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感慨万千:这个世界上有各式各样的人,有身强力壮却去乞讨的,有年轻漂亮却被人保养的,有腰缠万贯却抑郁自杀的,有名满天下却甘愿墮落的,当然,也有身残志坚成功立业的,季子强在感慨的同时也感慨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br>

    回到了家里那路口,季子强没想到这个刚才还看似异常亲热的大姐还是毫不留情的宰了他一把,明明就不到1元的车程,硬是问他要了3元,季子强当然不能为这点钱和人家争吵了,只好掏钱了事<span css="url"></span>。

    老爹和老妈知道季子强今天要回来,早早就准备好了饭菜,一直等着季子强,见了面,老妈就一把抓住季子强的胳膊,让他转着身子让自己看,看看的就老泪纵横。

    季子强抱住老妈,说:“哭什么?我不是好好的吗?有没有发现我现在胖了一点。”

    老妈有点哽噎着说:“胖什么胖啊,我看都有点瘦了。”

    季子强就夸张的说:“不会吧,我现在顿顿都吃的好的,怎么会瘦?对了,可蕊让我代她问你们二老的好呢,她也是半年多没回过她们家了,所以这次就没过来。”

    “知道,知道,应该的,对了,可蕊身体好好吧?”

    “好啊,她都好,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可蕊现在怀上了。”

    季子强这话一说完,老爸和老妈都一下精神起来,娘母三人就唧唧咕咕的说了好长时间,最后菜发现还没有吃完,这才赶忙收拾饭菜,一家人好好的吃了一顿。

    季子强第一次感受到无忧无虑的快乐,这几天在柳林市,他一直都是这样过的,不去想工作,不去想烦恼,甚至连女人,包括江可蕊都不去想,就这每天陪着老爹,老妈,说着那些陈年往事,过着自己的天伦之乐。

    偶尔的,季子强也在村上转转,那些他已经叫不上名字的后辈们却都能认出他来,更不用说那些和季子强平辈的人了,大家对他都很热情,这样的热情才让自己知道,其实自己真正的家是在这里,自己的根也在这里,不管自己离开多远,也不管自己走了多久,他们都依然不会忘记自己。

    于是,季子强就在黄昏里出来转转,村前,村后到处走走,他的兜里也是每次都装上好多盒的香烟,见人就发,时而在象棋的摊子旁站站,看人家杀几把,时而在老人们支在院子里,小路边的麻将桌旁转转,看一看他们摸到炸弹时候的惊喜模样。

    这样的生活真的很惬意,很舒服。

    但这里还是没能成为世外桃源的,就在季子强刚刚品尝了几天这样的生活后,就被人堵在了家里,这是自己的老同学,赵远大。

    白天的时候,赵远大就给季子强打来了电话:“子强,回柳林市了吗?好久不见了。”

    季子强就撒了一个小谎:“我回不去啊,这面的工作忙,假期还要值班呢。”

    “不会吧,连假期都不放假啊,你这领导当的也太辛苦了。”

    “那有什么办法呢,等我回去了和你联系啊。”

    季子强成功的骗过了这个老同学,季子强的想法是等快收假的时候,自己在和他们几个见个面,一起坐坐,这几天他还想多感受一下没有应酬,不用喝酒的日子。

    但季子强忽略了一个小问题,那就是这个村子里还有他别的几个同学,而这些同学也自然就是赵远大的同学了,所以就在季子强自以为骗过了人家,黄昏里准备出去到村上转转的时候,赵远大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你小子,也会骗人了,怎么办吧,自己说。”

    季子强就头大起来,赶忙道歉:“我也是刚回来没几天,准备过一两天好好喝你们聚聚的。”

    “那可不行,我们有大半年没见面了,怎么得今天也是要喝一顿。走走,现在就走。”

    这赵远大和季子强是中学的同学,根本都不会顾忌季子强的身份,上来抓住胳膊就往外拽,季子强也无可奈何啊,只好给老妈喊了一声,说自己出去了,晚上回来。

    出了村口,就见到赵远大停在那里的一辆本田雅阁,季子强开玩笑说:“不简单啊,过去那辆二手面包车换了?”

    赵远大很自豪的一笑,说:“哥们现在混的不错,这生意也做大了许多,改天让你看看我的公司,对了,还要看看我招的那个硕士女秘书,那才叫一个水嫩。”

    季子强就哈哈哈的大笑着,上了这小子的车。

    他们就到了一家酒店,这赵远大现在比过去有钱了,所以来的地方档次也提高了不少,一进去,赵远大就对领班喊:“包间,包间。”

    领班是个漂亮的女孩,好像也认识赵远大,就笑嘻嘻的过来,亲自引领着季子强他们到了一个包间里,这个饭店过去季子强也是来过的,季子强看看四周,说:“大变样了。”

    赵远大说:“换了老板,就大变样了。”

    季子强说:“你常到这来吗?”

    赵远大很自豪的说:“这是我公司指定的接待酒店。”

    季子强笑着说:“嗬,感情还挺深吗?”

    赵远大说:“哪里,只是和老板熟。”

    那个领班女孩就俯身,在赵远大耳边咕噜了几句什么,赵远大笑了笑,说:“再等一会吧,不过,你得给我留几个好的。”

    季子强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那领班走后,他问赵远大:“你们在嘀咕什么?”

    赵远大笑着说:“他问我们要不要小妹?”

    季子强说:“这里还有小妹吗?”

    赵远大说:“怎么没有?只是收敛了。不向那些小妹满场飞,表面看,一切正常,打开门做正经生意,但是,如果你需要,他也给你提供,老板换了,经营手段不一样了,形式也不一样了,但内容还是一样的。”俩人便都笑了起来,就有一个女服务员提了两瓶茅台进来。

    赵远大说:“先喝两瓶,不够了再要,不醉不归怎么样?”

    季子强忙说:“不必了,不必了,喝尽兴就好,喝尽兴就好!”

    赵远大是不同意的说:“不说了,不说了。我们吃饭,我们喝酒,先干了这两瓶再说。”

    他就站起身去開房间的门,叫服务员进来,点起了菜。那个小服务员建议他们不要点太多的菜,点一个主菜,再点几个下酒的小菜,服务员说:“我们这里蛇弄得好,焖一条蛇做主菜好不好?”

    赵远大问:“那蛇有多大?”

    “三四斤左右吧<span css="url"></span>。”

    赵远大说:“要足四斤,太小没意思,先上那几个小菜,我们边喝边等。”

    下酒的小菜很快就上桌了,赵远大还是过去和季子强喝酒的老规举,一人一瓶,不管怎么喝,可以拿小杯喝,也可以拿大杯喝,也可以直接对着酒瓶子喝。

    于是,两人桌前就竖一瓶酒,也不要服务员侍候,自己喝了自己倒。

    一面喝,赵远大就一面说:“其实,你离开柳林市这事,我们都清楚,你是冤枉的,你比窦娥还冤,老百姓也知道,很多人都说你是个好官。”

    季子强不想提起这个话头来,一想到这个问题,他的心里还是酸酸的,季子强就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所以先委屈一下我,这叫锻炼,就像你当初做生意,是不是也有过低谷,你要明白,高巢总是在低谷之后出现。”

    赵远大哈哈的笑着,大口喝掉了自己杯中的酒,说:“精辟,精辟,我敬你。”

    季子强说:“都不要客气,互敬互敬!”

    这时候,那焖蛇上来了。是用沙煲装上来的,还盖着盖。上了桌,揭开盖,热气升腾,整个房间都飘溢着一股浓香。

    赵远大说:“味道不错。一闻就知道味道不错。”

    季子强就吃起了刚端上来的焖蛇。蛇是斩成一截截焖的,季子强用一根牙签插進蛇块这头的骨髓里,再用另一根牙签插進另一头的骨髓里,两手提着牙签,像吃排骨那样慢慢地吃了起来。

    这个晚上,季子强和赵远大都喝了很多的酒,临走的时候,两人都有点摇摇晃晃了,出了酒店的大门,赵远大喊着还要去娱乐一下,说请季子强按摩。

    季子强不去,两人在酒店外面扯了一会皮,这时候季子强自己是有点醉了,但感到赵远大比自己醉的的还要厉害,季子强就有点担心,现在这小子要是开上了车,那还得了,万一出点什么问题呢?

    季子强只好暂时放弃回家的想发,两人顺着酒店又走了几步,就看到了一个什么夜总会,季子强站在夜总会的门口仔细的看了看橱窗,橱窗上面写着五个字,前面两个字被几张美女照片遮住了,只能看清楚后面的三个字:“……夜总会”,这让季子强很是纳闷,这家夜总会叫什么名字呢?不过季子强的注意力很快被橱窗里的美女照片吸引住了。

    橱窗里的美女照片林林总总,不少于十几张,正中是一张大幅彩照,一池清澈透明、纯净如水晶般的池水,水中荡漾着几朵粉色的莲花,花朵嬌嫩欲滴,碧绿的枝叶随意的舒展着,有六个、也许是七个年轻的女孩子,身着泳装正自池边拾阶而上,女孩子青春的躯体映衬着池中的莲花,透着说不尽的风情旖趣。

    环绕着正中的莲池彩照,是一排头戴雪白的护士帽,面容皎美艳丽的职员头像,每一张照片下面都写着姓名、学历、职称……大多数女孩子名下都被冠以“国际按摩技师”的称号,另有几人则在照片下赫赫然写着:“国际健康医师”的称号。

    季子强边看边摇头,不知道这两个称号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