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知道,这人生如打牌一样,发牌权不是在你的手里,但输赢完全能够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

    m)上帝把牌洗好后随机发给每一个人,你有可能会得到一手好牌,也有可能拿到一手坏牌。你能做到的就是把手里的牌打下去,不管是一手好牌还是一手坏牌。好牌要认真打好不出差错,坏牌更要用心打好创造奇迹。现实生活中把好牌打坏的不乏其人,把坏牌打好的也不计其数。在人生的漫漫路途上,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牌,不管好坏都要相信,只要你用心地去打了,这就足够了,而且打好一副坏牌所产生的感觉要愉快得多

    时间过的很快,后来季副记就提议说想和季子强下两盘棋,季子强有点迟疑的问:“记,我会不会影响你下午的工作?”因为今天不是周末,现在已经三点多了。

    季副记摇了一下头,说:“我本来今天下午就不准备到办公室去,浮生偷的半日闲,今天给自己放个大假。”

    季子强就忙说:“那行,我来收拾棋盘,季记你坐一会。”

    想想也不奇怪,作为省委这些高级领导,他们的工作本来就没有时间,经常周末也不能休息,晚上可能会加班很晚,偶尔在家休息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

    季子强的象棋水平还是很不错的,过去都能和乐世祥旗鼓相当,现在和季副记也能稍胜一筹,不过季子强不会在这个上面争强好胜的,恰到好处,合情合理,不做痕迹的让几手也是在所难免的。

    这样两人到有棋逢敌手,将遇良才的感觉了,这几盘下来,也就日落下山了,其间二公子给季子强也来过一个电话,说晚上请季子强一起吃饭,季子强就简短的回答了两句,说自己现在走不开,然后就直接关掉了手机,不想让人再来打扰自己了。

    象棋名称源自古籍中,可以得知大约在战国时代已经有象棋雏形的记载,在描写齐国都城临淄繁荣的景况时,提到‘临菑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竿、鼓瑟、击筑、斗鸡、走狗、六博、蹋鞠者’。即是说,在战国时候六博棋已经在贵族之间流传开去,并开始以象棋称呼六博,至于发源地,根据中国象棋中的文章,目前以中国和印度比较可信,尤其是较偏向于中国,近代象棋的形式大致上在北宋末年开始定型,有32枚棋子,棋盘中有河界,将帅待在九宫之中,之后象棋更平民化,不少文人雅士都喜爱下象棋,下象棋者更成为一种职业。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说一说象棋的历史呢,我老是有个担心啊,我们不经常的提一提这些事情,搞不好过几年韩国又说象棋是他们发明的,最后人家再去搞个注册,保护什么的,最后象棋就成了他们的国棋了,这是很有可能的。

    季子强和季记又下了几盘,就听季副记的老婆喊:“开饭了,你们两人能停下来吗,吃饭。”

    季子强就笑着看了看季副记,季副记起身,说:“好吧,好吧,今天就先下到这里,不过感觉和你下棋比和乐记下棋有意思,那个人啊,有时候耍赖,哈哈哈。”

    季子强也陪着笑,一起来到了餐厅,餐厅已经摆好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除了季副记的老板,还有一个保姆,其他再无他人,是地道的家宴。季子强心中一阵欣喜和感动,季副记以家宴待他,固然有他和乐世祥翁婿关系的缘故,也和季副记平易近人,没有架子的修养有关,当然季子强更清楚,就算刚才一番对话不能让季副记满意,季副记也会请他吃饭。

    但绝对只此一顿,再无下次了。季副记的饭菜风格偏清淡,而且明显有食不语的家教,吃饭的时候,几乎没人说话,季子强也有沉默吃饭的习惯,就吃了一顿终生难忘的淡饭。虽是淡饭,却是季子强第一次融入季副记家庭的一个标志,整个北江市,能来季副记家吃过家宴的人,一共才三五人而已。

    而季子强,应该是这几个人中,最年轻,级别最低的一个!

    饭后,季子强就及时拿出了他精心准备的礼物:“季记,我带了一点新屏市的特产,另外还有一副字画,也不知道是不是入得了您的眼。”

    这副字是季子强走之前找新屏市一个颇有名望的人写的,也是季子强这次专程给季副记准备的,字其实也不是很值钱,但写的确实很好。

    “哦?”季副记兴趣大增,笑道,“如果是什么名家的字,就算了,名家的字我都看遍了,不是我挑别,风格我都不太喜欢。”

    季副记这一句话就相当于堵死了季子强借名家字画送礼的路,名家字画十分贵重,许多人往往以附庸风雅之举行送礼之实。

    “不是名家。”季子强微微一笑:“是无名小卒的法,不过也有几分功力,特意请齐点评一二。”

    季副记意味深长地笑了:“好,到房说话。”

    从客厅到房不过几步之遥,季子强跟在季副记身边,走进了房,季副记的房不算宽敞,20平米左右,当然,对一般人来说也算不错了,房有两个柜,柜里摆满了,而且明显不是摆摆样子,从的位置和上面一尘不染的清洁程度可以看出,季副记必定经常翻看。

    从一个人柜的藏大概可以看出此人的味和层次,季子强扫了一眼,见季副记的柜中,最上层是政治类的籍,中间一层是理搂习和历史类、法类籍,最下面一层也排得很满,居然是——****。

    不错,省委副的柜中,竟然是****,而且他还毫不避讳地摆在外面,也证明了一点,季副记的房非一般人可以进来,只要是进来的人,都肯定深得他的信任。

    一本熟悉的****跃入了季子强的眼帘,而且还是第一和第二册都有,季子强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抓了一个闪光点一样。

    “季记。您也看****?我们记也喜欢看。”季子强心中是有一个疑惑的,所以故意引出了话题。

    季副记本来背对着季子强,他似乎要打开柜取一件东西,听季子强一说,猛然转身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季子强一眼,说道:“偶而看看,你们记的大部分都是从我这拿去的。”

    什么?季子强心中大惊,他从来没有听到过任何冀良青和季副记关系密切的传闻,也没有听说季副记是冀良青的后台,纵观新屏市的局面,难道季副记对新屏市有了什么想法,有意染指新屏市的局势。

    这个想法让季子强真的有点意外,以季副记的身份,轻易不会给任何一个地市一二把手任何礼物,哪怕只是一本!

    季副记见季子强一时震惊,心中微微一笑,季子强在他面前一直镇静自若,他就有心试探一下季子强到底沉稳到了何种程度,他在笑过之后,反而更觉得季子强可爱了,季子强到底年轻,如果他现在就太多的城府,深不可测,那才可怕。

    “你的字拿来。我看看。”季副记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就当一个让季子强在心中时刻警醒的伏笔好了。

    季子强也就只好压下了心中的疑问。他也知道****上许多事情只能雾里看花,除非当事人心中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外人不可能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当然,他也无意追究季副记和冀良青之间的关系,只是在行事的时候,更多了几分谨慎之心。

    季子强拿出他精心准备好的礼物,恭恭敬敬地双手捧上,季副记接过,展开铺在了桌子上,只看了一眼,眼睛就立刻一亮。

    季子强一颗心就提了起来,对于这个礼物,他还算满意,但心里没底,毕竟他并不知道季副记的偏好,每人的味和层次也相差甚大,而且这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写的这幅字。季子强当初也是抱着姑且一试的想法,如果季副记不满意或是反感,他的礼物就不但收不到预期效果,还有可能弄巧成拙,季子强就紧紧盯着季副记的脸色,唯恐错过一丝可以捕捉到季副记情绪变化的蛛丝马迹。

    季副记的眼睛先是一亮,但表情却凝重了三分,过了片刻,似乎微微惊讶一下,只不过神色还是严肃有余,并无赞赏之意。

    “子强,你来解释一下,似乎语句不通。”季副记用手一指说道,“官运之道,三分运气,五分背景,七分运作,三加五加七,是十五了,怎么能过了十了?是不是写错了,应该是三分运气,三分背景,四分运作才对,是不是?”

    “不是,确实是三分运气,五分背景和七分运作。”季子强笑了,如果季副记不喜欢这一句话就算砸了,他没有明确流露出不喜欢这一句话,却只是对组合有异议,这就好办了……

    “怎么解释?”季副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季子强微有弄之意的笑容颇感好笑。

    “如果只有三分运气,显然很难成事,三分运气之外,还有七成不可把握的机会。但如果有了三分运气再加五分背景,就有了八成把握。但大部****中人,都缺少五分背景,难道就没有上升之路了?也不是,这时候需要的是三分运气再加七分运作,就是十分成功。”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