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了家中,季子强又泡了杯茶,想玩一下电脑,看看新闻什么的再睡觉,就拿出手机放在了桌上,这手机一掏出来,才发现自己吃饭前因为何小紫来了那个电话,自己为了躲避他,把手机关掉了br>

    这个发现让季子强吓了一跳,一般情况下,作为处级以上,特别是任了实职的领导,平常是要求4小时开机的,否则万一出现个紧急情况,找不到人,那是要犯大错误的。

    季子强手忙脚乱的打开了手机,真是人背放屁砸脚背,平日里很少给自己打电话的冀良青,今天却在未接的电话短信中出现了两次,还有乱七八糟的几个电话到无关紧要,但这冀良青的电话就非同小可了。

    季子强不敢犹豫,立即就给冀良青的手机回了过去,电话打通的那一瞬间,季子强才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暗叫:糟糕。

    这时间已经太晚了,估计冀良青睡觉了,季子强心中有点后悔,早知道现在就不打过去了,耽误了冀书记的休息,他要发脾气怎么多难堪。

    这里还没有想完,那面的电话就接通了:“季子强,你搞什么名堂,电话怎么一直联系不上。”电话中传来冀良青严厉的声音。

    季子强就虚虚的说:“冀书记,实在不好意思,今天电话多,手机没电了,我出去吃饭不知道,现在才发现。”

    “哼,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你怎么办?真是乱弹琴。”

    “是,是,我以后一定注意,一定注意。”季子强连声的道歉。

    冀良青就稍微的停顿了一下,依然声色俱厉的问:“还有啊,你怎么搞的,我刚听到一中那个建筑商被公安局带走了,是谁的主意?”

    看来冀良青不愧为是冀良青,新屏市只要是他想关注的事情,很少能躲得过他的耳目。

    季子强就愣住了,说:“公安局带走了,不会吧,昨天我专门通知放的人,怎么可能今天又让人带走了,冀书记这消息。”

    冀良青打断了季子强的话:“我这消息不会有错,你马上问一下,看看是怎么一回事情,我听说是治安大队抓的人,到底是什么状况,你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季子强忙答应,说:“行,行,我马上就问一问奥,你是说治安大队抓的人?”

    “嗯,是啊,怎么了。”冀良青回答。

    季子强就迟疑了一下说:“书记,不用问了,我知道怎么一回事情了。”

    冀良青在电话中“奥”了一声,说:“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今天庄市长专门把我叫过去让我汇报了一中事故调查情况,我当然只能含含糊糊的给做了个汇报,后来庄市长就发了脾气,说这样处理不行,让我重新调查,重新把建筑商抓回来,我当然就不同意了,后来他说我不查,他就自己查。”

    冀良青在那面听的是目瞪口呆的,半响才说:“他庄峰胆子也太大了,他想查谁就查谁啊,还有没有组织观念,季子强,你不用管他,现在就到治安大队去一趟,不管什么事情,把人捞出来。他还翻天了。”

    季子强支支吾吾了几句话,冀良青听不清,就说:“你大声点,在那面嘟囔什么。”

    季子强就咳嗽了一下,说:“书记啊,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改说。”

    “啰嗦什么,说。”

    “我感觉这件事情书记还是要慎重一点,这个一中的事故问题看来庄市长已经抓住不放了,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在这个事情上和庄市长较劲不值得,说不上现在庄市长已经得到了口供,我看不如就把那个校长和建筑商放弃了,我们接着认认真真的查,这就堵住了别人的口。”

    冀良青在那面犹豫起来了,对这个建筑商和校长,说真的,冀良青也并没有得到他们什么实质的好处,保他们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一个颜面,冀良青当时也就想好了,现在先把事情摁下来,等风平浪静了,找个机会把那个校长撤了,这样别人也不至于说自己用人不当。

    但现在的问题是庄峰揪住不放手,一旦让他查出了这两人的重大问题,自己一下就被动了,先不说用人不当的事情,就是自己有意的压住这件事情,匆匆结案,这至少涉嫌一个庇护亲信的问题,一旦庄峰给上面捅一捅,麻烦也就来了。

    目前也只好按季子强的方法,先解了这个燃眉之急,冀良青就说:“子强同志,看来事情确实有点复杂了,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故处理,里面夹杂了很多个人因素,那就按你说的办吧,明天你把那个建筑商重新抓回来,就说放他是一种手段。”

    季子强连声的答应:“那建筑商今天的口供我们也要回来吗?”

    冀良青略一沉思,说:“算了,要回来也肯定没用,人家早就复印了,现在我们公事公办,认认真真的调查,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样的话,他们手里的口供也就成了一张废纸了,因为下一步我们手上的口供比他们还要全面。”

    “嗯,对,对,你看我这脑筋,连这都没有想到,还是书记考虑的周详,行,那明天我继续带领调查组来调查这事,这事让书记你费心了,是我处理的不好,请书记批评。”

    “好了,好了,和你没关系,那就这样吧。挂了。”

    季子强殷勤的说:“书记早点休息啊,拜拜。”

    季子强挂上了电话,拿着手机就笑了笑,明天吧,明天自己就要好好的调查一下那个校长和建筑商,新屏市再也没有谁会保护他们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犯了罪,那就一定要接受惩罚。

    江可蕊一直在旁边看着季子强打电话,后来见季子强挂上电话后坏坏的笑了起来,江可蕊就知道,季子强一定又耍阴谋诡计了,对自己的老公,江可蕊还是有点了解的,这小子不时的总会给你弄出几条邪门歪道来。

    季子强就看到了江可蕊似笑非笑的眼睛,季子强一下收住了坏笑,有点痴痴的发呆了,江可蕊此刻真的好美,她眉目之间的情意,唇齿之间的低语,季子强如何不懂她真实的内心。

    季子强想,这只是开始,永不会有句点,在自己的一生中,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可蕊,你笑什么?”在季子强直呼其名后,江可蕊终于缓缓侧转身子,把青春和俏丽带给了季子强。“我笑什么你不知道了!”她没有微笑,眼睛里含有一丝水水的温情。

    “呵呵,敢不给我老实交代啊!”季子强笑着向她慢慢靠近。“哼哼,你离我远点,少套近乎!”江可蕊使着小性子,眼神却遮不住内在的心思。

    季子强知道她并不想拒绝自己,这也是季子强早就有过的心得,在感情纠葛中的男女,特别是女人,你只要留意观察她们的眼神,基本就能够判断出感情的结局,江可蕊的眼神让季子强有了些心动。

    对于爱,究竟什么是爱,大概没有人能够真正搞得清楚,也不可能去为它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就正如老子所说的,“道可道,非常道。”以季子强的愚见,爱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爱是一种道不尽的感动,爱植根于有爱的人的心底,很深很深。

    这一个晚上,季子强睡了一个非常踏实的觉。

    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划着一艘很是华贵的小船行进在一条河道里,而且是往上游划的。这河里的水纯净清晰,水中的游鱼也看得清清楚楚。河水一会深不见底一会又浅可见滩;河的两岸景色如画,那些个村庄的屋子强造得非常雅致。从来没有划过船的季子强竟然很顺当地抄起橹来摇着,那船也很听话地朝着前面驶去,所到之处并划开一道道的波纹……河岸上不时有熟识的男女在跟自己打着招呼,有些人甚至手里抓着大把钱对这自己撒来……其间甚至还有那个叫何小紫的女孩子。

    醒过来这梦很还清晰地印在脑子里,季子强坐着没动,静静地想了一下。是啊,就眼下的状况来看,自己的处境也尤如这个梦境,新屏市就好比是这条船,自己就是驾船的,驾得好船就稳稳当当地前行,驾得不好就会船沉命丧!

    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带着纪检委的人到了治安大队,那个叫陈双龙的队长据说昨晚上是加夜班了,现在还没起来,不过看到季子强带着这些人来,治安大队的教导员,还有武副队长等人就一起迎了上来。

    季子强没有刻意的招呼武副队长,只是点点头,武副队长也聪明的很,一本正经的过来说:“我是治安大队的副队长,请问季市长有什么事情。”

    季子强说:“我们来提人的,你们昨天羁押的那个建筑商是我们正在调查的对象。”

    武副队长有点茫然的说:“这个事情啊,我还不知道,等我们陈双龙队长来了在说吧。”<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