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嗯,好,那就这样

    季子强和二公子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不过通过这不断的接触,季子强感觉到这个二公子也不是自己过去认为的那样差劲,通过好几件事情之后,季子强对二公子感官上也有了一些改变。

    特别是有一次季子强坐二公子的车到广场工地去办事,路过一个小区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女孩让母亲背着准备去医院看病,走的很是艰难,这个地方公交也少,出租也不太顺路,二公子就把车停下来,问了几句,那个母亲说最近孩子腿摔了,每天到医院去治疗,估计要一个来月的时间。

    从这里到医院,有六七里的路程,二公子就让那母女二人上了车,直接拉到了医院。

    季子强当时还是有点感动的,但后来更让季子强感动的是,这个二公子到了医院之后,找到了一个出租车,对那个出租的司机说:“以后你每天到小区接送一下这对母女,我每天给你元钱。”

    说着二公子就掏出了一千元钱给了司机,又说:“你和她联系一下,每天就接送一趟,价格没问题吧。”

    这司机当然是喜笑颜开的收了钱。

    所以在有的时候,季子强觉得这人啊,其实不管他在别人眼里怎么样,但他都有真善的一面,或许只是出于本能,人性善良的本能,没有多崇高,但善良比真理更重要!

    很长一段时间里,季子强想试图改变,让自己变得圆滑,渐渐的,季子强试着用虚伪伪装自己,常常口是心非,仅仅是保护自己不被伤害。那时,我相信,好人难当,好人不能当。

    二公子却在无意间做出了一件让季子强都不得不深思的事情,这确实令季子强感慨万分,也让他对二公子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这样一晃就到了第三天的早上,季子强也是安排好了新屏市的工作,带着新屏市公路局的蔡局长和他手下的一个科长,分坐两辆车,到省城去了,新屏市到省城有多公里,但只有一半路程有高速,差不多用了6个多小时才到省城。

    到了地方,季子强让车开到了省政府的招待宾馆,开了三四间房子,季子强独自住了一个套间,所以大家就自然而然的聚居在了季子强这个房间里,新上任的公路局蔡局长更是百般的奉承着季子强,亲自给季子强泡上了一杯茶水,过来说:“季市长,你看我们现在怎么安排?”

    季子强一早吃的饭,现在已经早过了午饭的时间,就说:“大家洗把脸,然后先吃饭,吃完饭到交通厅去先办正事<span css="url"></span>。”

    这蔡局长就唯唯诺诺的答应着,又帮季子强点上了一支香烟,他也顾不得自己喝口水,下去到三楼的餐厅安排午饭了。

    季子强稍微洗了一下,喝了两杯茶,这才下楼在餐厅吃了饭,看看时间,也到了上班的时候,就带上几个人,到省交通厅去了。对省交通厅,季子强不是太熟悉,过去在柳林市的时候也和人家打过一点交道,但因为都有分管的副市长,所以他不过是在人家到新屏市了自己陪着吃个饭,现在过了将近一年没来过省交通厅了,进来就感到了有点陌生。

    远远望去眼前耸立着一座高大雄伟的建筑物,虽然濒临闹市区,但是却显得格外安静,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一经过这里,总会不自觉的停下脚步驻足欣赏它的外观。因为它的造型极为醒目,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张开的双翅仿佛要纵身一跃一般。

    不过蔡局长带来的那个科长是经常跑省交通厅的,进来如鱼得水,哪个科室在几楼,怎么走最方便,那些部门虽然没有牌子,但里面的人才管事,等等的这些,他都是轻车熟路。

    季子强反正就是跟在后面,手背着,也没提包,秘书和蔡局长是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东西,什么好烟,特产,见人就发,就像街上卖保险的妹妹发广告一样,看起来也挺搞笑的,这些人在新屏市那都是提的上串的人,随便走那里,也都威风八面,没想到到了省厅,立即什马都不是了。

    他们就到了一个副厅长的办公室坐了一会,送了几条好烟,又客气的招呼人家晚上吃饭,但季子强和人家不是太熟,所以人家也就客客气气的拒绝了。

    在这里也没有怎么谈正事,因为说实话,像这样的项目,一般主管的就是审批处和厅长这两个地方,其他地方就是打点一下,上会的时候不要因为讨厌你,给你来个鸡蛋里面挑骨头,至于决定权,倒还轮不上他们。

    季子强还想见见厅长,但找了一圈,最后听说好像到政府开会去了,他们只得作罢,这就拿上材料到了立项审批处,去找处长了。

    到了处长办公室门口,这新屏市交通局的科长就小心翼翼的敲了几下门,听到里面传来了声音,这才轻轻的推开门,侧过身,让在一边,让季子强和蔡局长先进。

    季子强脸上挂着微笑就走了进去,抬头一看这个处长,季子强就愣住了,也忘了招呼。

    这个处长在办公桌上看着文件,头也没抬,但还是知道来人了,却又不见来人说话,感到奇怪,这才慢慢的抬起头,看了过来,一看之后,这处长也是一愣。

    季子强毕竟是见多识广,很快就稳住了心神,说:“你就是刘处长?”

    这个刘处长就慢慢的恢复了表情,冷冷的看着季子强说:“季市长真是巧啊,前段时间我们在柳林市刚碰了面,现在又在这里见面了。”

    季子强深吸一口气,说:“是啊,是啊,这或许就是缘分吧。”

    但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已经预感到事情可能会有麻烦了,这个刘处长就是自己回柳林市在大岩寺见到的华悦莲的丈夫刘宏涛,当时没有详细的问对方在哪里工作,没想到现在竟然在这里相遇了,要是季子强早点知道的话,可能他就会做出适当的回避了,因为在大岩寺的时候,季子强已经从这个刘宏涛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对自己的敌意<span css="url"></span>。

    刘宏涛又看了看季子强身后的几个人,说:“怎么?是有事情吗?”

    季子强点头说:“我们准备正式申报新屏市高速路的项目,过去也给你们送过资料。”

    说着话,季子强就看了蔡局长一眼,蔡局长赶忙先把手里一个装了好几条香烟的包放在了办公室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这才从秘书小赵手上接过了资料,给刘宏涛递了过去。

    刘宏涛嘴角流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眼神,心想,就凭这几条破烟,也想让我帮你们办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真是可笑至极,我还以为你季子强什么都比我强呢?原来也有求到我门下的时候啊,哼哼。

    刘宏涛漫不经心的就接过了材料,看都没看一眼,很随意的放在了旁边一大堆的材料里面,说:“行了,我抽空看看再说吧。”

    季子强心中有点不舒服,这个材料可是新屏市高速路筹建组化了不少功夫准备的,现在就这样让他随随便便的扔在了一边,看都懒得看,这对季子强的就是个打击,让他自尊心受到了一些伤害。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季子强忍住心中的不快,问:“请问一下刘处长,这个审批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来,我们好安排下一步的一些工作。”

    刘宏涛轻描淡写的说:“这不好说啊,年底了,事情多,等开年后在看情况吧。”

    季子强一听这话,气从丹田来,恶向心头生,陪着笑脸忙问:“刘处长,你看能不能提前一下啊。”这好像季子强也没有多可怕。

    刘宏涛扭头看了看季子强说:“季市长啊,你也是搞过工作的,我这里压的材料也不是你一家,什么事情都有个安排和程序,你说对吧?”

    季子强脸一红,这小子是连敲打,带挖苦的讽刺自己,但有什么办法呢,这里是省城,这里是交通厅,不是新屏市,季子强可不想犯下过去庄峰对方菲犯下的错误,所以他只能自嘲的笑笑说:“刘处长说的不错,只是我们等的比较急,看刘处长能不能抽空早点研究一下。”

    刘宏涛平平的道:“再说吧。”

    季子强强打精神:“那晚上刘处长要是没有别的安排,一起坐坐?”

    刘宏涛很干脆的摇了一下头,说:“不用了,有什么事情还是办公室说比较好。”

    这又把季子强顶了一下,季子强当然知道,这不过都是刘宏涛的借口,现在什么事情要在办公室里谈,那跟没谈差别不大,不过季子强心中也是知道的,这个小子肯定对自己有意见的,至于他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虽然季子强不知道,但大概还是能猜测几分,无外乎就是因为自己过去和华悦莲谈过对象,这小子心中不舒服罢了。

    可是这个事情现在季子强也没有办法来改变,只能是好言相求了,谁让自己找到人家的门下了呢。

    季子强又苦口婆心的说了一些好话,但这小子就是一副滚刀肉的样子,软硬不吃,最后季子强也只好暂时放弃对他的相求,带着几个手下灰溜溜的离开了。

    回到了省政府招待所,几个人的情绪都很不好,这事情已经摆明了会很困难的,这都是官场中人,哪些是真心帮你办事,哪些是应付打发,不用说,心里都跟明鏡一样。<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