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后来,做了官了,开始忙起来了,又整天的吃吃喝喝迎来送往酒桌牌桌,好了,肌肉越来越萎缩松弛,赘肉越来越膨胀增多,整个人,就渐渐变形了哦!随着身体的变形,心灵和思想,是否也变形了呢?应该是吧,想当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胸藏宏图,心怀伟业,总想着要轰轰烈烈干一番惊天地泣鬼神、对人类作出不朽贡献的大事业!正所谓意气风发,踌躇满志!

    但是现在呢,当年的那些胸怀和志向呢?似乎少了许多啊,但是,这样的变化是从何时变的?是具体怎么变的?季子强却又确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久又转到镇江焦山佛学院,岁时,他离开焦山佛学院,结束学习生涯。

    多年修炼之后,他简单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带领7余名青年同道,来到了柳林市的大岩镇,募捐多年,修的现在的大岩寺,几十年之后,这大岩寺也就在柳林市乃至于北江市赫赫有名了,据说每年春节大年初一早上,为争这头柱香,很多明星大腕,达官贵人们,不惜百万功德钱,有些年头啊,就算你拿上上百万来,也未必能挣得这头柱香。

    季子强有点遗憾,但也无可奈何,知道这闭关诵经,不到时候绝不会出来的,就算你天王老子地王爷来了也是枉然。

    等老爹老妈拜完了佛主,就过来一个寺院的师父,问:“施主需不需要在禅房休息一下。”

    季子强看看老爹老妈,感觉这一路上山走了一个多小时,确实也太辛苦,就点头对寺院的师傅说:“那行吧,我们就稍微的休息片刻。”

    这和尚阿弥陀佛一声,带着季子强三人就到了禅房休息去了。

    到了地方,老爸老妈在禅房的靠椅上坐下,有小和尚送来了茶水,季子强见茶很一般,但水却不错,一会又有和尚端来了清粥小菜,,季子强也试着喝了一碗,倒也淡然香甜。吃完之后,季子强感到身体安适泰然,他也没有感到太累,就对老妈老爹说了一声,自己出了禅房,到外面闲转一会。

    季子强闲庭漫步,一路走去,远远就见一位师父正在菜地里劳作,灰布僧衣,竹篮小锄,身前近处是一片水嫩的青菜,身后拥着一丛青翠的竹子,竹子后面就是寺院一人多高的灰瓦围墙,从围墙上方能看到远处的几座青青山峰,真像一幅水墨画。

    杨柳醉清风,烟花舞朦胧,季子强在寺院的后山看到了自己意境中最美的一幕,拨开浓雾飘渺的纱曼,走进那如诗般清新,如画般优雅的梦里景色,流水的一端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青山,身边是清一色的青砖,黑瓦,白墙。

    季子强想,此时此地,应该有电影中那种伊人静候窗边,手抚琴弦,修长的素手拨动着一丝丝的琴线,一曲春江花月徐徐从指间流淌,多情的昙花也伴着悠悠琴声悄悄的绽放着幽香,空气悬浮着一丝丝清凉的味道。<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