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有点想笑,这小子装的还挺正经的,更让季子强好笑的是,这个治安大队的队长叫陈双龙,和自己过去大学一个室友是同样的名字,这样的巧合真是少有br>

    季子强也不等这陈队长起来了,拿出了自己在公安局一大早开好的单子,递给了武副队长,说:“这是韩局长的签字,你看下,人我们马上就要带走。”说完直接就到了他们的羁押室。

    武副队长当然不可能真的阻拦了,不要说有局长的单子,就是没有局长的手谕,有季子强在此,什么人他都敢放的。

    所以武副队长跟着进来,对羁押室外面值班的干警说了几句话,很快就把那个建筑商带了出来,季子强一看,这小子脸上一条条的红痕,肯定是在昨晚上挨打了,但一想到这家伙如此丧心病狂的,敢用劣质的材料给学生修楼房,一点都不顾及学生的生命安全,季子强就心中有气,打就打吧,反正不是自己动得手,自己假装没有发现,带走就得了。

    他们又询问了几句,做了记录,签了交接手续后,很快就离开了。

    这个建筑商本来就是个怂人,昨晚上就稀里哗啦的把问题都交代了,起初他真的以为是自己过去嫖娼让人家小姐给举报了,但后来没想到,说说的问题还严重了,人家那个小姐还说他是猥亵,说的鼻一把,泪一把的,他有点毛骨悚然了,早就听说过,有的小姐为了自己少罚款,进去了就乱咬人,这样才能挣表现,宽大处理,为了躲避罚款,有时候她们就直接说客人是对自己猥亵的,不是自己愿意干的事情。

    这建筑商真的有点糊涂了,自己好像没强迫啊,但有时候喝醉了酒,也说不上啊,就算真没有,现在人家一口咬死了,有没有说得清的证据表明自己,这事情也麻烦的很。

    他就只有否认,求情,认罚。

    但治安大队的那个陈队长,却好像还认为他有别的事情,东问西问,连打带下的,他把其他一些事情也都交代了。

    当时啊,他在里面就一个心思,赶快说了,赶快让自己睡觉,至于以后怎么样,那是以后的事情,在这挺着太难受了,不管什么地方,那都没关系,反正都比那个黑屋子好。

    其实此刻的治安大队的陈队长并没有睡觉,他经常熬夜也是习惯了,而且他手里拿着一个很有分量的口供,他有点兴奋,一到上班时间,就带着一辆车,到了市政府庄峰的办公室。

    今天不巧的很,庄峰要在竹林宾馆陪客人一次吃早点,所以他就让庄峰的秘书给庄峰去了一个电话,庄峰说让他在办公室等着,他就坐在庄峰的办公室,一直等着。

    这心里有事还算不错的,能挺的住,现在一个人在庄峰办公室这沙发上一坐,一会就有点迷迷噔噔的,在坚持几分钟,到底还是睡着了。

    他睡就睡吧,还一会梦话,一会屁的乱响,惹得庄峰的秘书进来了几次,也不好把他叫醒,只能有由他闹腾,不过也怕庄市长回来感觉这办公室气味不好,所以秘书就打开了两扇窗户,让空气能够对流一下。

    等庄峰回来的时候,这陈队长还在睡觉呢,庄峰倒也没有生气,知道这是为自己在干事,晚上一定辛苦了,心中反倒有了一中体恤之情,对秘书说:“你到食堂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给陈队长弄一点上来。”

    这秘书一听,赶忙就下去了。

    房间里人一多,一说话,这陈队长就一个哈气打醒来了,一看庄市长已经坐在了那雕花靠椅上,心中就是一惊,忙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好意思。”

    庄峰摆摆手,说:“没关系的,你们基层同志也辛苦啊。”

    陈队长忙谦虚的说:“应该的,应该的。”

    “呵呵呵,怎么样,昨天有什么收获吗?”

    陈队长忙说:“有,有。”一面就从包中掏出了一叠纸来,递给了庄峰。

    庄峰当然是知道这就是昨晚上那个建筑商的口供了,就认真的看了起来,看了不多一会,庄峰的眼中就露出了笑意,好好,这就好啊,有这么多的问题,还有这么恶劣的行为,你冀良青还要做他们的保护伞,我就看这件事情你怎么收场,过几天我就把这送到省上领导们的手中,看看你怎么去和他们解释。

    这一会,庄峰的秘书也给那个陈队长端上来了几个馒头喝一碗稀饭,这陈队长实际晚上吃的有夜宵,早上政府没上班前也是吃了早点的,哪里吃得下这许多的东西。

    但他明白,自己只有狼吞虎咽的吃掉这些东西,才能显示出自己的辛苦,而且今天自己享受的可是新屏市从来没有人享受到的待遇,这个馒头一定要吃完,稀饭也一定要喝光。

    那面人家庄峰看着口供,这面他就憋着肚子,使劲的往里面塞馒头,后来吃的真有点受不了,想发呕了,但还是拿出革命警察的坚韧顽强作风,最后硬是把东西吃完了,他也就坐不成了,肚子顶的难受,只好站起来,远远的看着庄峰。

    庄峰很亲切的问了一句:“吃好了吗?”

    这陈队长连连点头:“吃好了,吃好了,额”说着就是一个嗝。

    庄峰看着他,就笑了,说:“多吃点,多吃点,不够了让秘书给你在送。”

    “够了,够了,谢谢市长。”陈队长连连的摆手。

    “小陈啊,这个口供很重要,我要先留下来,那个建筑商吗?你申请一个拘留,把人扣住,等我这面的消息。”

    陈队长嘴里就不断声的答应着:“好好,没问题,我马上就回去办理。”

    这里刚说着话,陈队长的兜里电话就响了,他忍住不去接,庄峰就笑笑说:“接电话吧,没关系的。”还一面点头示意陈队长。

    陈队长就接上了电话,小声的说:“什么事情啊,我忙着呢,什么什么,你说清楚一点奥,,奥。”

    陈队长的脸色就慢慢的变了,变的灰暗和紧张起来。

    庄峰有点奇怪的看着他的表情,心里想,这是怎么了,好像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一样。

    等陈队长放下了电话,庄峰就问他:“什么事情,搞的你神经兮兮的。”

    陈队长嘴唇动了动,又咽了一口唾沫,才嗫嚅着说:“人刚才让季子强带着市纪检委的人提走了。”

    “什么人?”突然庄峰像是明白了:“那个建筑商吗?”

    “是的,是那个建筑商。”br>

    庄峰就锁起了眉头,心想,这季子强他们把建筑商提走做什么?庄峰马上拿起了电话,给季子强拨了过去:“季市长,我庄啊,听说你们一早把那个一中建筑商提走了,为什么啊?”

    季子强就在电话中回答:“奥,是冀书记一早下的指示,说我们那样处理这件事情有点轻率,要我们重新认真的审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所以建筑商我们就带回去继续审问了。”

    庄峰嘴张了几次,却一句话没有说说出来,无力的垂下了手臂,听着话筒里季子强不断的“喂喂”声,挂断了电话。

    那个陈队长在他电话打完之后,为了显示一下自己的聪明,说:“不过就算他们把人提走,我这里有口供,也不怕。”

    庄峰叹口气,摇着头,缓缓的把口供递给了陈队长说:“没有用了,这口供一分钱不值了。”

    因为老道的庄峰已经从季子强刚才的电话中理解了冀良青的意图了,他舍卒保帅,用这样简单的一招就完全化解了自己的攻势,让自己这一拳挥出去,却碰不到任何的东西,更为可怕的是,冀良青既然看透了自己的招式,也就看透了自己的心意,只怕以后他和自己之间的这种隔阂,再也解不开了。

    季子强在放下了庄峰的电话后就笑了,自己已经成功的实现了自己的一箭双雕计划,即让庄峰走进了冀良青全面敌对的状态,又能对建筑商和那个一中校长实施严厉的惩罚,让冀良青空有保护他们的想法,却无法也不敢去实现,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后面的事情就很好解决,季子强和纪检委的调查小组,在公安局的全力配合下,很快就找到了所有的证据,包括那个一中校长诱骗女学生的事情,也都浮出了水面。

    建筑商和校长在确凿的证据中,都供认不讳了自己做过的违法乱纪的事情。

    案件就从调查组移交给了检察院,季子强自己也轻松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季子强相信检察院也是不敢徇私舞弊,毕竟,这是冀良青亲自督办,是自己亲自审讯的案子。

    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季子强又要忙了,十一长假举要来临,市里有很多活动,作为新屏市常务副县长的他,少不得要在每个活动中出来露个面,江可蕊那面也是一个忙,节庆前,他们广电局很忙,特别是江可蕊分管的电视台更是紧张,这一来,季子强和江可蕊两人白天很少能见上面,大部分时间都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相会一下。<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