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被黄胜明分了神,听苏历羽一说,才向季天裕投去了审视的目光。 季天裕长得倒是不错,气宇轩昂,一表人才,长脸浓眉,除了是单眼皮的美中不足之外,算是一个帅哥,西装革履,当前一站,颇有翩翩佳公子的相。

    不过,季天裕何许人也,季子强一时想不起来,苏历羽见季子强一时愣神,知道他没有想出季天裕的身世,就又提醒了一句:“季天裕的爸爸是省委季副记。”

    季子强顿时瞪大了眼睛,再次向季天裕投去了惊讶的目光。

    二公子的爸爸是省里的二号人物,季天裕的爸爸省委副、是名符其实的三号人物,而一号人物王记的公子……却默默无闻,不显山不露水,而且听说还很少在北江抛头露面,也不知是故作低调还是另有深远的谋算。

    正当季子强惊讶季天裕之时,倒在地上的黄胜明已经从地上一跃而起,一伸手就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冒出电光就朝二公子的腰间捅去,季子强大喊:不好,是电棒!没想到黄胜明恼羞成怒之下,竟然拿电棒电人,这一下要是电中了,二公子必定当场抽搐,顾不上许多了,管他是谁,先下手为强,季子强向前一步,抬腿就是一脚,一脚正中黄胜明的屁股,可怜黄胜明,顾头不顾尾,被季子强一脚踹中,身子猛然向前一扑,电棒扔出老远,人也就地打了一个滚,再次摔了一个狗啃屎。

    这人,就丢大发了。

    不过季子强这一脚也立刻吸引了季天裕的目光,季天裕向季子强投来了大有深意并且轻蔑的一瞥,转头对二公子说道:“啸岭,你的司机也敢打京城黄家的人,我真佩服你的勇气,黄胜明是我请来的朋友,这个事情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说话时,季天裕的目光再次冷冷地落在季子强的身上,显然,二公子和黄胜明之间的矛盾冲突,最后想要完美解决的话,得有一个替罪羊,毫无疑问,季子强就是替罪羊的不二人选。

    “司机?”二公子淡淡一笑,“他不是我的司机,天裕,你这一次可是看走眼了,我不够资格让他当我的司机,你也不够。”

    季天裕脸色微有不喜:“来头这么大,是谁家的公子?”

    想必在圈子内拼爹是时尚,否则季天裕不会一开口就问谁家公子,也可以理解,有一个省委副记爸爸,任谁都会目空一切,放眼全省无对手。

    “天裕,你又错了,他不是谁家公子,。”二公子得意洋洋地介绍季子强:“但他的成就却让我都自叹不如,就是你和他相比,也逊色三分。”

    季天裕怒气渐盛,放眼整个北江市,同龄人中除了二公子能压他一头之外,还有谁有资格和他相提并论?论出身?他是省委副记的公子,搂历?他是北大的高材生,论长相,他相貌堂堂,人中龙凤<span css="url"></span>。可以说,一个男人所能拥有的一切,英俊、帅气、权势和富有,他全部拥有,还有谁可以和他相比?

    就连二公子不管是学历、长相都次于自己,实际上就他自己认为,自己才是名符其实的北江市第一公子!

    “北江市还有这么杰作的人物?相请不如偶遇,我还真想见识一下。”季天裕冷冷一笑,“啸岭,别关子了,介绍一下吧。”

    “季子强,新屏市常委,常务副市长,如果我没错的话,他也整个北江最年轻的副厅,再如果研究一下历史的话,说不定也是北江省史上最年轻的副厅!”二公子洋洋自得地说道,“我是非常佩服季子强的成就,他可是草根出身,我常想,以我们这些人的水平,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出身,能不能有他一半的成就呢?”

    这一句话明是自谦,其实是打脸,打季天裕傲慢自大的脸。

    季天裕脸色顿时大变,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后退一步,上下打量季子强几眼,眼中全是惊愕之色:“你,你就是季子强,乐记的女婿?”

    从他的表情明显可以看出,他听说过季子强的名字,也知道季子强的来头。

    开玩笑,季子强的大名在整个北江,只要是****中人,只要是圈内人士,只要多少关注****动向的消息人士,无人不知季子强的大名!

    “我就是季子强。”季子强微一点头,一脸浅笑,“季子强又不是什么人物,难道还有人冒充?”

    说话间,季子强还朝二公子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瞥,他很清楚二公子虽有高抬他之意,却是暗中为他树了一个强敌——季天裕,而且很明显,二公子和季天裕不和。

    二公子回应了一个狡黠的笑容,言外之意是,不好意思了季老弟,借你的东风睬别人肩膀,你是兄弟,就得两肋插刀。

    在金花会所门口,此时汇聚了大约十几人,人不多,但个个都是大有来历的人物,要么非富即贵,要么就是有一个呼风唤雨的爹娘,被这样一群有分量的人行注目礼,季子强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他却还是保持了镇静,还微笑着冲众人拱手:“失礼,失礼。”比起黄家小子的嚣张开头,狼狈的结尾,季子强的儒雅姿态,可谓洒脱多了。

    众人的目光,有的赞叹,有的蔑视,有的不以为然,也有的漠不关心,也是,季子强的名头虽然响亮,也并非人人买账。不过在季子强做出友好的姿态之后,众人都纷纷点头回应,让开了一道通道。

    季天裕也一改刚才的傲然,主动为季子强、二公子和苏历羽三人引路。季子强已经恢复了一脸浅笑,和二公子一起,有说有笑一步迈进了金花会所的大门。

    金花会所全是欧式建筑,虽然初看之下典雅而奢华,但再看到院中不时走过穿着古典裙装的少女时,不由人啼笑皆非。其实不必崇洋媚外,也并非欧式建筑才显高贵,只将中国源远流长的古典风格发扬光大,就足够了。

    季子强一边走,一边回想起刚才黄胜明挑衅的一出,一开始他还在想,黄胜明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好像连二公子也有点对他害怕,但季子强现在也不好问人,只有埋下了这个疑问。

    金花会所的大厅装修得金碧辉煌,水晶吊灯悬挂在洁白的天花板上,美仑美奂,地面全是磨光的大理石,十分奢华,令人目眩,季子强赞叹,金花会所所在的地方虽然偏僻,地皮应该不贵,但奢华的装修价格肯定不菲,会所的主人绝对是大富大贵之人。

    一楼大厅是自助餐性质的聚会,不少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有说有笑,都是盛装打扮,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二楼则是一个演绎大厅,二公子二话不说带着季子强就上了二楼,他们在一个舞台外靠近栏杆的地方坐下,也不用多说,很快就有人送来了红酒,果盘,小吃点心。

    舞台上有人正在跳舞,一个女孩,不过十六七岁光景,却已经出落得花容月貌,长身而立,在一身淡黄长裙的衬托下,身材几近完美,胸部傲然凌人,腰部盈盈一握,胯部又向外扩散,虽然穿了长裙看不见雙腿,但毫无疑问,掩藏在长裙之内的雙腿笔直而秀美,绝对是一双美腿。女孩颇有古典韵味的鹅蛋型脸型,肤如凝脂,温婉如玉,一双澄清如秋水的眸子,纤尘不染,额头宽广,素净如蓝天,鼻子不大不小,点缀在五官的正中。

    季子强见过美女无数,不管是华悦莲的纯净、江可蕊的健美,还是安子若的婉约,哪怕再加上何小紫的天真无邪和叶眉的雍荣华贵,都不如长裙女孩有让他为之惊艳的感觉,倒不是说她们都不如长裙女孩漂亮,而是长裙女孩在近似天使般的容颜之上的双眼流露出一丝幽怨和哀伤的目光。让人为之心伤。

    一瞬间季子强想起了《诗经》上的一首诗——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恍惚间,眼前的女孩手提裙裾,在水一方,盈盈一笑,穿越了历史的沧桑和尘世的凄凉,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让人难以言传的厚重感。

    是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拒她一袭长裙勾勒之下的身材已经十分傲人,但毕竟年龄还小,却能让季子强引发无边遐想并且感受到厚重感,确实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

    “子强,这个女孩怎么样,够漂亮吧。”二公子见季子强一时失神,就指点着说。

    季子强点头说:“是不错啊,感觉很清秀。”

    二公子不屑的笑笑说:“清秀,一会你就知道了,这是北江省年初刚刚选拔出来的年度美女决赛冠军。”

    季子强心想,难怪这么漂亮,人家是冠军,至于二公子另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季子强到还没有太过注意。

    这个时候,季子强就想起了刚才姓黄的那个京城来的小子了,季子强问二公子:“对了,那个黄什么天是干什么的,感觉你知道他。”

    二公子就看了季子强一眼,说:“这个人啊,很少来我们北江省,他到算不上有什么本事,不过家里在京城很有些势力,算了,你不知道还好点。”

    季子强再要继续的问,二公子就不说了,他倒是转换了一个话题,问季子强:“你知道她是谁吗?”二公子指着苏历羽。

    季子强说:“你女朋友啊。”

    “嘿,我知道是我女朋友,我问你她的底细,你们认识了这么一会了,你大概还不知道吧?”

    苏历羽就看着季子强嘻嘻的笑,也不说话。

    季子强扭着脑袋,想了好一会,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摇了摇头。

    二公子叹口气说:“你真笨啊,这是苏省长的千金独苗。”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