公子,这些事情都让季子强震撼,世界璀璨如此,而自己不过在新屏市那个弹丸之地就只以为很了不起,看看外面的世界,自己应该更好的奋斗,不是为了像二公子,季公子他们一样的享受,但至少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可以主宰别人命运,掌控灿烂世界,驰骋浩瀚疆土的风云人物。

    车在黑夜里快速的奔驰着,喧闹已经在脑后,安静的晚风吹拂着脸颊,离开公路,车声也没有了,高大的树木和深黑色的草地在月光下看去,好像它们才是这个城市的主宰,所有的房屋都包容在它们的身影之中了。

    女人是什么?胸部,大腿,**部,脸蛋,今夜即将过去,剩下的除了对自己的反省之外,就是睡眠了,那些美丽的女体似乎已经全部被季子强遗忘,被抛在脑后,他沉思着,看着窗外依然是沉沉的黑夜。

    季子强回到了新屏市,离开的时候,二公子没有和他一起走,季子强也不希望和他一起走,他不想过多的让别人知道他和二公子关系密切,毕竟,季子强明白,自己不管怎么说,总归无法离开乐世祥过去的势力,因为自己的身上已经无法抹去那深深的烙印。

    车到了新屏市已经是晚上了,季子强没有回办公室,直接就到了家里,刚進入房间,季子强一把就抱住了江可蕊。看来这小别胜新婚还不是假的,这时的江可蕊明显也是情动万分,被季子强一抱之下,就伸吟了一声,双手也紧紧抱住了季子强,认真说起来,他们两人已经好久也没有亲热过了,每次季子强想下手的时候,一想到江可蕊肚子离得孩子,心中就多少有点担忧,只好不断的告诫自己,忍耐,忍耐。

    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也是自力更生,丰衣足食,但那终究不是真实的体验啊,而且撸的太多也伤身体啊,所以我在此很郑重其事的告诫大家,记住一句话: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