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从来都认为季副记是一个思维敏捷,性格刚毅,行事低调,讲求实际的人,更是那种明确目标后,不折不挠,顽强前行的人,在社会上,也极少能听到关于他的负面消息,在驾驭全局能力方面,季副记也能高屋建瓴,运筹帷幄,有条不紊。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所以季子强在季副记面前,是不敢随意的接话的,他需要听懂,听清之后才能回答。

    “对了,子强,听说王封蕴记见过你一次面?”季涵兴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忽然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季子强,说:“是不是很感激他对你的这次提携啊?”

    季涵兴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还是春风拂面,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平静如水,不过不是一般的水,而是深不可测的海水。

    平静如水也分深浅,有人的水是池塘的水,一眼可见底,有人的水是河水,浑浊而奔流,不知深浅,还有人的水是海水,表面上风平浪静,暗中潜流暗流,而且深不可测。

    季子强心中一惊,体会到了季涵兴不动声色之中的威慑,这突如其来的单刀直入,就是想一举突破自己的心理防线,让自己如实说出当时的情形,厉害,果然厉害,季子强心里清楚,他的回答是否称了季涵兴之意,将会决定他以后在季涵兴心目中的位置。

    如果一言不慎让季涵兴对自己产生了反感,那么之前的努力不但付诸东流,而且还会让季涵兴对自己彻底失望并且拉到黑名单之内,但同样的,如果自己的话深得季涵兴之心,就会让自己在季涵兴心目中的形象,好上加好。一语两重天啊,季子强屏住了呼吸。

    中午的阳光让季涵兴家里的阳台格外明亮,一下让季子强想起了一句话:亮堂堂的正午<span css="url"></span>。是的,太阳升到了最高,正午时分来临了,正午是一天中最明亮的时刻,坐在正午的阳光下谈话,就颇有开诚布公的意味。

    那么季子强就知道了,自己绝不能对季涵兴做出什么隐瞒,因为一旦让他感觉到自己不够真诚,后果就会很可怕,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王封蕴记之所有给予了自己一次提升的机会,其实并不是因为他看上了,或者是自己真额能力太强,如果自己有这样的想法,那就有点太过幼稚了,幼稚的可笑。

    王封蕴记给自己这个机会,无外乎就是因为自己身后依靠着季副记,谢部长等人,因为有他们的存在,自己才有了价值,假如自己不能开诚布公的给季副记表明自己的心态,那一旦自己被这个团队放弃,等待自己的恐怕就会是一个很悲惨的结局了,自己也就变得一钱不值。

    只沉吟了很短的几秒钟,季子强就十分镇静地说道:“季记,在好久之前,我来省城开会的时候,确实有一次王记让秘找过我一次,那一次也让我感到很意外。”

    季副记脸色不变,只是喝了一口茶,轻轻放下茶杯:“嗯。”了一声,显然的,季子强还必须继续说,季副记听的不是过程,他想听到的是季子强的感触。

    突然之间季子强心中又闪过一个十分强烈的念头,到底是什么地方让季副记对自己有了不太肯定的心态呢?自己哪点做的不好吗?

    其中的原因季子强当然是猜不出来的,在王封蕴记不断的发力后,季副记明显的感到了一种悄然而至的威胁,在此同时,很多过去属于自己的人,都变得模棱两可了,有的甚至已经开始向着王封蕴摇首乞伶,这样发展下去很危险。

    而上次叶眉没有为季子强的事情和自己提前沟通,一直更是季副记耿耿于怀的一块心病,在这个团队中,叶眉具有难以替代的作用,当然,季副记不会对叶眉表现出来自己的不满和怀疑,因为叶眉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叶眉了,她已经完全具有和自己形成分庭抗礼的潜力,她的投向对北江省的格局变化至关重要,所以对叶眉这样的人,季副记是需要小心谨慎的,绝不能让她感到自己的不满,拉住叶眉,才能确保乐世祥势力在北江省整体的团结和威力。

    那么季子强或许就是自己拉住叶眉的一个最好的棋子,毋庸置疑的说,季子强和叶眉的关系,感情,季副记是清清楚楚的,也可以这样的说吧,季子强在很大程度上是和叶眉连在一起的,叶眉要是倒向了王封蕴,季子强也自然会倒向王封蕴,反之也是一样的,季子强没有倒向王封蕴,那么叶眉也就不会倒向王封蕴。

    这个问题看似复杂,其实在季副记的眼里一点都不麻烦,探明季子强的想法,从而判断叶眉的心意,就这么简单,在得出正确的结论之后,自己才能对症下药,布设防线。

    季子强已经决定对季副记开诚布公了,季子强想,不管是什么因素造就了季副记对自己产生的怀疑,但自己这次只要赢得了季副记的再次信任,或许他就能成为自己的靠山和后盾,在自己将来必不可免的要和庄峰等人的决战中,自己才能占据有利的位置。

    不管自己将来在和谁展开的决战中,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没有省委的支持,自己很难说就不失败,光靠自己个人政治手腕做决定因素,肯定是不够的,很多的战局,更要看省委,省政府高层最后博弈或是妥协的结果。作为省委的三号人物、分管人事大权的省委副,季副记的重要性是自不待言。

    季子强继续不慌不忙地说道:“其实和王记的见面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应该准确的说,他只是对我这样一个有争议的人还存留着一点好奇之心,仅此而已。”

    季副记微一皱眉,似乎对季子强的说法不太满意:“芯啊,我要对你提出批评,怎么能这样说一个重要领导呢<span css="url"></span>。”

    “是,我接受季记的批评。”季子强诚恳地说道,他能明显地感觉到季副记对他的批评明是批评,其实任然实在试探,也可以说是为了打乱他的思绪,好让他说出真实的想法。

    季子强努力控制情绪,没让季副记等过多时间,继续说:“可能我的话有点随意了,但除了这点,我真看不出王记有什么深意,至于说到我的这次提升,那我就更清楚不过了,就算是王记想要提升我,但究其原因,也不过是因为你们的存在。”

    季副记目光闪动,想说什么,终究没有开口,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也不知是赞成季子强的话,还是不置可否的态度。

    “想我季子强何德何能,如果人家不看季记你们的面子,说什么也是轮不到我,而我现在还能怎么样呢,正如我刚刚踏入****时候,叶眉记就告诉过我,当你站进了一个队列,你就只能一直走下去,因为你的脸上,身上,都已经深深的烙下了痕迹,这是谁都无法抹去了。”季子强说完,一只手落在茶杯上,轻轻撫摸茶杯的边缘,既不转动,又不端起,静静地等季副记最后的判决,

    “哈哈哈,芯啊,你这什么观点啊,有点荒谬啊,嗯,不过仔细的想想,有时候也还真是这样,仕途难啊,不过你能有自己的一点感触,不管对错吧,都很难得。”

    季副记端起茶杯,又慢条斯理抿了一口茶,他已经从季子强的话中听出了季子强的表白,并且季子强说的也很清楚了,他季子强绝不会被眼前的迷雾和短期的利益誘惑。

    而叶眉也就一定和季子强是一样的心意了,或者是自己过于多心了,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味道,叶眉为什么要抛弃这个团队呢?这没有一点道理。

    这也难怪的,季副记身为北江省的三号人物,既要隐藏在一把手的权威之下,又不能完全站在二把手的阴影之内,还要于无形中显示出三号人物手中权力的存在,位置很不好站,但一旦站对,就又时时让人感受到在一号二号的中间,还有一个关键的三号人物的存在。三号人物的最高境界就是不发一言不出一声,云起而雾生,风起而雷动。

    聪明的三号人物,往往会在一号二号的对峙中适当中立,所谓适当中立不是没有原则的中立,也不是骑墙派的墙头草,而是坚持公正公允,保持公心,当然,更重要的是你还有有足够的实力和势力,如此,你才能在原则上赢得一号二号的尊重,并在大公无私上获得下面常委的敬重。

    这样一想,季副记的情绪就好了起来,季子强这个年轻人的确不错啊,他自己能够明白没有我们的在背后做依靠,他什么都不是的道理,这样的道理说起来简单,但绝大多数人在春风得意的时候都会自以为是的认为是自己的能力强,但季子强清楚很有自知之明,这很难得。

    季副记沉默了小片刻,用手一指茶杯,“怎么不喝茶,茶都凉了。”

    季子强欣慰地笑了,他的手摸了茶杯半天,一直没有端起来,不是不想喝,而是不敢喝,如果季副记始终不提让他喝茶的事情,就证明自己和季副记之间的对话以失败告终。

    季副记终于请他喝茶了,他接纳了自己,相信整个北江省能让季副记亲自作陪在阳台晒太阳,喝茶的人,屈指可数,寥寥无几。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