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面二公子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季子强就把电话压了,奶奶的,厅长,处长自己是不敢惹,这小子,就是流氓一个,自己不怕他nbsp;

    挂上了二公子的电话,季子强又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等待了,一会一个年轻的女孩,翘着渾圆的屁股就过来说:“大建公司的,该你们见厅长了。”

    季子强他们对面就站起来了几个人,一面低头哈腰的给这个女孩陪着笑脸,一面往外面走了,那女孩根本就懒得看一眼这几个人,扭着屁股走到了季子强他们的面前,说:“你们是新屏市的吧,不要乱跑了,等着,下一个就该你们了。”

    那蔡局长和科长也像刚才那一拨人一样的连连点头,季子强对这个丫头的话是听到了,但没有太大的反应,坐那还想着自己问题呢。

    这女孩就有点奇怪了,对着季子强说:“嗨,你是哪个单位的。”

    季子强抬头,还没回答,秘书小赵就说:“这是我们新屏市的季市长。”

    女孩很奇怪的看看季子强,这个人挺拽啊,自己给他们说话他连讨好的笑都不会啊,不过人家好歹是个市长,在说了,人家大爷不给你小丫头笑一个,这也不是什么错误,她就恨恨的看了季子强一眼,扭着屁股,踩着高跟鞋走了。

    这家伙又是来分钟的等待,季子强他们几个人都有点不耐烦了,季子强一会站起来走上几步,一会又坐下,抽出了香烟,点上抽着,接待室有水,不过就是一次性杯子白开水,凑合着喝吧。

    这里正在抽着烟,那个刚才进来的女孩就又来了,进来就进来吧,一看到季子强,她就像猫儿发春了一样叫了一声:“呀,谁让抽烟的,你不知道现在公共场所禁止抽烟吗?嗯,说你呢,那个什么市长。”

    这家伙,直接就指名道姓的批评起季子强了。

    季子强也是脸一红,倒不是觉得让个年轻人批评面子难受,而是他也知道很多大城市确实对吸烟是有禁止的,不过不管怎么说吧,自己好歹是个市长,在人家的地盘上也不好吵,他就指了下烟灰缸说:“那不是有烟灰缸吗?”

    小丫头说:“那就是个摆设。”

    季子强说:“既然不让吸烟为什么要放这个?”

    小丫头很蔑视的说:“你看,桌子上还放了一盘塑料的桃子,要不你也尝一个,现在你看看,进了政府楼,谁抽烟了,你们就是小地方。”

    刚说到这里,就听门外一个人说话了:“狗屁!是谁说的不能抽烟,嗯,我就要抽,还把你反了。”

    说着话,二公子李啸岭就走了进来,一面说,一面过来给季子强又发了一根软中华,季子强那半截烟刚刚掐掉的,现在这二公子就硬给季子强又点上了香烟,对那小丫头说:“这是我季哥,你丫头是狗眼看人低,连他都敢批评,我见了他都老老实实的,你算什么?”

    这二公子说起来是二公子,实际上在省城那就是一公子,特别是政府这面,谁不给他面子,谁不知道他的大名,这丫头见是他来了,根本就一句话不敢说了,不要说是自己,就连厅长都要给他面子的,小丫头脸儿红红的,有点嗫嚅的说:“二公我我不知道他是你朋友,以后我注意。”

    二公子李啸岭就抽了一口烟,问这丫头:“老牛在接待谁呢?怎么还不让我这季兄弟进去?”

    那丫头忙说:“是大建公司的总经理。”

    二公子李啸岭哼了一声说:“这小子有什么事情好汇报的,你去看看,要是时间还长,我们就先走了。”

    这丫头一听这话,如遇大赦,赶忙就躲出去了。

    二公子就对季子强说:“怎么样,今天吃瘪了吧,让一个省城的小女孩数落起来了,唉,你不惭愧吗?”

    季子强哈哈的一笑说:“这有什么惭愧的,其实在这吸烟是不对,在一个了,我一个堂堂的市长不可能和一个年轻女孩计较吧,没听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吗?”

    二公子曳着眼,看了季子强一眼,说:“拉到吧,少给我吹。”

    两人就嘻嘻哈哈的聊了几句,这面那个大建公司的老总就从门口走过去了,小丫头也跑过来,客气的对季子强说:“这市长啊我们厅长请你进去呢。”

    季子强就站了起来,对秘书和那个科长说:“你们两人就不要过去了,在这等我,我和蔡局长进去汇报。”

    秘书和科长点头答应着,季子强又对二公子说:“你怎么办,先坐下等我还是自己忙自己的?”

    二公子说:“我等你干什么,我陪你一起见牛厅长。”

    季子强一怔,说:“你进去?这不妥吧?”

    “嗨,这有什么不妥的,老牛我熟悉的很,走吧,走吧。”说着就推着季子强走了出去。

    到了门口,那个小女孩有点怯生生的敲了一下厅长的门,然后才轻轻的推开门,请季子强他们进去。

    季子强当先而入,一下就看到了牛厅长,这人过去季子强陪着吃过一次饭,但两人交往不多,所以季子强记得这个牛厅长,牛厅长却记不得季子强,不过二公子牛厅长是很熟悉的,一见他们进来,略微惊讶的问:“老二,你怎么来了。”

    二公子一笑,说:“牛叔啊,我是陪我这兄弟来的,我不说话,就在这坐坐。”

    牛厅长就哈哈的大笑着,给二公子扔了一支烟过来,对那个一起经来的女孩说:“给客人泡点茶。”

    女孩刚忙出去弄茶了,心里还在想,真是不一样啊,一般人到厅长这里都是喝白开水的,今天这个市长可是沾了二公子的光了。

    这面季子强就招呼了一声牛厅长。

    因为有二公子一同前来,牛厅长当然就要给季子强一个面子了,笑呵呵的站起来和季子强正儿八经的握了个手,说:“季市长啊,你这大名我可是久闻,只是我来交通厅时间短,我们还一直素未谋面,今天可好,认识一下了。”

    季子强自然是不好说自己和人家一起吃过饭的话,那说出来不仅让人家厅长尴尬,自己也很没面子,一起吃过饭,人家没记住自己,自己还上杆子的说认识,有意思吗?

    季子强也随口应付了几句话。季子强他们这面说着话,蔡局长就把带来的烟酒特产什么的放在了一个角落里,牛厅长根本看都不看一眼,这些小玩意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足挂齿,道谢都是没必要的,他就问起了季子强的情况。

    季子强就把新屏市高速路的项目做了简单的介绍,最后说到希望省厅能够尽快的给予立项。

    牛厅长想了想说:“季市长啊,要说这种报告审批程序很多的,一两个月肯定是拿不下来,但既然今天啸岭也陪你来了,那我就帮你催一下,争取年内批了。”

    牛厅长当然也知道,这二公子陪着一路来的,肯定这项目里面有二公子的一份,自己也就做个顺水推舟的事情,真要卡在手上,到时上面哪个省长在过问起来,自己就没意思了。

    季子强见牛厅长说了这话,是很感谢的说:“这事情能得到厅长的亲自过问,那就最好了,谢谢厅长。”

    牛厅长摆摆手说:“不要谢我,后面你的事情还多得很,这种项目最后你还要到交通部去批一下,在一个,交通部批了也是枉然,还要看省里的资金能不能腾出来,省里拿不出钱来,谁批了都没有用。”

    季子强当然是明白其中的麻烦,哪有轻轻松松就拿下一个上十亿的项目,要是都这么好办,还不乱套了,季子强说:“是啊,我们现在也就是走一步算一步,边走边看了。”

    牛厅长问:“材料都送到审批处了吗?”

    季子强说:“送倒是送过去了,但是。”

    后面的话季子强就不好说的,不过牛厅长是明白人,呵呵的一笑说:“嗯,嗯,我理解,他们处里事情也多,这样吧,我会专门给刘处长安排的,你就不用管了,年内给你办了就是。”

    季子强又感激了一番,就邀请牛厅长晚上一起坐坐,但这牛厅长死活不去,他才没有那么傻呢,这二公子跟在一起来的,自己到哪里不能搞**,非要和他们一起,万一传到了李省长的耳朵里,自己就太不合算了。

    季子强邀请几次,看厅长的态度很坚决,也就只好算了,说:“要不什么时候厅长到新屏市去转转,也给我们基层一个表现的机会。”

    牛厅长哈哈的大笑:“行,行,下一步工程上马的时候,我一定过去给助个威,捧个场。”

    这二公子果然今天是一句话不多说,不过他自己是知道自己的分量的,只要自己在这一坐,自然就会对牛厅长形成威慑,事情肯定能成。

    几个人又说了一会,因为后面排队等着见厅长的人还多,季子强就不好耽误人家,起来告辞了,牛厅长也是亲自把他们几人送到了办公室外面的过道,寒暄几句,都才告别。

    这二公子就对季子强说:“要不我陪你再去审批处转转?”他的意思就是很明显的,想要带着季子强去给刘处长施加一点压力。

    但季子强考虑到华悦莲的那层关系,不想把事情做的太过,何况人家厅长也都答应了给帮忙,所以季子强就拉着二公子,说:“算了,算了。快吃午饭了,我请你吃饭。”

    二公子眼一瞪,说:“你开玩笑呢,到了省城就是我的地方,那能让你请啊,这几天我全包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