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华悦莲拿过桌上的餐巾纸,抹了抹眼泪,直视着季子强说:“因为他从来都不喜欢女人。() ”

    季子强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他有带你痛苦的说:“真难为你了,那那就结束吧。”

    华悦莲摇着头,说:“我几次都提出了离婚,但每一次他都不断的哀求,我硬不起心肠。”

    季子强无语的端起了酒杯,一口喝掉了满满一大杯的红酒,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什么是无奈,什么是痛苦,自己一直都认为华悦莲的生活应该是美好的,省城的五彩缤纷应该是属于她们的,但谁能知道啊,原来在最繁华的地方,也有最孤单的人。

    夜已很深,昏暗的酒吧内,江可蕊坐在烛光的阴影里,疲倦的依靠在墙壁上,在烛光里,她的美丽更为明显。她的头微微向上仰着,她的目光神游,嘴角却浮现的落寞,这时终于响起了《回家》的曲调,这是每晚的最后一支曲子,也是宣告酒吧打烊的曲子。

    他们离开了,默默无言的离开了这里,在季子强送华悦莲回家的路上,他们都很少说话,他们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只有在走到家属院的大门口季子强将要离开的这一瞬间,季子强看到华悦莲眼中的泪花夺眶而出。

    季子强心痛了,他一把将华悦莲紧紧抱进了怀中,他能够感觉到从华悦莲颈部散发出来的温暖香甜的气息,他宽厚的手臂慈爱的拍拍她的肩艰难的说了一声:“自己多保重,要多打电话。”

    华悦莲使劲点点头,她不敢正视季子强发红的眼圈,她匆忙将目光移向别处,无声的接过季子强手中的包,背对他擦去脸上滑落的泪珠。

    当季子强缓慢地离开时,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使劲挥舞着手臂,默默的向季子强告别。她看着空荡荡地街头,看到季子强的肩上颤抖,他的身影越来越小,不一会就便成了一个汹影,那么小,那么孤单,一股强烈的悲哀攥住了她,她靠在树上,任泪水流淌。

    此刻她最渴望的是在这个大都市漆黑的夜中,有一盏亮着的灯是为她点燃的,会有一个爱她的男人期待着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她也渴~望浪漫的情感,而不是价值不菲的礼物,在华悦莲眼里,最好的礼物是持久的,而不一定要华丽无比,假如丈夫帮她干些杂活,陪她共进晚餐,甚至和她一起开怀大笑,都会被视为是价值连城的钻石但这些却无法做到,因为丈夫并不喜欢她,或许也有喜欢吧,但那种喜欢和男女之间,妻子和丈夫之间的喜欢大不相同。

    回去后的季子强久久没有安睡,他独自一人默默坐在房间的阳台上,静静地看着湛蓝色的夜空,那轻柔的微风吹着他;一如那纤纤细指般,撫弄着自己的发梢,是那样柔和;那么亲切;让季子强感觉这一如昔日似地温暖。可到如今,这感觉只能在回忆中追寻。

    华悦莲早已离开了自己身边,自己再也没能在夜色中尽情地享受她给予自己的温柔,这一切的一切都如风般逝去无痕^自己当初不知好好地去珍惜,一次又一次不自觉地将她伤害。而每一次她都只是默默地擦干眼泪,一言不发地坐在自己身边;用那双强忍泪水的眼睛轻轻地看着自己,而自己则每一次都将它忽略,她只好带着满腔的幽怨静静地离开……可是华悦莲,你是否知道,今天我想哭<span css="url"></span>。好想追到你的身前,握住你的小手,叫你留下来!可临去时你凄婉的眼神使我一阵寒粟。

    你为什么要留下来?为我留下来吗?我此生此世还有资格吗?

    季子强愧疚的想,自己一次一次不经意地,将华悦莲早已伤害得伤痕累累,只因为自己太过自私,让华悦莲一次一次一人独行;好希望自己能够什么都不顾,只要能陪在她的身边。可她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那么可怜的丁丁点点。

    季子强好想告诉华悦莲:我心中对你的愧疚,让我难以面对于你,却始终都不知如何用行动去表现。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深”。只有当你离开我之后,我才知去后悔,去珍惜这一切。可如今只能在如风的往事中追忆。

    季子强就这样伤感着,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季子强在第二天起来的很晚,昨晚上一直没有休息好,直到天亮的时候,季子强才迷迷糊糊的睡着,所以在醒来之后,他才发现已经是上午的10点了,季子强苦笑一下,赶快穿戴,洗漱一番,然后打开了房门。

    这面的门一响,那面几间房子里的人都出来了,季子强暗笑,恐怕他们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季子强就招呼了一声,蔡局长和秘小赵就到了季子强的房间。

    秘小赵有点紧紧张张的说:“我见你没开门,所以也不敢叫你,怕影响你休息。”

    季子强很理解的点头说:“嗯,昨晚上想事情,所以天亮才睡下,你叫早了我也不起来,呵呵呵。”

    见季子强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一下子,房间的气氛就轻松了,秘小赵忙问:“季市长是下去吃饭,还是就在这里吃?”

    季子强想,看来他们已经做好了两种准备了。

    季子强就说:“要是方便的话,就在这吃吧。”

    小赵连说:“方便,方便。”

    很快就给季子强送来了稀饭,鸡蛋和几个小菜。

    季子强很奇怪的问:“这稀饭还是热的?”

    蔡局长就说:“小赵心细的很,来的时候专门给你带了一个保温桶你,饭菜装在那个里面,不会凉。”

    季子强就连声的道谢着,他也是真饿了,就在茶几上铺开了,吃了起来。一面吃,季子强就一面问:“大家昨晚上有没有想到什么好一点的方法啊?”

    蔡局长知道季子强说的是项目审批的事情,就惭愧的说:“季市长,这事情很棘手的,我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要是勉强说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重炮轰击一下,说不定有效果。”

    季子强心中叹口气,这次自己过来,基本就是带了好多实物,比如烟酒,茶叶,人参,鹿茸什么的,没有准备送钱,来的时候冀良青还提醒了一下,但季子强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上次那个为养殖基金准备的三十万元,差一点就要了自己的老命,所以不到万一,他不想出此下策。

    而且昨天晚上季子强见到了华悦莲之后,更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件事情就算送钱也是解决不掉的,关键在于刘处长现在有个心病,他对自己有一种近乎變態的怨恨,这就不是什么别的方式能解决的问题了<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皱着眉头,边吃,边想,但一时也是想不出什么好一点的办法来。

    季子强就让蔡局长带着他们局的那个科长先去交通厅打探一下,看看厅长回来了没有,这里离交通厅也是不远,季子强的想法是厅长如果在,自己过去见上一面,给厅长好好说说,最好能把人家请出来,那么事情还是有点转机的,不管怎么说,你一个处长总不敢和厅长杠着来吧。

    蔡局长和那个小科长也就不敢耽误,赶忙离开了季子强的房间,带上东西打前站去了,季子强吃完饭,又喝了一会茶,那面就传来了消息,蔡局长说人家厅长在呢?他们已经开始挂号了,请季子强过来。

    季子强听的好笑,这见厅长怎么和医院见专家治病一样,还要提前挂号,不过想想也很有道理,见专家门诊那是要多花钱,见厅长可能化的更多,季子强就不想这个问题了,带上了秘小赵,赶到了交通厅。

    到了厅长办公室附近,就见到蔡局长和那个小科长了,两人说牛厅长办公室还有人,一会他们前面还有一家,等这家谈完了就轮到新屏市汇报工作了。

    季子强笑笑,就在旁边的一个接待室等着,接待室里面还坐了好几拨人,都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季子强心中感慨啊,想当年乐世祥在的时候,自己在柳林市当市长,到了省直机关来,那里用的着排队啊,现在斗转星移,世事变迁,自己成了虎落平阳被犬欺,龙行浅谈遭虾戏,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等人人家厅长来翻自己的牌子,考,怎么说的自己跟一个妃子一样了。

    不说季子强在这莫黄打气的干等,却说那个二公子李啸岭,昨天等了一晚上,也没见季子强给他来电话,这心里就很奇怪了,从时间上估算,季子强应该到了一天了,他就一个电话给季子强挂了过来:“嗨嗨,季领导,你到底来省城了没有啊?”

    季子强正在人家交通厅的会议室傻等呢?一听电话,也不好大声喧哗,就压着嗓子说:“我来了,来了。”

    “领导啊,来了你倒是给我啊,我准备好了陪你吃喝嫖赌呢,你怎么就不来电话。”

    季子强哭笑不得,就忙说:“我一会给你电话,我现在这里不方便啊,在交通厅等着汇报工作呢。”

    二公子李啸岭问:“你给谁汇报工作?你不是市长吗?奥,对了,你副厅,人家厅长比你大,呵呵呵,怎么样,审批应该没问题吧?”

    季子强说:“愁的头大,复杂的很,昨天碰壁了,今天想来见见厅长。”

    “不会吧,谁让你碰壁了。”

    “唉,等我们见面了在说?”

    “是不是项目审批处那个二姨子刘处长啊,那家伙不男不女的,他就爱给人为难。”

    季子强不好多说什么,到底这里不是自己的办公室,还有几拨不认识的人也在这里,所以季子强就干脆的说:“算了,现在不说,等我事情搞完了和你,你等我电话不说了不说了,挂了。”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