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自从常委会开过后,庄峰就沉寂了下来,季子强也忙于高速路的事情,还要着手自己分管的一些工作,到也每天是紧紧张张的,那个公路局的赵局长实在是挑错了对象,找到了季子强的头上来撒野,所以嚣张的狠,最后消失的也快,据说常委会开完没有几天,他就直接被雙规了,这对季子强整理,收集和准备高速路的资料就减少了很多阻拦,新调去的局长过去是一个县的副县长,他初来咋到的,根本是对季子强唯命是从,不敢稍有马虎。()

    当然在背地里他还真应该感谢季子强,要不是季子强和庄峰的斗法,只怕这个局长的位置,三五年之内也轮不到他来坐。

    同时,在整个新屏市的****,也很快的流传开了季子强在常委会和庄峰斗法的故事,故事当然总归是故事了,他们把季子强,夸大之后,变成季子强在常委会拍桌子大骂庄峰,最后一举拿下了那个**的赵局长。

    当然了,很多人都相信这故事有点夸大,不过大家却希望这是真实的事情,特别是那些没有掌管权势的普通公务员们,季子强的做法对他们来说就是大快人心的事情了,不管他们是处于何种心态,也不管他们是因为正义,还是嫉妒,反正慢慢季子强的名字就时常的挂在了他们的嘴边,更为重要的是,所有他们感到有**行为的领导的名字,也都往往和季子强沾上了边,用他们的话就是:让你拽,让你贪,那天遇见季市长了,有你小子受的。

    季子强在听到这些传言和故事的时候,只是呵呵一笑,他不去谦虚的否认那些问题,也不去附和承认,他的曖昧态度就更让人感到莫测高深了。

    这个事情带给季子强最大的收获就是以后只要季子强到了下面的部局和区县,所有的领导,不管他们是庄峰的人,还是冀良青的人,他们总是在面子上要给季子强一点尊重的,谁都不会傻到为了自己的派系,而去惹一个在常委会上具有发言权的副市长,于是,季子强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就轻松了许多,许多。

    庄峰最近的心情并不是太好,特别是当上了市长之后,庄峰就发现所有的人都在防着自己似的,连尉迟副记那种不露神色的人,现在都毫不遮掩的开始和自己唱起了对台戏,庄峰就有点想不通了。

    特别是他想到连续在季子强的手上吃亏的情况,庄峰的心中就有着一股强大的火气,仿佛是为了发泄出自己的这种恨怒,此刻庄峰看着身边的这个妩媚性感的女人情动的样子,看着她那脸: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他就开始去凶狠地亲吻着她的眉目,瑶鼻,樱唇,耳垂,粉颈。

    小芬的白皙,婉挛,让庄峰更加动情,他双手抚摩着她的玉背,纤腰,他的手去到了她的衣服上面,感受着她那令人心醉的柔軟。

    她嬌喘着,嘤咛着<span css="url"></span>。

    她的身体也开始不听话地酥软无力,她不由自主地搂住庄峰的腰部,一个翻身,就骑在庄峰的身上,眯起了那双迷離的眼眸,微微张开了那张丰润的丹唇,印向了庄峰的嘴。

    在小芬的主动出击刺激下,任何一个有着正常生理功能的男人,都无法抵抗一个风情的美人这样****的挑逗,很快,两个人便在**上奋斗起来,美人已经是完全沉浸在了享受之中,面色火红,一脸陶醉,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眸里弥漫着一层迷離的雾气,贝齿轻轻咬着火红的丹唇,扬起下巴,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随着身体的舞动而轻轻飞舞着……。

    一场淋漓尽致的欢爱终于在两人一同抵达快活的巅峰而宣告结束,大汗淋漓的两个人相拥躺在沙发上,此起彼伏的喘着气,四目相对的看着对方,不约而同的就扑哧一声笑了。

    庄峰暗叹一声,自己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摆脱身下这个小芬呢?真是邪门了'动着小芬的肌肤,庄峰说:“是不是我还没有满足你?”

    庄峰感到有些奇怪,这小芬表现得太激烈了一些,听到庄峰询问,小芬脸上一红,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她说道:“满足我了!你真厉害!我都快昏过去了!”

    哈哈一笑,庄峰心情大好起来。

    小芬见庄峰情绪好了许多,就说:“对了,庄市长,你看那个高速路的工程怎么样?能不能成啊,人家那个大老板给出的劳务费高的很。”

    庄峰说:“什么劳务费,说的真好听,那就是回扣,你是没见过钱,就他上次答应的那个价码,说真的,还不够。”

    小芬张园了嘴,诧异的说::“几百万好处还不够?”

    庄峰要下有,说:“哼,差的远呢?”

    小芬就真的有点惊呆了,半天才说:“那要不我再和他好好谈谈。”

    庄峰想了想说:“问题是现在有点麻烦啊,我和季市长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人有时候很倔的,只怕他未必就能听我的。”

    小芬瘪瘪嘴说:“怎么可能?你是市长,他是副市长,你该不会是不想帮忙,所以才这样的说吧?”

    庄峰瞪了小芬一眼,说:“你真幼稚,谁见了钱不想要,你以为政府里面什么事情都是靠官职大小来办吗?幼稚,****复杂的很,你玩没玩过老虎,杠子,虫的游戏,****在很多时候也是这样。”

    小芬就嘟起了嘴,心里想着那大把大把的钱,说:“照你这话,是不是这事情黄了。”

    庄峰摇摇头,深思了一会说:“也未必,先看看吧,我在想想。”

    庄峰拧起了眉头,这件事情对他来说确实是有点难度的,关键在新屏市里现在大家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而季子强又分明有冀良青在后面支持,自己想要从他手里把高速路项目抢过来,难度不小啊。

    其实看上这个项目的何止是她小芬一家,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也一直都念念不忘这个项目,当然,扪心自问,柯瑶诗还是知道自己公司的实力差了许多,现在身后又没有了全市长的支持,想要拿下这个项目难度不小。

    想到这里,柯瑶诗不免有些烦恼,她希望每天能体验些不同的事,那怕是糟糕的事情也好,总比没事可做强,她瞪着无神的双眼望着自己的未来,变得困惑和迷惘,仿佛面对着一片充满怨责的沉默<span css="url"></span>。她以前想到未来时,眼睛总是闪烁着光明,可如今路通向何方?除了越来越迷茫,还有深入骨髓的孤独。

    她的心里存着求助的念头,但没有人能帮她,这一点她很清楚!

    如果真有一点希望的话,那也只有出险招,走偏门了,拿下季子强,这个项目也就有了希望,她对季子强也做了一些分析,这个年轻的副市长应该是个風流倜傥,血气方刚的男人,不会不喜欢自己这样风韵万千的女人,上次要不是因为他老婆在关键时候的一个电话,自己恐怕已经和季子强双宿双飞,温柔纏绵上了,上次自己也切身的体会到了季子强那阳刚之气的旺盛,比起全市长来说,季子强不管从长相,还是到身体,都更能带给自己誘惑和冲击。

    柯瑶诗想一想,其实自己一点都不吃亏的,和季子强好上了,不仅在事业上会有巨大的收获,就是身体上,也肯定会的到极度的满足。

    柯瑶诗就给季子强挂了一个电话,有全市长临走时候的叮嘱,想他季子强也不至于太过的绝情。

    接到了柯瑶诗的电话,季子强也很是犹豫了一会,他理解 柯瑶诗现在的想法,知道她一定在为高速路项目紧张着,但自己能给她什么帮助吗?现在还真不好说,就不要说自己答应过二公子了,单单是冀良青还有一个关系户,这都让自己将来会面临极大的麻烦,何况你柯瑶诗呢?

    但季子强终究还是一个比较注重承诺的人,曾今答应过全市长,那么就算是间接的答应了柯瑶诗,现在连面都不见,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季子强就勉强答应了柯瑶诗。

    柯瑶诗安排的地点是一家健身中心,虽然是健身中心,却也是单独一个地方。这里一般就是一些在新屏市能提得起名字的人活动的地方,柯瑶诗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差不多的老板,所以架子还是不能掉的,她到这里一般都是单独一个地方,到也没有外人到来。季子强进来时,就看到柯瑶诗锻炼的这个房间里装修得很是豪华,各种的器械都有,再看到柯瑶诗如同到了自己家里似的情况,季子强估计这里可能就是柯瑶诗长包的地方。看到了这情况,季子强对柯瑶诗也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这个女人应该是享受型的女人!

    柯瑶诗看了他一眼,然而,就仅仅这么一个目光,却使季子强感受到自天而降的一阵电击,心里感叹着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柯瑶诗的眼睛是大的,又放着光芒,季子强看到里面黑漆漆的慾望,让人想到那无底深渊,无从丈量,无法揣摩。它们纯净,空灵又充满了渴望。

    “你好!”她突然招呼他:“季市长,这里我时常来锻炼一下的,那个更衣间有服装,你也换上锻炼一下吧。”柯瑶诗一面做着运动,一面对季子强说。

    季子强就看到了穿着健身衣裤的柯瑶诗整个身体的玲珑,这确实是一个很有誘惑力的女人,整个身体没有一点废肉,凹凸有致的体形在紧身服下就突显的更为抢眼,饱满的胸膛,不用细看,就知道里面什么都没穿,因为轻易的就能看到胸上突起的两个许瘩。

    季子强不敢再看了,他感到自己心在狂跳,血液在往上涌,血管灼熱得要爆裂,他无论怎样强作镇定都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他只能转身进去换了服装。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