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一个小溪的木桥边上,季子强闭上眼,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又深深的吸了一口,似乎这里的空气也是甜美的,他没有睁眼,嘴里喃喃的朗诵出了一首诗:“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这个时候,季子强突然停住了,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后背阵阵灼熱,这种感觉说不上是怎么得出,但季子强确实有这样的感觉,他蓦然回首。

    季子强就看到在自己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一个美的让人窒息的女人,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冷艳、美的春雨润物,细无声般的温馨,她体型绝佳,身穿浅黄色束腰风衣,紧身裤袜,黑色高筒皮靴,性感又不失庄重,瓜子脸,眉弯如月,睫毛如帘,眼睛秋水般明澈,她的皮肤很白,就像温润的羊脂玉般细腻。

    季子强身体有了轻微的颤栗,如芒剌在背,心中五味杂陈、翻江倒海,心痛得无以复加。

    她迎上他的目光,她一步步的走近了呆若木鸡的季子强,她从他的眼睛看到了自己,这样亲密的注视好久没有过了,宛如初恋一般,可是他就是自己的初恋啊。

    季子强嘴唇微张,看着她:“华悦莲!。”

    她没有应答,眼睛忽闪了一下,季子强继续说:“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催眠似的,他的话语每一句让她怦然,华悦莲就想到了当年:两人躺在床上,被子下刺裸着身体,头挨着很近,相互看着,微微颤抖着身体,相互拥抱在一起。

    她又想起那个湿热的夏夜,他的那个形容,他在她耳旁说:“你有一股说不出的原始的气息。”

    华悦莲异常清楚地记得这个形容,这是别人从未对她说过的,现在她看着他,触手可及。他的呼吸,他的毛孔,粗粗的眉毛。她看着他的眼睛,他的喉头。他的脖颈。华悦莲似乎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想转移注意力,但是为什么要克制呢,这种亲近拥有的慾望如此强烈。她曾许多次在梦里呼唤他回来,他的脸庞时常出现,这不是她一直渴望的吗?为什么还犹疑?

    “狮子奔跑的路上,狮子的灵魂蜂拥而至<span css="url"></span>。”她想起这句诗。他对自己灵魂的占据,霸道得不容抵抗。

    季子强也上前了一步,他们的距离又拉近了一步,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花香,那香味让人沉迷。人最软弱的地方,是舍不得。舍不得一段不再精采的,舍不得一份,舍不得掌声。我们永远以为最好的日子是会很长很长的,不必那么快。就在我们心软和缺乏的时候,最好的日子毫不留情地逝去了。

    有时候,你等的不是事情,机会,或是谁,你等的是。等时间,让自己忘记,等时间,让自己改变,便是得到。往往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却很多借口。假如你想要一件东西,就放它走。它若能回来找你,就永远属于你;它若不回来,那根本就不是你的。

    华悦莲如梦吟般的说:“你还能记得我的名字?我们还能再见上面?”

    季子强说:“当然,我怎么会忘记你的名字呢?”

    摇着头,华悦莲说:“可是我以为你本该忘却的。”

    季子强说:“或许吧,或许我是应该忘记,但没有办法,我依然记得。”

    华悦莲摇了一下头,她一次又一次的回想着以前的温柔,可是到最后,都是以疼痛收场,那落下帷幕的话剧,只剩下聚光灯在孤寂的闪耀着,似在追寻,又像是在悔恨流年似锦,而自己却依然颓废的站在空旷的广场悉数着只有自己能够看清的那些无助的繁华落尽。

    “听说你没在柳林市了,我真的以为我们此生再也难以相见了。”华悦莲对季子强说。

    “我一直想着,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那时候,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了怨恨和回避,我们会像好朋友一样的谈天,说地,开怀畅饮。”季子强像是在说着梦话一样,喃喃自语。

    华悦莲摇着头说:“你认为这样的情况会出现吗?你真的相信这个世界除了爱情还能有男女之间永恒的友谊?”

    季子强坚定的点点头说:“我一直相信会有的。”

    华悦莲第一次露出了一点笑容来,淡淡的,像山间漂浮的雾气:“我也相信过,但还没有遇见过。”

    季子强也笑了笑,他此刻很想知道,华悦莲怎么也会在这里,这其实只是一个人的好奇:“你不是在省城吗?怎么来柳林市了?还来到了这山中寺院?”

    华悦莲说:“爸爸很久没回来过了,他特别想来看看这里,他总是挥不去在柳林市的旧梦,所以我们趁着11,全家都来了。”

    季子强有点惊讶起来:“华书记也来了,那柳林市领导。”

    华悦莲摇下头:“我们自己来的,已经在柳林市住了好几天了,谁都不知道,你应该是我们这几天来唯一见到的熟人。”

    季子强就说:“那带我见见华书记吧,好几年没见过他了,他永远都是我的老领导。”

    没等华悦莲说话,在季子强的身后就响起了一个沉稳而充满威严的声音:“你还认我这个领导?”

    不用转身,季子强就听出了这个声音是谁的声音了,这个声音曾今让自己惧怕过,让自己担忧过,也让自己厌恶过,但显然,自己在这声音的主人那里,一样是一个不可饶恕的人。

    季子强转过身来,看到了略显老态的,当年在柳林市一言九鼎的华书记,在他的身边是华悦莲的母亲,另外还有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身高18米左右,高高大大的年轻人,这人长得很帅气,他的最大特点就是怎么看,怎么就觉得他在微笑,即使他的眼睛不看人,那双眼皮子也是动态的,始终带着一丝笑意。

    那种笑容看起来很天真,仿佛里面什么杂质都没有似的,单纯而无邪,不过,看久了你就会发现,那里面多少带有一种用微笑掩饰的傲慢和玩世不恭的味道,让你不得对他的人品产生些许的怀疑,免得受了他的感染。

    季子强叫了一声:“华书记,伯母,你们好。”

    华悦莲的母亲点了点头,但华书记却大踏步的走到了华悦莲的身边,像是担心季子强会伤害到华悦莲一样,说:“季子强,听说这两年你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顺利高升,不仅如此,你还牵连到了你的老岳丈也陪你受苦,所以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对你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季子强叹口气,他慢慢的收回了刚才面对华悦莲时的那种纏绵悱恻的心态,他直视着华书记,说:“你想说我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几年后相遇了,你我都是官场中人,每一个时期都有自己的很多不得已,为什么就不能忘记过去,相逢一笑泯恩仇呢?”

    华书记看着季子强,突然爆发出了不像是他能发出的大笑声来:“哈哈哈,哈哈哈,季子强啊季子强,果然是个狠角色,到现在依然是满身的霸气,唉,让你坑这么一下子,也值了,说真的,这最近的几年里,我其实并没有对你嫉恨了,只是我一直想不通一个问题,当初那些想法到底是你的,还是叶眉的,那手段太过高明了。”

    这变化让季子强一时很难适应,他疑惑的看着华书记,说:“华书记真不生我气了?”

    华书记很不屑的一笑,说:“不要把我们这些老头子想的那么小气,在省政协的这几年,我自己也曾今仔细的反省了一下自己这些年走过的历程,有首诗叫: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过去我是局中人,很多事情都认为自己做的没有错,本来就应该那样做,谁悖逆了我的想法,我当然应该坚决的还击。但现在回过头再去看看,很多事情已经不是当初的感受了。”

    季子强这才知道,华书记的确已经不会在忌恨自己了,季子强一下就收敛起刚才有点咄咄逼人的锋芒,歉意的说:“华书记,我绝不想奉承你,但你真的很值得我学习和尊重,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学会你此刻的胸怀宽广。”

    华书记摇下头说:“我们的处境不同,你还在局中,我已在局外,这里里外外是不一样的,用局外的思维去办局中的事情,那是要吃亏的,哈哈,不过你小子还不错啊,这么短的时间又有了东山再起的迹象,很难得,很难得。”

    季子强就谦虚了几句,这个时候,季子强就发现刚在在华书记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已经站到了华悦莲的身边,虽然华悦莲脸上表情淡淡的,没有和身边那个年轻人表示出亲昵的模样,但季子强还是相信,这个男子应该就是华悦莲的爱人了。

    季子强就望着这个男子,笑了笑,伸出了手,说:“你好,我是季子强,过去在华书记手下工作。”

    这男子依然在笑着,不过却没有对季子强伸出的手有一点反应,他挽住了华悦莲的胳膊,笑着说:“听说过,听说过,不过不是从悦莲的口中听说的,呵呵,是从别人的嘴里听说过季市长的鼎鼎大名啊。”<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