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这时候才转过了身来,看着柯瑶诗,从她的眼中,季子强看到了一种孤单和无奈,也看到了一种哀伤和凄凉<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叹口气,没有再说话,侧身从柯瑶诗身边走了出去。

    走出了健身房,季子强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他对柯瑶诗也没有一点轻视的想法,倒是对自己有点担心,就在刚才,自己似乎也曾今有过几次动摇的,也曾今想过,就算得到她又能怎么样呢?

    难道她就能因为这个而让自己俯首称臣吗?

    现在想到这些,季子强有点后怕,他怕自己又会学过去年轻时候那样風流无羁。

    想到了这里,季子强就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下班一会了,他拿起了电话,给江可蕊打了过去:“可蕊,下班了吗?我去接你。”

    江可蕊说:“你在附近吗?”

    季子强说:“没有啊。”

    “哪你怎么接我,我还回不去,在台里凑合吃点,你自己解决你的吃饭问题吧。”江可蕊说。

    季子强皱下眉头,说:“我无所谓啊,你怎么又凑合吃?”

    “哎呀,没有关系的,我们电视台的伙食还是不错的,我亲自抓呢?”

    季子强无可奈何的说:“好吧,好吧,但一定要吃饭。”

    挂上电话之后,季子强想了想,就给王稼祥打了一个电话:“稼祥啊,你在忙什么?”

    王稼祥就说:“我在家里啊,有什么事情?”

    “奥,要是还没事就出来陪我吃个饭吧。”

    王稼祥笑了,说:“是不是嫂子又加班,这样吧,也不要上外面了,我家里刚搞到了一些山货。我叫老婆已经做好了,你到我家里来尝。”

    季子强有点犹豫:“这不大好吧?”

    “怎么,是嫌我老婆的手艺不好?还是感觉我家里这档次不够?”王稼祥调侃着说。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了,说:“那行吧,我马上就过来。”

    季子强就装上了电话,准备打个车过去,就在这时候,身后响起了柯瑶诗的声音:“季市长还没离开啊。”

    季子强回过身,说:“打了两个电话,准备到朋友家去混饭。”

    柯瑶诗笑了笑,说:“那我送你过去吧。”

    看着季子强还有点迟疑的样子,柯瑶诗也是有点难为情的说:“要不我就先走了?”

    季子强知道柯瑶诗一定还在为刚才的事情不好意思呢,所以就说:“要是不麻烦的话,那我就坐你车过去。”

    柯瑶诗脸上就露出了一阵的红晕,她有点兴奋的说:“不麻烦,不麻烦,我吃饭很晚。”

    说着就把门口停着的那辆红色赛车摁开了门锁。

    季子强也很自然的走过去,坐进了副驾,一面指点着路线<span css="url"></span>。

    柯瑶诗现在正经多了,人也像是有了很大的改变,话也很少,倒是季子强找出几个话题来和她闲聊几句。

    新屏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到15分钟,季子强就到了王稼祥住的小区门口了,柯瑶诗停住车,对季子强尴尬的笑了笑,说:“改天请季市长一起喝茶。”

    季子强就点着头,回答说:“行,行,有时间了我们约。”

    关上了车门,季子强就进了小区,这个小区还成,不管是卫生,还是里面的绿化,都在新屏市算不错的,门口有两个穿着保安服的年轻人在值班,不过他们也只是看了一眼季子强,也就不没管了,季子强自己有时候也很奇怪,很多门卫都不大过问自己,到底是自己长得帅,还是自己穿的整齐呢?

    这样想着,季子强就满怀自恋的情绪,到了王稼祥的家里。

    进了王稼祥的房间,季子强果然看到桌上已摆满了一桌的新屏市一些有名的特色菜。看到这么丰盛,季子强就笑道:“搞那么多的菜啊!”

    王稼祥哈哈一笑道:“听到季市长要来吃饭,我们家老婆高兴得很,就想显示一下她做菜的技术!”

    王稼祥的老婆也听到了季子强的声音,就从厨房理出来了,这王稼祥的老婆是在卫生监督所上班,人也长得漂亮,出来就笑道:“季市长,你不知道,听到你要来,稼祥把他珍藏了十多年的好酒都拿出来了,以前碰都不让人碰的。”

    季子强哈哈大笑起来。

    三个人坐下慢慢吃着饭,季子强今天到来就是想与王稼祥谈一下高速路的情况,所以喝了两杯之后,季子强就说:“稼祥,不知不觉中我到新屏市也是有一阵了,一直以来你都很支持,我敬你一杯。”

    季子强这话一说,王稼祥心中感慨,说道:“季市长,可惜我碰上你的时间太晚了,真想同你好好的干一阵的!”

    季子强笑道:“不算晚啊,你现在还年轻的很,对了,今天我还带了一个目的的,就是想听听你对高速路项目的一些看法。”

    这就讲到了正事了,王稼祥对自己的老婆道:“你忙你的去吧。”

    他在家里也是强势的人物,工作上的事情决不让自己的老婆插手。

    他的老婆是一个知达理的人,到也很听话,就进了厨房,并没有来听他们的谈话。把老婆赶走后,王稼祥高举杯敬了季子强一杯道:“季市长,说个实话,我早就想找一个时间跟你讲一些掏心窝子的话了。”

    “稼祥,你也了解我这个人,有什么你就直言。”

    两人现在已经是很铁的关系,王稼祥也想趁着今天这个机会,让季子强感受到自己的忠诚,对季子强这个一个少有的政治人物,王稼祥还是很敬仰的,特别是季子强这大半年中挥洒自如的处理了好多事情和好多别人看似风险极大的危情,这些都让王稼祥由衷的敬佩。

    王稼祥就说:“季市长,还是先谈一些市里的事情吧,我认为市里面的情况是复杂的,你现在是市委常委,所以,眼光自然看得比我们长远一些,我说的未必真的就对,仅供你参考。”

    季子强连连点头,他知道,今天王稼祥是要放开了来说话,这很难得:“稼祥,你接着说<span css="url"></span>。”

    王稼祥说:“季市长,我觉得,以现在你在新屏市的威望,恐怕还不足以左右高速路最后的走向,我理解你今天问我的意识,是不是你现在感到这件事情压力大了,说情的人多了。”

    王稼祥一下就点中了季子强心中的顾虑,很有眼光,看到季子强认真听着自己说话的情况,王稼祥又说道:“那么怎么才能解开这个僵局,现在看起来真的很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前几天冀记让你陪着在王朝酒店吃饭的那个大老板,一定也是冲着高速路项目来的吧!”

    季子强点点头,不错,前几天冀良青突然让自己陪客人吃饭,去了以后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冀良青过去说的一个老板,这个老板在省城好像很有实力,从他对一个个省上领导的介绍来看,他在省城政界也是能说的上话的。

    当时吃饭就提起了高速路项目,这个老板倒是对季子强很客气,一口一个季市长的叫着,但季子强还是从他的字里行间感觉到,这个老板对自己是有一种暗示,语气很模糊,但大意季子强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就是这个项目是国家的钱,既然遇上了这个机会,希望大家都能把握住,该捞一把就捞一把。

    冀良青倒是这方面的话一句没说,不过季子强想,自己都能听出来,难道冀良青听不出来吗?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冀良青在装糊涂,或许这个项目早已经进了冀良青的算计之内,只是冀良青更含蓄一点,没有让季子强感受到他的想法。

    现在听王稼祥说道这是,季子强就点头说:“是啊,不止是他一个人,那个二公子也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个项目的,所以我现在感到很为难。”

    王稼祥说:“你先要搞清楚一个问题,你是担心他们坑占国家的利益,还是担心他们修建的质量问题?这两个问题你没搞清楚的话,你心中肯定会无所适从。”

    季子强想了想,端起了一杯酒,也没让王稼祥,自己就喝了,说:“问题是这两个方面我都担心,你说下,我该怎么办?”

    王稼祥抬起头,看着餐桌上访的吊灯,说:“办法倒也不是没有。”

    季子强心中一动,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王稼祥脸色一整道:“办法很简单,你把这个麻烦踢出去了。”

    “踢出去。”

    “是啊,找个借口,就说你自己忙,把这项目移交给分管交通的副市长,这两个问题不是都迎刃而解了。”王稼祥说出了他的办法,这其实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在政府机关部门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一拖,二推,三扯皮。

    最后事情真的出了麻烦,谁也找不到你的头上来。

    但季子强却轻轻的摇了一下头,说:“稼祥啊,你还没有真正的理解我这个人,我固然可以按你说的这样把球踢出去,但结果呢,这两个问题肯定就会存在,虽然最后没我的责任,但我的良心呢?却永远无法得到安宁。”

    王稼祥有点懵了,他也感到了自己有点羞愧,看来自己和季子强在很多问题上还是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自己不过是在就事论事的想着个人的解脱,季子强却已经升华到了对自己良心的谴责上了。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