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家闷闷不乐的枯坐了一会,季子强说:“事情有点麻烦,不过事在人为,我们想想办法,总是可以解决的

    为了调动一下大家的情绪,晚上季子强让多整了几个菜,还让大家放开喝了两瓶酒,不过在外面,大家就算是放开,也都有分寸的,不至于喝醉。

    季子强当然也不会莫名其妙的把自己灌醉的,不管怎么说,还不至于就到了借酒消愁的地步,事情虽然有点麻烦,可是季子强一直就坚信,世界上任何的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只是要找到合适的钥匙。

    晚上季子强也没出去,他也不想现在就给二公子打电话,本来想见见叶眉或者方菲的,但心里太烦,事情办的不顺利,也就不想出去,反正今天刚来,休息一下,过几天情绪好了在见面吧。

    这样季子强就打开了电视,一个人靠在床上,拿着遥控器漫无目的的换着电视看,一会江可蕊来了个电话,两人就聊了一会,开了几句玩笑,季子强也稍微的情绪好了一点。

    刚刚放下了电话,一个电话又打了进来,季子强拿着电话看,号码却是很陌生,即不在季子强通讯名单上,也不在季子强的记忆中,季子强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季子强淡淡的问:“你好啊,请问。”

    刚说了几个字,季子强就愣住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很遥远,但又很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让季子强一下就说不出后面的话了。

    电话是华悦莲的,这个声音在季子强的脑海中早就深深的印刻下来了,恐怕此生此世都永远不会忘记,因为它来自于华悦莲,来之于季子强内心的最隐秘的花园。

    “子强,你在省城住几天,子强,你在听吗?”

    季子强忙接上话:“我在听,只是你突然的电话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了,你怎么知道我来省城了,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华悦莲悠悠的说:“你很惊讶吗?是不希望听到我的声音?”

    “不,不,你理解错了,我只是奇怪。”

    华悦莲停顿着,似乎是在思考,后来说:“我听他说的,他说你今天到他们处去了,还说他没有给你好脸色看。你没有生气吧?我怕你误会,所以专程问了新屏市公安局的朋友,找到了你的电话。”

    季子强“奥”了一声,说:“没有什么的,谢谢你的关心,其实这样的情况我们也早就习惯了,上省里来办事,就是这样,呵呵呵。”

    华悦莲没有让季子强的笑声迷惑住,她听得出来他话中的无奈,说:“还记得过去的那个酒吧吗,我请你喝杯。”

    季子强一下就觉得心急跳几下,他当然记得那个酒吧,他和华悦莲在那个冬天里,坐在那个酒吧中,多少温情蜜意,多少的纏绵悱恻,现在回想起来,是那样久远,那样飘渺。

    “好,我现在就过去。”季子强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点空洞,有点沙哑。

    季子强让司机把他送到那个酒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华悦莲,她站在霓虹灯下,是那样孤单而又忧伤,季子强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的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这感觉就像是从心里升腾而起一般,是的,是这样的感觉。

    季子强让车先回去了,看着车远远的离开,季子强一步步走近了华悦莲,距离近了,季子强就看清了华悦莲脸上的表情,确实侵透着一种哀愁。

    “你来了。”华悦莲说。

    “是,我来了。”季子强说。

    他们都相互凝视着,都想从对方的眼神里找到过去的影子。

    站在风中的华悦莲,她的发丝在风里款款飘移,无言的目光,像是在祈祷着每一份幸福,她以绝对的优美,坚定着守望的信念。风,继续吹着,站在风中的华悦莲,她紫色的风衣,在风中飘动,像翻飞的蝴蝶,为季子强带来一道亮丽的风景,为季子强带来温柔的感伤,季子强越来越无法回避这生动的现实,其实自己也像在风一样的漂泊中,以一种宗教信仰的方式,这站在风中的女人,她炫目的容颜,把自己孤独的心房照得闪闪发光,让自己激动万分。

    “我们进去吧?”华悦莲轻声的说。

    而后,她就毫不迟疑的挽住了季子强的胳膊,带着他走进了酒吧。

    走进去,季子强就看到了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场景,大厅的正中央是大舞台,一架连接舞台的悬梯通向建在半空中的平台,平台上摆放着各式乐器,这里便是乐手的演奏台,舞台设计大胆华美,周围设有炫彩闪光灯,变幻万千的光芒辐射大厅四面。

    台下的地板内部装有魔幻灯,受数字遥控变幻着色彩及图案,地板以弹簧垫底,踩在上面便可轻微晃动,蹦迪时感觉会很炫,大厅的三面墙上悬挂着液晶超宽大屏,画面清晰逼真。大厅四角顶部设有一流的音响设备,音质绝佳,音乐起时笼罩整厅,震撼人心,而吧台则围在大厅外围三周,呈大的半环形,每隔几米便有一位调酒师和一位服务生随时准备为客人服务。吧台前面放置着弹簧椅,供客人边休息边随音乐随意摇摆,由大厅向上望,可以望到玻璃制楼顶,透过它可以看到漆黑的夜空,如果一楼大厅的灯光全部熄灭,甚至可以看到夜空中的点点星子。

    他们两人进入酒吧的一瞬间,酒吧内的人已经很多,当季子强和华悦莲在角落的桌子坐下时,舞台上乐队正在演奏着火爆的音乐,十分强烈的节奏有规律的与短的主旋律不断地重复着,没有活跃的对比,一切都是强劲,季子强看着台下随着音乐舞动的夸张的人们,他们的存在不是为了判断和欣赏音乐,而是为了和乐手们一起叫喊,在这里,人们寻找的是认同而不是欣赏;是宣泄而不是幸福。这种宣泄的气氛一点也不会影响到季子强,季子强注意到英俊的主唱高正成为人们注视的焦点,在台上一声尖的吉他长鸣颤音与台下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中。

    “喝点什么?”季子强问。

    “红酒吧。”华悦莲回答。

    一会,服务生很有礼貌地将酒放在桌上,给他们打开了酒盖,脸上挂着一个浅浅的微笑,转身离去。倒上了酒,季子强先点上了一支香烟,他吐了一个长长的烟圈,烟圈在黑暗中扩散了。华悦莲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季子强。

    季子强冲华悦莲笑笑,然后直视着她说:“我有话和你说!”他的脸上洋溢着一种野性的欣喜,这种表情在他的目光中是那样强烈,那样炙热,以至于华悦莲不得不移动开眼光,不敢直视他。

    “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已经不再恨我了?”

    华悦莲将目光收回投向了季子强,一时间,他们完全凝滞了,他们一下子就消失在深篮色的夜空中,融化在夏夜潮湿温暖的微风中,只存在于彼此相对而视的感觉中,任凭柔情在眼中燃烧。

    沉默后,华悦莲说:“其实我没有恨过你,真的,只是当时感觉你太不靠谱,怕自己会受到伤害,换句话说,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学会谈恋爱,还不会处理感情上的问题。”

    华悦莲的话一点都不假,作为她最美好的初恋,确实有太多的迷茫和惶恐,有人统计过,初恋的成活率是极低极低的,不是初恋中的男女不相爱,而是他们还没有学会怎么应付这样的感情。

    季子强一把拉住华悦莲的手,让她不得不停下来直视自己的目光:“你真的就是那样想吗?我这些年一直都在担心,担心会让你带着永远的恨意。”

    华悦莲摇摇头,说:“没有,其实我也后悔过,想去找你,但人有时候自尊心会阻碍自己的理智。”

    季子强放开了手,端起了酒杯,喝掉了杯中大半的红酒,说:“是的,这也正常,因为我们是有感情,有个性,有脾气的人。”

    华悦莲也端起了酒杯,小口的呡了一下,说:“对了,约你过来还有一件事情要给你说一下。”

    季子强在手中旋转着高脚杯,点点头,认真的听着。

    华悦莲咬了一下嘴唇说:“你是不是来交通厅跑审批项目的?”

    季子强没有说话,依然点了点头。

    “恐怕你们的事情会很麻烦,他回家说了,他要让你们筋疲力竭。”华悦莲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就有点红晕,有点惭愧的样子了。

    季子强一下就皱起了眉头,他没有去问华悦莲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季子强在交通厅的时候,已经大概猜出原因,季子强不想让这样的问题带给华悦莲不安,就转换了一个话题,说:“他对你好吗?”

    华悦莲愣住了,这个问题一下子让她有点不知所措,她有点嗫嚅,有点伤痛的说了一句什么,但季子强没有听清,季子强就看着华悦莲,又说:“只要他对你好就成了。”

    华悦莲却一下子摇起了头,很快,她的脸上就留下了泪水,她抽搭着说:“他从来都没有对我好过,从来都没有。”

    季子强一下就呆了,他难以置信的说:“怎么会这样啊,那你为什么要嫁给他?”

    华悦莲说:“谁知道呢,谁知道呢,我们从结婚之后,一直都是分居。”

    季子强真的感到诧异,他看着华悦莲说:“分居?从结婚就开始?这样的生活你为什么要去维持,到底为什么?”<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