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柯瑶诗就看到换了健身服之后那肌肉发达的季子强,她心中感叹着,多好了,又帅气。() 又年轻,身体还那么的强健!柯瑶诗多少有些失神,如果自己能够拥有这个季子强该是多好啊,他一定可以让自己满足,自己也一定可以和他配合的很好,想着这事,柯瑶诗就偷偷看了一眼季子强某个部位。

    季子强也是一个年轻人,难得看到这里的情况,到也很喜欢这里的一切,很快就在一些器械上活动了起来。一个个的玩过来,到也搞得身上微微冒汗。

    “这里很是不错!”季子强赞道。

    柯瑶诗微笑道:“如果季市长喜欢,我打个招呼,以后你随时来就行了。”

    季子强笑了笑,说:“唉,只怕没有这个福气啊,每天忙的,还是你们悠闲。”

    两人都练了一阵后,一人拿着一大块毛巾擦着汗,都过去坐在了摆放在那里的椅子上。柯瑶诗帮着季子强倒了一标茶水后说道:“季市长肯定是常常锻炼的人,身材真是很好!”

    季子强下意思的看了一眼柯瑶诗那丰满的雙峰和上面的突起,有点慌乱的说道:“柯老板也不错。”

    柯瑶诗也感受到了季子强那一霎拉如电的目光在自己胸前闪过,她今天是故意选在找个地方的,就是要让季子强慢慢的感受一下自己的魅力,对自己的魅力,柯瑶诗从来都是很自负的,要是和季子强的关系来点实质的行动,那自己还有独一无二的强项可以让他着迷的。

    抿了一口茶,柯瑶诗看向季子强道:“季市长,今天请你来,你会不会感到有点意外,说良心话,我是希望和季市长多接触一下。”

    季子强暗笑一声,这女人看来是急了,说话都不绕圈子了,季子强说:“没有什么意外的,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柯瑶诗一震,说:“季市长认为我想要什么?”

    “当然是高速路的项目了。”季子强看到柯瑶诗的这样子,也就失去了绕圈子的想法。

    柯瑶诗听了季子强的话,心中就是一喜,这季子强很上道啊,到也省得自己再说废话。她就说:“季市长,你感觉我这样做会不会很市侩?”

    季子强摇了一下头,说道:“没有,你这样的想法很正常,我能理解,我也曾今说过,要是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我会帮你的,但有个前提,条件许可才行,所以我现在没法答应你太多的东西<span css="url"></span>。”

    柯瑶诗看着季子强,用很娇柔的声音道:“季市长,有的时候条件也是可以创造的,是不是!”

    这样说着话,柯瑶诗靠近了一点,让自己的呼吸和热量都传递到了季子强的的身上,她的这声音也充满了誘惑,到也搞得季子强身体一阵发热,就算季子强没有一点什么意思,但毕竟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如此的娇艳,风韵。

    季子强不是一个素食主义者,他是狼,吃肉的狼,就算现在没有胃口吃,但肉总是肉,他还是会被誘惑。

    季子强感到自己呼吸有点急促起来,他必须改变这个现状,所以季子强就站起来,准备去换回自己的衣服,但就是这一站,让季子强更为尴尬了,紧身的训练服里根本就藏不住充血膨胀的地方。

    季子强赶忙弯一下腰,转身说:“我去换衣服。”

    在季子强离开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柯瑶诗丝丝的笑声。

    季子强进了更衣间,脱去训练服,打开了水龙头,调一下水温,就简单的冲洗了一下,这个时候,更衣室的门开了,柯瑶诗走了进来,季子强就有点惊呆了,柯瑶诗却微笑着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季子强此时感到大为惶恐,他已经没有办法出去了,因为柯瑶诗就堵在了门口,季子强只能赶忙穿上一件裤子,尴尬的说:“我先出去等你吧?”

    柯瑶诗并不回答季子强的话,背对著他舒服的涂抹沐浴乳,很快,她全身已被泡沫给遮盖住,但隐隐约约的露出那光滑细緻的肌肤,她那一双手在誘人的香肌上游动、起伏,转开莲蓬头的水,柯瑶诗扭著那好似水蛇的腰,只见那泡沫像衣服般从身上褪去,从颈子到娇小的双肩、光滑动人的背部、玉白的手臂,那泡沫正缓缓下滑到她那小蛮腰,但圆翘的乳和**部有一定的阻力,至令泡沫久久不肯离去,真教人心急!

    终於,好不容易露出了那女人最誘人的**部,啊呀!我饥饿的狼看的就想去咬它一口啊!

    她起先背向外,胸脯朝里,这时转过身来,那媚眼瞄了季子强一眼,这情景震撼了季子强,他告诉自己不能对柯瑶诗有这样的念头,但他可没办法啊。

    柯瑶诗原本就是故意机会让季子强欣赏自己的身体,她心想,血气方刚的季子强,见到了这个光景,自然会受到誘惑,最好就是不顾一切的要了自己。

    见季子强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举动,柯瑶诗靠近了季子强,将櫻桃小嘴凑近季子强的耳朵,说话的时候热呼呼的气息不断哈到季子强的耳朵里:“来吧,我是你的了,你怎么样做都可以。”

    季子强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柯瑶诗娇笑著,伸出手来搓搓季子强的脖子和脸颊,娇嗔地说:“怎么。你难道一点不想吗?是我没有魅力,还是你没有勇气?”

    季子强顿时脸红耳赤,慌张地解释:“柯老板,这样不好,你你不要。”季子强心一急,更是结结巴巴了。

    柯瑶诗不放过他,继续追问:“为什么不好,我哪点不好。”说着她就贴在了季子强的身上,季子强一下就感受到了柯瑶诗炙热的体温和满身的滑膩。

    柯瑶诗用柔軟嫩滑的手掌捧著季子强的脸庞,将他的下巴抬起来,使季子强看著自己的眼睛,风情万种地问:“我需要你,你也需要我,不是吗?何必要压抑自己的情感呢?”

    季子强既不敢碰触这位已经風**起来的柯瑶诗,又不敢接触她的目光,视线只好落到她的胸脯上!柯瑶诗看到志满手足无措的样子,‘格格’地娇笑起来,胸脯一起一伏的存心要誘惑起季子强的慾望。

    接着,她一把就把站著的季子强紧搂到怀里,用弹性十足的胸脯温暖他的身体,问他说:“不要在等了,来吧,来吧。”

    柯瑶诗的话像是具有强大的感染力度,让季子强越来越有点把持不住了,越来越头晕了。

    季子强的思维有点混乱了,但不管怎么说,季子强还是知道,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一具真心实意想要自己的躯体,这不过是一种,而这样的最为可怕的就是要用自己的权利和良心来。

    相比于那些街头巷尾身的女郎们,她们不过是为了一次的收入,一次之后两不相欠,但今天这种更为可怕,它要的是自己永永远远的偿还,偿还的代价会是高昂的,也是长久的,而且,自己家里还有江可蕊,江可蕊的肚子里还有自己的孩子。

    想到了江可蕊,季子强就清醒了许多。

    不错,柯瑶诗很漂亮,很有震撼力,但自己还是不能轻易的就这样放縱自己。

    季子强慢慢的发力了,他先是把自己被柯瑶诗雙腿夹住的那只手抽了出来,然后使出了适当的力气,就脱离了柯瑶诗的怀抱。

    柯瑶诗像是突然之间受到了一个打击一样,她脸上的红潮慢慢的退去,看着季子强趋于坚定的面容,小声说:“怎么了季市长?”

    季子强转过身去,穿着衣服,说:“没什么,我谢谢你这样的错爱,只是我有我的底线。”

    柯瑶诗就尴尬的站在那里,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赶忙上手交差护着前胸,又发现自己的下面对着季子强,就扭動了一下身体,侧面站着说:“季市长,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

    季子强没有回头,只是摇了一下头说:“没有,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一个女强人就更加艰难,其实你完全不需要这样,至少你不用对我这样吧,假如有机会,我会帮助你的。”

    柯瑶诗就忍不住抽啼起来了,她也缓缓的穿上了衣服,说:“我也有过美好的愿望和理想,我也有廉耻之心,但是。”

    季子强没等她说完,就接上了话,说:“是啊,我相信你会是那样的,只是现在的社会让很多东西都失去了本来应有的原貌,压力是不分高低贵贱之人,我也有这样的压力,不要在伤心,也不要自责,我们依然是朋友。”

    “你还认我做朋友吗?”柯瑶诗挂着泪水问。

    “当然了,你永远都是我的朋友,从全市长把你托付给我的那一刻起,我就是这样认为的,不然今天我也不会来见你。”季子强表情肯定的回答,但就是这个时候,季子强其实并不完全相信自己的话,他觉得,自己应该只是不要让对方过于难堪。

    柯瑶诗就深深的看着季子强,好久才说:“我认你这个朋友,以后我绝不会因为项目的事情再来为难你了,我放弃高速路的项目。”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