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笑了笑,也没再多说,带上自己的几个手下,就出了交通厅br>

    中午大家也没有喝白酒,因为季子强下午还想见一个重要的人物,所以只是喝了一点红酒,饭菜倒是真不错,这地方比起新屏市所有的酒楼都要高档的多,光听那‘香港鲍鱼湾’这店名,就能让你肃然起敬,六七个人随随便便的吃了一顿,下来就是上万元。

    不过季子强在这个酒店里也是见到了二公子的威风,那领班讨好的笑容,还有老板赠送的红酒,都让二公子在一同吃饭的新屏市这一伙土锤面前,形象越来越高大了。

    季子强是无所谓的,上万元一桌的菜他也不是没吃过,但从今天二公子的表现看,人家确实也是把自己当成了朋友对待,这就让季子强的良心上有点为难,说心里的话,他并不想真正的把高速路的项目交给二公子来做,因为一旦让他来做,毫无疑问的,国家利益和工程质量都有可能受到损失。

    但老是这样欺骗人家,季子强又真的很不忍心,这个问题其实也不是今天才困扰着季子强,包括还有冀良青介绍的那个老板,都是让季子强感到为难,所以吃饭之后,季子强就准备去见一个人了。

    出了酒店,二公子问季子强下午做什么,要没事他就陪季子强到处转转,季子强说:“我想一会见个领导,所以下午就不陪你了。”

    二公子就说:“那就等晚上吧,晚上一起吃饭,我在带你潇洒一下。”

    季子强笑笑就没说什么。

    等二公子开车离开后,季子强给省委季副书记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想去看看他。

    季副书记说:“奥,子强啊,那就到我家来吧,我也是刚回来,正在吃饭。”

    季子强客气的说:“这不会打扰到季书记你休息吧?”

    “没事,好久不见了,我也想和你谈谈。”季副书记很平静的说。

    季子强早就想来见见季副书记了,但至从乐世祥离开了北江市之后,季子强总感到现在的情况和过去不一样了,就不说是人走茶凉吧,但多少还是有点世态炎凉的感觉,后来在为那3万元赃款的事情,季副书记带着叶眉等人,在常委会上为自己据理力争,这让季子强很感动,再加上自己升任常务,常委副市长一事,季子强就觉得自己应该去感谢一下人家。

    这里面的组织部谢部长和叶眉自己都见过,唯独季副书记自己一直没拜访,这从礼仪上讲也有点不妥。

    所以这次季子强就带上了一些礼品,让司机送自己到了省委的家属院,省委一共有三个小区,分为一二三号院,一号院位于省委大院附近,距离省委步行只有几分钟,基本上省委主要领导都在一号院,作为省委的三号人物、省委最具分量的领导之一,季副书记必然在一号院。

    距离一号院还有几百米时,季子强让司机靠边停车,自己带上了东西,来到了季副书记的常委小楼,进了院子,季子强还没敲门,门就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人,淡笑而立,平和从容,他正是北江声名不显却又是实权在握的省委三号人物季涵兴。

    曾经乐世祥这样的形容过季副书记,说他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季子强此刻的脑海中立刻闪现出这准确地形容齐全的八个大字。

    不错,在他眼前淡然而立的是整个北江省最有实权的三人之一的省委副书记季涵兴,而且现在已经是乐世祥所有留在北江市嫡系人马的领军人物,他今天一身居家打扮,年纪6不到的样子,脸型不胖不瘦,微方而不长,正是典型的国字脸,也是一向被认为最有官相的脸型。

    季子强过去是经常见季副书记的,他也不止一次在电视上见过,每一次见到季副书记,季子强的心中都会闪过的一个念头,那就是如果要为北江省的主要领导以长相为序排名的话,季涵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他的温文尔雅,书生之气,还有脸上永远的波澜不惊,镇定淡然,让人看着就舒服,看着就敬仰。

    “季书记,你好,很久没来看你了,不会怪我吧。”季子强没想到会是季涵兴亲自开门,他颇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以季涵兴的身份,家中有保姆和工作人员,能惊动他亲自出面开门的人,整个北江省估计也就是不多的几个人而已。

    “小季来了。”季涵兴伸手和季子强握手:“欢迎啊,欢迎,怎么会怪你呢,你们下面工作很忙的。”

    季子强就踏进了季涵兴的房子,这房子真是不小,单是客厅就是多平方米,季子强一进门就见到迎面走来一人,年约上下,一身简单的毛衣、裤子的搭配,脸色红润,满头乌发。慈眉善目,不用猜,她就是季涵兴的夫人。

    “小季是吧?欢迎。欢迎。”季副书记的夫人笑意盈盈地冲季子强一点头,一面又招呼着一个3多岁的保姆给季子强泡茶。

    “伯母好。”季子强微微鞠躬。

    季副书记摆摆手说:“你也不用太客气。坐吧。”

    说完季副书记和季子强在客厅的沙发落座,季副书记的夫人亲自端茶上来,季子强赶忙又站起来,双手接过,连说:“不敢当,不敢当。”

    “小季啊,不要客套,告诉你当自己家一样。”季副书记淡然的说。

    季副书记端坐在沙发正中,问季子强:“到省城来办事吗?”

    “是啊,新屏市有个项目要来省厅批一下,我过来跑跑手续。”季子强恭恭敬敬地回答。

    季副书记不动声色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有困难吗?需要我出面就说出来。”

    季子强摇头说:“不用,不敢劳动季书记。”

    季副书记点下头,这个季子强其实自己过去也是一直很看好的,当初是因为乐世祥的缘故,但后来随着对季子强的了解不断加深,季副书记就越来越欣赏季子强,这个年轻人,沉稳、淡定,不是夸夸其谈之人。

    再看季子强此刻坐得端正,脸色平和,虽然恭敬,却没有点头哈腰的讨好之态,这和一个失了势的市委副市长大不相同,在自己面前,很少有人能如此淡定,季副书记心中就更对季子强多了几分欣赏。

    再联想到季子强过去不管是在洋河县,还是在柳林市,再或者是现在的新屏市那一场场让人难以置信,眼花缭乱的手段,季副书记自然就不会太过小看季子强了<span css="url"></span>。

    他用手一指茶杯:“来,尝尝新到的龙井。”

    季子强忙双手捧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不由赞道:“好茶,兰花香气浓郁,滋味浓醇鲜爽,润喉回甘。”

    季副书记说:“看来你现在对茶道很在行啊?”

    “知道一点。”季子强微微点头,既不是卖弄的口气,又不是低下的口吻,而是就如平常聊天的对话一样说道:“此茶有强烈日光时不采、雨天不采、雾水茶不采的几个规定,一般是午后开采,当晚加工,然后在夜间制茶……”。

    季副书记一脸惊奇:“了不起,以你的年龄能对茶这么有研究,少见。”

    他和不少人谈论茶道时,自诩对茶道大有研究的人中,十有**说不出这样深的理论,没想到,季子强深谙茶道,说的是头头是道。年轻人能静心研究茶道者,极少,品茶需要静心,而年轻人往往都是心浮气躁……真是一个罕见的年轻人。

    季子强谦逊地说道:“季书记过奖了,对茶我可谈不上有研究,就是都爱喝茶,见多了听多了,了一些而已。”

    “你能说出这些来,就证明你有心得。”季副书记点头。

    季子强暗道侥幸,他爱喝茶的习惯受母亲影响极深。从小老妈就茶不离手。老爸对茶谈不上多有爱好,但慢慢在老妈的带动下,也爱上了喝茶。久而久之,季子强他们一家三人,几乎人人爱茶。老爸喝茶是基于解渴的基本需要。但在老妈的言传身教下,他也算是半个精通茶道的茶中高手了。老妈爱茶如命,对各地茶叶的品种、习性和特色如数家珍。

    也正是在老妈的熏染下,季子强才练就了一双识茶的慧眼。可见,家教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确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启蒙作用。

    当然。后来进了乐世祥家里以后,季子强发现乐世祥也是喝茶高手,只不过比起老妈喝茶,乐世祥更为精致和讲究,他对茶很挑剔,对茶的认识也很独特,他的茶道也比老妈的茶道见解深刻而高明。

    “每个人兴趣和爱好不一样,我差的还很远,季书记才是真正的高手。”季子强轻巧而不着痕迹地谦虚了自己又奉承了季涵兴。

    “呵呵。”季涵兴呵呵一笑,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欣喜显然是深以为然,他站了起来,迈步向阳台走去:“小季你不要太自谦了。你有见微知著的优点,也有高瞻远瞩的潜质,不要妄自菲薄嘛。走,到阳台上晒晒太阳。”

    季涵兴家客厅的阳台十分宽敞,一半地方养了花草,另一半地方有藤椅、藤桌和茶具,此时正是中午时分,阳光正好,尽情地洒落在阳台的每一个角落,让人心生宁静和温馨之感。

    除此之外,阳台的俬密性也很好,季子强就预感到季涵兴要和他谈关键问题了,不过季子强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季涵兴不和他在书房谈话,非要到阳台上。

    落座之后,季涵兴微微摇头说道:“子强啊,这一年是委屈你了,唉,想一想乐书记,有时候我都是心灰意冷的,我也知道,你在新屏市的日子不好过啊。”

    季涵兴的话来的很突兀,让季子强一下就不好去接,季子强就感到这话头有点飘,摸不准下面季副书记要说什么,所以就只好也点点头,等着季副书记继续说。<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