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也都能彼此理解,干的这个工作,也只能这样,怨不得别人,不过季子强还是很担心江可蕊的身体,每到吃饭的时候,总要给江可蕊去个电话,督促她吃饭,他是知道的,这个江可蕊过去工作起来很认真,经常是顾不得吃饭,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季子强可不希望江可蕊饿着了自己的孩子,虽然那个孩子恐怕还很小,但季子强已然是把他当成人了br>

    这样忙忙碌碌的总算是对付了十一前的各项活动,大假开始了。

    放假前,江可蕊有一天就在家里和季子强商议:“子强,十一好几天假呢,要不我们到北京去一趟,看看爸妈?”

    季子强坐在沙发上看着报子,听江可蕊这样一说,就想了想说:“要不你去北京,我想回一趟柳林市啊,这大半年都没有回家了,想过去看看。”

    江可蕊就有点为难了,心里也想着,这季子强父母真的自己也是很少去看望,说是大家都在一个北江市里住,但路途相隔太远,比起新屏市相邻外省的城市,还要远些,工作一忙,根本抽不出身,她也想回去看看。

    但这面把自己的父母也好多次打电话了来说了,自己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的离开过他们,心里也是很牵挂。

    季子强看着她的样子,很洒脱的笑了,说:“这也把你为难了,有什么为难的,你就去北京,柳林市我回去,给父母带上你的问候就成了,两面都是家,我们也只能这做。”

    “但是这样不好吧,要不我也跟你过去,呆一两天之后再去北京。”江可蕊思考着说。

    “总共才几天的假,你回了柳林市那还有时间去北京,你不用有什么顾虑,这次我回去啊,就是动员一下两位老人,看能不能把他们接过来住一段时间,至少明年你坐月子的时候,要有人照顾吧。”

    “天啊,这坐月子还早得很。”

    “也不早了,转眼就是明年了,你这肚子也会慢慢的大起来,家里多几个人照顾也是安全一点。”

    江可蕊就坐在了季子强的身边,很亲昵的抱住他的胳膊说:“好老公,那我就去北京了,不陪你回柳林市了。”

    季子强随着江可蕊的摇晃,身体也在摇晃着说:“去吧,去吧,我提前让王稼祥帮你把机票订了,但是记住一点,回去之后要好好保养,不要到处乱跑,疯疯癫癫的把身体搞坏了。”

    “我那有疯疯癫癫啊,你污蔑人。”江可蕊不满的说。

    季子强坚持说:“你就是疯疯癫癫了”

    两人就斗起了嘴劲<span css="url"></span>。

    今天送走了江可蕊,季子强也准备回家了,新屏市到柳林市是没有直达的飞机的,两个地方都是支线机场,都要先到省城,才能转机,坐火车吧,也要多耽误好几个小时,季子强又不想带着自己的车回柳林市,倒不是回避公车私用的嫌疑,关键是带上司机回去住,季子强感觉不太方便,让人家司机也很难受的,本来司机一年到头就够辛苦的了,好容易有个假期,还让人家窝在自己的家里。

    季子强就想,那就干脆坐豪华大巴得了,这样时间上还能省一两个小时,人也舒服,不遭罪。

    季子强就翻腾了一下家里,什么抽不完的烟啊,喝不完的酒啊,还有别人平时送的一下人参,天麻等等的补品啊,他是整理了一大堆,这上车到没有什么问题的,有秘书等人送,上去之后季子强就忧愁到站了这么多东西自己怎么扛的下车。

    柳林市虽然季子强很熟悉,就算他现在没再柳林市当官,但只要他一个电话,还是能调来接车的人员,不过季子强却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回来了。

    一个是季子强从一个大市的市长贬为一个小市的副市长,本来面子上就有点难堪,在一个自己回来就想安安静静的休息几天,一但柳林市的官场知道了自己的行踪,过去那帮铁杆们,怎么说也要宴请,招待自己,这样一来,自己回家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就像是依然在新屏市一样,不过是换了个喝酒的场所而已。

    所以车开动之后,季子强坐在那里里,就发着愁。

    他想到了安子若,要不让她安排人接一下站,想想季子强还是摇摇头,算了,自己尽量的还是不要打扰他吧。

    车跑了一会,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昏昏欲睡,只有季子强一个人在津津有味的欣赏着车内电视里播放的李小龙的电影专辑。虽然这些电影季子强以前已经看过好多遍了,但是一看到李小龙主演的电影,季子强还是无法把自己的眼睛从荧幕上移开。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季子强很喜欢李小龙,他的动作一板一眼,动如脱兔静如處子快如闪电。他的精彩不像某些动作演员仅仅停留荧屏上,在现实生活中李小龙也是独一无二的,季子强听说,日本某一帮派曾经派个顶级高手对付李小龙,结果被李小龙在4秒内就摆平了,这种近似神话的传说曾经引起一次网络质疑。

    但是,无论在中国或世界,在百年之内很难再有李小龙这样的武术奇才了,至少季子强是这么认为的。坐在季子强前面的是一个美女,她伸了个懒腰,转头冲着季子强笑了笑,季子强麻木的头脑被美女的笑点燃,沉睡在电视中的脑细胞瞬时活跃起来。

    季子强看到她穿着很暴露,上面穿着一件吊带的短衫,几乎是透明的,里面的黑胸罩依稀可辨,那短衫实在短得可怜,半截腰露在外面,腰间的皮肤可能被烈日晒到的原因,呈现铜锈色,远远不如自己的皮肤白。她的肚脐眼也有点招摇,周围竟然纹上了一朵花。她的头发染成了棕色,抹了猩红的唇膏,还画了眼影,眼神有几分狡黠。

    季子强想,自己看电视的样子很好笑么?也许是太投入了。

    当她第二次转过头来冲着季子强笑时,他也回报了她一个很酷的微笑,微笑着的酷是一种很难的表演,既要微笑又要显示出酷的意味,其实动作很简单,就是把嘴角稍微提一提,眉毛向后上方微微一扬,而后在适当的时机恢复原状,但能在适当时机恢复原状的人不会很多,季子强也没有那么深的功底,所以在笑完之后他不失时机地问了一句,以弥补自己微笑的缺憾:“你要去柳林市?”

    废话,不去柳林市怎么坐在这辆客车上,季子强自己都觉得这句话问的有点白痴<span css="url"></span>。“是的,你呢?”她显然没有觉得这问题有点可笑,而且她还问了季子强同样的问题。

    季子强只好也回答:“我也是”。

    女孩又问:“你很喜欢李小龙”

    “是的,你呢?”,季子强摆了个典型的练武p,有点嚣张的笑着说。

    “他是我的偶像!”她有点骄傲的说道。

    “呵呵,现在把李小龙当作偶像的女孩子可真不多了”季子强带着嘲弄的语气说。

    女孩一点没有觉得季子强在笑她:“看来你也很崇拜李小龙,是吗?”

    季子强点头:“不能算是崇拜,但还是喜欢!”

    “你会功夫吗?”

    这样脑残的问题她也问的出来,但季子强很正紧的回答:“谈不上会吧,知道一点。”

    她泯然一笑,转过头去,过了一会又转过来说:“你是柳林市人,来新屏市做生意吗?”

    “生意?为什么这样说?”季子强奇怪,难道自己像个生意人?不可思议!

    “看你这样子,有点像生意人。”

    “那么肯定?”

    “没猜对吗?我可是乱猜的”

    “你猜得很对,姑娘你眼光真好”季子强内地嘀咕,你是不是的高度近视阿!我压根没有做过什么生意!

    她有点得意而又谦虚的说道:“我随便说的,我才没那么厉害呢,老板做什么生意?”

    第一次有人称呼季子强为老板。

    这可有点难度了,不过好在季子强还不笨:“你看呢?你一定能猜得到”,呵呵,猜得到才怪呢我是做无本生意的!季子强赶紧转移话题。

    车到柳林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旁边很快开来了几辆出租车,都是接站的,季子强那吃力的搬运行礼的样子,就立即招来了几个出租司机,现在的季子强到成了看热闹的人了,那几个司机抢着帮他搬东西,最后也不知道这几个司机达成了什么协议,季子强的东西就让一个开富康出租的大姐给装上了车。

    大姐很热情,一路上都给季子强介绍着柳林市的变化,但这个时候,季子强却在心中升起了另一种悲哀,自己才离开了柳林市多长时间啊,感觉现在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外乡人,没有人在认识自己,没有人在想起自己,自己在柳林市辛辛苦苦了几年,却留下了这样一个结局,想一想,季子强就感到了黯然神伤。

    柳林市比起新屏市来,更有城市的气息,灯火通明的车站上人来人往,穿着各式各样衣服的人在这里川流不息,在夜幕的笼罩下,有擦脂抹粉的大娘双眼放着曖昧的光芒在寻找合适的猎物,有浓妆素裹的学生妹操着生硬的口音带着麻木的面具在挥霍自己的青春,有残缺不全的老年人和孩子手捧醋瓷大腕去赚取人们的同情心…还有几个时装流行的流里流气的小青年,三五成群的涌来撞去。<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