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一直都表现得很是理智,说起话来也是很有条理,更是不忘提到组织部门和纪委的存在,这与庄峰就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们一个是强势要发出声音,一个却是以大局为重。

    但季子强是有自己的想法的,现在的庄峰,已经成为了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的眼中钉,肉中刺了,而不管是纪检委,还是组织部,都肯定会站在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这面,如此的话,今天他庄峰就会有猛虎斗不过群狼的遭遇了,何况他庄峰还算不上猛虎。

    冀良青也感到今天得敲打一下这个庄峰了,这时就看向了纪检委书记蔡国章,说道:“国章同志,既然季市长都这样说了,我就想不明白了,难道赵局长还存在着违法违纪的问题。我想,纪委的确是有发言权的,还请纪委的同志谈一下这事。”

    纪检委书记蔡国章是冀良青一方的人,这时就看了一眼冀良青,冀良青说完就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微微点了一下头。

    看到冀良青的这样子,纪检委书记蔡国章心中发苦,虽然他一直是冀良青的人,但官场上,很多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更不能轻易的就撕破了脸面,现在自己旗帜鲜明的站在庄峰的对立面,有点太恼火了。

    纪检委书记蔡国章顿时就感到自己如坐在火山上了。

    “国章同志,你就以纪委的角度谈一下赵局长的情况吧!”尉迟副书记也慢声说道。

    这会开成了这样,常委们在心中暗自叹气,看来这一场恶战是在所难免了,大家的心情一下子复杂起来,对于这个挑起事端的庄峰就不喜欢了。一个班子就算是要斗,也暗中斗一下嘛,这庄峰完全就不讲官场的规矩,公然在这样的会上找事!

    蔡国章心中为庄峰悲哀起来,斗什么不好,拿赵局长来与季子强斗,这本身的选材就出现了错误,但回过头来,他又看看那季子强平静的样子,纪检委书记蔡国章一下明白了,今天的这事完全就是季子强有意营造出来的现在这样的一个结果,庄峰是埋着头一下子就钻了进去,唉!心中在叹气,蔡国章就严肃道:“本来赵局长的事情属于保密阶段,既然谈到了这件事情,趁着今天开常委会,我就讲一下赵局长的情况吧。”

    啊<span css="url"></span>!不止一个人倒抽一口凉气,蔡国章的话中有话啊!难道说那赵局长真出了问题?

    庄峰也是一愣,就看向了蔡国章。

    连季子强也暗自一惊,自己今天不过是信手掂来一个赵局长作为反击庄峰的盾牌用用,没想到这纪检委还真的掌握了赵局长的事情,这好啊,天助我也,不说季子强暗自高兴。

    却说这时的冀良青表现得同样是一种愕然的样子,那手上的烟也掉落了的样子,吃惊地看向了蔡国章道:“国章,赵局长存在问题?”

    蔡国章暗笑这冀良青演戏的样子,不过,还是说道:“这事是纪委的工作,大家也知道,纪委的许多工作是要保密的,并且,在没有得到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也不太好定性,有人举报时,纪委也只是例行调查而已,正如庄市长所说,赵局长一直以来表现得都是不错的,我也没太过重视这事,没想到暗中一调查之下,赵局长的问题不少,今天开会前我刚得到消息,正打算报告的。”

    说这话时,就歉意似的向着庄峰看了一眼。

    冀良青阴沉着脸道:“纪委有纪委的规定,到也不是报告的问题。”

    庄峰听到冀良青这样一说,脸色微变,却也不太好再说蔡国章的不是,全市那么多的干部,蔡国章作为一个市纪委的书记,到也不可能盯着一个小小的局长吧。

    “国章同志,老赵存在问题?”庄峰不信地问道。

    蔡国章点了点头道:“通过调查,这老赵啊,的确是存在着问题的,而且问题还不小!”

    庄峰道:“是什么问题?”

    蔡国章道:“首先就是受贿的问题,利用职务之便,收取了筑路公司的贿赂,其次,他自己开了一家超市,把公家的财物转移倒卖,从中获取利益,第三,利用职务之便,玩弄女性。”

    庄峰脑袋一懵,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今天纪检委敢说出来,只怕就有了确凿的证据了,自己真是阴沟里翻了船,没想到让季子强一下就把自己击溃了。庄峰脑门就有点出汗了,自己再死保赵局长肯定是不明智的。

    冀良青却在这个时候,一拍桌子,大声道:“太不像话了,这样的领导能搞好工作吗?我看我们有必要延长一下会议,对这个问题做出严肃的处理。”

    尉迟副书记也轻轻的用指关节敲了一下桌子道:“我们的干部中出现了一个两个的害虫,这并不意外,我们现在的一些干部对一些问题往往避而不谈,其实,这就是助长了歪风邪气,我支持冀书记的提议,今天可以议一下这个老赵的问题”

    组织部长也说话了:“冀书记的意见很重要,我支持!”

    季子强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笑意,而庄峰坐在那里,双眼就有些失神了,他发现自己中了埋伏,这个埋伏现在也说不上是冀良青给自己设下的,还是季子强给自己设下的,也或许都不是,是自己给自己设了一个套,自己还给钻进来了,庄峰就看了一眼季子强,发现那季子强竟然并没有太特别的表情变化,就坐在那里抽着烟。

    庄峰哀叹一声,自己小看季子强了!这是庄峰此刻最深切的感受。一直以来庄峰仗着自己在新屏市的根深叶茂,仗着自己在官场中摸爬滚打了好多年,到现在也顺风顺水的,所以在他的骨子里,就很少瞧的上别人,有时候,他连冀良青就并不佩服,可是,他越来越感觉,这个季子强太过狡猾了,自己对他出了很多次招,但每一次,季子强都能轻而易举的化解开去,这真有点让人匪夷所思<span css="url"></span>。

    今天庄峰想法中,自己针对季子强工作进度缓慢的行为发出突然一击,虽然不能够把季子强怎么样,却也可以借这事来张显自己的力量,只要操作得好,就一定能够向常委们展示出自己的力量。

    结果却是这样!季子强又滑掉了,反而让自己陷入了被动的局面,这是庄峰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情了。

    但庄峰就是庄峰,既然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自己绝不能在逆流而上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常委会不是开着玩的,每一个人的话都是要做记录的,庄峰也是一个有心计的人物,庄峰立即歉意地看向季子强道:“子强同志,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看来我对赵局长的情况还是不太熟悉啊,错怪你了,不过,无论怎么样说,子强同志作为一个高层的领导,对待同志还得有一种包容的胸襟啊!”

    季子强明白,这个庄峰输了还不想认输,在这话里还要以一个市长的样子来说道自己一下,这样一来,就表现出了他勇于认错,同时却是占一点上风的意思。

    季子强笑了笑道:“庄市长对基层的情况不熟悉是可以理解的,以后多深入基层,我们是党员干部,一切还得以群众的意愿为转移,高高在上是不可取的。”

    听着两个政府的市长斗嘴,大家都在笑。

    这次庄峰是完全失败了!庄峰被季子强这样一说。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想说点什么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冀良青就说道:“行了,无关紧要的事情就别说了。还是转入正题吧,我提议,这个公路局的赵局长暂时离开领导岗位,接受纪检委的调查,大家有什么看法吗,有什么不同意见就提出来,常委会吗,大家是平等的,我们也是欢迎有不同声音发出的。”

    但谁会说不呢?没有人傻到连这点局面都看都不懂,所以几乎所有人都点头颔首,同意了冀良青的提议,让那个不可一世的赵局长下课了。

    会议开完后,看到常委们都缓缓离去时,庄峰起身对着季子强道:“子强同志,我们难得在一起工作,工作上有分歧是正常的,工作之后我们还是朋友嘛!”

    季子强愕然看向庄峰,心中也是惴惴不安起来,凭着这句话,季子强就知道这个庄峰一点都不简单,红脸黑红都能唱,本身就具有新屏市独一无二的权利,他本人还这样不要脸面,这人有些难对付啊。

    不过,季子强刚刚才胜了一局,在大家的面前也不会把心思表现在脸上,就微笑道:“今天正好有些事情,这样吧,明天我请客,到时我们再一起坐坐?”

    虽然是拒绝了,却又说明了第二天请对方。

    庄峰看了看季子强,就是一笑道:“行,我们明天一起吃饭。”

    旁边的人们听到两人的这对答,都暗叹一声,这个季子强也是强势的人物,庄峰表示请吃饭时,就是要表现出他的大度,季子强如果同意了,这事庄峰就扳回了几分颜面,结果那季子强根本就不卖账,今天就是不去,要去也得由我季子强安排在明天,虽然是一天之隔,却也把庄峰的这一个小手段击溃了。

    有的看问题长远的老人,就暗自担忧起来,只怕下一步的新屏市政局有太多的变数啊!特别是刚才他们表现出来的针锋相对的杀气,大家走起路来都脚步沉重了几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