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先生,要不要进来按摩一下呢?”一个柔和动听的声音打断了季子强和赵远大的观赏,季子强扭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粉红色长裙的女孩子笑吟的站在他的侧面:“先生可以进来体验一下,我们这里聘请的按摩师都是有国际认证的

    季子强不相信的摇了摇头,带着一点醉意说:“按摩师还要国际认证?”

    女孩子轻笑道:“那当然,按摩是一项严格的专业技术,我们要求的工作人员必须要具备基本的人体科学知识,只有这样才能做到让客人满意。先生你只要进来尝试一下,就会知道的啦。”

    女孩子的口音,带点香柔的卷舌音,听得季子强心神不定,旁边的赵远大就接上了话:“要真是这样的话……”

    “先生这边请,”女孩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慧黠的笑意,似乎她早就知道他们会动心一样。她摇曳生枝的拖着长裙在前边走,带着仍然有几分犹豫的两人进了夜总会。

    其实季子强还是清楚的,那有什么国际按摩专家,谁都知道,现实生活中的中国,已经有点“笑贫不笑娼”了。

    ‘有什么不能有病,没什么不能没钱,’这是年轻人的至理名言!当然了,说的这个病,不是伤风感冒之类的小病,对于这些女孩来说,最怕得那种脏病,要是不小心中了标,那就惨了,老板知道后马上会开除,她们将失去这份不算轻松、来钱很快的职业。

    所以她们也有句名言;“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按摩女郎难上加难!”这应该是实情,她们就是再年轻貌美,但干的毕竟是服侍人的工作。在她们身上,同样压着“三座大山”:上有老板剥削,中有领班提成,下有顾客刁难!她们挣点钱,容易吗?况且,按摩女在人们的眼里,是不干不净的,是和那种色晴女郎差不多的货色!

    其实,好人坏人不是绝对的,哪怕是一潭烂泥,也能长出几株莲花来呢!当一个出色的按摩女郎,既要靠脸蛋,也要靠手艺,还要靠花功。脸蛋是天生的资源,她们合理利用就行了;手艺嘛,既是跟师傅和同伴学的,也要靠自己细心揣摩和积累经验;花功嘛,当然是对顾客察言观色,耍些手段了<span css="url"></span>。

    按摩女们每当看到客户上门,心底里会说:“送钱的来了。”

    因为他们为了讨好这些按摩女,有时候也会毫不吝惜地在他们身上花钱,有的还会开高价要求包養她们。

    男人真是奇怪的动物,要是妻子出軌,给他们戴了绿帽子,他们会忍无可忍,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可在娱乐场所,明知道这个红得发紫的女人,被很多男人玩过,但他就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这些按摩女不是歌唱明星,人家明星一张口,就有十几万的“税后收入”;她们也不是恬不知耻出来卖的,人家腰带一松,就会有人乖乖塞上钞票;她们也不是良家妇女,没有体贴的丈夫当取款机;她们只是身份低微的按摩女,她们不想自命清高,也没有崇高的事业心,只是给吃饱了撑着的男人按摩,使他们放松,让他们开心,这样才有收入,她们是凭自己的双手吃饭,偶然开点小差,挣点外快,那也是为了改善生活。

    有一阵子,这种异性按摩被叫停了,她们只能像候鸟一样迁徙,寻找适合生存的地方,但很快又松了,她们又从四处奔集而来。

    季子强就想,以前的演唱家、文艺家、作家、警察等许多从业人员,前面都要郑重其事地加上“人民”二字,包括那些当官的,也要叫“人民公仆”,可能那会儿,“为人民服务”的理念深入人心,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很多人已经忘记了人民,他们趋炎附势、高高在上,不把劳动人民放在眼里,他们以为生来就高人一等,其实,他们那叫忘本!按摩女郎再不像话,再不登大雅之堂,至少她们敢做敢当,既为人民服务,同时也毫不脸红地说,她们也为人民币服务!

    过去是“洗头房”,现在的“足浴店”,万紫千红开遍。很多人说是换汤不换药,反正不管什么汤什么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据说,足浴有利于保健养生,听说韩国早就普及了,那足部的穴道,关联着一个人的五脏六腑,用草药温水浸泡,或用手指适得其法地按摩,确能起到解乏、提神和养身的功效。

    季子强和赵远大进去之后,就看到大堂坐着四个男人,正在谈笑着,一个挺漂亮的女孩站在他们的沙发前垂手而立,那几个男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盯着这个女孩,看得她很不自在。

    一个男的说:“生面孔哇,你是新来的吧?”

    另一个男的说:“管她新的旧的,来了就是为咱哥们服务的。”

    还有一个说:“喂,你站在那里干吗?快过来给我们倒茶!”

    季子强见这女孩依言过去给他们倒茶,一个客人说:“倒茶不要太满,大半杯就行了,太满会把水溢出来,烫着客人,你要挨骂啦。”

    那坐在第一位的男子,不怀好意地说:“二哥,有水溢出来才好哇,水汪汪总比干巴巴好!”

    另一位男子说道:“老四,斯文一点,多用美加净牙膏刷刷牙!”

    季子强听的差点噗哧笑出来。

    那坐在靠窗的男子最年轻,大概二十五六岁,却最不老实,女孩给他倒好茶,转过身的时候,没提防他伸手在女孩的屁股上摸了一把,估计这个女孩的屁股是很敏感的,当时她惊叫了一声,差一点把还没放下的茶壶脱手撒掉!

    其他几个男人哈哈笑了,那年轻男子说道:“别假清纯,到这里来上班的,哪个不是身经百战?”

    其中一个男人说道:“这姑娘长得好正点!你看她的大腿,并得那么拢,我没看走眼的话,绝对是个新手!”

    那个被人称呼老四的男人说:“喂,服务员,你会不会按摩?”

    这女孩摇摇头说:“我不会,我刚来上班。”

    那叫老四的男子自得地说:“哥们,我没看错吧?她还没经过实习呢!不会按摩不要紧,过一会,给大哥敲敲背,你总不能说不会吧?”

    女孩有点紧张的说:“对不起,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那老四说道:“那就来最简单的,给我们每个人点支烟,总可以吧?”赵远大和季子强在大堂领牌,那个大堂吧台的女人动作太慢,功效太低,让赵远大都有点不耐烦起来。

    季子强到无所谓,就见那女孩在茶几上拿了包已经拆开的三五烟,把香烟抽出来,递给了坐在外面的那个,可是他没接,努努嘴,示意女孩把香烟搁他嘴上。女孩照他的意思做了,就想给第二个男人递烟,不想第一个男人叫道:“给我点火呀!叫我生吃啊?”

    女孩拿了打火机,啪地给他点着了,他猛吸一口,把一口烟雾喷在了女孩的脸上,女孩屏住呼吸,用手挥了几下,把烟雾驱散了。

    季子强看着真有点不忍心了,原则上,这些按摩的女孩是“卖艺不卖身”,但规章制度是人定的,自然可以活里活络了。如果客户来头很大,老板挡不开,会叫按摩女郎出面应酬;如果遇到让自己动心的男人,她们也愿意无私奉献的。但好男人比较罕见,因为来按摩的,大多是居心不良来寻刺激的,哪会有什么沧海遗珠?

    好男人很少上这儿来呀!还有就是碰到那种一掷千金的大老板,有的姐妹贪图钱财,或手头有点紧,就会考虑慷慨献身,趁机捞上一笔!按摩行业是个鱼目混珠的地方,规规矩矩做按摩的绝对是少数,大多数是打色晴服务的擦边球,有的干脆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堂而皇之地做那财色交易。按摩女靠自己努力打拼,在某个范围内,有了一定的知名度,生意就会越来越好。男人光顾桑拿城,为按摩而来的较少,大多是不怀好意的。

    而想要在这个地方洁身自好的女孩子,遇上今天这样的客人,她们也真的只能自叹倒霉了。

    季子强和赵远大拿了房卡,就上楼去,他们没有在一个房间里按摩,季子强也不知道赵远大怎么想的,反正现在季子强也是有点头晕,过去进了房间,靠在床上就迷迷糊糊的靠着了。

    季子强刚眯着没多久,房间的门就开了,闪身进来一个很漂亮的美女,季子强并没有完全喝醉,所以还是有点警惕,赶忙坐了起来,问:“你是。”

    这个女孩就说:“是旁边那间房子的客人帮你挑的我。”

    季子强‘奥’了一声,知道是赵远大安排的按摩女,季子强就点下头,也没说什么话了。

    “躺下”,她轻声的对季子强说。

    灯光晕暗的房间里,季子强看到她美丽的脸,她有着苗条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犹豫了一下,实际上,季子强很少去休闲桑拿中心,一来是因为季子强不喜欢那种场合,另一个原因是季子强也不想让一陌生女郎在自己屁股甚至全身上上下下按摩之后,然后帮自己推油,最后让自己最重要的地方得到放松。<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