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二公子狐疑的看了看季子强,说:“那你保证不乱说话,不说影响我形象的话<span css="url"></span>。() ”

    季子强就“切”了一声说:“你还有什么形象,我答应,我答应,我今天就配合一下你,找机会就夸你,成了吧?”

    二公子一下就喜笑颜开了,说:“成,成,你早这样说,不是就结了。”

    二公子就把车转到了一栋两层小楼下停住,季子强估计,这小楼上下面积加在一起有近3百平方米,不过从外面花园的布局到小楼的外墙风格上来看,这确是一处难得的闹中取静之地,恬淡,幽静一览无遗。季子强问:“你女朋友住这。”

    二公子点点头说:“嗯,她不喜欢城区的喧嚣,也不喜欢宾馆过于冰冷的氛围,说这里不错,到郊外的大自然中去也很方便,对了,我忘了告诉你,她是一个记者,还是一个很有艺术细胞的人。”

    季子强就瘪了瘪嘴,懒得讽刺二公子,就你这德性,还能找个什么正儿八经的女朋友。

    二公子也没上楼,打了一个电话上去,让她下楼来。

    季子强和二公子就点上了烟,打开了车的天窗,两人吸着烟,等着二公子的女朋友。

    季子强吐口烟圈,问:“你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二公子也吐个烟圈说:“苏厉羽。”

    季子强就邹了下眉头,说:“这名字?”

    二公子问:“怎么了?”

    “感觉此女刚烈正义,很有**性。”

    二公子嘿嘿的一笑说:“这算是表扬还是。”

    季子强说:“是奇怪啊,奇怪怎么这样的女子能和你混在一起。”

    这一说,又把二公子气了个半死,说:“季子强,你就不能闭上你的乌鸦嘴吗,我招你惹你了。”

    季子强呵呵呵的笑着,抽起了烟。

    这面说着话,楼上就下来了一个女子,她穿了一身礼服,拒是深秋了,她一袭深红长裙依然是楚楚动人,裸露在外的胳膊在寒风中闪现出触目惊心的白,精心勾画的脸上,眉目如画,淡然如山,就如一副精致的山水画,美不胜收。

    季子强微叹一声,女为悦已者容,苏历羽的盛装打扮,必有讨好二公子之意,只可惜,这个二公子却是喜欢风花雪月之人,人生不想见,动如参与商,人生不同步,一样断人肠。

    还好,苏历羽盛装的外面,还披了一件羽绒服,饶是如此,从下楼到车内的几步距离,她还是冻得发抖,不过好在北方的深秋虽然寒冷,却比南方潮冷的冬天好过多了,室内温暖如春,车内暖风十足,基本上不会感觉有多冷。

    上了车,季子强冲苏历羽点头问好:“苏秀你好,我是啸岭的朋友,叫季子强。”

    苏历羽嫣然一笑,说:“嗯,我听他说过你好几次了,好像他挺崇拜你的。”

    二公子就扔掉了烟头:“瞎说,就他这德性,我能崇拜他什么<span css="url"></span>。”

    苏历羽就拍了一下二公子的肩膀,催促说道,“多嘴啊,赶紧开车走人。”

    二公子就说:“我和历羽坐后面吧,子强,你开车。”

    季子强说:“我没带照啊。”

    “放心开吧,这里谁敢罚款,”说着,二公子就下来坐进了后面。

    季子强也没有下车,就挪动了到了驾驶坐的位置,对后面两人说:“啸岭,还有苏秀,你们坐好了,这车我没太开过,你们不要指望太平稳。”

    苏历羽说:“客气什么,随便的开吧,对了,季市长啊,你叫我历羽就成了,不用那么生分的叫什么秀。”

    二公子也在旁边桀桀的一笑说:“是啊,叫什么秀,听起来怪怪的。”刚说到这里,二公子就不敢在说了,生怕说漏了嘴。

    季子强发动了小车,奔驰一路西行,后面的二公子就一路指点着道路,再向北一转,穿过一个建设中的森林公园,在林中深处,柳暗花明之所,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庄园式的建筑赫然展现眼前,高大的铁门有哥特式的风格,远远望去,正对大门是浓郁的欧式田园风情的主体建筑,再看整个会所掩饰在树林之中,巧妙地利用西高东低的地势,引山上一股清泉注入,如点睛之笔,让整个会所无比鲜活生动了许多。

    不得不说,真是一处得天独厚的所在,除了金花会所的名字起得比较俗气之外,不论是地点还是建筑风格,在北江市之地,应该是数一数二的雅致。

    季子强暗暗赞道,原以为北江市没有什么历史文化的沉淀,不成想,在市郊还有这样的一处隐蔽之地,如果不是二公子带自己来,他怎么也不会找到这里来,当然,他更清楚的是,这样的高档会所,概不对外。

    季子强愣神的工夫,原本他正要顺着进去的车位被一辆保时捷抢了先,保时捷抢就抢好了,还速度极快,擦着奔驰的车身电光火花一般硬生生挤了进去,而此时二公子的车距离车位不过十几米之遥了。

    保时捷抢了车位也就算了,还嚣张地一脚急刹车,迫使后面的二公子一时紧张,也猛然一脚刹车停下,只差半米就撞在了一起。由于刹车过猛,二公子又没系安全带,他身子猛然向前一倾,差点一头撞在前面的靠背上,不由勃然大怒,对季子强说:“撞上去!撞坏我负责。”

    季子强当然是不会去撞的,他历来都是一个行事极有分寸并且会三思而后行的人,不过刚才确实让他受到惊吓,他要稍晚半分踩下刹车,就会和对方撞一个满怀,对方抢车位已经够嚣张了,别了一下后还要再刹车逼停,就是气焰滔天的挑衅。

    但事情在很多时候却总是往坏的方面发展,二公子话音一落,季子强本来就受了点惊吓,在一个对奔驰车也不是他刚才说的没有怎么经常开,他压根就是第一次开,所以一哆嗦,一松刹车,车一晃悠,他赶忙又踩,就踏在了油门上,奔驰轰鸣一声,忽然向前蹿出半米,“砰”的一声,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保时捷的屁股上。

    嚣张而不可一世的保时捷立刻屁股开花。

    “撞得好!”苏历羽惊叫一声,一脸兴奋:“再撞一下。”

    季子强现在够紧张了,这是奔驰和保时捷啊,乖乖,竟然还听到苏历羽在叫好,季子强回头看了苏历羽一眼,什么时候这么精致优雅的苏历羽也有暴力倾向了?正疑惑时,前车上下来了一男一女,气势汹汹来到车前,啪啪拍得车窗直响<span css="url"></span>。

    “下来,你丫的给我下来!”保时捷男是一个20多岁的小年轻,打扮很新潮,穿着很****,如果说大冷的天穿了一件闪亮的西装不算惹眼的话,那么他如雀巢咖啡一样的头发,以及耳朵上穿了一个耳环的外星人一般的造型,就确实雷人了,如果非要从2b青年和文艺青年的分类中为他定位的话,他应该算是2b的文艺青年。

    在文艺青年砸了车窗玻璃三五下时,季子强也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不已经已经已经了,管他娘的>子强摇下了玻璃,慢条斯理地说道:“怎么了?”

    “怎么了?”文艺青年怒了,“你丫的破奔驰撞了我的保时捷,你眼睛长脚底下了?下车,赶紧的,这事儿得有一个了断。要么赔钱,要么喊我三声爷爷,我就当个屁把你放了,你挑一个……”

    和文艺青年一起下车的女孩染了一头黄发,画了浓重的眼影,脸型倒是长得不错,瘦长而弧线完美,就是妆化得太夸张了,如果是半夜出来,绝对会被人当成女鬼。

    季子强下车的同时,二公子也下了车,和季子强慢慢推开车门不同的是,二公子猛然一把推开车门,跳下车,毫不怜香惜玉地撞开女鬼妆女孩,绕过车头就来到了文艺青年的身后。

    季子强才一下车,文艺青年的手就伸了过来,直朝季子强的衣领抓去。季子强也不会被一个文艺青年一出手就抓衣领,不等对手的爪子伸到,他一伸手就抓了对方的右手,然后用力向下一压,反向扣手腕一压,就会让对方巨痛难忍,文艺青年“哎呀”一声:“放手,你丫的赶紧放手,要不我灭了你。”

    “灭你娘个头!”二公子赶到了,他二话不说一抬腿就朝文艺青年的屁股上来了一脚,这一脚踢得够狠,当即让文艺小青年向前一扑,直接就摔了一个狗啃屎。

    如果就是直接摔倒在地也就算了,偏偏季子强正好还抓了他的一根手指,冷不防他猛然朝前一扑,只听一声微小的“咔嚓”声响,季子强就知道,文艺青年的小拇指断了。

    二公子得势不让人,对方虽然摔倒在地,他依然向前一步迈出,一脚踩在文艺青年的后背,哈哈一笑:“叫三声爷爷,我就放了你!”霸道之势,嚣张之气,一览无余。

    “啪、啪、啪”旁边响起三声不紧不慢的鼓掌声,一个二十五六年的年轻人安步当车来到季子强身边站定,却不看季子强,而是对二公子说道:“啸岭,你还是这么火暴的脾气,不过你知不知道你脚下踩的人是谁?他姓黄,来自京城,他叫……黄胜明!”

    二公子就愣了一下,黄胜明,再回想起刚才黄胜明满嘴京片子的口音,还真是京城人,当然,季子强并不知道黄胜明的家族有多庞大,更不知道黄胜明是何许人也。

    二公子听到脚下所踩的人是黄胜明,随后松开了脚,嘿嘿一笑:“谢谢提醒。不管你是不是出于好心,我一会儿都得请你喝一杯。对了,不是听说你去京城了,怎么也过来了?”

    苏历羽下车后站在季子强的左侧,她见季子强不认识来人是谁,就小声说道:“子强,他是季天裕。”

    季天裕?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