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得知了自己的处境,毅然不顾美女应有的矜持和自重,不速而来,这怎么可能不让季子强思绪万千。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华悦莲是不会知道季子强心中的变化,她幽幽的说:“不过话又说回来,谁没有过失误和大意呢,这绝不是你的本意,我一如既往的相信,尊重你,这个挫折只会让你变得更加坚强和成熟。”

    说着话,华悦莲就坐了下来,从自己随身的坤包中取出了几叠钱来,对季子强说:“这里是三万元钱,有我自己的一万多,还有的是我问同事借的,你先把钱退赔了,我想那样可能对以后的处理有所帮助。”

    季子强惊讶中拿起了那茶几上的三万元钱,啊反复的看着,像是没见过钱一样,最后他声调底沉的,缓慢的说:“不怕我没钱还啊,我现在可是个穷光蛋。”

    华悦莲摇下头说:“本来就没打算让你还,只要可以减轻一点你的处分,不要一下子让你萎靡不振,这点钱又算的了什么”

    季子强拿着钱的手有点颤抖,他的眼中也有了一点泪光,他也突然发现,自己还是这样一个多愁善感的人,而对华悦莲的绵绵神情,季子强也恰如醍醐灌顶般的有了体会,或许,在过去的很多时候,自己对华悦莲所抱有的也未必全是想入非非,难道自己没有为他动过心吗

    应该也曾今动过,就在那个月夜,自己不是也有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吗

    而每每在自己和她相处时的那份恬静,安详和舒畅,其实也表明了自己对她并非全无渴望。

    季子强拿着钱,心思已经遨游在了天际,他眯起了双眼,心海已荡漾在感情的漩涡中,他这个时候,更是惊讶的发现,自己很久很久没有在想过安子若了,这种变化,其实也就是从那个和华悦莲携手的月夜开始。

    季子强想到这,怔住了,他准备鄙视自己,鄙视自己的喜新厌旧,鄙视自己的见异思迁。

    华悦莲疑惑不解的看着季子强,他手里拿着钱,脸上的神色怪怪的,忽喜忽怨,似笑非笑,有时候迷茫,有时候又很温柔。

    难道这人真的让自己看走了眼,他平常所有的表现都是一种对自己的伪装,只有见到钱的时候,他才会如醉如痴,心神恍惚自己听说过这个社会有花痴,但还没听说过还有钱痴。

    不可能,绝不可能自己纵然对他一见钟情,也有可能心智恍惚,但绝不会眼光如此之差,季子强在自己心中依然还是高大,闪亮的形象。

    华悦莲费力的摇摇头,打住自己对季子强那一闪而过的怀疑,说:“季县长,想什么呢”

    季子强让她这一叫,猛然惊醒过来,停顿了一下,带点坏水呵呵的笑笑说:“第一次见你这样认真,感觉你这个表情满可爱的。”

    一霎时,华悦莲的脸上就飞起了一片红晕,她内心有了甜蜜的感觉,真的感到自己今天来的值,她嗔怪的白了季子强一眼,带着娇羞说:“季子强同志,我们在谈正事,你不要胡思乱想。”

    这话就说的有点问题了,季子强像是受到了什么启发,就专门的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看着华悦莲那丹凤眼含嗔带羞,两弯柳叶眉如镶嵌在珍珠边缘的细纹,亮丽华彩。长长的睫毛如一翕窗纱遮盖住了美丽的双眼,如梦似幻,细小的琼鼻如汉白玉石雕刻而成,晶莹剔透,而薄薄的嘴唇呈现出一种淡淡地玫瑰红,让人忍不住想去采撷它的美丽。

    他就有了想吻一下华悦莲的想法,不过也仅仅只是想法而已,他还没有失去理智,他笑笑说:“好吧,我们就来谈点正事,今天我请你出去喝咖啡,怎么样”

    华悦莲难以置信的说:“你还有闲情雅致出去喝咖啡”

    “怎么没有,面对美女,我心情舒畅的很。”季子强恢复了他惯有的淡定,用调侃的语气说了起来。

    华悦莲也渴望可以和季子强一起去享受浪漫,但她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那你答应我,明天拿这钱先去退赔了。”

    季子强意味深长的注视着华悦莲说:“你能来帮助我,就说明你还是很相信我,而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陪我去喝茶,我给你详细的说下这件事情的原委。”

    华悦莲怔了一下,若有所悟的点头说:“好,我陪你去。”

    季子强拿起桌上的那三万元钱说:“这个你先装上,一会你就知道为什么让你装上了。”

    季子强之所以邀请华悦莲去酒吧,那是因为他很清楚女孩对酒吧的迷恋,对她们来说,明灭不定的灯光,紫红色的葡萄酒就代表着浪漫和柔情,

    在距离政府不远的一个地方,上个星期刚开了一家酒吧,有一次季子强从旁边过的时候,还接到了一个漂亮小妹妹散发的优惠卡,当时季子强一笑置之,没当成一回事,现在,他就带着华悦莲一起到那里去。

    在走路的这段时间里,季子强想起了很多事情,有工作后这些年日子里的点点滴滴,也有和安子若,叶眉在一起的悲或喜的往事。

    这个地方太靠近政府了,在这来的一路上,华悦莲没有像过去几次那样挽起季子强的胳膊,他们并肩漫步着,有一点点距离,又不时的在手臂摆动中稍稍的碰触一下对方,来提醒彼此的存在,但每一次的碰触都让华悦莲心跳加速。

    酒吧里除了很多酒,还有很多人,当然包括很多漂亮的女人,白天在洋河县你是根本见不到这么多漂亮的女子,但到了夜色低垂的时候,她们就像那一朵朵盛开的夜来香一样,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冒了出来,让你惊叹于当今社会美女的繁多。

    此时,这里正是高巢迭起的时刻,这一个神奇的地方,在这里没有矜持和低调,”时尚”也不仅仅只是一个形容词。

    有的女孩们累了,蜷缩在沙发上和男朋友喃喃私语,有的女孩手里拿着镜子,往已经很漂亮的脸补妆,空气中弥漫着香水的味道,分不清牌子,却令人迷醉。

    丝袜,仿佛是女人们走进酒吧的门票。不同款式、不同颜色、不同质地,区分了数以万计原本一样的女人。

    在浮躁的社会,他们每天忙不迭地奔波,偶尔在暗夜里放纵肉身,却紧锁心门。这所有放浪形骸的背后,其实都隐藏着灵魂深处的痛,或许,这痛,只有他们自己和夜色能读懂。

    季子强他们进去的时候,好一点的位置已经没有了,季子强随便看看,就发现在吧台旁边那几大盆一米多高的龟背竹后面,还有一张小小的桌子,他就拉了一下华悦莲,走进这个隐秘之所,你还别说,坐在这里,由于高大,繁茂的龟背竹遮挡了光线,外面的人是很难看出里面坐的是谁,而他们在灯光的阴影处,却可以清晰的看到走过吧台的来来往往之人。

    季子强叫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小服务员,要了一打啤酒过来,起初也没有说太多的话,两人先是干掉了几瓶啤酒,华悦莲这才说:“你刚才告诉我,来陪你喝酒你会对我详细的说说情况,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季子强就装模作样的说:“什么详细情况”

    华悦莲就不愿意了,她动手拧住了季子强的胳膊说:“想耍赖是不是,你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专门对付赖皮的。”

    胳膊倒也不疼,人家华悦莲没舍得用力,但季子强还是表现出一副呲牙咧嘴的样子说:“警察阿姨不能打群众。”

    华悦莲就嘻嘻的笑了起来,手上多用了一点力气说:“你说清楚,叫警察什么”

    季子强讨饶的说:“警察大姐。”

    华悦莲就又用了一点力气,季子强只好改口说:“是警察妹妹。”

    “嗯,这还差不多,现在坦白从宽,说吧。”华悦莲放开了手,不依不饶的追问起来。

    季子强不说清楚也知道今天华悦莲是放不过自己,他就收敛起了笑意,很认真的说:“首先我感谢你想要帮助我的这份心意,真的,我很感动。”

    说着话,他拉起了华悦莲放在桌上的小手。

    华悦莲有点心慌和紧张,但没有企图去挣脱,她也试探着用力回握了一下季子强的手,这样的感觉好好啊。

    季子强那皮糙肉厚的老手是没有多少神经末梢的,他没过多的反应,继续说:“事情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我是收了那三万元钱,但我一分没用,全部给了黑岭小学,让他们为孩子们做生活补助了,今天市纪检委的刘书记已经查明了此事,只是没有给大家公布罢了。”

    季子强说的很平淡,很轻描淡写,但华悦莲就听的很震撼了,从季子强那淡漠的眼中,从季子强那平静的口吻里,她看到了一颗真诚,善良,充满同情的心,这才是自己所爱的人,不错,季子强没有辜负自己对他的爱恋,虽然这只不过是一种单相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