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悦莲身形抖动了一下,想要摆脱挽住自己的这个手,但并没有成功,华悦莲勉强的对季子强笑笑说:“这是我丈夫刘宏涛

    季子强有点尴尬的缩回了伸出来的手,笑着点点头,就把视线移开了,看着华书记。

    华书记也看到了季子强有点尴尬的样子,却不动声色的说:“嗯,那是小婿,以后要有机会了你们可以认识认识,多亲近一点。”

    季子强又看了一眼华悦莲丈夫脸上那样傲慢的表情,季子强就在想,他为什么表现的这样骄傲。

    但仅仅是骄傲吗?也或者不完全是,在季子强隐隐约约的感觉中,这个叫刘宏涛的男子眼中似乎还有一种对自己的蔑视和仇视,当然,他用惯有的微笑隐藏的很巧妙,不过明睿而眼毒的季子强,还是能体会到那么一丝丝的痕迹来。

    季子强对华书记笑笑说:“刘兄一定是才华横溢,前途无量的人,以后还望多加提携,指点一二。”

    华书记不置可否的笑笑,就问:“对了,季子强啊,你今天怎么也上山了。”

    季子强就把自己陪父母前来还愿的事情说了一遍,他却没有发现,在他说道父母是为江可蕊怀上孩子来还愿的时候,华悦莲脸上出现了一种很奇异的悲哀,这种悲哀说不上来是哪一种,不是嫉妒,也不是憎恶,却是一种揪心的惆怅。

    日头也慢慢的变化了,时间也不早了,季子强和华书记一家分手了,季子强提议过,下山之后自己宴请一下华书记,但华书记拒绝了,说下山之后他们直接就回省城,季子强有点惋惜着,他甚至因为华悦莲的丈夫在旁边,他连华悦莲的电话都没有问。

    看着华悦莲一家慢慢的走出了自己的视野,季子强觉得自己其实也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自己不是说要和华悦莲做永远的朋友吗?为什么连电话都不敢要?是不是心中还残留着作贼心虚的情绪呢?

    挥一挥手,终于看不到华悦莲的身影了,那是爱、是恨、是喜,是忧,都让他淡化在这个变化不断的天气里吧,季子强想,或许在下一个剧情中我们一起当主角,剧本让我们一起来写,我们一起来导演,音乐我配,场景你来设计,故事情节要像牛郎织女,要像梁山伯与祝英台;我们的结局要的像一则童话,也不是现在这样的悲剧。

    虽说历史上没有完美的爱情故事,但是我们不能放弃,我们来创造我们要成为前所未有,成为爱情史上之最。

    季子强相信,所有的美丽都会和自己结伴同行,所有的缤纷都会为自己俏丽嫣然,所有的一切定会在轻轻一握中,由手心穿越,随肌肤传递,将心湖溢满……。

    这次季子强和华悦莲的邂逅相逢,让季子强在回去的路上久久不能忘去,现在细细想来,似乎华悦莲的丈夫也很不错,但季子强总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华悦莲过的并不幸福,而这个不幸福,又好像和自己也有很大的关系,为什么会这样?

    季子强摇摇头,想要甩开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但效果并不明显,在其后的好几天里,季子强都在想着这个问题<span css="url"></span>。

    在季子强离开柳林市的时候,老爹老妈却没有和他一起去新屏市,他们说江可蕊离临盆还早,现在去会影响到季子强他们小两口的生活,再过一段时间,等真正需要他们过去的时候,他们再去。

    季子强想想也成,至少要给父母一点心理上的准备,要他们一下子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这个家,确实也不是三言两句就能做到的事情。

    反正江可蕊这才怀上一两个月的时间,不急,等等再说吧。

    季子强就在收假的前一天,独自离开了柳林市,回到了新屏市自己的家里。

    季子强是晚上到的新屏市,他轻轻打开了自己家的门,先嗅到一阵香风,似兰似麝,他连忙深呼吸,室内似有一团艳光,他定睛一看,只见灯下坐着一个美人,眼波像潮汐,叫人晕眩,季子强像是见到一尊高贵的佛像,沉默,宁静,端庄,秀丽,挺直鼻子,明亮眼睛,唯一现代的是她略翘的嘴唇,使她有种骄傲的感觉。

    江可蕊回眸,正看见季子强一脸中魔神情,此刻他眼里除了她外再没有别人,季子强说:“天啊,可蕊,几天不见,你怎么又漂亮了一大截呢?”

    他痴痴迎上去。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说:“少来啊,少给我上温柔,来,张嘴。”

    江可蕊纤指优雅地剥开镂空花纸,取出一小颗尖顶糖果放进季子强嘴里。糖入口即化,钻入味蕾,如丝绒般滑溜甜美,“哗!”季子强失声,“这如婴儿之吻般甜蜜芬芳的糖果是什么?”

    江可蕊笑了,很温柔地说:“巧克力吻。”

    季子强不太明白:“什么?”

    “吻。”

    “真浪漫,”季子强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挨着江可蕊坐下,微微笑,“你知不知道巧克力最神秘之处是什么?巧克力含有一种化学分子,当人堕入情网,脑中会分泌同样分子。”

    “你脑中也有这种分子吗?”江可蕊轻轻握住他的手,目光深邃似宝石蓝深海。

    季子强笑笑,温柔地捧起江可蕊的脸,她的手很凉,像一块玉,接触到她的手有安抚作用,他抬眼看她,相信她也感受到:“可蕊,我发现越来越喜欢你了,以后更会永远的爱你。”季子强忽然说得很认真很认真。

    “永不说永远,我只要你现在。”江可蕊神色愈转温柔,紧紧把他搂在怀中,江可蕊一下就感觉到,季子强看似3多了,在外面也是叱咤风云,但有时候自己看他依然是可爱的,尚未长大的一个大男孩,他的性格还未成型,他是一本的草稿,一张油画的素描,还未有对白的剧本,无法料到结局,可那有什么关系呢?值与不值,纯是当事人的感觉,只要当下享受就好。

    江可蕊替他整一整领带:“傻子。”

    “不,我不傻。”季子强拉起她的手。

    江可蕊任由尊贵的柔荑落入这季子强的掌握里,微微一笑,她深深凝视这个可爱的男人,她爱他,很久以前,她第一眼看见他,就爱上了他,现在她发现,自己更爱他了。

    虽然有句话叫小别胜新婚,但这个晚上,季子强却不敢造次,他事实上只是整个晚上搂紧江可蕊,让江可蕊一直在自己的怀里睡着。

    第二天,江可蕊起得较迟,太阳很好,好得不似真的,她娇慵地伸个懒腰,走进厨房。季子强正在吃他自己弄的早餐,他背着她坐,光着上身,下身穿一条褪色的牛仔裤,跟她的这条一样。

    他找到了面包,烤得很香,也弄了咖啡,吃得很慢,注视着窗外,不知看些什么。

    江可蕊微笑地看着他的背影,感到很快乐,她看着他一下一下地咀嚼着面包,轻轻拿起咖啡杯,轻轻放下,他有很纤细美丽的手指。

    季子强忽然笑了:“可蕊,我知道你在后面。”

    江可蕊吓一跳:“怎么会?”她也笑。

    “你的影子投在地上,”季子强转头,笑得很漂亮:“来吃点东西。”他递给她一杯牛奶。

    江可蕊没接稳,杯子倾斜了,一些牛奶溜在地下,季子强忽然说:“牛奶有点像爱情。”

    江可蕊看着他:“你说什么?”

    季子强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她仰起头,带点迷惑地看着他,他的笑像春天的风一般,非常的金光万道,她有一刹那的失神。

    季子强俯下身子,吻了她的脸。江可蕊一震,她听见他在她耳畔呢喃低语:“牛奶,有点像爱情。”

    江可蕊牵起嘴角,似笑非笑,有种动人心弦的美,季子强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收假后的第一个早上,季子强去的很早,整个办公楼里空荡荡的,季子强走在过道中,不断有自己的脚步声在回荡,季子强推开了办公室,却见自己的秘书小赵正在帮着自己收拾卫生,季子强就笑着招呼了一声:“今天你怎么也怎么早啊。”

    小赵腼腆的笑笑说:“这办公室好几天都没进人了,最近风大,灰多,我要仔细的打扫一下才行。”

    “呵呵,也不用太辛苦,桌子干净就成了。”季子强说着就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赵就搽了一把手,给季子强送来了这几天的报子,又赶快帮他泡上了一杯茶,饮水机早就打开的,所以也没浪费时间,季子强面前就多了一杯浓郁的香茶。

    季子强一面看着报子,一面喝茶,小赵又继续打扫卫生了。

    等季子强喝了两杯茶之后,办公楼的过道里也就脚步声多了起来,上班的时间也到了,这时候小赵办公室里的电话不断的响起,小赵就跑过去接了电话,一会过来对季子强说:“季市长,市委通知,说请你们过去开会。”

    季子强眼光没有离开报子:“奥,什么会啊?”

    “常委会,议题是研究年底工作的会议。”

    季子强点下头,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也没带小赵,单独到市委去了,这样的会议,小赵是不能参加的。<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