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哈哈,这个解释有新意,有想法。() ”季副记哈哈大笑,说:“尤其是官运之道的说法,让人耳目一新,人在****,确实有运气一说,但将官运上升到了一个高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三分运气,五分背景,七分运作,绕过五分背景,以三分运气和七分运作来抵消背景的影响力,这个想法确实闻所未闻,激励人心。”

    不过稍后,季副记微一思忖,又说:“子强,你实话告诉我,这一句话是你的总结,还是从哪里看到的?我感觉没有在****沉浮了几十年的细历,不可能得出这个结论。以你的年龄,你不会有这样的感触。”

    厉害,果然厉害,季子强呵呵一笑:“季记慧如炬,这句话确实不是我说的,是当年我在我老丈人乐记的房看到的一句话。”

    “奥,这就难怪了,”季副记却又点评起了法:“乐记的话很有哲理,不过这个字人家也写得不错,气势如虹,笔法古朴而苍劲,就是有一点,可能当时状态不好,起笔和落笔的时候,稍有犹豫,个别字之间的转折不够流畅,如果起笔落笔之间多一些行云流水的笔触,再配合这一段话的哲理,堪称大成的作。”

    季子强听得季副记的点评,心中也是大为佩服。

    “我也送你一幅字。”季副记说话间从柜中抽出一张纸,纸未裱,也很新,应该是才写不久,而且很明显,应该是季副记的亲笔。

    季子强恭谨地双手接过,展开一看,是一副对联,上联是: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下联是: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对联语句朴实,用语也不华丽,但质朴的为民情怀扑面而来,让季子强肃然起敬,他轻轻念了一遍,郑重地说道:“谢谢季记教诲,我是平民百姓出身,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句话——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季副记的字不算太好,但显的古朴,同时在古朴之外,初显大巧若拙之境,以季子强的眼力认定,如果季副记醉心于法,不出三年,必将大成,其实法和个人的心境,修为很有关系的。

    当然,季副记毕竟是****中人,很难做到完全静心沉浸于法之道,话又说回来,在****中也不乏为官和法并重的官员,但能将两者都同步进行并且都有所大成者,寥寥无几。

    不过一个奇怪的现象却是,建国以来的几任主要国家领导人,都在法上有较深的造诣,可见修身养性同样适用于官道之中。

    季子强一时由官运之道的三分运气五分背景和七分运作引发了思索,又正好季副记送他的对联也有一句触动他的内心的话——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就让他联想到了自己这些年接触过的许许多多人的背景,诚然,他确实是无根无底的平民百姓,但如果算上江可蕊一家,自己岂不是说,也成了背景深厚之人?

    自己很显然成了各派势力的交叉点,他到底还算不算平民百姓?算<span css="url"></span>!当然算!

    季子强坚定地告诫自己,虽然他现在还没有资格空谈执政理念,由于年龄和级别的关系,也不可能谈论什么理想抱负,在没有坐到执政一方的位子上之前,任何高谈阔论都是空谈误国意婬伤身的空想,但他从小在农村长大,而且老妈,老爹也一直在教导他做人要从实际出发,永远当自己是平民百姓才永远不会熄灭心中为国为民的情怀。

    告别季副记的时候,季副记送出了房,并没有送到门口,季阿姨倒是热情地送到门外,邀请季子强以后再来家中作客。

    回去的路上,季子强一直再想,这次到季副记家里应该是走对了一步棋,从最初季副记对自己并不很信任的态度来看,要是自己一直没亲自拜访的话,说不定季副记心中的那个疙瘩就永远不能解开了。

    这也难怪,在宦海之途,敌友变化,联盟错位,又有谁不是战战兢兢,疑神疑鬼的活着啊。

    回到了政府招待所,蔡局长等人也没有出去,都在等着季子强一起吃饭,季子强已经吃过饭了,就打发他们去吃饭了,自己一个人在房间整理了一下今天的整个行为和收获,想想还是不错,这次省城之行也算圆满。

    季子强看看天色还早,就想打电话给叶眉问问她有没有时间,和她见个面,电话拿出来才发现自己又关机了,是在季副记家里下棋的时候关的,他赶快打开,还好,没有什么重要的电话提示。

    季子强一个号码还没拨出去,这面就进来了一个电话,是二公子的:“季市长,忙完了没有啊,兄弟带你出去转转啊。”

    季子强说:“今天就算了吧,我想”他当然不能说想找叶眉坐坐,只好说:“我想休息一下啊。”

    “休息什么啊,来省城休息,你有没有搞错,你等着,我马上过去接你。”二公子很武断,一点都不给季子强拒绝的机会。

    季子强一看这也没有办法,这个小魔王自己实在不好对付他,别的不说,他很脸厚。

    季子强打消了叶眉的想法,只能在房间里等二公子了,干等着也无聊,他就冲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时间不长,二公子就到了楼下,他也不上来,就打电话让季子强下去,季子强到旁边房间里给蔡局长和秘打了个招呼,说自己下去转转,让他们也随便转转,自由活动。下了楼,就见二公子正在大堂里和一个漂亮女领班在调笑,这北江市的二公子,招待所都熟悉,他经常来的。

    见了季子强,二公子就抛开了那个领班,跑过来对季子强说:“下午忙什么事情呢,电话也好像不方便接。”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见了一个朋友啊。”

    “女同学?还是旧**?”二公子很曖昧的笑着说。

    季子强瞪了二公子一眼说:“瞎说,我哪有什么**。”

    二公子就嘻嘻的笑着,拉着季子强的胳膊,让他正对着远处那个漂亮的女领班,说:“怎么样?这妞正点吧,要是喜欢,我帮你拉拉线<span css="url"></span>。”

    那个领班一直也在关注着季子强他们,因为她也想看看二公子要来接的是谁,自己留意一下,在服务上可以注意一点,不至于疏忽和怠慢。

    这时候就看着季子强和二公子望着自己指指点点的,一看二公子那坏坏的样子,就知道肯定不是说的好话,她就走了过来,对二公子说:“你是不是又准备把我介绍给谁当**呢?”

    季子强一听,哈哈哈的大笑,说:“看看你李啸岭,什么毛病人家都知道。”

    李啸岭对这个漂亮的领班,郑重其事的说:“这次我是很认真的,这是新屏市的市长,年轻吧,长得怎么样?你要喜欢,我保证让你做他的小三。”

    这领班就嗔怪的过来对着二公子擂了一拳,不过转头看看季子强,确实还是不错,英俊潇洒的,这么年轻都做了市长了,要是。

    季子强一看这领班真的有点发痴的眼神了,心想这玩笑开大了,就赶忙挣脱了二公子的手,往外面走去,身后二公子就跟了上来,那个女领班也是痴痴的跟了几步,突然发现人家没想和自己搭讪,也就停着步,不过眼光还是柔柔的看着季子强的背景。

    到了外面,季子强扫了二公子的奔驰一眼,嘿嘿一笑:“车不错啊,走私的,还是套牌的?”

    “你太小看我李啸岭了,我还用套牌啊,真想那样,我不挂牌子,在省城也没人查我。”

    季子强哈哈的笑着就上了车,坐在了副驾上。

    车也就开了,季子强问:“我们去什么地方?”

    二公子大咧咧的说:“去金花会所,现在去,还不晚。”

    一出车场,二公子就如脱缰的野马一样,车开的飞快,左拐右转,来到了郊外一处城中村,和别的城中村杂乱不堪不同的是,这里全是两层小楼的别墅群,大部分小楼都租了出去,有出租给个人,也有整栋出租给了公司办公之用。季子强见二公子来到这个地方,有点不解的问:“金花会所就在这里?”

    二公子很神秘的笑笑说:“不是,我不过要带上我女朋友一起去。”

    季子强一下就表现出大惊失色的样子,说:“你还有女朋友啊。”

    二公子一听这话,回过头来很认真的看着季子强说:“你小瞧人是不是,我怎么就不能有女朋友了。”

    季子强叹息着摇摇头说:“我以为你的女朋友都在舞厅呢?洗浴城里,原来这里还有?”

    二公子急得脸红了,指着季子强说:“你你有意埋汰我是不是,算了,本来想在你面前显摆一下的,现在就你这臭嘴,我看罢了,罢了,我们掉头,免得你乱说一气,最后让我倒霉。”

    季子强就很是奇怪了,怪不得人们常说牛大还有拨牛的刀,看来一点不假啊,一物降一物,这个二公子原来还是真的有软肋,这到激发了季子强的好奇心,他说:“你看你这人,没一点幽默感,来都来了,你不给我显摆一下,你多难受啊。”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