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眯着眼,又一口喝掉了手中的酒,说:“菲拉鸠思说:‘在我们的灵魂里,可以说有一种天生的神圣,它统治着我们精神的城堡,支配着我们对善恶的判断’nbsp;这个天生的神圣就是良心。以我等浅薄的知识,可能无法给良心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并非这个词所包含的内容,而是它所承载的厚重。从根本上讲,人皆有良心。不然,三字经就不会开篇就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良心就是善良意志、义务意识、内心法则,是对普遍道德律的绝对尊重”。因此,求得良心的安宁比金钱更重要”。

    王稼祥心中叹息着,其实这些道理他自己也懂,正如马克吐温说的:纯洁的良心比任何东西都可贵。

    一点不错,人世间之所以还有那么一些黑暗和罪恶,追根朔源是人的良心出了偏差,有了问题。如果每个人把良心放在正确的位置,那么我们的世界会更加和諧、更加温馨和更加美好。人类的文明大厦需要全社会的人用一言一行来营造的。当这个世界物欲横流、金钱万能,一般人就不会在乎良心和公理,不会讲究公平和正义;当所有的浮躁成为一种常态,人性的卑琐便清晰可见,良知注定只能向隅而泣。

    但问题是知道和懂得道理并不是真的就能做到,正如我们现在社会的很多专家,学者们,他们对什么道理都懂,他们说起来也会是一套一套的,但真正遇到了事情,他们却绝不会按那些道理去做。

    王稼祥也感到,让自己问心无愧的做人,其实并不容易的,在涉及到自身的利益攸关的时候,自己每每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最不能想到的就是良心了,但季子强显然不是这样,他想到的是良心,他没有因为怕担责任而用违背自己良心的方式来处理这些事情,这需要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啊。

    一刹那间,王稼祥觉得自己和季子强差的还太远,太远。

    后来两人又谈了很多话题,但萦绕在季子强心中的这个麻烦却始终没有一个适当的方式去解决,最后季子强也放弃了这个烦人的问题,车到山前必有路,慢慢想,总是有办法来解决的,这样季子强就轻松了起来,和王稼祥痛痛快快的喝起了酒。

    十一已经过去了好多天,季子强对高速路项目的资料准备工作也基本就绪了,在这个期间,季子强也开始饱受了各方面不断增加的压力,不管是冀良青,还是二公子,他们都表现出了志在必得的决心。

    当然了,这也很正常,冀良青作为新屏市的一哥,他当然是认为这个项目一定要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自己让谁做,那就肯定是谁做,有人胆敢阻挠,必将让他粉身碎骨。

    二公子呢?那在私下里比起冀良青更是信心百倍,主管项目的季子强早就答应过自己,量他也不敢反悔,再退一万步说吧,就算季子强背信弃义,过河拆桥了,在省里,不用老爹出面,找一找苏副省长和其他几个实权人物,压一压新屏市,想必这个项目已经是煮熟的鸭子,飞不到哪去了。

    面对这两个来势汹汹,咄咄逼人的主,季子强也只能唉声叹气了,你说他能得罪谁?你说他能拒绝谁?当初答应二公子,也不过是为了应付那突如其来的变化,病急乱投医,现在随着项目的不断推进,很多矛盾和难题就都凸显出来了。

    但现在的季子强已经是顾不得这些了,项目也在换了公路局的局长之后准备就绪,他只能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行了,所以在征得了冀良青的许可后,季子强就决定到省上去办理审批手续了。

    不过光有冀良青同意也不成,毕竟自己是政府的人,就算庄峰和自己依然有很大的隔阂,但正当的工作还是要按程序进行的,季子强就到了庄峰的办公室。

    庄峰最近一直过的并不太舒服,从当上了市长之后,情势的发展一点都不理想,反而没有当初做常务副市长时候愉快了,这才多长时间啊,自己和冀良青,尉迟副书记,包括季子强在内的很多人,都有了重大的,不可调和的分歧,这样长此以往的发展下去,是很危险的。

    在官场,树敌太多是最可怕的一个问题,但现在庄峰却无法来扭转这个局面,他想过很多措施,很多方法,但最后还是只能徒劳无功的否定了这些想法,应该说彼此早就埋下的隐恨,在自己有了地位上的变化后,它们都出土发芽,开始生长了。

    看到季子强走了进来,庄峰就收起了自己的遐想,直视着季子强,面无表情的问:“有事吗?季市长?”

    季子强一面走近庄峰,一面说:“我来是给市长汇报一下工作。”

    “唔,”庄峰鼻子里哼了一声,说:“汇报什么?”

    “我准备这几天到省城去,高速路的审批资料都准备好了,希望能一次过了。”季子强很认真的说。

    庄峰听是这个事情,也自然不能阻拦了,虽然在他的潜意思里对季子强所做的一切都有一种制止,破坏的冲动,但庄峰也绝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高速路的项目对庄峰来说,也是有极大的好处的,自己刚刚当上市长,是需要一些重大项目作为政绩来支撑自己的,就算现在自己已经投靠到了苏副省长的麾下,但没有政绩,迟早会被疏远和放弃。

    庄峰就点点头说:“高速路对新屏市来说很重要,这个我就不多说了,你也知道,现在我就要求你,提高一下高速路的进度,力争早日启动。”

    季子强平静的回答:“我会加大力度的,不过很多事情还需要市长你的支持,毕竟你是新屏市的市长,也是新屏市的老领导了。”

    季子强一分钱不费的顺手拍了一下庄峰,当然了,庄峰是不会让他一拍就高兴的,对季子强这个人,庄峰的顾虑越来越多,他的警惕也在不断的提升,所以庄峰只是微微的皮笑肉不笑的表示了一下,说:“这点你放心,需要我支持的地方就说,对了,这次你去省城准备带谁过去。”

    “嗯,我想把公路局的局长带上,你看怎么样?”

    “行吧,你自己看着办,对了,你也可以把你爱人一起带上啊,她对省里比较熟悉,说不上可以给你忙点忙的。”

    季子强心中就警惕了起来,这庄峰肯定是不安好心的,他怎么可能真的为自己和项目着想,季子强就谨慎的说:“算了,她们局最近也是很忙的,快年底了,事情多。”

    庄峰‘嗯’了一声,说:“也是啊,不过听到很多反应,你爱人工作能力还是挺强的,工作态度也很好,我在想啊,要是我们这里多一点她这样的领导,那我们做市长的就轻松多了。”

    季子强听到这个庄峰的话怎么越来越奇怪了呢?他能欣赏江可蕊,就算江可蕊真的工作不错,但以庄峰对自己的憎恶来说,他也不可能看好江可蕊的,季子强就谦虚了几句,却一直摸不准庄峰到底心中在想什么。

    庄峰蜻蜓点水般的表扬了江可蕊之后,就把话题转到了高速路的工程上了:“对了季市长,这个下一步有没有意向让谁来做这个项目呢?”

    季子强摇下头,说:“现在有几家来筹备小组报名的,但因为还没有审批立项,所以也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接触,等立项了在说吧。”

    庄峰说:“也好,慎重一点,这不是一个小项目,我们要考虑周全,下一步我还会加强一下高速路方面的领导工作,让刘副市长和路秘书长过去给你帮帮手。”

    季子强眼光一闪,心中暗道,庄峰是要来抢权了,谁都知道,那个刘副市长和路秘书长是庄峰的铁杆,特别是刘副市长,他在新屏市的政府也算了几朝的元老了,本来按论资排辈的算,自己屁股下面的这个常务副市长应该是轮到人家了,但自己从天而降,夺了人家的机会,人家怎么能不对自己充满了嫉恨,最近以来,每次刘副市长见了自己,那脸都黑的跟锅底一样,好在自己目前还算红火,他不敢轻易的给自己发难,但以后怎么样,还不好讲。

    从庄峰办公室出来之后,季子强就感到了一些压力,要是真的让刘副市长和路秘书长参与到了高速路项目组,自己的日子肯定很难过了,这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就算和自己闹起来,连冀良青都不好帮自己,毕竟人家这两人也都是副厅的省管干部,他们要是连上手,当然了,这不用说,肯定他们已经联手准备好了,那么自己在高速路工程上的发言权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季子强在办公室发了一会呆,就叫来了秘书小赵,对他说:“你通知一下

    公路局的蔡局长,让他准备一下,后天带上一个对省交通厅熟悉的干部,和我一起到省城去。”

    小赵飞快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录着,季子强又说:“你也准备一下,让司机给车加好油,后天一起去。”

    秘书小张一面记着,一面点头答应。

    这里都安排好了,季子强就给二公子去了一个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

    这二公子最近是两头跑,有时候在新屏市,有时候在省城,不固定,电话通了,二公子说:“季市长,怎么想起给兄弟我打电话了?”

    季子强说:“问下你在什么地方啊,我准备过两天到省城去。”

    “好啊,好啊,我现在就在省城,来了我好好陪你**一下。”

    “且,谁和你搞**,你当我是你啊,吃喝嫖赌?”季子强对这个二公子说话一点都不客气,这人就是个贱脾气,对他客气了他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二公子哈哈的笑着说:“还是季市长对我的爱好了解的全面啊,呵呵呵,搞不搞**先不说,来了可以商量吗,记得到时候联系我。”<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